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两百零五章 尸棺阵

第两百零五章 尸棺阵

  李伏威、薛保侯,本来就是烛九阴挑选的两条蛟龙,彼此之间又认识,都到这里了,想必彼此之间也都有数了。

  空气中残留的念头越发凶戾,目前来看,双方各有胜负,而胜率更高的居然是李伏威。

  ‘李伏威的团练新军被白三娘截了胡,手底下应该没多少人才对,不知道什么时候攀上了厌火公的大腿,有意思,这是请了外援么。’

  戚笼饶有兴致的感受着虚空中的念头变化,在他眼中,这都是双方交锋的痕迹,谁赢、谁输,谁的谋略更高明,一览无遗。

  终于,他的眼前出现一座小镇,在这凶戾之地,居然有这么一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镇子。

  “外来人,要不要进来喝口茶啊?”三角眼的老太婆嘿嘿笑道,眼神满是不怀好意。

  “好啊。”

  戚笼所过之处,周围窗户‘咣当’‘咣当’合上,然后一只只眼睛从窗缝之中透出,鬼鬼祟祟的盯着他。

  “老太太,这里居然有一座活人镇,真罕见啊。”

  “那可不,我们都是上古战士的后裔,这外面的鬼鬼祟祟害不了我们,但是对客官你,那可就不好说了。”

  “你先坐,自己倒茶,我煮碗面给你吃。”

  戚笼坐在了锅灶对面的小凳子上,提起粗粝的茶壶,对着豁口子的茶杯倒了一杯茶,茶水碧绿,散着清香。

  这露天的小馆子除了他外,就只有一个肥肉满身的大汉,正满头大汗的吃着热面。

  戚笼摸起茶杯,细细的闻了一口,赞道:“好香气。”

  茶杯放下的时候,杯中茶水已经变成了红的发黑的血水,散发着阵阵的尸臭味。

  “来,趁热吃。”

  老太婆拿着刚刚煮好的骨汤大面,颤颤巍巍的放在戚笼面前。

  “等等,老太太,我问你点事,”戚笼示意对方先别走,笑道:“你知道有个叫蚊三的道人,现在在哪里吗?”

  “蚊三,没听说过,乖儿子,你知道吗?”

  背着戚笼吃面的大胖汉子摇了摇头,‘呜呜’作响,嘴里好像填满了东西。

  “那就奇怪了,”戚笼大口大口的吃面,头也不抬道:“有人告诉我,蚊三老道在这里布了什么尸棺阵,老太太,你确定没看到?”

  老太婆听了此话,面色一变,三角眼露出阴毒狠辣的眼神,从袖口摸出一口尖刀,无声无息的摸到对方身后,恶狠狠的往对方腰间一捅。

  刀没断,也没掉一块皮。

  确切的说,是戚笼身上的黑袍卷上了刀身,瞬间一绞,便就化作了一块废铁。

  戚笼喝完了骨头汤,擦了擦嘴。

  “忘了说了,我这身黑衣,经过魔功改造,虽然还比不上死神僧那老和尚的人皮袈裟,但刀枪不入还是做的到的。”

  “顺带一提,你真的不知道蚊三道人吗?就是那个长的很怪异,跟你差不多的老道人。”

  “乖儿子还不动手!”

  那个肥胖男子‘轰’的一声站了起来,层层肥肉下面,大量尸油流了下来。

  “没你的事,坐下吃饭。”

  戚笼一喝,声音好似有魔力,这个肥汉‘哦’一声,居然真的坐了下来,继续大碗吃饭。

  老太婆的三角眼都要瞪圆了。

  周围门窗‘咣当’‘咣当’作响,好似有什么人影在翻动。

  戚笼眼中精光闪烁,‘唔’了一声,“有意思,将上古战士怨灵圈禁起来,鬼神道人的改造术么,我记得当初那个使弯刀的校尉,就是被他以类似的手段复活了。”

  “知道还敢进来,你小子难道就不怕死!”

  强烈的阴风迎面吹来,像是成千上万的孤魂野鬼在耳边厉吼,常人被这股冷风一吹,怕是三魂七魄都要被吹灭了。

  然而戚笼的衣角都没有被吹动一分,他低头望去,那老太婆果然消失不见了,锅碗瓢盆也消失了,取而代之是各种刑具,三角马、尖凳子、指夹板、割肉刀。

  只要生出一丝恐惧,这些刑具就会在下一瞬间用到他的身上。

  可戚笼只是无谓的扫了一眼,就看向吊肉猪一样,被吊着的一位剥皮大汉,啧啧有声。

  “死我倒是真不怕,我比较怕无间地狱,就是十八层地狱最深的那一层,千年万年的火刑只是一瞬,老实说,相当恐怖,咦,这不是四豹将中的许三彪嘛,他可是武将世家的传人啊,你们就这么对他,也幸好洪小四跟了我,不然有他受的。”

  戚笼眼前,是一具被活活扒皮的壮汉,肩膀被铁钩子穿上,身上大筋都被剃了出来,拴在各种刑具上,乍一眼望过去,跟一朵喇叭花似的。

  更诡异的是,这家伙还没死,身体表面,一朵朵怪异的肉花长出,化作一道道恐怖的精神波动。

  但每当这些精神波动冲击到戚笼身前,就通通化作和风细雨,烟消云散。

  “以活人为引,吸收此地的怪异,制造纯粹意义上的邪念,无论什么人落入此间,都像是关入一座封死的棺木之中,无论怎样都无法逃离,最后只能活活逼疯掉,这蚊三道人还真是会玩。”

  一阵又一阵的磨刀声响起,老太婆又出现了,手捏割肉刀,喋喋怪笑道:“既然知道,那你还敢进来,不如就陪老婆子在阴间耍耍吧。”

  每一次磨刀声响起,戚笼身上的皮肉就被凭空切下一条,丝丝缕缕,纹路具现,只是没有血。

  转瞬之间,戚笼就被剃的只剩下骨头。

  “不去,阴间我又不是没去过,没什么好耍的,我说怎么找不到蚊三道人的念头,原来他也被活生生改造成阵眼,连自己都不放过,有前途,这小子学道太可惜了,应该跟我学佛才对。”

  “你、你——”

  戚笼大眼珠上魔光闪烁不断,那被剖开的血肉通通变成金色,随着嘴巴猛的吸气,如同倦鸟归巢,重又依附在骨架之上,细细看着之,一点伤势都没有。

  “尸棺出世,重邪附身,上古怨灵,回于阳——呜呜!”

  戚笼的身影明明还在十丈开外,脚步往后一退,却像是颠倒方位,诡异的出现在老太婆的后面,一巴掌按住了老家伙的脑袋,用力一捏,脑浆炸裂,从上到下,肉身寸寸炸裂。

  “蚊三道人用自身魂魄,重又捏了一道分身,只要他不死,你就可以无限复活,是么。”

  看着又从黑暗中走出来的老太婆,戚笼淡淡道。

  老太婆‘咯咯’直笑,还没等说些什么,脚下忽然一沉,直接掉入海面,手脚乱舞,两眼到处乱看,只见无边无际的苦海上,无数道人影在其中起伏,海面上挣扎惨叫的,几乎全是她。

  “小把戏。”

  戚笼脚掌轻轻一踏地面,却发出沉闷到极点的雷声,纵横交错,回荡不绝,而他的身子腾空四五丈,又是毫无征兆的一脚扫去,无数毁灭性的劲力爆炸而出,每一道劲力都包含着一道极高深的佛理。

  黑暗像是镜面,被他一脚踢的粉碎,余波不减,将拔地而起的巨大棺材一一轰开,露出了巨大的尸骨。

  有的尸骨表面,肉色已经覆盖到了一大半,一丝丝浓烈的古战士气息溢出,只是还没复活成形,就被暴风劲力炸的粉碎。

  戚笼单手虚抓,爪影像是撕裂虚空,下一刹那,蚊三道人被他硬生生的从阵眼中掏了出来,跟婴儿一样大小,满脸皱纹,嘴冒青水,看上去十分恶心。

  戚笼眉头一皱,反手一甩,一下子就把他甩到了剥皮许三彪的身上。

  许三彪顿时露出极其仇恨的表情,还未等蚊三道人说些什么,便一口咬了下去,很快,后面便传来重重的咀嚼声和吞咽声。

  戚笼轻飘飘的落在了一处棺材上,脚尖点在棺材板上,望向一处房屋,淡淡道:“你不会以为我浪费了这么长的时间,只是为了对付一个邪道人的吧,出来吧。”

  苦笑声响起,大门被推开,一张跟戚笼有着四五分相似的脸探了出来。

  “我以为我藏的很好,这个鬼神道人都不知道阵中还藏了一个大活人,而且我身上的麒麟血已经耗干了,迦楼罗的眼神这么好吗?

  血麒麟面色惨白,身上好几道致命伤痕,只被粗浅包扎一番,看上去很是狼狈。

  戚笼看向对方脚下溢出的血水,淡淡道:“血也是有念头的,它的怨气可不比这些死人少上多少。”

  血麒麟惨笑一声,强壮的身形居然显的十分苍老,“我也没想到,血脉诅咒居然这么重,差一点没熬过去。”

  “放弃麒麟传承,背叛地军,背叛王族,老实说,这几年让我吃惊的人没多少,你绝对算的上一个。”

  戚笼回想起那巨大无比的麒麟幻象,也忍不住啧啧有声,这种程度的血脉蜕变,说不要就不要,眼前这家伙够狠。

  “看来你跟我学刀术的时候,就算到了这一天了?”

  “是你教我的,用刀的人,不能太规矩。”

  “现在还能叫你血麒麟?”

  “为什么不能叫?”

  血麒麟的笑容依旧是那么温和,只是笑容之中,多了一丝丝别的东西。

  戚笼咧嘴,“有意思,我们换一个地方再聊。”

  二人离开没多久,一座枯黄色光芒的灯笼缓缓亮起,光芒一闪,再度消失不见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