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两百零六章 明主之姿

第两百零六章 明主之姿

  乌云笼罩,一片坟堆之前,血麒麟背靠一座墓碑,两眼紧闭,而在他的头顶上,一股巨大的血脉怨气冲天而起,怨气冲的飞沙走石、激的阴风四起,并在半空中化作一座巨大的麒麟幻象。

  麒麟是祥瑞,但如今的麒麟却是两眼戾气森森,皮肉腐烂,无数蛆虫在烂肉上爬来爬去,那散发的诡异气息,已然不下于宗师气场。

  戚笼目光一亮,“好血气!”

  明明身影还在地面,半空之上,空气却迅速的爆炸开,很快连成一片,先是细细密密的低沉雷音,然后是轰隆隆的虎豹雷音,最后血色的雷光从周身数万毛孔打出,竟凝成一座巨大的宝塔气影。

  戚笼复立于宝塔之上。

  宝塔高有十丈,塔顶如盖,塔身分为九层,每一层都有上百尊佛像,口念佛经,佛音重重叠叠,高低错落,塔面光影重叠,雷光合一,直往麒麟幻象落去。

  “大雷音寺!”

  戚笼一声爆喝,麒麟周身上下,由内及外,尽被雷光笼罩,雷声像是无边无际的大海,无止尽的轰鸣更是淹没了那庞大的怨念。

  血麒麟面色惨白如纸,浑身从上到下,寸寸崩裂,血水不要钱的喷出。

  戚笼视而不见,身影狂欺猛进,一掌轰出,那手掌看似极慢,但是恐怖巨大的掌影已然把整个血麒麟吞没,猛的一捏,一把将这血脉诅咒轰散,庞大的怨气爆炸,神兽血脉的生机化作无数道血影,齐齐往戚笼肉身钻去。

  ‘揭谛揭谛,波罗揭谛,波罗僧揭谛,菩提萨婆诃,般若波罗密……’

  念经声由小至大,由细细密密到越发洪亮,不再是戚笼嘴里发出,而是人皮缓缓蠕动,先是戚笼脸上的人皮,继而覆盖到身上,皮肤一片又一片的开裂,然后随风一动,烈烈作响,露出鲜红的活肉。

  ‘八万四千佛虫变,炼化了血麒麟血脉,至少炼出了一万佛虫,不愧是王族血脉,也不愧是祥瑞,这股怨气中的生机就是庞大。’

  戚笼满意之际,再度落于地上,皮肉合缝,只隐隐约约看到一道道缝隙,在肉身各处,用金线缝合。

  他一步踏出,出现在老了一倍的血麒麟身前,单手一抹,对方身上崩裂的伤口全数合上。

  “巧夺天工,没想到你的拳术已经到达这种地步,这世上应该只有你一个,能将五大雷音合炼!”血麒麟咳嗽道,彻底化解麒麟怨念,他也算是松了一大口气,感觉头顶的大山终于被人搬开了,痛快无比。

  但没有神兽血脉的生机压制身上怨气,他的满头黑发肉眼可见的变白,皮肤也褶皱起来。

  戚笼眯着眼打量着对方,突然笑道:“让我瞧一瞧,你宁愿放弃王族血脉传承,放弃成为龙脉之子的可能,到底是为了什么宝贝。”

  血麒麟解开上衣,只见从胸口一直到肚脐,一道细细的裂缝从上半身张开,丝丝缕缕的九幽寒风从中冒出,随着皮肉蠕动,竟还有不断扩大的趋势。

  戚笼盯着这好似被女鬼扒拉出的裂缝,表情变的凝重起来,眼中魔光闪烁,无形魔念顺着这道缝隙钻入,顿时感到一阵恶寒,仿佛密密麻麻的眼珠在窥视着他,甚至感到一股无比深重的怨念顺着虚空爬过来。

  戚笼深吸一口气,魔念迅速化作佛音超度,虚空一阵扭曲,好似有什么怪物被挡了回去,他的脸色一白,又在一瞬间恢复过来。

  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  “无界之隙,能让龙庭的天兵天将穿越此界的宝贝,也只有吞噬了古战场的大量怨气,这道无界之隙才能成形,而它还有一个作用,它能让一尊巨头,在大劫之前强行降临此地。”

  血麒麟紧接着补充道:“不过这道无界之隙已经与我合一,我生即它生,我亡即它亡。”

  戚笼知道对方并没有说谎,刚刚他感知对方身体,发现对方的肉身中全是虚空波动,生命气息反而被压制的很淡薄。

  戚笼两眼紧缩,深深吸了一口气,缓缓道:“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?”

  “这代表着,只要我想,我可以让任何一尊巨头提前降临现实,只要我想,我可以破坏其它巨头对于这一场大劫的任何布置,这还代表着,一旦消息泄露,我会遭到各方人马的疯狂抓捕,可以说,只要得到我,在这场大劫中,便就占据了最重要的先手。”

  血麒麟哈哈大笑,两眼狂热:“这正是我想要的,麒麟是祥瑞,见之则国昌,而血麒麟更是战争祥瑞,得之则无往不胜,这才是真正的血麒麟传承!”

  “孔夫子都说了,麟者,仁兽,圣王之嘉瑞也。时无明王,出而遇获。我就想看看,谁能西狩成功,最终捕猎我这只麒麟!”

  戚笼‘哦’了一声:“原来你是想做头牌。”

  血麒麟笑容嘎然而止,盯着戚笼,突然道:“你就对我不感兴趣?”

  “我从来不对男人感兴趣。”

  “有了我,你可以很强的,甚至可以让你幕后的那一位提前降临。”

  “没有你,我也很强,”戚笼面无表情道:“而且我既不靠男人吃饭,也不靠女人吃饭。”

  他不知道别的龙脉之子跟幕后巨头是什么关系,但他对‘不周’可没有半点信任,让她降临下来,鬼知道她能干出什么来。

  至于拿住他,用他跟其他势力交换,比如对方背后的龙庭,戚笼更没有这个打算。

  十三位龙脉之子,最后绝胜的只有一位,资敌可不是什么好行为,而且不管哪一股势力,必然早就有了心仪的人选,根本不可能毫不保留的支持自己,除非自己当个傀儡。

  所以在外人看来,这尊人形的无价之宝对他来说没有半点用处,甚至可以说还是一块烫手山芋。

  “你看我们长的这么像,说不定就是异父异母的兄弟呢,兄弟齐心,其利断金。”血麒麟恬不知耻的道。

  戚笼嘴角直抽搐,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臭不要脸呢,还同父异母的兄弟,我戚家八代单传,怎么传到了我这一代,什么乱七八糟的亲属都冒出来了,儿子、女儿、未婚妻、还要加上你这个异父异母的兄弟——都没有血缘关系的那种。

  你是想让我一家整整齐齐吗?

  “你天生就是这副长相?”

  “自然,麒麟血脉,代代如此,从无例外。”

  戚笼狐疑的打量着对方,老实说,天下之大,但要找出一位模样与自己如此相近的,还真是挺稀罕的。

  “老实说,你到底想要干什么?”

  “我伤势未愈,想请你保护我一段时间。”血麒麟老老实实道。

  对方在传授自己刀术时,就已证明是个狠人,对于这种狠人,还是老实一点好。

  “我觉的还是杀了你比较划算,”戚笼同样实话实说,从目前来看,对方对于自己来说是个变数,这个变数是好是坏还很难说。

  能狠心到断绝麒麟血脉的王族后裔,其意志必然坚定到了极点,根本不是什么小恩小惠、恩威并施就能降伏的。

  所谓的‘明主’,说不定是对方拴在‘驴子’前面的一根胡萝卜,指不定还有什么算计呢。

  还是杀了好!

  血麒麟面色微变,然而戚笼煞气腾腾的盯着他片刻,忽然哈哈一笑,掉头就走。

  “我对于一些人来说,也是变数,如果我因为你是变数就抹杀了你,我跟那些高高在上的家伙又有什么区别,我很期待你在未来到底能做些什么,你日后若真的站在我的对立面,记得刀要磨快一些,我的脑壳比较硬,怕你一刀砍不开。”

  眼见戚笼真要走,血麒麟面色变了变,赶紧跟了上去。

  “兄长,机会难得,你真的不考虑一下,不恃强而凌弱,又不见利忘义,我觉的你很有明主风范。”

  “我又不喜欢当别人主子,无趣的很。”

  “说的好,但是兄长,你要知道,我可是十二王族之一的正统传人,又是地军上层,王族和地军的秘密,我都清楚的很,你就不想知道,我们地军的各方势力分布,以及每一位地军首领的拳术秘密?”

  “我可是告诉你,地军第一人,神侯已经通过推演神族血脉,创出了一套前无古人、后无来者的神通,他的实力,已经无限逼近于那几位幕后巨头——”

  戚笼眉头一扬,脚步不停:“什么神通?”

  “帝释天!”

  血麒麟见对方终于上钩,暗中松了口气,还没等他再说些什么,戚笼面色一变,一把抓住对方,身法全开,化作一道魔影。

  “红姑的女儿在被人追杀。”

  “红姑是谁?”

  “我以前的相好。”

  “那她女儿便是你的女儿了?”

  戚笼迟疑了下:“好像不是。”

  血麒麟悲伤的看了戚笼一眼,叹了口气。

  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,行拂乱其所为,所以动心忍性,曾益其所不能。

  老话说的一点都没错,忍人之所不能忍,明主之姿啊!

  而远在百里之外,一道凶神恶煞的兵马正在追杀着一顶小红轿子。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