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二百零八章 狡兔死

第二百零八章 狡兔死

  “扣儿,你今年几岁了?”

  “我今年五岁了。”

  “你是被领养的吧?”

  “我是亲生的,”扣儿骑在戚笼的肩膀上,奶声奶气道:“爹爹,你是不是担心自己被绿了。”

  戚笼断然否认:“没有,从技术角度上讲,只要没有婚约,就不存在被绿的可能。”

  “这就是你喜欢寡妇的理由?”血麒麟加入探讨。

  “胡说八道,我喜欢的是前凸后翘的美人,只不过恰好美人有丈夫而已,又恰好,她们丈夫都是死鬼。”

  “所以我娘是美人吗?”扣儿揉着肥嘟嘟的下巴,好奇道。

  “不,你娘是大美人。”

  戚笼握着扣儿的两只小嫩腿,源源不断的生气注入小姑娘体内,小姑娘颠沛流离造成的伤势迅速恢复,很快就精神奕奕起来。

  戚笼抬头,正好对上了对方的大眼睛,成熟而明亮,跟红姑极像。

  ‘红姑身子有暗疾,不是不能怀孕了嘛,这不符合自然规律。’

  戚笼百思不得其解,虽然他如今的魔功高深莫测,但是对于另一个身份,他还青涩的很。

  这比戚小骨出生的时候紧张多了,那个是捡来的,这个可是亲生的——疑似亲生。

  当然,只要戚笼想,他可以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,侵入扣儿精神中,得到对方的一切记忆。

  但他毕竟不是波旬,他是红尘世界中的一员,有人性不是坏事。

  “你知道你娘现在在哪儿吗?”

  扣儿摇头。

  按道理来说,七十二寇在解脱之后,红姑就应该现身才对,可是在幻象之中,他并没有见着对方。

  连女儿都顾不上了,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。

  戚笼沉默了,而扣儿则好奇的盯着他这个便宜老爹,怎么也看不够似的。

  红姑很少讲关于这一位的事,只是扣儿明白,娘亲偶尔失神的时候,多半是在想他。

  第一次见面,扣儿对他的印象很满意,是个大帅哥,又从天而降,把自己给救了,不愧是娘亲喜欢的人。

  就是抛妻弃女,没什么良心。

  扣儿目光灵动的转了转,试探道:“爹爹,我们现在去哪里?”

  “去找白三娘,然后干掉她丈夫。”

  血麒麟恍然,原来这位爷不是喜欢寡妇,而是她喜欢的女人,最后都变成了寡妇。

  ……

  而在大杀漠的核心,龙血铁门附近,两道人影相继出现,一个带着恶鬼面具,壮实魁梧,一个冷气森森,白衣飘飘。

  恶鬼难率先开了口:“主人从上界传下命令,是时候进行魔种的收集任务了,你负责处理北俱芦洲。”

  无想天难缓缓点了头,又道:“盲聋喑哑难、北俱芦洲都不足为虑,但陈万道可是个硬茬子,一般人可收拾不了他,以他半神的精神境界,是可以镇压魔种反噬。”

  “所以陈万道我亲自动手。”

  “佛前佛后难和世智辩聪难呢?这两难是最接近佛的魔难,也是八难图中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”

  恶鬼难的声音依旧是那么的冷漠:“实在不行,世智辩聪难可以放弃,好在佛前佛后难虽然消失了一段时间,但终于再次出现了,她交给畜生难。”

  无想天难沉默了一会儿,问道:“主人口中的那个世界,真的会实现吗?”

  “一定会的,古佛们想要无中生有,开辟一界的宏愿根本就是妄想,但让他化自在天与此界合并,才能真正的形成人界净土、无想之地,试想一下,倘如人人都能控制住自己的七情六欲,就算有生老病死,也能超脱红尘孽障,获得自在,人的生命可不是由长短来决定的。”

  “释迦成佛之前,便住在兜率天,而弥勒成佛之后,也只寄生于兜率天,兜率天只是欲界的第四天,而他化自在天才是欲界的顶层,这说明只有什么?”

  恶鬼难语气狂热:“说明只有吾主的道路才是正确的,祂才是真正的大自在佛祖,未来的万佛之王!”

  无想天难眼神中闪过一丝迷醉:

  “真希望那一天早日到来。”

  而等到无想天难离开之后,恶鬼难才嗤笑一声,“蠢女人,这世道从古至今都没有改变过,哪有那么理想世界、人间佛土,有的只有弱肉强食,强者为尊;群佛寂灭,佛国沦陷,这还不能说明一切吗?倘若他们足够强,也不会在上古被天帝一一轰杀了。”

  恶鬼难双手一张,一张巨大的八难图浮现于空中,各种路线错综复杂、怪异扭曲,任何半神之下的高手看上一眼,都会陷入癫狂,宗师也不例外。

  这才是真正的八难图。

  “凡胎浊质,走肉行尸,历劫至今,罪如山海。起念动心,恣行不善,唐突天地,秽亵日月,毀呵风雨,裸触星辰,背负君师、逆辱父母,做睨亲邻,杀害孳生,欺罔圣贤,酷法残刑,伤戕禽畜,私淫暗盗,逞毒助凶,贪诸所荣,欺诸所弱,天嗔地怒,鬼妒神憎。”

  “凡胎浊质,走肉行尸,历劫至今,罪如山海。皿天妖地魈,山精石怪,五行妖祟,三界魔凶,及至庙社伤亡冤讎执对。鸟鼠送妖,蛇虫嫁孽,抛砖掷瓦,送影传身。或瘟疫传染,蛊祭缠绵,故气伏尸,冢讼墓注。或兵戈杀戮,水火漂焚,盗贼侵凌,饥荒流荡……”

  随着咒语,诡异的波动越发强烈,最终化作呢喃声,或尖锐、或刺耳、或是离经叛道、或是疯狂恐怖,最终,声音汇成了八道洪流,凝成了八颗魔种。

  恶鬼难看向代表‘佛前佛后难’的那一颗,这颗种子似乎是被剥了皮,迟迟无法凝成形状。

  他又看向代表‘世智辨聪难’的那颗魔种,发现这颗魔种早已开花结果,凝结的果子像是人参果一样,是一尊漆黑的佛陀,眼珠似乎都要缓缓睁开。

  恶鬼难精神一凛,赶紧加快动作,八难图的诡异色光覆盖在他的手上,他往那颗‘盲聋喑哑难’的魔种上轻轻一摘。

  “老叔公,胃口还是这么好呢。”

  云中坡,二十四景中的大寒亭中,来往的薛家子弟不断朝南老叔公打着招呼。

  老人也乐呵呵的回应着。

  亭外大雪纷飞,亭内热气滚滚,香气四溢,南老叔公煮着火锅,吃的满嘴流油。

  一般而言,像薛家这种大家族,规矩都是极严的,只有两种人能够放飞自我,像薛白这种脑子不好使的天才晚辈,以及像南老叔公这种不要脸的长辈。

  薛白还好些,他一旦过于放飞自我,会被他老娘强力镇压,然而能镇压南老叔公的长辈,都在祖宗祠堂里供着呢。

  二十四景,是薛家练武养气的好去处,别说吃火锅,喝口水都不行,普通族人要想进来,都要经历重重考验。

  但是南老叔公想吃就吃,涮完牛肉涮羊肉,涮完羊肉涮猪肉,突然,南老叔公表情一滞,低头一看,胸口不知何时破了个大洞,心脏消失不见,肉身迅速腐烂,尸水从身下‘哗哗’流淌。

  南老叔公艰难的靠在竹椅上,咽下最后一口肉,喘了两口气,眼神渐渐变的灰暗。

  南老叔公死亡的消息飞快传了出去,在族长不在的情况下,暂管族中大权的薛蔓蔓赶了过来,看向这具已经烂的不成样子的尸体,遣散众人,面无表情。

  “八十年前,老叔公你跟巫门拳大师巫守道斗上一场,本该重伤毙命的您,却在半年后神奇的自愈了,虽然您暗中毁了族中的记录,甚至借故灭了巫家满门,但拳术是说不了谎的,枯荣掌中‘仙女散花’一招,是被巫门拳的断岬掌所克的。”

  “你传给薛沉舟这套拳术,也等于真正告诉我们,您就是家族的真正叛徒,顺藤摸瓜之下,才确认了薛文海的身份,你可是帮了我们一个大忙。”

  “族里会给您准备一份盛大的葬礼,既然您盲聋喑哑的活着,那也请你就这么盲聋喑哑的死吧。”

  薛蔓蔓脸上冷色渐渐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挂念,自言自语:“也不知道薛白这蠢小子怎么样了,被我硬压着去执行任务,想必很不开心吧。”

  另一边,通过魔种之间的相互感应,无想天难找上了薛文海。

  “有新的指令?”

  薛文海望着眼前这个带着冰面具的女人,眼中闪过一丝忌惮。

  “有,而且很重要,你过来。”

  薛文海几乎毫无防备的走了两步,在三丈之前,眼中光芒一闪,身影疾退,而当他退开的一瞬间,层层叠叠的冰霜在空气之中蔓延开来。

  “狡兔死,走狗烹,果然如此!”

  无想天难的声音依旧像冰一样寒冷,“既然来了,那就都出来吧。”

  高勇、薛沉舟,相继从遮掩物中走出,呈三角之势堵住来人。

  “薛家是山北道的武阀霸主,就算你是关外人,也要懂个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。”

  “果然不能小瞧你们,”无想天难顿了顿:“不过,就你们三个,够吗?”

  高勇表情一滞,按照计划,本来薛白会跟他们暗中汇合的,这样便就万无一失了。

  然而薛白再一次刷新了底线。

  值此重要关口,他又又又又又又又一次失踪了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