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二百零九章 白三娘

第二百零九章 白三娘

  戚笼突然望向一个方向,双目微眯,做思索状。

  “怎么了?”血麒麟问道。

  “没什么,好似有什么东西在窥视我。”

  戚笼的一丝丝精神像是被人波动了下,一闪而逝,等他再想搜寻的时候,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
  “看来我们到了。”

  戚笼望向不远处,在漆黑的土地上,一道又一道人影若隐若现,四周似是被人布下了高深的风水阵法。

  根据他吞噬的记忆,李伏威和薛保侯正面交战,互有胜负,而白三娘则在背后拖后腿,让这位前伏龙总管吃了不小的苦头。

  扣儿之所以被追杀,也是这个缘故。

  三人的到来很快引起了其它人的注意,很快,一张又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,黑刀客乌三、唐三糖、剑鬼鲍无常、摘叶魔女黑华娘……

  那鲍无常见了扣儿,恐怖的脸上先是一喜,看见戚笼,忙道:“夫人去跟李伏威谈判去了!”

  戚笼眼角一挑,“她一个人?”

  “是!”

  戚笼嘴巴微张,一刹那间,所有人感觉眼前一黑,脑中好似有什么东西被抽了出来,就像是睡觉时落枕一般,脑后某块神经猛的抽了一下,按照道家的说法,这叫做‘失神落魄’,很损人精气。

  精气都没了,跟别提念头了。

  而戚笼张嘴一吞,便把这游离在半空中的上百道念头全数吞入嘴中,一瞬间明白了这件事的始末。

  根源在消息泄露上!

  戚笼两眼突然魔光大亮,众人被他眼中光芒吸引,唐三糖这个中年胖子下意识的往前走了一步。

  “是你暗中通知的李伏威?”

  “是,我知道扣儿在哪里,又想着脚踏两条船,所以就趁大家不注意,悄悄的联系上了……”

  唐三糖下意识的说出了藏在心底最深处的念头,忽然面色大变,下意识的拔向背后的神刀。

  可惜迟了一步,戚笼鬼魅的出现在他身前半尺,屈指一弹,这口长四尺三寸,重二斤九两,蕴藏着上古神兽狰一丝魂魄的神刀,直接在这一弹之下,‘叮’的一声,刀身被弹出鞘,在半空之中转了十几圈,‘唰’的一下插入地面,异刀与唐三糖之间的联系一下就被切断了。

  唐三糖气势狂降,一下子从一个一流的刀客,跌落到一个不会半点拳脚的粗汉子。

  “赵勇这赌鬼虽然逢赌必输,但是他看人的眼光还真是挺准的,你果然不值得信任。”

  唐三糖面色苍白,随即就被暴怒的其它几人按住。

  血麒麟拔出了这口‘异刀’,上善若水的刀意一瞬间冲入刀身之中,水乳交融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一下子便达到了人刀合一的境界。

  本来重伤萎靡的气势节节上涨,一尊十几丈的巨大豹影从他身后浮出,腥黄的双目仰天大吼,喷出两条黑气,狰狞暴虐之意毕现。

  ‘狰’者,上古蛮荒之神兽,出于钟山,阴烛之鼻息,日形于型,尾羽,腰生翅,首四角,琉璃眼,赤皮,生黑络。静伏于山间,首击石,‘狰狰’之鸣,故名‘狰’。

  异刀狰能使一个不通刀术的壮汉,一跃成为一流刀客,而对于血麒麟这种天下间有数的刀客,提升更大。

  在短时间内,直接让他的实力恢复到了之前的八成,而且是麒麟血脉状态下的八成。

  “一口堪比血饮麒麟的好刀,但刀性更邪,倘若我刀术大成前得了此刀,恐怕此生刀术都不会提高了。”

  ‘上善若水’的刀意下,这尊神兽狰似乎感觉十分舒服,温顺的匍匐在血麒麟的脚下,磨着巨齿,蹭着他的裤脚,直接忘记了唐三糖这个原主人,随着刀身插入刀鞘,这巨大的幻象缓缓消失。

  “居然还是一口背主之刀,我喜欢,”血麒麟轻轻一笑,将刀身背在背上:“我陪你走一趟吧。”

  ……

  白三娘一身白衣裙,走在滚滚烈焰之中,像是一朵即将绽放的罂粟花。

  白三娘喜欢穿白衣,有道是要想俏,一身孝,所以白衣一般又被称为寡妇装,很能引起下流的目光。

  火焰之外,似乎有无数道人影,但火焰的尽头,却只有一尊盘膝坐定的身影。

  身影很高大,气场无比恐怖,浑身灰色龙鳞,头顶犄角。

  现在的李伏威,跟奉龙甲状态下的戚笼几乎一般无二,尤其是右手上的巨大龙爪,每一根爪子都像是钢锥一样锋锐,只是轻轻敲击着地面,爪尖的余波就使得地面‘轰轰’作响。

  来到这古战场半年,李伏威也不是一无所获,火焰的光芒下,他的脚下不再是人影,而是巨大的蟒蛇倒影。

  蟒吞龙,蛇转蛟,如今的李伏威,才真正养出了草莽枭雄的气质,是有资格问鼎天下的存在,而不是像过去一样,只是一府一道的地头蛇。

  “哦,你来啦。”

  李伏威身前放了一个大碗,而他却抱着酒壶狂饮,白三娘看了酒碗一眼,毫不客气的捧了起来,猩红的嘴唇微微张开,将辛辣的酒水灌入喉中。

  与红姑喜欢淡妆不同,白三娘在一身白衣的基础上,却喜欢魅惑勾人的脸妆,漆黑微弯的眼线,大红唇膏,眉心还点了梅花,跟一只诱人的狐狸精似的,轮姿色风流,堪比最上等的花魁。

  “我一直以为咱们夫妇二人是天作之合,你我都是野心勃勃之辈,你有白家势力,而我有拳勇野心,我们合力,能搏上一份泼天的功业。”

  “可惜我没想到,你的野心,只是为了保住那个脑瘫侄儿,夫人,你很让我失望啊。”

  白三娘将酒碗一甩,擦了擦嘴唇,冷笑道:“当初为了得到白家的支持,你反手将我侄儿出卖,如今为了赢,你又厚颜无耻的绑架了另一个五岁小姑娘,李伏威,你的手段还是一如既往的龌龊。”

  李伏威粗暴的伸出手,一把把白三娘拉进怀里,上下其手,并不以为然道:“欲成大业,一切手段都可使得,等你成功之后,自然会有无数人给你粉饰过去、改编史书。”

  白三娘脸颊绯红,娇喘连连,然而眼中戾光一闪,袖中的匕首毫不犹豫的捅入了对方胸口,只是‘叮当’一声,连一点白印都没留下。

  李伏威面色没有半点变化,只是松开手,勾起了白三娘的下巴,不解道:“如果你是为了那个脑瘫侄儿,我虽然不以为然,但至少明白是为什么,但这次,居然是为了一个没有任何关系的小丫头,这又是为了什么?”

  “你若是懂了,你就不是李伏威了,”白三娘忽然魅惑一笑,上衣半解,露出雪白的香肩,凹凸不平的黑色肚兜,那肚兜之上,绘制着一道诡异的白骨之门。

  “有个女人跟妾身说过,漂亮的女人,要学会修剪心灵上的枯枝烂叶,不然当皮囊衰老之时,就是你心灵腐烂之时,李伏威,你就是我心头上的脓疮!”

  伴随着话语,白三娘的眼角、鼻子、嘴巴、耳朵,血水止不住的下流,血水流到肚兜之上,给白骨之门绘上了红色。

  李伏威不是不想动弹,只是来自地面的巨大吸力,那巨大的黑色幽影,牢牢的锁定了他的手脚,一道又一道粗大的、粘稠的触手伸了出来,把他往地下拖去。

  “这、这是什么!”

  李伏威双眼睁大,他能感受到龙脉之力在飞速流逝,甚至气血都在飞速干枯,身体表面,皮肉化作丝丝飞沙流逝。

  “看不起弱者,这就是你最大的弱点!”

  黑色光线的照耀下,白三娘的头发却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白、变长,然后钻入李伏威的皮肉中,剖开血肉,把骷髅挖了出来,并往地下拖去。

  “我的闺蜜说,这是通往鬼庭的大门,是一切腐朽龙脉的最终去处,下去吧,带着你的权欲、野心,下去吧,我亲爱的夫君!”

  ‘嘎吱’‘嘎吱’声中,白骨大门缓缓合上,除了一身皮肉,一整具巨大的骷髅被拖入地下,周围火光尽数化成碧磷鬼火,火光渐渐黯淡,同时冷风一吹,天空上竟然落下了一片片雪花。

  “好美啊,”白三娘仰头,无比勾人的一笑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