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二百一十章 尸龙王

第二百一十章 尸龙王

  白三娘单枪匹马,以身诱敌,最后一记大招‘鬼庭之门’,直接将李伏威拖入所有腐朽龙脉的最终归处,只落下一身皮肉。

  这番变故震惊了所有人,火焰之外,不知多少人惊的情绪失控,神兽血脉暴走。

  “李伏威死了!?”

  “这不可能吧,他不是继承了老国公的肉身,金刚不坏,万邪不侵么!”

  “薛保侯还没斩杀,那我们怎么办,厌火公可是让我们扶持这一位‘真龙天子’,如今真龙还没化作龙脉,光耀四山五海,这就没了?李伏威也太没用!”

  “杀了这个女人,给上头一个交代!”

  “弄不了李伏威,弄李伏威这婆娘出出气也是好的!”

  白三娘冷笑连连,独自一人置身于虎窟狼巢之中,下巴抬起,凛然不惧。

  然而未等这些地军高手们动手,地面便轰然一震,白三娘面色微变,她跪坐在地上,可以清晰的感受到,粘稠的尸水顺着地面的缝隙溢了出来,黑乎乎的,还散发着热气。

  地面又是一声巨震。

  方圆十里,地面此起彼伏的鼓起,震的人气血晃荡,动摇西荡,同一时间,四周豁然黑暗,大量怨气从乌云之中垂落,像是龙卷风暴的风眼,只不过这风眼是黑色的。

  ‘不可能,红姑告诉我,鬼庭是所有龙脉的克星,是神庭堕落后的存在,是千年气运消逝后的产物,没有龙脉可以抵挡它的威力!’

  白三娘在风眼正中心,被恶风一吹,直接卷出十几丈外,那么一个衣衫半解的美人,直接砸的头破血流,白色的发丝下,有些伤势深可见骨。

  突然,一位地军高手忽然惨叫一声,头顶的神兽幻影竟被怨气抽出,吸入地下。

  “我的血脉,血脉——”

  伴随着惨叫声,那人的身躯迅速干瘪,先是胸口凹陷,然后肚皮‘呼噜噜’作响,血淋淋的脏器从下身排出,紧接着手脚往内缩,身子往下躬。

  习惯了神兽血脉的强大,一旦被抽空,比抽精吸髓还要严重的多。

  “快离开这里!”

  毕方当机立断,整个身子化作一道火影,往外飙射而去,火影之中,似乎还有一对巨大的火焰翅膀扑扇着。

  做为火神卫的首领,毕方的实力虽然没达到宗师之境,但也是超一流的水准,火焰灼烧虚空,所过之处,无数道火线编织成无数道鸟影,比起薛白的‘鸟归林’,这一位更神异、更霸道。

  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拥有毕方的实力层次,在地军之中,大多是第一次血脉觉醒的层次,这些人没跑几步,就被那股恐怖的吸力吞噬血脉,惨死当场。

  而随着血脉的吞噬,地面下的那股气息也越发强大,从原来的宗师气息,一路上飙,越发的深不可测。

  李伏威本来就是一流高手中的佼佼者,经过老祝融公的尸身改造,残存数百年的火性气血融入体内,直接晋升超一流高手,而在古战场厮混大半年,日夜吸收怨气修炼,同时开发血脉,从火神血中推演出火系拳术,已经稳稳立于宗师之境。

  加上那副无坚不摧的真龙爪,可以说就算是施邪儿,也不是对方的对手。

  ‘轰’的一声,一只骨爪拔地而起,五爪猛的一合,阴森森的鬼门幻影再度浮现,然后在下一刹那,空气炸裂、虚空粉碎、五爪表面,熊熊血火剧烈燃烧起来。

  而已经逃到危险区域外的毕方看到这一幕,目光猛的一缩,脱口道:“武神血!”

  一尊高大的骷髅拔地而起,圆溜溜的眼珠盯着地上的人皮,嘴巴一张,竟然将这一身褪下来的皮肉吸入嘴里,咀嚼了两下,咽了下去。

  然后下一刻,粗大骨骼的表面,浮现了一层浅浅的肉膜,光线照射到这层肉膜上,竟然被吸收了。

  确切的说,是光线上的热量。

  他右手一甩,肉膜暴涨,右臂竟化作一条巨大的筋蟒,超越十来丈,一口将一个地军高手咬死,‘咕嘟’‘咕嘟’声中,直接将这个说要弄他媳妇的高手活活绞死,从脚到头,最后颅骨炸裂,两颗眼珠直接弹了出来。

  “我的夫人,只有我能玩弄,可不是别人想玩就能玩的。”

  怪物一把拎起白三娘的头发,两颗大大的眼珠转来转去,下颚骨张合,裸露在外的声带颤动着,发出怪异的嗓音。

  “夫人啊,你真是出乎本王的预料,差一点点,差一点点,本王就真就着了你的道了,若不是本王继承的是条尸龙,龙脉之力在死不在生,真就彻底完蛋了。”

  白三娘头发被拽住,头皮传来一阵阵剧痛,美丽的双眼厌恶愤怒的瞪着他,白裙撕裂,两条白皙的大长腿甩动着,砸在对方身上,一点作用都没有,反而被对方捞在手上,那怪异筋膜化作一根根触手,反复摩梭着。

  “自称本王——”毕方面色微变,手掌往后微摆,制止了暴怒的地军众人。

  李伏威这一下,地军至少损失了几十位好手。

  “你果然猜到了,毕方,你们的目的,不是为了助本王登顶,而是为了复活死于八王之乱的老祝融,我说的没错吧;看来你们对于你们那位主子,也没有多忠诚嘛。”

  “幸好本王有贤妻相助,在那鬼庭的无限腐化之中,血脉溃烂腐朽,死中求活,彻底炼化了老东西残留的最后一丝意念,得了老东西的所有记忆、取代王族,哈哈哈哈哈哈,所谓的王族也不过如此,一群上古天庭的失败者,躲在地上苟延残喘,为了苟且偷生,甚至密谋杀害了第一代妖皇。”

  “皇室血脉凋零如此,你们真是功不可没,一群老狗养了一群小狗,还自以为有多了不起呢!”

  李伏威狂妄自大的话让大部分地军高手都愤怒至极,但却并没有任何动作。

  对方炼化了老祝融的记忆,他就是祝融血脉的传承者,比起厌火公还要正宗的传承者。

  “那么你的选择是什么,”毕方平静的问。

  李伏威‘叭叭’嘴巴,“做狗也没什么不好,只要最后能够噬主,坐到最后的王座之上,抛妻弃子、秽乱伦常、杀父杀母杀众生,一切手段都可以使用,过程不重要,重要的是,本王必须是最后的赢家!”

  “既然做祝融能得到你们的忠心,那我就做这一代的祝融又如何,总有一天,祝融氏的血脉,会和我一起达到权势的顶点!”

  毕方面色闪过激动之色,他做为祝融一脉谱代家臣,之所以背叛厌火公,最大的原因,便是厌火公厌恶自己一身血脉,断然拒绝‘祝融’的称号。

  而现在的李伏威却恰恰相反,他是彻彻底底的野心家,毕方相信,只有这种人才能在夺龙局中走到最后,带领祝融一脉走向复兴。

  毕方半跪在地,缓缓低下脑袋,“属下毕方,拜见祝融!”

  其它地军高手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一个接着一个跪下,他们对于血脉的病态忠诚,要远高于个人情感。

  “既然那一位自称厌火公,那我便是尸龙王!”

  一时间,李伏威仰天大笑,声震四野,气焰嚣张猖狂到不可一世。

  “彼之珍宝,吾之草芥。吾之砒霜,彼之甘露。世上万物,盖莫如此。”

  一道长吟声响起的同时,一道身影宛如一道豹影,身劲即是刀劲,转瞬即至,同时背上神刀‘唰’的一声出鞘,竟在四周凝出青龙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四神兽的巨大幻影。

  “大道废,有仁义;慧智出,有大伪;六亲不和,有孝慈;国家昏乱,有忠臣。”

  “天地板荡,圣人出世!”

  随着话语,无论是碧磷妖火、还是龙气之火、又或是各种神火,通通高涨,随着刀意,化作一道又一道火焰城墙,隔绝了双方,滚滚刀意在火焰之中川流不息,像是鱼儿在水中畅游一般。

  唐三糖用刀,只能被刀支配,看上去是人使刀,实则刀使人,而血麒麟使刀,刀意却有如柔顺的水流,异刀‘狰’自带刀技‘天降赤心’使出,一刹那间,刀光蕴含着滚滚正气,有如定江山的圣人出世,一下子将众人与魔祟隔离开。

  “是你!”

  血麒麟手持双刀,从火焰之中走出,朝着众人温和一笑:“里面两位在谈事,麻烦各位等一等。”

  随即,火焰之中,一轮‘妖日’隐现于云中,光芒洒下,好似能窥见别人的本心。

  “地军对你早已经发出了追捕令,你现在没资格对我们发号施令!”

  毕方咬牙切齿,“为什么背叛王族、背叛我们,血麒麟!”

  “神侯有一句话我很赞同,血脉不是高贵的源头,人之高贵在于本心。”

  “麒麟也不是天生便是祥瑞,只是做了祥瑞之事,才能称之为祥瑞,我从未觉的自己背叛了麒麟血脉,我背叛的,只是地军,只有你们。”

  毕方背部忽然鼓胀出一对血火之翅,火焰汹汹,扑扇一下,便是烈火风暴,同时双掌迅速长出尖爪,气势暴涨。

  “那你可知道,神侯同样说了,任何地军中人,只要杀了你,便能升爵,伯爵变子爵、子爵变国公,这对于我们来说,可是天大的机缘,你和神侯相交多年,怎么没让他放你一马?”

  毕方话音一落,火焰翅膀忽然火雷齐鸣,这是毕方血脉自带的神火雷音,雷音一振,八方具燃,无风起火。

  血麒麟刀光一闪,身上刚刚燃起的火焰就被卷到了刀光之中,手腕一抖,两口刀光一前一后,宛如两口出水蛟龙。

  “所以说,神侯的观点,我并不完全赞同。”

  而在火焰墙之内,戚笼一身黑衣,突兀出现,背着双手,岳立渊峙,一副大宗师的风度气场。

  而随着烛龙右眼大放光芒,李伏威身上,一条蛟龙的幻影也是一闪即逝。

  二者相融,巨大而漆黑的龙影在天空之上,无止境的蠕动着。

  “使者出现了,他去找李伏威了!”

  远隔千里,黑暗之中,一道同样蠕动的巨大身影,发出‘嘶嘶嘶’的声音。

  “不用去管,这‘烛龙使者’有问题,早日钻入龙穴铁门,便能直接取得龙脉。”

  随着比烛龙幽影还要黑暗的光芒缓缓亮起,两道人影消失在虚空之中。

  李伏威盯着对方,圆溜溜的眼珠闪烁不定,最后展颜一笑,两侧肉膜收缩,拉出一条长长的弧度。

  “原来是烛龙使者,没想使者竟是刀匠行戚大匠,倒是伏威有眼不识泰山了,不知道使者降临,有什么指示?”

  “游戏规则没有变化,你和薛保侯谁是最后的赢家,便能得到一条龙脉,只不过嘛,贵夫人与我有恩,伏龙总管能否割爱?”

  李伏威眼角一抽,虽然他实力大进,但面对眼前人,却依旧有一种看不透的感觉。

  戚笼慢悠悠道:“枭雄眼中,女人如衣服,总管连一件衣服都舍不得,还怎么争夺天下?”

  “好说,好说,”李伏威突然哈哈大笑:“只不过使者,本王这么一件漂亮的衣服给了你,不知能得到什么好处?”

  戚笼单手一点,地面突然浮现一张巨大的图形,呈龙形,龙首、龙角、龙爪、龙鳞、龙筋、龙皮、龙眼、龙髓、龙骨,每一部分都有不同的阵势和宝物。

  “两极秘窟内的阵形图如何?”

  李伏威两眼贪婪的看向地面这张图,他体内的蛟龙分魂在疯狂的叫嚣,只要吞噬了这条龙脉,他便能将龙脉与祝融血脉合一,彻底化作龙脉之子。

  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将白三娘甩了过去,砸入戚笼的怀抱中。

  “使者请用。”

  戚笼手腕一抖,泻了劲力,温香软玉在怀,只不过此时的白三娘已经属于半昏迷状态,手掌按在她的腰上,源源不断的精气注入其中。

  他咂咂嘴,目前来看,这李伏威还真是一个狠人,自己绿自己可还行。

  “伏威有一个小问题想请教使者,不知薛保侯那里,使者可曾去过?”

  “倒还没去。”

  李伏威猛然抬头,身影猛然化作一道黑影,向戚笼罩来。

  “使者怕是没听过,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。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