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二百一十一章 瞑目

第二百一十一章 瞑目

  面对这近乎偷袭的一击,戚笼没有任何惊讶,甚至还淡淡一笑。

  “好霸道的掌法。”

  没错,李伏威这一掌看似偷袭,但却好似群虎合绞,无数道空气被凝成一道道虎影,风从虎,云从龙,这一掌使出,龙虎合一,风云合并,是一种无比磅礴的掌法。

  伏龙掌本就是李伏威的绝招,如今的李伏威将祝融血脉中的种种招式精华融入此招,甚至还包括当年老祝融弑皇的恐怖意念,就是要一招打死裁判,然后自己成为裁判。

  可是戚笼没有半分惊讶,顶级的拳术大师,能将拳术融入念头之中,动手之前,波澜不惊,动手之时,惊涛万丈,但动念就是动念,没有大寂灭的精神境界,跟戚笼动手,就要面对先手被夺的事实。

  怀抱美人,戚笼并没有选择暂避锋芒,而是同样一掌拍出,与对方大筋卷成的恐怖巨掌撞在一起。

  给人的感觉,就像是一根牙签戳在攻城锤上,螳臂当车,没有一点夸张。

  然而恐怖的风劲却像是被一口神刀劈开一般,强大而恐怖的风力出现了一个扇形的真空区,剩余的风劲如风神咆哮,又如同饕餮复活,吞噬着肉眼可见的一切存在。

  一丈、十丈、百丈、十里、二十里、三十里!

  大地像是先被无数虎豹撕咬,紧接着又被无数刀光砍出无数道裂缝。

  除了最边缘的刀火长城外,二人附近的一切巨石、沙丘、树木、乃是天上云层,都被炸成粉末。

  “百虎伥咬!”

  李伏威话音一落,身上肉膜猛然鼓起一张张痛苦的面孔,从头到脚,无不如是,这些都是李伏威、乃至老祝融一生击败的强敌,其意念被他凝成伥鬼,助长拳术的威力,一流高手、超一流高手,甚至宗师都有十几张面孔。

  巨大的肉筋拧出一个个小节,筋肉疙瘩从脚掌开始,顺着大腿一直延伸到背上,脖子上、胸口、乃至脸上。

  这些都是不同高手的拳术劲力浓缩精华,被用这种方式寄生在筋骨之中。

  跟以往的百虎咬相比,不再只是抽取一丝丝精神意念,而是真正将死者的拳术到精神,通通炼化而出,也只有从‘鬼庭’中复活的李伏威,才能使出这恐怖变态的一招。

  面对这更加恐怖的一掌,戚笼眯了眯眼,捏了个普普通通的金刚印,同样的一印,按在了巨掌之上。

  又是一次交锋。

  一时间,震耳欲聋、又密密麻麻的爆炸声此起彼伏,无数‘伥鬼’显化出生前的模样,精气神都在巅峰时期,或拳或掌,直接打出自己的巅峰一击,然后身影炸裂,被气劲所化的白云覆盖。

  一流高手、超一流高手、宗师,甚至还有几道半神虚影,此起彼伏。

  白三娘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,看到了这一幕,美丽的双眼顿时瞪大。

  她是见识过这一招的,当初李伏威与薛保侯双雄争霸,李伏威使出这一手,技压全场,活生生震死了一百位熊罴营的边军战士。

  而当初那一招,还不足此时的一半威力。

  但现在置身于百劲风暴之中,这些足能把人耳膜、甚至脑浆都震炸开的巨大劲爆声,一旦落于戚笼身前三尺,却尽数消匿于无形,她注意到,戚笼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黑光,正是这黑光,好似深沉到极点的气血,拦住了一切‘伥鬼’的轰杀。

  置身于戚笼怀中,白三娘竟然产生了难以想象的安心感。

  然而与白三娘的心情截然相反,李伏威的心情却似惊涛骇浪,他注意到,哪怕自己劲力全开,力能开山倒海,对方的表情也没有任何变化,甚至身体表面也没有多少改变。

  体型决定力量,这是对普通人的说法,而对于武人来说,筋骨皮肉的熬炼程度,以及劲力的种种复杂演化,决定了一瞬间的拳劲。

  但在这一瞬间中,其实身体是有一刹那反应的,比如‘心跳如擂’‘毛孔溢出汗珠’‘发丝一起一落’‘筋骨合鸣、雷声四起’。

  而宗师就是能通过这一刹那间的变化,推断出对方的拳术技法,乃至精神变化。

  但是没有,什么都没有,对方就像是个人形黑洞,让人摸不清深浅。

  精神探不清深浅,劲力探不清深浅。

  ‘不对——’

  掌印相交,通过双方交击的触感,他能明显感受到,对方手臂的发劲方式与寻常高手不同,大臂、小臂、手指,劲力应该是由粗到细,最符合人体自然演化,越是高手,便就越是如此。

  然而戚笼的大臂、小臂、乃至五指,却都是同一种变化,不对,应该是十二种变化。

  李伏威瞳孔一缩。

  ‘不可能,除非对方的手三阳、手三阴、足三阳、足三阴,这十二条大筋全部长在手臂上,不然不可能会有这种表现。’

  人体十二大筋,又被称之为十二正经,除了是人体最粗的十二条筋络,编织出人体筋络网外,这筋络附近,还包含着人体近乎一大半的穴道。

  刺激穴道发劲,是至少一流高手才能参悟的法门。

  而超一流高手,更是能使各大穴道合鸣,罗武皇的铜皮铁骨、陈万道的大玄武、施邪儿的徒手剑影,都是如此。

  这也是大武行体系最核心、也是最基础的东西。

  除非,眼前这个人能把人体十二大筋、包括依附在人体大筋的至少五百道穴位,通通移到一条手臂之上,这样才能轻描淡写挡住自己的‘百虎伥’。

  这种逆转人体自然奥秘的手法,难以想象、超级恐怖、超越一切武道法门,哪怕与老祝融尸身合一,被改造成怪物的李伏威都产生了一丝丝失神。

  可对手是戚笼,莫说失神,就算是念头一闪而过,都会成为致命破绽。

  戚笼眼光一闪,明明还在抵挡伏龙掌的手臂化作一道幻影,然而就是这道幻影,依旧抵挡着恐怖的劲风,而真正的手臂,早已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李伏威的喉咙处,轻轻一点。

  一前一后、但却几乎同时的两声裂响,李伏威的喉咙前后,多出两个血洞。

  铁指寸劲!

  然而李伏威眼中狞恶之意一闪,身子一躬,腥风扑面,恶虎道——十虎丛林。

  祝融血脉的神异,在戚笼的四方制造了几乎拟真的幻象,一颗颗高若天际的神树拔地而起,以及在神林之中,一尊尊奔杀之际,带起滚滚腥风的四足神虎。

  常有人说,龙身九象,是不同的神兽部位所化。

  但事实上,大部分神兽都是走地四足,甚至单论外貌,与猛虎还有几分相像,奔跑在神林之中,好似猛虎竞步,但气势如山如岳,甚至夹杂着恐怖的神性气息,却是普通野兽所不能比的。

  而这一招,便是用猛虎之意,模仿走足神兽的幻影,制造出大量的神兽幻象,来抵挡戚笼无孔不入的魔念。

  戚笼果然受到一丝丝影响,圆满通透的佛意魔念像是陷入泥地中的车轮,运转渐渐险涩。

  “风火山林!”

  李伏威知道这是千载难逢之际,火系拳术的大杀招轰出,几乎一刹那,所有神兽幻影化作无边无际的烈火,天上地下,无处不在燃烧,猛的向戚笼精神海洋淹去。

  而同一时间,巨大的肉筋卷着一尊石磨大的龙爪,从天而降,目标直指戚笼脑袋。

  这一副龙爪可是名副其实的真龙之爪,是当年八王之乱,老祝融集结八位王族,围杀弃妖皇,斩断对方一节手掌所化,这堪比‘天子神兵’的重宝,本来应该归厌火公所有,然而这一位一直不承认自己的血脉,所以最后便宜了李伏威。

  这一爪落下,仿佛一条龙脉全力一击,一时间,天上浮现了一条巨大龙影,无边无际的恐怖落下,所有的思维、时间、空间、七情六欲,通通被冰封,然后轰然爆裂。

  这一招,才是李伏威真正敢于轰杀‘烛龙使者’的底牌,当年就是这一只龙爪,抓的老祝融浑身爆裂,几乎刚一回到封地,便就殒落,连安排后事都做不到。

  他相信就算是半神,猝不及防挨了这一下,也会重伤、乃至身亡。

  戚笼的脑袋在一瞬间粉碎于虚空之中。

  白三娘发出一声尖叫,然而无头的戚笼脊椎骨好似无有一般,上半身与下半身直接对折,让这龙爪‘轰然’砸入地面,同时脚影好似化做一条怪蛇,软若无骨却又锋锐的好似箭矢,一记蟒和尚中的蛇叼雀,狠狠的抽在了李伏威的胯下。

  饶是李伏威已经变成了筋骨凝成的怪物,但毕竟还有着人类的思维,甚至还想着建立不世霸业之后,一代又一代传承下去,数百年,上千年后,还有人能记住自己的鼎鼎大名。

  结果这一脚下去,一切风流,具雨打风吹去。

  这一脚狠毒到极点,不仅点破对方的要害,而且劲力像是钻入皮肤的水蛭一样,不断撕咬附近血肉,破其桩功,逼的对方脚步晃荡,连连后退,踏出深深的脚印。

  白三娘发誓,她是亲眼看到戚笼的脑袋,是从他脖子上长出来的!

  确切的说,是连脖子带脑袋,都是从胸腔中钻出来的。

  《骨头书》中有五大绝学,每一门都是独一无二的炼体法门,其中有一门叫‘倒吞活人胎’,这一炼法炼到顶点,能把人体变成一个胎盘,身体任何部位,都能重新钻入‘胎盘’之中。

  但就算是炼体怪物罗武皇,在书上的标注都是不可能,把脑袋塞入肚皮中,这是什么样的怪物才能做到这一点,罗家历代先祖,也没有记录能够做到这一点。

  据说这种境界的设想,是罗家老祖在东荒大草原见识了活人大巫祭,所做出的一种猜想,也就是说,就算是罗家老祖宗自己,都没练成这一种本事。

  然而戚笼魔种入佛身,加上种种诡异法门的改造,竟真的把这最高境界炼成了。

  看着重创的李伏威,戚笼哪里还不知道结束战斗的机会来了。

  他一步踏出,缩地成寸,阎佛寺身法一苇渡江、《骨头书》中的‘白骨长桥身中架’,影做河来骨做桥,身影在半空之中,便转化出了无数道身法,重重叠叠,练成一道黑桥。

  李伏威知道自己生死危机已至,但面对着诡异至极点的身法变化,他又怎么去挡,想要动作,却使胯骨裂缝变大,劲力冲突,露出的破绽更大。

  龙蛇翻转,蛇鹰合击,近百种身法变化之后,戚笼最后两肩胛骨鼓起一倍,猛的一扇,狂风乍起,身影好似雄鹰飞隼,脚掌如鹰喙,狠狠点来李伏威的小腿骨上。

  李伏威又是一声惨叫,小腿骨直接扭曲九十度。

  然而戚笼眼中凶光一闪,直接对真正的目标下手,双手前后按住对方的肘关节和肩关节,四大雷音齐发,恐怖的雷音从里到外、从上到下,由细到密,撕扯着那堪比神兵的筋骨。

  终于随着他猛的一扯,对他最大的威胁,那只巨大龙爪被活活扯了下来,砸入地面。

  而没了这龙爪,李伏威就像是猛虎没了爪牙,凶意仍在,但却失去了反扑之力。

  李伏威两眼恶狠狠的盯向戚笼,眼中疯狂之意暴涨,一道巨大的黑门阴影突然拔地而起,罩住二人,并把二人往地下拖去。

  阴森的、粘稠的、甚至让人精神腐朽的气息冲击着戚笼的身心。

  ‘鬼门关?’

  李伏威不愧是盖世枭雄,只在生死关头走一遭,便就从‘鬼庭之门’参悟出鬼门关的变化。

  “想与我同归于尽,甚至夺我的肉身?”

  戚笼洒然一笑,手掌忽然捏了一记怪异的佛印,破裂虚空,穿破鬼门关,印在了李伏威的额头上。

  “生死于我,不过尔尔,生生死死,不生不死,才是大恐怖,接我一击无间印!”

  无间有三,时无间、空无间、受者无间。犯五逆罪者永堕此界,尽受终极之无间——《涅槃经》

  戚笼一印打出,本来还保存大半实力的李伏威彻底精神奔溃,一刹那间,仿佛经历了千年万年的折磨。

  精神再也受不住血脉,无数岩浆也似的血水从骨缝之中爆射而出,青烟滚滚。

  李伏威好似经了千年万年的折磨,涕泗横流,看向白三娘,又看向戚笼,双眼睁大,挣扎道:“让我死的瞑目,为什么、为什么——”

  二人交手时,李伏威便就明白,这位‘烛龙使者’打一开始便有杀死自己的念头。

  但他不明白为什么,裁判不该是两不相帮,绝对公正的么。

  除非——

  “是啊,我和你夫人有一腿,这就是我弄死你的最大原因!”

  戚笼以手做鞭,鞭响如雷鸣,一鞭之下,把对方脑袋抽了下来,脑袋砸入地面,眼珠子还是睁大的。

  戚笼吐了口血沫,一脸恶气:

  “死都死了,还他妈要瞑目,这一代江湖人真他娘的矫情!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