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二百一十二章 佛前佛后灯笼照(上)

第二百一十二章 佛前佛后灯笼照(上)

  戚笼嘴里的血水倒不是被打出来的,而是脑袋塞入气管,被心脏溢出的心头血给呛到了。

  李伏威一死,一条灰色的蛟影随即飞出,七八丈长,恶气嶙峋,两眼血光直冒,但随着烛龙妖目的光芒大亮,蛟影摇头摆尾,一嘴‘吞’下戚笼,然后在戚笼左臂上留下一道蛟龙纹身。

  根据‘烛龙眼’中的记忆,这条蛟龙是烛九阴的一滴精血混合着龙脉之气炼化而成,也是李伏威一身精气的残余,被戚笼消化,顿时一股庞大的蛟龙精气注入身中,精神为之一振,身上穴道‘嗡嗡’作响,龙气光影大亮。

  龙脉之气一下子恢复了五成,‘无首龙尸’直接从沉睡中苏醒,刚想飞出去耀武扬威一番,但戚笼眼中魔光一闪,便就镇压了下去。

  无首龙尸还是原来那条无首龙尸,是龙脉的怨魂,继承了大部分龙脉能力,气势庞大,无边无际。

  但戚笼早已不是之前的戚笼,龙脉对他来说,更是一种资格象征,而非实力提升的手段。

  不是戚笼自夸,如今佛心种魔大法的潜力,也未必在龙脉之下。

  戚笼张开手掌,一股无形的吸力吸住那副龙爪,风劲切开了龙爪表面的尸皮,露出了真龙爪的真容。

  有道是四爪为蛟,五爪为龙,此爪形似鹰爪,却又有鹰爪没有的厚重,层层叠叠的金色龙鳞覆盖在爪面上,像是盔甲。

  爪尖是紫金色的,透着一股雍容华贵之气,而且无坚不摧,爪尖微微颤动,好似活过来一般,蕴含着一股粉碎万物的大恐怖。

  虎死架不倒,哪怕是三百年前的妖皇遗物,一眼望上去,那种最强龙脉带来的震慑感,甚至让无首龙尸在体内翻江倒海。

  在钟吾古国最强盛的时候,国运即龙脉,而且只有一条最强龙脉。

  戚笼双眼一眯,同一时间,爪身之上,金光乍现,两者交锋,一尊覆盖钟吾古地的超级龙脉出现在他的精神海洋之中,从海岸线这一头延伸到另一头。

  ‘天地无极、宇宙无方,须弥金山!’

  念头一起,整个精神世界化作一座高山,往下一镇,无边山影重重叠叠落下,直接把这巨龙幻影砸入海洋之中。

  须弥者,‘诸山之王’、‘小千世界化身’,拥有着无边伟力,两两相撞,‘轰’的一声,山影开始缩小,而龙影也在缩小,最终化作一道龙玺,悬浮在精神海洋中央。

  玉玺之上,一道龙影在缓缓游走,不时发出不甘的咆哮声。

  身体深处,传来了‘无首龙尸’幸灾乐祸的笑声。

  倘若古国还在,有千年气运加持,戚笼断然不会使出这么爆裂的手段,但是现在嘛,没牙的老虎叫猫,龙爪上的一丝真龙气,刚一露面,就被他镇压下来。

  戚笼打量着这只比他脑袋还大的龙爪,目露犹疑之色,李伏威能与它合一,他自然也能做到这一点,而且与之合为一体,便能驱使这无坚不摧的真龙爪,便是半神被它抓上,也是非死即残的下场。

  单论破坏性,可能只有传说中的‘天子神兵’能与之媲美。

  体内的‘无首龙尸’也在传出强烈兴奋的念头,在强烈要求、不,请求戚笼吞噬它。

  龙煞配龙尸,还真挺合适。

  戚笼念头一转,却仍拒绝了这个想法。

  融合这只龙爪,便等于破坏佛心魔种的完美运转,这是万万不可接受的。

  他无数次出生入死,最后功行合一、佛魔合并,可以说这套功法包含了他的一切。

  结果最后还要靠外力?

  戚笼绝对不能接受。

  李伏威倒是借助了外力,死的老惨了,老实说,费尽心思的那么一战,戚笼却有一种不尽兴的感觉,生死磨练那么久,刚一出关,就准备与强敌大战一场,满心期待。

  结果老子还没出全力,你就已经跪了,这就很让人难受了。

  不是李伏威不强,他很强,一般宗师都不是他的对手,只是现在的戚笼特别强。

  参悟出未来佛王的如来之道,戚笼的精神已经超越普通半神。

  过去、现在、未来三合一,那可是真神之境。

  而哪怕三分之一,也是强的可怕,譬如李伏威的‘风火山林’,便是换做半神,面对这祝融念驱使的恐怖龙爪,加上神火烧念,粉碎虚空,也是不敌。

  但戚笼的精神早已遁入冥冥中的未来,危险关头,直接在现在入灭,从未来诞生。

  所以这一招根本就没伤到戚笼,而这也是李伏威精气神由盛转衰的转折点,被戚笼找到机会,数招轰杀。

  戚笼刚刚镇压龙爪,念头一闪,还未来及别的动作,温香软玉便就入怀,唇口一软。

  ‘坏了,这下真是对不起李伏威了。’

  好在白三娘也就只这个动作,然后便脸颊微红,媚眼如丝的道:“戚先生来的真是巧啊,英雄救美,妾身好生喜欢。”

  “哈哈,机缘巧合而已,若不是为了解救女儿,也不会正好救了夫人。”

  戚笼什么出身,那可是标准的老麻匪,善恶念头都极淡薄,更不存在什么脸皮薄的问题,咧嘴一笑,露出一嘴好牙口,完全没当回事。

  “嘻嘻,那先生可知道,扣儿现在可是拜我为义母,你是亲爹,我是义母,咱们即有夫妻之名,也可以有夫妻之实嘛。”

  白三娘也是标准的毒妇寡妇,弑夫之后,一点愧疚都没有,满心欢喜,摇摆着丰满的身姿,转头就开始给自己找情夫了。

  李伏威眼还没合上呢!

  戚笼打了个哈哈:“我听说夫人和红姑关系挺好,情同姐妹。”

  “就是姐妹的丈夫才香嘛,先生说是不是?”

  白三娘毫不客气,转头就开始挖自己姐妹墙角了,理由她都想好了,帮女儿把爹找回来,所以她甘愿以身饲虎,这是忍辱负重。

  “夫人,红姑现在在哪里?”戚笼面色一肃,道。

  白三娘也不调情了,摸索着白嫩的下巴,低声道:“红姑说,她发现了一个曾经有过节的女人踪影,她想去看看,那可能是对付薛保侯的关键。”

  “女人,谁?”

  “皇长姐,重明儿!”

  戚笼突然搂住了她的腰,轻轻一捏,白三娘警觉的闭上了嘴,火焰分道,血麒麟走了过来,满身伤痕。

  而诡异的是,身上没有一丝血水,伤痕之中,丝丝缕缕的黑气冒出,粘稠的、污秽的触手延伸出来,然后又缩了回去,这些足以致命的伤痕竟在缓缓愈合。

  愈合的过程中,歇斯底里的吼声震荡虚空。

  戚笼身上黑光流转,替白三娘挡住了这能让人精神疯狂的心灵攻击。

  “幸好你搞定的快,不然单凭一口刀,我还真未必能撑的住。”血麒麟温和笑道,与身上诡异的幻象呈现两个极端。

  “其它人呢?”

  “在你杀了这一位后,便就纷纷退走了。”

  戚笼眉头一扬,“似乎,你的寿元没几年了?”

  以他的眼光,自然能看出,对方的生命气息已经薄弱到了极点。

  “应该不超过一年。”

  血戚笼打量着这对男女,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。

  “先回去再说,”戚笼岔开话题。

  杀了李伏威,想必薛保侯也会有所感应,再想像对付李伏威一样直接斩首,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,要重新谋划一番。

  关键还是红姑,她和重明儿怎么会有关系。

  事实上,对于红姑的过去,戚笼也不甚了解,只是隐约知道,这位姐姐似乎是关外人。

  ……

  而在一处极其诡异的地带,畜生难的身影缓缓走出,只剩眼白的眼珠缓缓打量着四周。

  除了脸上那副面具,畜生难跟当初在鹅公坡时完全不一样了,确切的说,他变成了一个女人,身穿黑衣,身材高挑,胸前微鼓,两条大长腿上,各自挂着一口峨眉刺。

  这一具肉身源于天兵司瘟部,前任斩邪大将,修炼的是土系拳术,大武行体系‘瘟皇’初成,死在地军山**大总管温太师手上,死无全尸。

  然后,这些残肢断体就被拼成了畜生难。

  而畜生难来此地的目标很明显,就是为了杀死‘佛前佛后难’。

  根据魔种感应,菩儿最后的落脚点就是此处。

  不过这里有些奇怪。

  哪怕是畜生难这种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,都能感觉到,这里有些不正常。

  这里的每一座山都是血山,地面上杂草丛生,全是黑色的草,雪虽然是白色的,但却是那种惨白颜色,跟尸体腐烂时的皮肤差不多。

  畜生难找到了菩儿,在一座山丘上。

  只不过如今的菩儿两眼惨白,透着一股生人勿进的气场,而且精气神与这方天地隐隐契合着。

  佛在世时我沉沦,佛灭度后我出生。忏悔此身多业障,不见如来金色身。

  畜生难脑中莫名冒出这一句话。

  不过她是杀人机器,情感极其淡薄,瞬间,美眸被煞气覆盖,浑身气血凝成丝丝缕缕的瘟气,五颜六色,煞是好看。

  这是土瘟血毒,是人体脾脏中,积累的毒性凝练而成,要练成此法,需日夜吞食剧毒,然后用秘法,以脾脏调和化解,最后人与毒性相合,脾脏并非化毒而是生毒,种种毒性便能与人身相融,最后数百种剧毒合一,便能化一身浊气。

  上一代的瘟部大将曾经凭借此法,将一万人的大军活活毒死。

  美人畜生难张嘴一吐,一道五彩斑斓的浊气便像是长虫一般,往菩儿脸上射去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