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二百一十三章 佛前佛后灯笼照(下)

第二百一十三章 佛前佛后灯笼照(下)

  毒气一吐出,便像箭矢一般向菩儿脸上扎去,一流武人能够吐气如箭,凭借着强大的胸腹力量,一口气喷出,往往能吐出三四丈,像一条白色长线一样,甚至在三四丈外,还能击破一片瓦。

  剑仙这种说法,其实是从唐国传过来的,钟吾古地没有这种职业,但以讹传讹之下,高明的内家拳师,在市井之间,往往冠以剑仙之号。

  但像是眼前这般,直接吐出十几丈,还余劲未止,甚至毒气森森,这就很难想象了。

  而一道清朗的唱曲声同时响起。

  “昔有佳人公孙氏,一舞剑器动四方。

  观者如山色沮丧,天地为之久低昂。

  霍如羿射九日落,矫如群帝骖龙翔。

  来如雷霆收震怒,罢如江海凝清光。”

  声音清亮,似歌似吟,同一时间,这一道毒气就像是被牵引一般,绕着菩儿或圈或刺,疾如风雨,矫如龙蛇。

  然而剑影却始终戳不到菩儿真身。

  “先帝侍女八千人,公孙剑器初第一。

  五十年间似反掌,风尘澒洞昏王室。”

  腔调又是一变,变的忧愁而感伤,国破家亡、山河飘零、杜鹃泣血、流离失所。

  畜生难面无表情,但她感觉到,一股难以言喻的力量,正在分离他的‘土瘟血毒’。

  可是五行拳术印天地五行,早已超越了‘技’之范畴,土系拳术下通大地,已经达到凝而不散的地步。

  她一拍大腿,两根峨眉刺一前一后,电射一般击向菩儿,这一招用的是道家击剑的手法,尤为的空洞缥缈,倘若隐藏在暗处的对手还像之前那般,用意念干涉‘剑气’,保准吃个大亏。

  更别提这两口峨眉针上藏有的无形毒念,是能坏人精神境界的阴狠手段。

  畜生难每换一具躯壳,便会得到这一具躯壳的所有本事,包括战斗风格,像这位前瘟部大将,搏杀风格便是谋定而后动,善于用阴险手段杀人。

  ‘砰砰’两声,峨眉针被打飞出去,畜生难美眸一缩,没有劲力的变化、也没有精神念头的变化。

  给人的感觉,就像是一个藏于现实之外的人,用一种难以想象的手段,挑飞了峨眉针。

  不过畜生难也注意到,菩儿一点动静都没有,像是闭生死关一般。

  佛前佛后难,为什么会是这个状态?

  那么这一招呢?

  畜生难暴起,浑身雷音轰轰,细密而复杂,周围空气受此影响,竟然演化出蛇、蜈蚣、蝎子等毒物。

  这是孔窍神雷,是四大雷音中最难炼的一门雷法,原理是浑身毛孔张开收缩,压缩空气,这种炼法是皮肉合炼,练到极限,可以周身打雷,所以又被称之为雷神劲,威力极大。

  不过在这‘前瘟部大将’的身上,这雷神劲其实应该叫做毒雷劲,不仅保留着孔窍神雷强大的攻击力,而且那浑身毛孔吞吐的,还是其肉身中蕴含的猛烈毒性。

  一旦出手,不仅浑身变的漆黑,被护身毒气笼罩,方圆三丈,闻之则毙,触之则化;而且一掌拍出,能够隔空打雷,将对方身体中的毒素打出来,可以说无论远战近攻,都是极强的手段。

  畜生难一记‘毒雷劲’轰出,‘轰’的一声,好似天上落下一道雷,菩儿浑身一颤,浑身激起了鸡皮疙瘩,一丝丝浑浊汗液溢出,气息迅速的衰弱下来。

  佛前佛后难的魔气在其头顶孕育而出,只是不成形状。

  ‘很好,第二招,便能彻底轰杀对方,取其魔种。’

  畜生难拧步拔掌,曼妙的酮体凝成麻花状,空气十倍百倍的压缩,竟在四周凝成电火花。

  “梨园弟子散如烟,女乐馀姿映寒日。

  金粟堆南木已拱,瞿唐石城草萧瑟。

  玳筵急管曲复终,乐极哀来月东出。

  老夫不知其所往,足茧荒山转愁疾。”

  “百花寥落——梨园落!”

  掌影拍出,而虚空之中,同样一只手掌生了出来,掌掌相撞,恐怖的‘毒雷劲’几乎全部倾泻在对方身上。

  畜生难终于看见了对方的真容,饶是她也是个怪物,照样忍不住惊异了下。

  对方应该是个俊朗的男子,然而浑身上下,全是密密麻麻伤痕,不像是皮外伤,倒像是浑身长满了细密的鳞片,然后又一片片的拔了下来,所产生的那种让人头皮发麻的密集效果。

  而恐怖的掌劲包括毒气,就全部被那些鳞片裂口所吸收。

  ‘不可能,这人体毒素就是同一等级的宗师,也吃不消,对方怎么可能全部吃下。’

  畜生难倒是也能做到这一点,但代家是彻底毁灭寄生的肉身,因为宗师级别的毒雷劲,已经达到武道中的‘气气生念、劲劲出意’,每一丝毒气,都包含着一道宗师意念,完全可以借助敌人体内的毒素无限生长。

  “天旋其外寒暑无穷,身旋其内术命相通。形之于拳开窍通灵,脾胃健壮百疾不生。”

  此人说的,正是这‘前斩邪大将’一身拳术的总纲,正是靠着这独一无二的‘旋法’,才能将体内生气与毒气融合,化作浊气。

  对方逆转四步,斜丁、正丁、斜八、正八,正是逆转她一身武行体系最重要的四步。

  事实上,当初这位‘前斩邪大将’被地军温太师轰杀,就是因为温太师察觉斩邪大将的拳术功底,用春瘟、夏瘟、秋瘟、冬瘟四种瘟拳,破了她的人体毒性,逆转她的人体机能,直接轰碎了她。

  但对方可是半神啊,而且是拥有瘟疫神兽血脉的半神!

  对方是怎么做到的?

  “梨园一曲千古思,保国护民天下传!”

  随着对手最后一句,畜生难忽然感觉身体动不了了,同时体内宗师级别的庞大生机,正被源源不断抽入地下。

  土系拳术要以大地为模板,但也受大地所克,她目光一闪,却发现地面上那些怪异的杂草此刻横七竖八的放在地上,像是一道道大地裂缝,又像是无数深渊裂口。

  莫名的,她想到一句话——

  民如草,踩复长,发如韭,剪复生;头如鸡,割复鸣。

  吏不必可畏。从来必可轻。奈何望欲平。

  “奈何望欲平~~”

  随着最后一句颇为沧桑的唱调,畜生难的美丽酮体竟然变成干瘪的皮包骨。

  这些怪异的杂草,竟然能吸收武人的精气,这简直诡异到了极点。

  放眼望去,每一颗杂草,其实是一颗人头,大地之上,是无边无际的人头。

  “互吞互噬,畜生转道!”

  最后关头,畜生难的嘴巴忽然张开,大到一个诡异的地步,反转过来,竟然把自己脑袋给吞了,然后一颗魔种吐出,在虚空一荡,便出现在了菩儿头顶,长鲸吸水般的一吸,便就将‘佛前佛后难’的魔气吸入,然后魔种转瞬便穿破虚空,消失不见。

  最后关头,畜生难居然吸收了佛前佛后难的魔气,逃离了出去。

  菩儿的生机迅速消失,眼看着就要死亡了。

  但那人却怪异的一笑:“吸的好啊,你不吸收佛前佛后难的魔气,我怎么把这一丝转神道的变化埋入魔种之中。”

  “生在佛前佛后难,谓由业重缘薄,不得见佛闻法。”那人大笑一声,“真正的佛前佛后难,乃是真佛出世,众生却已灭亡,这才是真正的佛前佛后难!”

  “小尼姑,照小爷这就帮你重塑形体,成为真正的佛前佛后难!”

  ……

  “老祖宗,我又要见爹了,感觉有些紧张。”

  “我也要见亲孙子了,也有些紧张。”

  祖孙二人组互视一眼,认真的点了点头,同时走入团练新军的军营之中。

  有老祖宗的金丹遮掩,一般人不可能发现二人的身影,很快,薛白看到了戚笼,也看到了正在跟戚笼玩耍的红衣小姑娘,二人居然有几分父女相。

  宛如一道晴天霹雳,劈入薛白的脑中。

  老爹,你居然背后有人了!

  我戚家祖业危矣!!!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