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二百一十四章 家族内斗

第二百一十四章 家族内斗

  老祖宗的金丹隐身术瞒的住别人,但瞒不住戚笼,不过戚笼也不叫破,只是好整以暇的坐在虎皮大椅之上,半倚半假寐。

  白三娘一身白纱,前凸后翘,说不出的妩媚风骚,半片臀都落在戚笼大腿上,挨挨蹭蹭,不断给戚大匪首送酒夹菜,两眼媚意融融,一副服侍主君的姿态。

  果然,薛白这小子忍不过一时三刻,第一时间跳了出来,痛心疾首道:

  “老爹,打天下难,坐天下更难,色字头上一把刀,做为戚家这一代继承人,我小白白断断不能接受,我戚家的家业断送在你的手上,那可是我的东西!”

  “顺带一提,你这样做,对的起我娘吗?”

  “当然,对不对的起我娘不重要,你对的起我吗?就为了这一个姿色平平的女人,你居然离家出走!我跟你讲,要不是我拦着,老祖宗早把你开出家谱了!”

  虽然知道这小子无厘头,但是戚笼还是被噎住了,突然好想揍这小子一顿,但是这小子这么理直气壮的样子,怎么感觉自己有点理亏?

  虽然被凭空冒出来一人吓了一大跳,但被人说是姿色平平,这白三娘绝对不能忍,一双玉臂环在戚笼脖子上,令人心醉的眼神微微抖动。

  “小弟弟,你说谁姿色平平?”

  这美妇人气场全开,丰满合度的身段无一不在展示着诱人的风采,任何人看上一眼,怕是都要小腹火热。

  就像是一朵饱满盛开的鲜花,正等人采摘。

  但薛白不是正常人,他除了是戚家当代传人外,也是出了名的脑子缺根弦,一点也不受影响,反而露出鄙夷的表情。

  “当然是你了,像你这种姿色,连我家老祖宗都比不上,对吧,老祖宗!”

  老祖宗也从虚空中走出,这一下子,就连戚笼都微微一惊。

  他知道跟在薛白身边的是个金丹高人,但没想到这么年轻,这么漂亮。

  只见‘老祖宗’一袭白衣,通体像是玉做的美人,眼角眉梢无一不晶莹通透,白三娘美则美矣,却少了一分仙气,尤其是戚笼魔功成就,眼神一扫,便能看出这具肉身的优缺点。

  譬如白三娘臀部大而翘,腰部较之其它美人,就难免粗上一丝丝,虽然外人难以察觉,甚至有慕艾者称之为‘肉感’,摸上去也格外舒爽,但到底不算是完美身材。

  这是人体的先天局限,无人能避免,除非像他这样,能够逆转人体奥秘,又或是像眼前这位,除了皮肤上淡淡的纹理,整个看上去,像是被绝世工匠雕琢的神玉美人一般。

  白三娘眼露敌意的打量着对方,越打量越是心惊,颇有一种世上居然有如此美人,此子断不可留的感觉。

  而且看戚笼认真专注的模样,心头莫名冒出一股酸意,悄悄掐了一下对方;颇有一种老娘还没绿闺蜜,就已绿树成荫的感觉。

  老祖宗认真的点了点头,声音有如泉水滑落:“乖孙儿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。”

  ‘噗’的一声,戚笼嘴里的酒水喷了出来,愕然道:“你叫我什么?”

  “她是我戚家老祖宗,论辈分,叫你一声孙儿怎么了!”有了老祖宗撑腰,小白白胆气也壮了起来,“不怕告诉你,爹,鉴于你三番两次离家出走,这戚家以后就不是你当家作主了!”

  “恩?”

  眼看着戚笼双眼一眯,气势暴涨,薛白心虚的不行,二话不说,‘嗖’的一下,再度躲入老祖宗身后,心里颇有些后悔。

  ‘这次抢班夺权是不是太仓促了点,应该先拉拢妹妹,再讨好老娘,妹妹的人情,如数奉还,老娘的脸面,三七分帐。’

  戚笼当然不是因为薛白的无厘头而动怒,只是盯着老祖宗看了半晌,突然道:“先天元胎?”

  老祖宗点了点头,“后天魔胎。”

  薛白还想说些什么,结果戚笼一本书直接砸了过去,看也不看道:“外面玩去,我跟这位聊一聊。”

  薛白本来还想抗议抗议的,但一看这书的封皮,便就瞳孔一缩,恍惚之间,书面上的五个大字化作排山倒海的龙影,龙影之中,好似有人在施展一套霸道无比的拳法。

  薛白一身的薛家拳术功底,都随着那道人影的招式变化而变化,并产生一种难以言喻的共鸣。

  身体表面,一道道血色一闪而过。

  ‘这套拳术怎么这么适合我?恩,这应该就是我戚家的家传绝学,果然有事没事还得逼一逼老爹,不然他怎么会把家传武学传授于我,肯定是心里有愧,不行,我得先找个地方练一练。’

  薛白这种武痴,有了半神级武学揣摩,比谁都听话,很快,场中就只剩下戚笼和这位老祖宗。

  “姑娘不是关内人吧?”

  关内出不了金丹,就好像小池塘养不出蛟龙一般,关内名山大川的风水煞气,完全不足一个金丹高人的晋升。

  “不是。”

  “那姑娘是怎么和薛白混在一起的?”

  “我在闭关,然后小白曾孙就找上门来了,说是到祖宅来拜我。”

  戚笼揉了揉眉心,这都什么跟什么啊,不过他也明白过来,这个金丹高人对薛白没有坏心,薛白身上那道魔煞之气,似乎就是对方的手笔。

  等把这道煞气炼入拳术之中,便能借助魔煞中的无尽杀伐之念提炼出人体死气,并贯通火系拳术,这种机缘,可是说是千载难逢,如果不是直系血脉,很难想象对方会这么卖力。

  而且这股魔煞之气,好似跟赤血山上的气息极其相似,这么一算——

  等等,戚笼赶紧否决了这个可怕的念头,不能跟着薛白的思路走,不然他会带你上天。

  “姑娘来这里,所为何事?”

  “找爹。”

  这套路好像也有点眼熟,戚笼杂念一闪而过,老祖宗手掌一挥,一道熟悉的猥琐老道幻影一闪而过。

  “虞老道!你是虞老道口中的那个天才女弟子!”

  “不是弟子,是女儿,”老祖宗下意识的回答,然后目光猛然一亮,“你见过我爹?”

  “对了,你是我亲孙子,当然见过你曾祖父!”

  “我——”

  魔功盖世、坚韧不拔的戚大魁首,头一次产生了精神崩溃的念头,哦,不能算是第一次,第一次是在无间地狱。

  这绕了一圈怎么又绕回来了!

  “等等,你听我说——”

  等戚笼三言两语把关于虞老道的经历说了一遍后,冰肌玉骨的老祖宗顿时露出想念和哀伤的表情,微微颦眉便足以让任何男人心痛。

  “原来爹爹又云游四海去了。”

  这种魅力似乎是来源于‘先天元胎’,玉质天生,好在戚笼‘后天魔胎’练成,可以克制这种感觉。

  然后老祖宗就撅起了小嘴:“孙儿不乖,你怎么不拦着你曾祖父!”

  “他不是我曾祖父!”

  “那你知道你曾祖父是谁吗?”

  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

  老祖宗清澈见底的眸子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他,一直看到戚笼嘴角抽搐,才叹了口气。

  “算了,奶奶我原谅你了。”

  戚笼终于可以肯定一件事,这位仙女一般的老祖宗,脑子跟薛白一样不大好使,也难怪二人关系这么亲密。

  不过戚笼也不会真把对方当作傻子,无论是金丹、还是半神,精神都已超凡脱俗,达到冥冥中深不可测的境界,尤其擅长趋吉避凶,你把人当傻子,你自己才是真傻子。

  别的不说,戚笼如此强大的魔念,也渗透不入对方混茫一片的精神气场,就足以说明一切。

  虎豹不必知蚁道,这大概是对于对方的最好注解了。

  所以戚笼虽然有些头痛,但也不算是特别头痛,至少对方不是敌人,对于一位金丹级别的半仙来说,那就足够了。

  而且虞老道与自己也算是半个忘年交,他也不会拿这份恩情,去要求对方徒弟做些什么。

  杀人需亲手,这才畅快。

  杀死李伏威,这场夺龙局,基本上已经接近尾声了。

  他的大势已经接近蓄成,薛保侯也好、贪狼也罢,反转的可能性极低。

  所以仅过了一夜,他便让白三娘整顿兵马,看着团练新军中,一张张或熟悉、或陌生的面孔,黑压压一片,戚笼淡淡一笑,天魔气场爆发,于无声无息中,提升所有人的士气。

  “最后一战,此战过后,保证各位富贵大如天!”

  “吼!!!”

  所有人眼神狂热,露出歇斯底里的吼叫声。

  行军途中,薛白悄摸摸溜到扣儿身边,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对方,哼哼道:

  “我戚家大门可不是那么容易进的,但如果你能喊我一声哥哥,我这个当代家主也不是不能考虑一下。”

  扣儿斜了对方一眼,目露鄙视之色,就像是在看一大傻子。

  薛白恼羞成怒,摸出《九气御皇道》的秘籍:“看看这是什么,这是我戚家祖传的神功,传男不传女的那种!”

  扣儿哼了一声,摸出了一个响马铃铛出来,晃了晃,“这可是我爹从小带到大的,你有吗?”

  薛白如遭雷劈,两眼都要冒出火光了,我戚家居然还有传家宝!?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