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二百一十六章 神级猎人

第二百一十六章 神级猎人

  对方的眼神初看上去,也无甚新奇,但再一看,便好似蒙尘的黑珍珠,外表普通,内里却包含着造化奥秘,但细看之,却又化作恐怖的黑洞,光线、存在、物质都能被黑洞吞噬的一干二净。

  陈循儿是梁家小一代的天才,斩赤龙、井中月,心头无一丝挂碍,但此时此刻,天上依旧无月,井中月色却被漆黑无比的魔月所取代。

  一道巨大的身影突然挡在了她的身前,象腿猛的一跺,地面往下一沉,前方的‘黑火煞’猛的高涨十丈,挡住了来人的目光,同时恐怖的精神气场也被混乱的风水煞气冲开。

  ‘哇’的一声,陈循儿一口血水喷出,但精神却感到前所未有的舒适,甚至原来尚缺一丝的井中月境,随着魔月入体,竟然瞬间圆满了。

  但她也明白,她此生此世,都要被这道魔影所笼罩了。

  波旬能炼魔种,戚笼自然也能种魔。

  “老子只说跟你宗师时再见,但没想到你小子跑的比兔子还快,当初那个火焰怪物都没你这么夸张!”

  罗武皇反手一捞,一把拎起梁龙友的脖子,森森牙齿张开,每一根牙齿都有大拇指粗,和善的一笑,“小子,你想到哪里去?”

  梁家第一教头梁龙友猛的打了个机灵,清醒过来,瞠目结舌,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脑袋一空,就被杀意笼罩,下意识冲了上去。

  “躲在老子后面,不然死了可别怪老子!”

  罗武皇不管对方,牛眼瞪的老大。

  在外人眼中,哪怕是在一流高手的眼中,对方只是眼神很引人注目,但他们不会去想,为什么远隔几十里,眼神却能这么清晰。

  但对他这种,已经初步入宗师境的超级高手来说,对方的精神气场无边无际,化作一尊高若天际的黑色大佛,佛音随着精神气场吞吐,笼罩方圆百里,佛身之上,各种怪异交爻的佛文此起彼伏,观《金刚经》者能得《金刚经》,读《涅槃经》者能得《涅槃经》。

  但经文之中,佛理都是颠倒错乱的,佛家文字变的像是低沉的魔音鬼语,任何一个和尚读到这些经文,都会陷入癫狂之中。

  就算不是和尚,也会陷入无边的杀意。

  在场之中,无论或明或暗的势力,都在此刻陷入了极度危机之中。

  “就让我看一看,我的拳神道挡不挡的住你的魔念!”

  罗武皇暴喝一声,他那恐怖的身形居然再一次高涨,手臂上小筋如蛇、大筋如蛟,脸上横肉好似铁块,大腿做桩,好似两根盘龙门柱,无声无息的魔念落在他的身上,居然发出‘噗噗噗’的声音。

  陈循儿、梁龙友等人这才知道,她们刚刚陷入的,是多么庞大而恐怖的精神世界中。

  “看那边!”陈循儿失声道。

  只见除了他们外,在东南角的一座‘万鬼怨池’中,无数道庞大的鬼影相继现身,而挡在它们身前的,是枯黄的灯光。

  老人沟壑纵横的老脸变的更加愁苦,他看了一眼灯笼中的烛油,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去。

  龙庭花了数百年时间,才在这片‘神道体系’完全不同的地方建立了一座小庙,积累神力,蓄势待发,但眼看着这神力就有烧干的架势。

  被说暴露了,没有神光笼罩,背后这些鬼武士还不彻底疯狂,这怪异佛光之中,居然有着六道轮回的变化。

  再怎么忠诚的上古战士,在有转世投胎的机会下,也会背叛的。

  薛保侯手下们一个个色变,单看这些一个个身形高大、气势如鬼火燎原般的武人,便知道他们所谋极深。

  “三百个一流高手,这怎么可能!”

  要知道就算是关外督护府最精锐的王牌部队,也无非这个档次。

  就算是熊罴营这种表面上的精锐部队,也只能做到十人将是二流高手,百人将入一流境。

  “鬼武人,能力是不死之身、鬼王眼、沉血武道,比起一般一流高手还强,但被雷法道术克制,是失传的兵种。”

  “让随军道人准备雷汞丸,弓弩手准备灭魔神箭,一旦入射程范围内,就动手,不能给他们近战的机会。”

  他们接到的命令是尽量拖延时间,一直拖延到侯爷从门内出来为止。

  顿时,一具具恐怖的战争武器被抬了出来,一盒盒上等玉符,一箱箱灭魔神箭,包括附魔的盔甲、武器,各种神兽血脉杂交的骑兽,就连拒马都是克魔精钢所铸。

  在一流高手才是主流的关外战场,战争的烈度超乎关内人的想象,无论是攻击方,还是防守方。

  而他们的防护大阵,也不是简简单单的风水阵势,而是以四尊战争神道兵为阵眼,需要十位随军道人才能把控的神级阵势。

  这阵势最大的作用,就是防止在两国交战之时,敌国半神刺杀主帅。

  若只是征粮,薛保侯根本无需这么做,但他的真实目的可是一条龙脉!

  所以他不仅掏空了自己的家底,甚至还霸占了都督府在关内的一部分军用物资。

  “几位将军,先不要关心这个了,还有更麻烦的事,”一个随军道人匆匆赶来,满脸不解与震惊:“虚空度量衡要失控了!”

  领头的几个面色大变,连忙到达阵势边缘,半空之中,复杂的道家符文变幻明灭,看上去波动极为剧烈。

  “数值达到多少了?”

  “一万,还在飙升之中。”

  自从一代女妖皇建立钟吾国后,统一文字、统一度量衡,封国封郡,打击域外天魔,奠定了古国千年基业,只不过随着古国灭亡,这些制度也都烟消云散了。

  而虚空度量衡,便是一种古国衡量武人实力的手段,也是一种标准,被督护府继承了下来,用在阵势之中,可以清晰判断出来敌的实力层次。

  如果说一流武人的精神气场是一百。

  宗师是两~三千。

  半神基础则是一万。

  而这神级阵势的承受范围,最高可达一万五,这在关外的高烈度战争中,已经是相当高的水准了。

  这也是李伏威这条蛟龙虽然凶狠,哪怕有真龙爪相助,依旧破不了阵势的原因。

  草莽英雄大多是斗不过二代的。

  若是没有戚笼,这场夺龙局,薛保侯的胜算其实更大。

  然后随着诡异的、疯狂的、能勾人七情六欲的佛音冲击,虚空度量衡竟然有着失控的架势。

  这怎么可能!?

  一个布阵的道人忽然两眼一红,手脚乱动的站了起来,口中怪叫:“佛本是道,佛本是道——”

  ‘啪’的一下,此人的脑壳直接炸了开来,脑浆像是热腾腾的豆浆一般洒了满地,但饶是如此,他依旧在尖叫。

  “佛本是道!佛本是道!佛本是道!”

  一个半边脑袋都炸飞了,露出各种颅内器官的人,还在疯狂的大叫,这足够诡异了,而且伴随着他的大叫,楚子流敏锐的发现,其它人的脸色也有了一丝丝变化。

  他的手上的枪瞬间刺入,对方终于闭上了嘴巴,同时以伤口为核心,筋骨皮肉翻卷成一圈又一圈,枪口拔出,伤口甚至只有一道血缝,但其内部已经这股漩涡枪劲搅的不成样子。

  刀有刀道,枪也有枪道,楚子流已经走出了自己的道。

  “到底怎么回事!”

  “鬼神道人不是信誓旦旦的保证,这阵势在关内不可能被人打破吗?”

  蝇四道人阴沉沉的扫了一圈,缓缓道:“各位应该庆幸,这一次陪你们来的,是我们,而不是苦行者使团,不然各位这时候已经可以收尸了。”

  佛家在关外也有传承,叫做苦行者,曾经的死神僧便是其中一员。

  “度量衡还在上升吗?”楚子流岔开话题。

  “不,已经将近稳定了,数值稳定在一万五左右,这已经无限接近于极限。”

  “那就好,看来度量衡还是可以稳住半神的。”

  为什么叫虚空度量衡,便是因为火烧身是半神,踏破虚空是真神,这是真神之下的度量衡。

  放眼望去,这数千人的大阵像一个巨大的混沌鸡子,这巨大鸡壳上面的各种光芒,是以战争神道兵为基础,所化的混沌蛟脉,表面上是壳状,实质是无数条混沌气流凝成。

  可以防备物理攻击,也可以防备精神攻击。

  然而此起彼伏的火光,却在一瞬间出现在众人的视线范围,火焰之中,有着气势庞大的神性。

  “地军的人马!?”

  “他们怎会相助那人?”

  不过这些人瞬间明白过来,他们有神级阵势保护,但这些人没有,随着这高达‘一万五’的半神意念冲击,这些人怕是早已陷入疯狂了。

  潜藏的火神卫也最终成了戚笼的棋子。

  实力不足,人头来凑。

  事实证明,无论是螳螂、还是黄雀,最后都会落于猎人的陷阱中。

  眼看着双方大战已启,戚笼把目光转了一个方向,看向了藏在‘万鬼怨池’的老人,老人面色一变,手中烛光更亮。

  撑天立地的黑佛幻影忽然淡薄了起来,甚至渐渐虚无。

  他看到戚笼的嘴巴张合,好似在说些什么。

  老人突然感觉到,三百年积累的神灯灯油迅速燃烧,在短短三息之中,‘噗’的一声灭掉。

  老人瞬间面如土色,心头一沉。

  “风不动,水不动,汝心在动。”

  “未来无量,燃灯再起!”

  戚笼嘴角一勾,手掌抬了抬,不知何时起,那灯笼落在了他的手上,黄光微亮,神灯灯油居然还剩大半。

  而没了神光的制约,下一刻,鬼哭狼嚎声大作,鬼武士纷纷冲下,在滚滚乌云之中,螳螂、蝉、黄雀战作了一团。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