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二百一十七章 开门

第二百一十七章 开门

  未来,是过去的结束,是现在的开始。

  戚笼‘骗灯笼’的这一手,本质上是利用未来佛王的心灵感应,制造出这灯笼已经燃烧完的现象,然后在对方失神之际,借用虚空转化,一举夺灯成功。

  灯笼一入手,便就沉甸甸的,这灯笼之中,藏着极其庞大的神性。

  用神性点灯,好奢侈的手段!

  戚笼转手将灯笼交给白三娘,头也不回道:“留着,能护你和扣儿平安。”

  白三娘接过灯笼,张嘴,想要说些什么,然而戚笼早已一甩马鞭,扬长而去,‘轰隆隆’中,是无数战马奔腾的声音。

  三百强大的鬼武人军团,近百位火神卫高手,鬼气和火气夹攻,气血像一座座小火山在虚空中点开,给阵势造成了偌大的压力。

  神级阵势不是盾牌,它是要运转的,然而这么多高手同时围攻,给它造成了极强大的阻碍。

  不时有高手冲杀进来,然后被无数灭魔神箭射成筛子,又或是被雷汞丸炸的气血混乱、动作迟缓,被楚子流等校尉级高手围攻、杀死。

  但双方前赴后继,而且悍不畏死,给熊罴营造成了极大的压力。

  尤其是鬼武士至少有一半是由阎佛寺的骨罗汉转换而来,混乱佛法给他们的加持尤为强大,一百五十位骨罗汉列棍阵,每一次齐声轰杀,就像是三位宗师高手合力一击,打的阵势晃荡不已。

  方圆几十里,都陷入高手的乱战之中,空气爆裂,大地开裂,响声如雷。

  楚子流、蝇四等人,大概明白了戚笼的目标。

  用高手拖延阵势的运转,而他则进行最后一击。

  但这是阳谋,戚笼那比邪神还要强大的精神气场,就是能蛊惑人,哪怕对方是一流高手。

  所以他们根本就不敢出阵,一旦出阵,基本上可以宣告被精神控制。

  但阵势的消耗,换来的,却是戚笼的虎视眈眈。

  团练义军的人马已经绕阵而转,不时仰弓抛箭,虽然未必造成什么杀伤,但给他们的压力却是越来越大。

  无解!

  真的无解!

  “罗前辈,为什么我们——”

  “不要出声,我想看看,他到底到了哪一步!”

  罗武皇目光灼灼有神,看向缓缓打马而来的戚笼。

  唐国的《西游释厄传》中,猪脚便是骑着一匹龙马,最后取得西天佛经。

  而戚笼一开始擅长的拳法,正是龙马二形。

  龙脉所化的血色龙影突兀出现在他的脚下,不断咆哮,气势大涨,《九气御皇道》,或是说所有的皇家拳术,都与龙脉息息相关,而用龙脉催发拳术,更能发挥这一拳的力量。

  虽然论起《九气御皇道》的修行来说,戚笼还比不上当年的薛补庭,但单是这一拳的威力,却已不在这二代祖之下。

  薛白目光灼灼:

  ‘好强大的龙气,原来我戚家武功这么强么,不对,薛家老祖宗说过,只有真正的皇室传人,才能借助龙气炼拳,老爹难道是末代皇子?如果老爹是皇子的话,那我岂不是——’

  想到这里,小白白浑身一震:

  “末代皇孙!”

  ‘九气御皇——犄天龙!!’

  戚笼低吼一声,右臂十二条筋猛然扭拧在一起,化做龙形,脚下如神驹跃涧,一步脚踏虚空,另一步龙马合一,一拳轰出,撞在这混沌鸡子之上。

  龙形劲力狂飙风卷,好似无数风暴,重重叠叠的龙相幻化而出,在阵外盘旋飞转,嘶吼不断;同时龙身下的马影猛然化作八尊神祇幻影。

  天众,龙众、夜叉、乾达婆、阿修罗,迦楼罗,紧那罗,摩呼罗迦。

  八影合一,化作八部天龙佛念,融入龙劲之中,巨大的龙影狰狞咆哮,头顶的龙角几乎凝若实质。

  在阵内所有人绝望的眼神中,虚空度量衡的数值飙升到了两万。

  然后‘咔嚓’一声,龙角所戳的地方,一道裂缝浮现,顿时起了连带反应,很快,‘混沌鸡子’像是被敲裂了的鸡蛋,密密麻麻全是裂痕。

  “阿爹好厉害啊!”扣儿张大了嘴巴,露出空洞洞的门牙,她正在换牙呢,而白三娘更是眼露迷醉之色。

  戚笼收回了手,身子轻飘飘的回到了马背之上,面无表情,似是还有些不满。

  “原来如此,”罗武皇嘿嘿一笑:“天地五形未证,你简直就是大一号的陈万道。”

  随着鬼武人军团与火神卫状若疯癫的轰打,已经几近崩溃的阵势‘轰’的一声,最终崩溃。

  紧随而来的,便是更加血腥暴力的近身战。

  戚笼转头,看向罗武皇,漫不经心道:“来这里作甚?”

  “解决陈万道这老鬼。”

  “地狱难啊。”

  戚笼目光扫了一圈,最后定格在一个方向。

  “正好,顺便帮我救一个人。”

  “好说好说,不过此事结束后,你要和我打上一场!”

  “没问题。”

  戚笼收回目光,盯向虚空,烛龙眼光芒大作,很快,一座巨大的铁门翻土而出,‘轰轰’声中拔地而起,虽然纹路模糊,但却充斥着恐怖的气势,仿佛门上存在一个黑暗世界。

  三百年前的两极秘窟和现在完全不同,比如,原本干枯的河道变成了落魄栈道,也没有眼前这座恐怖的铁门。

  烛龙眼上一道道黑暗霸道的文字浮现,这座恐怖的铁门伴随着不断的‘吱呀’声,缓缓打开,露出一道燃烧着的缝隙。

  戚笼看向血麒麟,血麒麟温和一笑,退了一步:“我可对这里的东西不感兴趣,而且,我还要杀一个人。”

  话音一落,他身上便升起了此起彼伏的白光裂纹,然后一步踏出,消失不见。

  戚笼也不在意,只是向扣儿招了招手,小姑娘顿时提起小裙子,开心的奔了过来。

  “阿爹,你要带我去哪里啊?”

  “去找宝贝。”

  “咳咳~”薛白严肃的咳嗽两声。

  “你祖母呢?”

  “老祖宗去散步了,现在都没回来。”

  戚笼看了白三娘一眼,微微点头,白三娘也是个狠角色,当即摆手,顿时,所有团练义军冲了上去,见人就杀,但诡异的是,之前还凶神恶煞的两道人马现在却恍恍惚惚,像是被割麦子一般,被一刀刀割了脑袋。

  戚笼抱着扣儿,走在这尸山血海之中,有熟悉的面孔,也有陌生的。

  比如,狼神刀羊赤枕被人折断了手臂,胸口重重凹陷,黄副将被人砍成肉泥,蝇四、蟑五则是被箭矢射穿了脑袋。

  还有死了都在燃烧的尸体,那是火神卫。

  那冤魂缠绕的,则是鬼武人。

  还有一个光着身子,容貌妖艳的女尼姑,她前方的两个对手已经被抽精吸髓,而致死伤势却是背后的一刀,从背心捅入,胸脯捅出。

  这似乎是阎佛寺的一个女尼姑。

  从尸体周围一路走来,扣儿居然不怕,大大的眼神中,甚至在思索。

  然而突然间,一道白光从尸堆中暴起,看似无声无息,周围空气却比凝成一圈圈漩涡,锋锐从漩涡中爆出,而其目标,竟是扣儿。

  扣儿眼神猛的睁大,枪头在眼前扩大,危险之极,枪与眼间,一根手指忽然伸出。

  像是如来佛的手指,天上地下,唯我独尊。

  ‘崩——’

  如同大弦拉响,枪身竟大幅度弯曲起来。

  枪身还未断裂,一道人影便大怒暴起,百雀齐鸣,甚至风声之中,还有些许的龙吼声,薛白势如闪电,一脚砸在对方胸口,顿时脚劲入体,撕碎了五脏六腑,像是被一千只麻雀叼啄了一顿。

  “你的枪还是我造的呢,楚子流。”戚笼面无表情。

  对方知道杀不了自己,所以伏杀扣儿,一旦杀死自己女儿,说不定就能让自己心灵露出一丝破绽,继而让薛保侯取胜。

  这是卑劣的做法。

  楚子流惨笑一声:“忠义无两全!”

  随即仰天而亡。

  薛白愤怒的踹了尸体几脚,“居然敢欺负我戚家人,这是不把我戚家当代家主放在眼里啊!”

  “走吧。”

  戚笼制止了薛白,三人消失在门内。

  而三人刚刚离开,地面忽然开裂,尸僧拔地而起,面无表情的看了看四周,一步踏入,同样消失在龙血铁门内。

  没过多久,一座煞池之内,‘咕嘟’‘咕嘟’声中,‘池水’迅速被抽干,恶鬼难的身影显出,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。

  “恐怖,好恐怖的魔念,若没有五颗魔种断绝气息,差一点点就要被发现了。”

  五颗魔种在他身边缓缓旋转,断绝了他的所有气息。

  “只是,我怎么从对方身上,感受到了一丝主上的气息?”

  “对方也是八难,而且是最反佛的世智辩聪难,我要是再靠近他,肯定会被发现,只是主人还交给我一个任务,就在两极秘窟内——”

  恶鬼难眼神闪过狡诈与畏缩之色,最后咬了咬牙,脚步连纵数下,也钻入了大门之中。

  而在‘落魄栈道’外,陈万道终于截住了无想天难。

  “你难道不想知道蛟龙蜕变槽的线索吗?”无想天难咬牙,“你的肉身没有经过完整的蜕变,是无法真正进入半神的。”

  陈万道面无表情,只是沉默了一会儿,才道:“八难之中,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独属的能力,畜生难是再生、盲聋喑哑难是不死、北俱芦洲是百病不侵、世智辩聪难是混乱佛法、佛前佛后难是隔绝佛意,我想知道,你的能力是什么?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