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二百一十八章 门外之战

第二百一十八章 门外之战

  无想天难的伤势很严重,而她的伤势,就是眼前这个苍白青年造成的。

  “你想做什么?”

  “用你的能力,打开魔种,让无想天难与我合一,这样,我便放你一条生路。”

  “你想背叛主上!”

  “域外魔头,无情无性,谈不上效忠二字,就算是你,所忠诚的,也不过是他化自在天与此方世界合一,所创造的理想国。”

  “无想者,以其心想不行,如冰鱼蛰虫,外道修行多生其处,而障于见佛闻法。”陈万道顿了顿,“既然能障于见佛闻法,自然也能障于见魔传道,你不知道你自己的能力有多么重要。”

  “你是想让我用我的能力,封住你的念头,让你避免被魔主波旬发现,你背叛的事实?”无想天难皱眉道。

  “没错,你杀了北俱芦洲,我杀了你,最后饿鬼难必然吞食我,虽然他在我们面前一直没有展现出饿鬼难的能力,但根据我的观察,他的能力,便是吞噬魔种,吞噬我。”

  无想天难反问道:“你的真实目标,到底是什么?”

  “根据我的的参悟,佛八难,并非是波旬所创,也不是专门为了对付佛陀而生,而是真正的一种天地大道,如果我能把它炼入我的武道中,我的大玄武、北斗七国就有完美合一,踏破虚空的可能。”

  陈万道很坦然,冰冷的双眼在说到踏破虚空时,闪过一丝火热。

  “所以我们只是你的利用对象?”

  “没错,我们一直在相互利用,你利用我,我利用你们,你们借我引发尸潮,而我则借用你们领悟地狱难,这世间的一切仁义道德,都只是为了更好的吃人。”

  无想天难沉默了一会儿,缓缓摇了摇头:“我拒绝。”

  “咦?”陈万道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之色,“为什么,你认为我会卸磨杀驴?”

  “不,你是真小人,不是伪君子,只是八难在波旬手上,或许他化自在天真的会降临现世,但是魔种交给你,你只会用来提升武道。”

  陈万道抬了抬头,突然淡淡的一笑,“原来这世上真的有死不悔改的理想之徒。”

  “那就只好杀了你,我自己来取了。”

  无想天难忽然感觉脚下微微鼓起,低头,目光一扫,瞳孔一缩,只见不知何时起,地面开裂成龟状,九宫格以二人为中心,蔓延开来。

  “我六岁炼拳,十三岁便拳术小成,又五年,陈家拳大成,打遍家族无敌手,我在拳脚上天赋高,又醉心于此道,意图将天下拳术融于一家,自创一门,倏忽百哉已过,却错过了最好的炼体时期,可以说是走了歧路。”

  无想天难下巴上、额头上,汗珠缓缓滑落,她突然感觉到,四周多了无数股气息,有霸道的、有狠辣的、有阴险诡谲的、也有像猿猴、像是龙马的、甚至像高山、像大河,还有道家气息、佛家气息。

  “你知道吗,拳术都是活的,只不过随着我心死,它们也都死了,然而我从地狱中归来,它们就又跟我回来了。”

  不知是不是错觉,无想天难耳边,忽然响起了‘叽叽喳喳’的雀跃声。

  各种各样的拳术,玄真拳、四通锤八大靠功、地八门、纯阳拳、两仪拳、罗汉一百零八式、锁羊捶、虎啸拳等等,都在用劲力的变化来表达自己的喜悦。

  这个人,竟然把拳术炼活了!而且不是一门一套,而是上百门、上千套!

  山北道最后一任武行行长,果然是个怪物!

  “让你看一看魔种的深层次开发,八难之中,应该只有我达到了这个层次。”

  远隔十丈,陈万道平平一掌轰出,然后在一刹那间,无想天难宛如置身于武道的海洋之中,拳劲凝成了风浪,而风浪封堵住所有的空间,迎面打来。

  无想天难脸上的面具被风吹飞,露出一张清秀温婉的脸蛋,杏眼魔光一闪,以自身为核心,将周围虚空凝成了一座巨大冰块,气味、声音、情感、甚至是最重要的精神都被封死,无论多么强大的意念,都无法穿透其中。

  只是这座冰块表面裂纹密布,看上去之前就受到了严重的创伤。

  魔种寄生人,并通过人使出它的能力,但如果是人本身受到重创,那么其能力也会削弱。

  尤其是魔种之间的交锋,两种诡异能力的战斗,越是深层次的开发,越能赢得胜利。

  只见劲力浪潮渐渐染上了一层灰色,拳劲凝出拳意,拳意又凝出人形,这些人,每一个都是阴森森的,像是从地狱中复活的一般,而他们使出拳术,拳术变化中,夹杂着一丝地狱气息。

  无数股地狱气息撞在寒冰之上,竟渐渐把寒冰消融,而当寒冰彻底化去,就代表着无想天难彻底死亡。

  眼看着寒冰渐渐化去,无想天难的额头上,一颗魔种若隐若现。

  陈万道苍白的脸上闪过一丝血色,脚尖一提,便就飞身前去采摘。

  然而危险关头,滚滚海浪之中,一点亮光乍现,雄浑恐怖的刀影一瞬间劈翻了大海,刀间直指陈万道眉心。

  陈万道轻咦一声,却也没当回事,手掌重重叠叠,几十种、上百种徒手搏刀的手段在一瞬间合为一体,穿入刀意之中,屈指一弹,‘崩’的一声巨响,持刀人口喷鲜血,倒退而出。

  “原来是天刀啊,我年轻的时候,也想过走这条路,但是刀道也好、剑道也罢,路只会越走越窄,而且要赌上毕生的修持,我觉的很没意思,不过这不代表着我不会刀术。”

  陈万道并掌做刀,顿时,拳劲散去,刀劲来袭,至少有几十种上品刀法的刀意被凝出,紧随而来的便是刀意凝成的刀气,距离刀罡仅差一丝丝。

  这不是说陈万道凝练不了刀罡,只是说一旦凝练刀罡,就要在这条路上坚定不移的走下去,对于立志要将千万拳术融于一家的他来说,无疑是丢了西瓜、捡了芝麻。

  但对于洪小四来说,对方就是最恐怖的刀客,仅次于戚笼,连血麒麟都比不上,因为这几十种刀意不是分离而孤单的,而是像缝合怪一般,融成一体,形成一种刀道上的庞然大物。

  这让洪小四想到了畜生难,而事实上,这正是对方通过偷学畜生难的的手段,所创出的一种本事。

  “是你!”无想天难目光复杂的看向对方。

  “恩,好巧啊。”

  洪小四头也不回道,这还真是巧合,他追踪着戚小骨,一路上紧赶慢赶,却依旧被对方甩掉了,然后就感受到了这股恐怖的气息,并在最危急关头,救下了自己的‘亡妻’。

  “我比不上我哥,但我想让你看一看,我的刀术。”

  陈万道一步踏出,手掌做刀,顿时,重重叠叠、刀意却又截然不同的刀气,铺天盖地,轰然落下,漫空之中,悬挂着无数的刀影。

  洪小四猛然闭眼,双刀并刀,高举上头,猛然斩下。

  “天刀!”

  ……

  而在另一边,同样施展刀术的血麒麟,堵住了那位神秘的老人。

  土地公是地域神,在这片经营多年的古战场中,想要逃生还是比较容易的。

  但无奈他碰上了血麒麟,在初步领悟了‘无界之隙’的一部分能力后,他已经有随时穿越空间的能力,尤其在这片怨气十足的地界,他可以想穿就穿。

  而没了那杆燃烧神性的黄灯笼,这位土地公的战斗力并没有多高,也就跟普通鬼类差不多。

  “这口刀很锋利的,用来砍你的人头想必也会很好用,”血麒麟和善的笑道:“放心,我的刀很快的。”

  老人面色惨白,仍旧不甘心道:“你不惧怕龙庭吗?老天爷是长眼的!”

  “我是不知道龙庭到底有多强大,但我血脉中的记忆告诉我,自打上古天庭崩亡之后,天人二界彻底断离,上面的人下不来,下面的人也上不去,老天爷的目光肯定是落不下来的,至于你口中的九天龙庭,至少肯定不会是古天庭的继承者,既然如此,那我为什么要怕呢。”

  “那么神侯呢,我们支持他成为龙脉之子,给了他无数的资源,帮他抵御了本土巨头的攻击,你背叛了我们,就等于背叛他!”

  血麒麟淡淡一笑,突然道:“那你怎么知道,这一次任务,不是神侯交给我的呢?”

  “你——”

  不等老人反驳,血麒麟继续道:“神侯在领悟帝释天后,还参悟出了六个字,群龙无首、大吉。”

  面对面色大变的老人,血麒麟露出神秘的笑容,“哪有什么龙脉之子,哪有什么劫运之子,复兴古国也好、重整乾坤也罢,谎言,都是谎言。”

  “你们等于在告诉一只即将被端上餐桌的鸡,只要你努力锤炼自己,你的味道,会相当的肥美,难道我说的不对吗?”

  老人还想说些什么,可是血麒麟已然拔刀。

  虽然跟戚笼长的很像,但二人的刀术风格截然相反,戚笼暴烈、凄厉,裹挟着无止尽的腥风血雨。

  但血麒麟的刀术温柔、平和,没有一丝一毫的杀气,刀光闪过,老人甚至没有感受到一丝一毫的痛苦。

  只是整个人如同蜡烛一般,迅速融化了起来。

  “我的神性不在此间,血麒麟,你我会再见面的!”

  空间之中,突然传来一道宏大的声音,威严、恐怖、不可一世,与之前老人的衰老相比,可以说是截然相反。

  融化的老蜡烛身上,一道光亮突然穿破虚空,像一道从地下飞到天上的流星一般,很快消失在了天际。

  血麒麟不仅没有惊愕,反而长长松了一口气,自言自语,“果然如此,这么重要的任务,龙庭不可能只派遣一个低级神职主导,十有八九是之前叛军的某位龙王分身,再往上,天妖级的真神也说不定。”

  “这样一来,以龙庭之力,便可以稍稍牵扯住神侯统一天下的步伐,神侯啊神侯,你的思想太危险了,比波旬都要危险,掀桌子可不是解决大劫的好方法。”

  ……

  戚笼熟门熟路的在两极秘窟中移动着,在烛龙眼的光芒照射下,一些危险机关通通失去了作用。

  当然,也能看出来,有些机关已经被暴力破解开,能破解烛龙封印的机关,而且残留气息中透着一股强烈的毁灭性,不用说,戚笼就知道是谁了。

  ‘螳螂和黄雀合作了么,原本在最后关头,准备取代薛保侯的贪狼,居然跟他合作了,有意思,薛保侯难道一点察觉都没有吗?’

  在戚笼心里,贪狼的危险性是要远高于薛保侯的,二人都是宗师级别的狠角色,但贪狼那一丝大破灭之力,是他都不敢硬接的手段。

  而且随着大劫越来越近,贪狼、破军、七杀这三人,实力也会越来越强。

  “老爹,我刚刚好像看到一口神道兵,我去把他取回来。”薛白跃跃欲试道。

  “不用,你有更重要的事要做。”

  “更重要的事?”薛白满脸问号。

  戚笼不解释,只是通过烛龙眼不断穿近道,很快就来到了目的地,第六层,‘蛟龙蜕变槽’。

  “果然为了赶时间,他们没有动这里。”

  见到完整的蛟龙蜕变槽,戚笼稍稍松了一口气。

  这蛟龙蜕变槽有点像是巨城下面的巨大风水机关,有巨大的管道、密集的符文、类似火炉的加工炉,以及最中摆放着的,被各种机关围绕的两座紫玉色棺材,一前一后,一主一副,‘棺材’上有九龙环绕。

  撑天龙、犄天龙、化血龙、镇地龙、蛟龙、鱼化龙、行龙、九纹龙、双首龙。

  “阿爹,这是什么?”

  “简单来说,它可以人为制造一次‘龙脉附体’,除了没有龙气之外,可以让你享受同等的精神和肉身提升。”

  戚笼摸过扣儿的骨,跟自己一样,在炼体方面都没有多少天赋,但是经过这次改造,基本上超越薛白不成问题。

  当然是不经过改造的薛白。

  戚笼说的简单,二人也听的懵懂,但戚笼没说的是,经过‘蛟龙蜕变槽’后,就可以无缝隙容纳龙脉。

  戚笼能够逆势而起,最主要的原因,就是夺了一次龙脉附体的机缘。

  这是泼天大的机缘!

  “这一正一副两副龙棺,改造两人不成问题。”

  “原来我们家还有这种重宝!”

  薛白目光大亮,直接往第一副龙棺走去,然后被戚笼按住。

  “让妹妹先来,”戚笼顿了顿,道:“而且,你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。”

  “什么事?”薛白眼巴巴的盯着龙棺。

  “关于薛家和阎佛寺在三百年前的恩怨。”

  “他薛家的恩怨,关我戚家人什么事?”小白白一脸不满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