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二百一十九章 五阀斗(上)

第二百一十九章 五阀斗(上)

  蛟龙蜕变槽,根据‘烛龙眼’的记忆,是龙脉的副产品,类似模子,奠定了龙脉的‘形’。

  戚笼倒不是舍己为人的性子,只不过他经过龙脉和魔种双重改造,除非再容纳一条龙脉,不然天赋已经到顶,再难提升了。

  “都交给你了。”

  戚笼亲眼看着戚小骨入棺,然后直接掉头离开,而薛白则摸着下巴,学着戚笼的腔调。

  “有意思。”

  薛白不傻,甚至还挺聪明的,脑子不好使只能说明他的思路有问题,不能说明他的智商有问题。

  他顺着方向,根据戚笼给予的路线,来到了第六层,那是三百年前,神庭的所在,也是正常历史中,死神僧强窥未来,最后疯癫的所在。

  疯癫的老和尚重伤了薛补庭,间接导致薛家二代祖被杀。

  薛白走入层层云气中,最后看到了尸僧。

  尸僧面前,一朵黑花悬在半空,并不明亮,反而漆黑、诡异、邪恶。

  这是当年死神僧从大破灭中,带回来的一丝气息,历经三百年,终于开花结果,形成了另一种扭曲的‘燃灯佛念’。

  “喂,老和尚,我爹让我来的,他让我打死你,你有什么意见没有?”

  尸僧转过头,看向薛白,二人不算熟悉,但也不算陌生,毕竟都是五大阀中小一辈的佼佼者。

  当然,尸僧的名头是高于薛白的。

  尸僧沉默了会儿,缓缓道:“那就多谢那位戚施主,赠与贫僧这份机缘了。”

  尸僧自然明白,倘如来这里的是戚笼,他必死无疑,但派一个小辈过来,那就有说道了。

  薛白大包大揽道:

  “不用客气,我爹说他欠了你们和尚祖宗一份人情,所以给你这个机会,不过机会给你了,能不能拿住,那可就不好说了,毕竟我小白白很忙的,干掉了你,我还要去改造肉身呢。”

  “我要杀你了!”

  “施主请!”

  薛白一步踏出,身子并没有高涨,反而缩了一个头,并且皮肤变的更粉嫩、小胳膊小腿,身上还有奶香气,就差穿尿布了,这是童子功大成的征兆。

  薛白童子一掌拍出,没有任何征兆,也没有任何劲力波动。

  谁也无法预测童子的心灵,谁也不能推算童子的下一招。

  在老祖宗的指点下,薛白才真正踏破这最后一关。

  “如封似闭,好!”

  尸僧大笑一声,三头六臂同时从皮肤中钻出,另外五掌同时捏金刚印,五印加持,漆黑佛身顿现,同样一掌轰出,竟然好似金刚真身降临一般。

  双方对轰一掌,空气连连爆炸,出乎意料的,被击退的居然是薛白,连退了四步,气血浮荡。

  趁这功夫,尸僧背后的脑袋张嘴一吸,竟然将这朵黑莲吸入了体内,佛意更是节节高涨,甚至有畜生道演化六道轮回的影子。

  二人的根底算是差不多,严格来算,尸僧还强一些,但经过‘傍生佛怪’秘术改造,尸僧已经初步进入了超一流水准,自然比薛白要强大的多。

  薛白怒了,“你会变,我也会变!”

  话音一落,薛白的头发、眼珠、耳垂肉眼可见变血红,浑身气场暴增,一股纯粹邪恶的气势暴涨。

  同时一道血色蛇影绕身而转,再次一拳轰出,周身劲力由雀化龙,薛白踏龙而飞,居然有点小薛补庭的架势。

  尸僧脚步不同,眼观鼻,鼻观心,只是六掌同时做守式,天道印、人道印、畜生印、地狱印、阿修罗印、恶鬼印。

  虽无其魂,已有其形。

  一时间,四周劲风凌冽,尸僧周围,是重重叠叠的身影,而身影练成一片,竟好似一条绕身而转的龙影。

  这正是九气御皇道中,除了九大真龙杀招外,最强的一招,叫做龙神翻浪,招招都是至刚至强的轰杀。

  有一种说法,内家拳的本质其实是外家,而外家拳的本质,同样是内家。

  薛白的拳术达到了内家的巅峰,再往上,便是超越巅峰,达到罗武皇的地步。

  血气两道同修,加上天生赤子,老祖宗又给他弄了一条‘赤炼九蛇煞’,加上老爹的半神拳谱。

  薛白其实比外人想象的要强的多!

  然而在如此强烈的攻势下,尸僧的气势居然还在上涨。

  确切的说,尸僧和薛白的气势,都在这场大战中,不断上涨。

  虚空莫名出现的龙影,以及残存于此地的佛音念唱,都在助长二人的拳势。

  二人的意念,吸纳了在此处游荡的,薛补庭和死神僧的意念,让二人的战斗强度越来越大。

  甚至有的时候,薛白信手拈来的一招,甚至超过他在这个层次的领悟。

  这就是为什么,戚笼要让薛白替他解决三百年前的恩怨。

  到了薛白的武道水准,其实单纯提升天赋,未必全是好处。

  陈万道就是一个例子,他当年要不是觉的自己天赋太高,炼体简简单单就能成功,怕是早成半神了。

  而生死搏杀下,吸引薛补庭的意念入体,从根子上提升武道修为,这才是正道;但这即是一种机缘,也是一种考验。

  毕竟,戚笼不插手,薛白有被尸僧打死的可能。

  到时候,说不定就是另一个死圣僧诞生的契机。

  ……

  另一边,陈万道也收回了手,而洪小四半跪在地,浑身鲜血淋漓,肚皮上的刀痕,甚至从腹部穿入,背部穿出。

  “第一刀不错,第二刀就差了点火候,这也是你们刀客的通病了。”

  陈万道并没有看向二人,只是头也不回的道:“你想护着这二人?”

  刚刚若没有背后之人的气场牵制,他早就杀死洪小四了。

  “那倒不是,只是受友人之托,顺带为之。”

  “你这种怪物也会有友人?”

  “这世上比老子更恐怖的怪物多了去了,别的不说,你不就是其中之一吗?”

  青铜怪物踏地而来,咧嘴一笑,地面竟随着笑容‘轰轰’作响。

  “内劲外打,有点意思,你这个榆木脑袋瓜,居然开窍了?”

  陈万道转过头,面无表情道:

  “我还以为,你最后会陷入肉身癫狂的下场呢。”

  “老子也是这么想的,要不是老童子托了一把,指不定就是癫狂而亡,”罗武皇磨牙道:“先别急着动手,有件事想要问你。”

  “原来是他啊,老东西,果然有算计。”

  陈万道扫了背后一眼,洪小四和无想天难已然消失不见,不过他也不在意,只要有魔种感应,对方就是逃到天涯海角,也逃不出自己的手掌。

  “说。”

  “当初你在山北道收养那么多有天赋的孩童,真的是为了传授衣钵,还是为了其它?”

  “其它什么?”

  “老子出世之后,曾经暗地里调查过你,在你收徒之前,陈家发生了一件大事,老阎佛曾经偷入陈家,偷学了一部分‘天形健’……”

  “是我放进去的,”陈万道平淡的道:“做为交换,老阎佛把他寂灭转生的本事传给了我,阎佛寺的传承,的确有点意思。”

  “怪不得!那老子也没甚好说了,这就送你上西天!”

  罗武皇狞笑一声,耳朵、鼻子、嘴巴竟然喷出一一道道白气,打在地面上、击在山壁上,落出一个个小坑洼,无数拇指大的粗筋在他身体表面游动着,粗劲即拳劲,每一次蠕动,都代表着一种拳术变化。

  而他一拳轰出,一百零八套拳术合一,没有声音,因为大音希声,没有震动,因为大象无形。

  外家的真功夫在内家,这话落在罗武皇身上,真是一点错没有。

  “别忘了,你的拳术是我教的。”

  面对这劲力凝结成的超级真空,陈万道脸上没有半点表情,只是脚步走禹步,立九宫八卦,然后再一刹那间,虚空好似扭曲了。

  禹步者,盖是夏禹所为术,召役神灵之行步,以为万术之根源,玄机之要旨。

  昔大禹治水,……届南海之滨,见鸟禁咒,能令大石翻动。此鸟禁时,常作是步。禹遂模写其行,令之入术。自兹以还,术无不验。因禹制作,故曰禹步。

  陈万道步伐一动,好似脚踏北斗七星,一下子从这片武道真空中踏过,同时手掌张开,一道燃烧着的剑影在指尖一闪而逝。

  尸解红莲!

  这一剑比阎佛那一剑还要犀利,转瞬即逝,一刹那间,便从罗武皇胸口钻入,并射穿了五脏六腑。

  如果说罗武皇的拳术是劲力的极限,那么陈万道的拳术,便是技近于道。

  他也知道罗武皇肉身的恐怖,所以这一记‘尸解剑’,直接轰在了对方的心头上。

  要知道当初戚笼都不敢直接挡这一剑,而是用‘无刀胜有刀’的刀境,强行将这一剑打偏。

  然而罗武皇却是实打实的接下了这一招。

  三魂七魄当场爆裂。

  “知道当初我为什么没有夺舍你吗?因为你的精神天赋实在是太差了。”

  陈万道轻飘飘一句,便就收了手掌,而罗吾皇恐怖的身形,推金山倒玉柱一般,轰然落地。

  “出来吧,怪物。”

  伴随着陈万道的声音,一道凄厉的吼叫声,从罗武皇肉身上爆出,这不是嘴巴发出的声响,而是五脏六腑、筋骨皮肉、以及浑身毛孔合一,所发出的肉身巨吼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