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二百二十章 五阀斗(中)

第二百二十章 五阀斗(中)

  当年罗武皇幼时暴走,大闹陈家,打伤无数同门,这是因为他的肉身过于强大,所以精神无法驾驭肉身。

  眼下也是同理,陈万道一剑毁了对方的魂魄,等于把罗武皇的肉身意志释放了出来。

  身是心的囚笼,但反过来也一样,心也是身的囚笼。

  没有罗吾皇的精神牵制,肉身迅速鼓胀起来,‘轰隆隆’中,肉身一块一块鼓起如球,本来就是庞然大物身子,现在变的更加巨大、而且怪异。

  筋肉暴走,冲的五官散乱,眼珠落到胸口上方,嘴巴在身上到处移动,喷出一条条白气,最后与肚脐眼合一,而牙齿长在手脚之上,随着劲力吞吐,上下两颗铜牙发出‘咔嚓’‘咔嚓’的声音。

  陈万道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,脚尖一动,人影合一,竟是一苇渡江的身法,同时两指一弹,指尖前方,一道白气如剑,直接扎入了对方的胸口。

  他可以明显感受到,剑气射穿了对方的心脏。

  “啊,痛痛痛痛痛痛——”肚脐眼裂开嘴巴,口吐人言,同时巨掌如簸箕,五指如利钩,猛然往陈万道脑袋抓去。

  陈万道面无表情,身影倏忽向后平移半寸,同时屈指连弹,每一弹,便有一道剑影扎入肉身之中。

  这是他钻研天地五形,所创出的一门武道小神通,唤作小五行剑气。

  剑气扎入对方肉身,燃其血、冻其骨、裂其膜、生其淤、化其肉。

  顿时,对方肉身上相对薄弱的器官迅速化去。

  而肚脐眼上的惨叫声更加严重。

  “痛痛痛痛痛痛——”

  虽然尖叫着,但这肉身怪物的动作却是半点不慢,五指做爪,先后往陈万道身上抓去,这是罗家金砂掌的一杀招,有俗语称之,‘眼似铜铃,手如箭,龙爪虎尾,蟹弓背,丁不丁,八不八,你直来,我横杀’。

  陈万道面无表情,脚步没有动弹,只是十根脚趾微微一动,便就后移一丈,这一招叫做十人行,是他自创的一种内家身法,相当于十位内家高手,接连不断的施展出高级轻功。

  这一抓、一退,便是踏山壁而行,陈万道靠的是绝顶轻功,而这肉身怪物则依赖于覆盖脚掌一圈的爪状脚趾,每一脚踏在山壁上,就像是在山壁上打了一圈钉子。

  至于肉身怪物的两条手臂,则是螃蟹的两条大螯钳,每一爪一夹,四周空气便爆炸,而且留下五道深深的白痕,良久方散。

  ‘这怪物,难道没有五脏!?’

  陈万道皱眉,小的时候,这罗武皇的肉身可没这么变态。

  他的身形接连闪过龙形、虎形、蟹形和箭术拳的精妙变化,终于在对方招式间找到一道空隙,并手成刀,袖口为鞘,‘蹭’的一声,蕴含着佛意的刀光交错而过,好似以刀做舟,送人入彼岸。

  这一记拔刀术,竟然蕴含着彼岸刀的风采。

  肉身怪物的狂暴杀意硬是在这一刀之下,被化解了大半。

  然后便是‘嘶拉’两声。

  一横一竖,将人皮斩成四分,露出肋骨和五脏。

  只不过五脏早在之前的‘小五行剑气’下,被打成肉泥,已经缓缓融合于肉壁之中,然后重新长了出来。

  陈万道目光一缩,这是什么怪物,五脏六腑居然还能回炉重造!

  怪物伸出手掌,掌心皮肉外吐,最后化作嘴形。

  “我的好师傅,你在惊讶些什么,人家的拳术不都是你教的么,你不知道人家用的什么手段?”

  似乎是因为没有牙齿和舌头的缘故,这肉身怪物的声音阴柔、粘稠、模糊不清,像一个老妇人。

  跟罗武皇阳刚霸道的语气截然不同。

  “罗武皇!”

  “是人家啦。”

  陈万道断然道:“不,你不是罗武皇,你是他肉身上潜伏的本能兽性。”

  肉身怪物收回了手掌,嘴巴又从喉咙上长了出来,嘿嘿直笑:

  “师傅你好奇怪,精神的我是我,肉身的我就不是人家了?你费尽心思,不就是想要封印人家嘛?”

  陈万道看着彻底融入肉壁,然后又缓缓长出来的五脏六腑,以及像是织毛衣一般,把横竖两道刀痕弥合的怪异肉身,突然冷哼一声,冷冷道:

  “罗武皇,你越活越过去了,我花了三十年时间,才让你降伏了你身上的兽性,结果你为了提身实力,让肉身吞噬精神,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?”

  “咯咯咯,师傅啊师傅,你还是那么的一本正经,也不想想看,是谁掀起尸潮,又是谁化身八难的,你让人家清心寡欲,熬炼肉身,结果你自己不也没做到嘛。”

  陈万道眼中煞气一闪,“把精神化掉、把意志化掉、甚至把三魂七魄都化干净,我倒想看看,你能有我几分本事。”

  话音一落,陈万道踏空而行,前手翻,后手转,一尊巨大的龟劲虚影包裹住二人,同时一记空门拳打出,此招使出,三尖相对(脚尖、手尖、脚尖),六合相随(手、肘、肩、跨、膝、脚)。

  空即不空,空亦复空。

  无数劲力从拳脚中吐出,两两相合,又演化出了各种高明到极点的拳术杀招,上下左右、四面八方,轰杀到罗武皇的肉身上。

  就好似有几十个一流武人同时围攻,一刹那间,恐怖的爆炸声连连,饶是罗武皇肉身强大,也被轰的左支右绌、皮肉炸裂、筋骨断裂。

  陈万道更是脚走螺旋,藏在各种劲力变化之后,最后‘惊掣崩抖’,一记肘击,砸塌了对方的脑壳,把对方庞大的肉身从半空中砸入地下。

  好似一块千斤大石落入地面,尘雾四起。

  “肉身的强大掩盖不了你技巧上的无能,无论你是否突破,这都是事实。”

  半个身子陷入地面,只剩一只脚还在喋喋不休。

  “好师傅,你跟人家说过,内家拳的最强奥义是徒步剑影,那你知道外家拳的最强手段是什么吗?”

  “精神即金身,看看人家的百变金身!”

  伴随着脚掌的低吼声,一道恐怖身影拔地而起,飞沙走石间,周围空气如烈火一般燃烧,同时拳发如岩浆,气血真的如岩浆一般爆射而出。

  “火系拳术?”

  陈万道面色一变,魔种的力量覆盖到招式上,拳劲如盾,严门拳—八虎闭户,锦八手—镜面浮手,石头拳—不动身,秘宗拳—连环断手打,圣教莲花拳—莲花合……

  种种劲力交错在一起,最后撞到了这记火系拳术之上。

  陈万道顿时感受到,好似有一尊火神在对自己怒吼咆哮。

  高大的身影露出真容,居然是——

  “厌火公!”

  “很惊讶吗?师傅,你说人家没有拳术天赋,但人家对被打过的招式,可是记忆犹新呢!”

  ‘厌火公’脚步一震,无数火劲在体内来回激荡,拳力更凶,竟把陈万道打的连连倒退,当然也是一种泻劲放劲的手段。

  ‘一小半半神的力量,以及模拟半神的拳术变化,彻底放弃精神境界的追求,通过肉身记住拳劲,然后达到肉身拳术的大圆满,邪道!彻彻底底的邪道!’

  陈万道心中暴怒,杀意沸腾!

  开宗立派,是每一个武人的毕生追求。

  他花费百年时间,融合数百套、上千套拳术,就是想要开创出一门直通半神的武道,从拳术变化到精神变化,都是独一无二的!

  但自己最出色的徒弟却选择了相反的道路。

  这怎不让他暴怒连连,这不是利益上的背叛,而是理念上的背叛。

  “逆徒!”

  然而厌火公的拳术爆裂而疯狂,虽然被削弱了一部分威力,但也极强。

  面对这以力破巧的手段,就算是陈万道也只能暂避其锋,好不容易窥到一丝间隙,连忙把大玄武使出,拳劲凝成七股强大风暴,风暴之中,又演化出不同的拳术变化,周而反复,至死不息。

  “战国七雄!!”

  狂烈的火劲被风劲压制,风助火势,但阴风可不助火势,来自地狱的阴风,终于将滚滚火劲化解。

  然而就在这时,一道纤细的身影破空而出,屈指连弹。

  陈万道心中警觉大作,陈家‘天行不息’身法使出,人与天合,身影宛如浮鸟,闪过其中几道,但仍旧被其中一道罡气打入肩膀,直接射出了一个血洞。

  “嘶——”

  ‘先天罡气、徒手剑影!’

  陈万道目光一缩,发现罗武皇居然变成了一个潇洒气质的女人,姿态优美,身影朦胧,身上同样散发着半神的气质。

  ‘徒手剑影最大的优势便在于出手时无声无息,杀人时同样无声无息,逆徒远远做不到这一点,所以缺点是近战。’

  陈万道明白,只有像对方这么强悍的肉身,才能模拟出半神的招式,但也有破绽,因为对方不是半神,肉身与精神不协调!

  所以他紧随而上,一追一逃十里,最终堵住了对方,然而罗武皇又变成了一个男人,两眼魔光汹涌,同时佛意盎然。

  ‘又是半神,不对——’

  陈万道的‘尸解红莲’刚要使出,对方的右腿便横扫而来,顿时置身于风暴核心。

  更恐怖的是,随着怪异的佛经念唱,佛门拳术劲力变化竟在此时反噬。

  “南!无!阿!弥!陀!佛!”

  ‘嘭’的一声巨响,这一次,轮到陈万道被砸入地面,从开战到现在,第一次受到重创。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