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两百二十二章 诸神录、诛神录(上)

第两百二十二章 诸神录、诛神录(上)

  罗武皇与薛白的胜利,老实说,在戚笼的预料之中。

  自从参悟出‘未来佛王’后,戚笼对于未来的变化,尤其是在武道方面,都隐约有所感应。

  半神以下的决斗,他都能判断出胜负,虽然不敢说百分百,但也八九不离十。

  尤其是这一场夺龙局,牵扯了他本人太多的精力和时间,加重了因果,所以推算效果尤其好。

  而这接近一年的推演和谋划,是到了开花结果的时候了。

  戚笼的身影出现在了第八层,到达这里,已经隐约可见龙脉的真身,天空一片金黄,像是夕阳下的晚霞,每一片云朵却都是龙鳞。

  腹似蜃者乃鱼化龙。

  而一道碧虹却横亘中天,虹光受到云光照射,正一点一滴化作金黄之色。

  戚笼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,眼中瞳光一闪,眼前的龙脉幻象具消,天空变的漆黑,只有一条上千丈的巨大龙影正缓缓摇摆着身子,一点没有被被人吞噬的自觉,看上去就是一条昏睡之龙。

  其龙尾已经被一条蛟影吞噬了大半,至于龙首,则被一座悬空而立的巨大天门卡住,这门极其华丽,好似传说中小妖庭的正门关。

  跟某部话本中描述极其相似:

  ‘初登上界,乍入天堂。金光万道滚红霓,瑞气千条喷紫雾。只见那南天门,碧沉沉,琉璃造就;明幌幌,宝玉妆成’。

  那道巨门卡住了龙首,门上挂着一口看起来无比锋锐的铡刀幻影,明晃晃,好似天地间的所有杀气煞气尽汇于此,刀光每每一晃,都有无比锋锐的光芒闪过,原本受到吞噬,即将复苏的人工龙脉,又再一次陷入昏睡之中。

  ‘这口刀,是监察者的刀光——’

  倘如这世上还有谁的刀能让戚笼自愧弗如的话,那便是只有传说中,让那些幕后巨头都不敢破界的监察者了。

  他最强的刀是‘斩天刀寇’,但再怎么狂妄桀骜、目空一切,匪气是难免的,这也是他为什么下定决心要舍刀。

  山头草寇成不了大事。

  但是黑山山头的那一刀,是没有匪气的最强刀意。

  半神可斩,真神亦可斩!

  ‘不周’说过,他们是赌客,监察者是庄家,这场千年夺龙局中,可以有很多赌客,但是庄家只有一个。

  而去过赌档的人都明白,赌客可以赢,但庄家一定不会输。

  三百年,‘神庭’其实已经没了,而三百年后,两级秘窟中却多了一座天门关。

  是烛龙的手段,还是监察者立的规矩?

  至少戚笼可以肯定,这座天门关后面,绝对不是神庭!

  ‘烛龙眼’中,没有这方面的记忆,唯一有的,只是如何帮助蛟龙吞噬龙脉的手段。

  想到这里,戚笼将手掌张开,光芒大亮,一颗烛龙眼和一条蛟龙影吞噬浮现,双掌一合,一股恐怖的气势油然而生。

  粘稠的、带着黑影的蛇影拔地而出,一条条漆黑的长须从虚空中拔出,缓缓游动,空间都被被搅动的光芒大亮,而且是黑光大亮。

  《山海经·大荒北经》中有云:西北海之外,赤水之北,有章尾山。有神,人面蛇身而赤,直目正乘。其瞑乃晦,其视乃明。不食,不寝,不息,风雨是谒。是烛九阴,是谓烛龙。

  蛇身尽头的巨大人脸不断放大、再放大,最后变成遮蔽天空的怪脸,五官由模糊变清晰,除了蛇瞳之外,跟戚笼一般无二。

  ‘烛龙昼眼’‘九幽之身’

  这是烛九阴留在人间的两件宝物,也是吞噬龙脉的门票。

  但凡不会出老千的赌客,都不是好赌客。

  戚笼十分认同这一点。

  贪狼也同样认同这一点。

  天空突然恢复正常,只不过变成了黑夜,黑夜之上,一轮明月挂在天空之上,看上去朦胧而又凄美。

  象征着幽冥与光芒的人脸之嘴缓缓张开,一条巨蛇从嘴中缓缓游出,继续张嘴,天蛇吞月。

  然而月亮之上,一道人影缓缓转身,人身蛇首,满身棕黑色隆起的肌肉,不仅没有蛇的邪气,反而充斥着无边无际的霸气。

  他缓缓伸手,顿时,烛龙身下的无数黑须像是被人拽住了一般,同时月光大亮,清幽冷淡的光芒照射下,脸上人皮缓缓化去,一颗璀璨绚烂的太阳光芒大亮。

  日月争辉!

  戚笼自言自语:“天西北有幽冥无日之国,有龙衔烛而照之也。”

  “照明为日,照晦为月。”

  月亮上的人影同样变成了人形,一道俊美的,眼角长长的,带着怎么掩饰都掩盖不了的邪恶男子,缓缓从月光中走出。

  “又见面了,使者,或者说,戚先生。”黑衣男子裂开了嘴,满嘴尖牙。

  “烛龙晦眼,这就是你的底牌么,在赌档,出老千是要被斩手的啊,”戚笼笑的很凶狠。

  “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?你这个庄家可是亲手作弊的!”贪狼舔了舔猩红的舌头:“你就不担心你们老板复活之后,反手把你做了!”

  “木已成舟,祂能奈我何?”

  “正巧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
  二人慢条斯理的说话间,天空之上正发生着激烈的战斗,巨大的烛龙阴影左冲右突,想要突破‘晦眼’的封锁,乖戾的、扭曲的黑色漩涡不断从虚空中浮现,又在月光的照耀下烟消云散。

  黑色漩涡之中,有巨兽、有城池、有人,更多的是人,但诡异的是,每当粘稠的人影从漩涡中喷出,蛇身驱使着它们吞噬月亮的时候,这些人影却倒转枪口,反爬在触须之上,像是人形的蚂蟥,疯狂的往蛇身中钻,让蛇身越来越重,纯粹的幽冥概念中,多了很多混乱的气息。

  烛龙是天地的寄生虫,而它们又是烛龙的寄生虫。

  他们限制了‘九幽之身’的力量,让这具蛇身越来缓慢,而天空之上,另一道蛇影吞噬龙脉的速度却越来越快,已经吞噬到了龙身中半段,原本的四趾蛟爪已经变成了五趾,而且散发着金黄色的锐光。

  这场面有点眼熟。

  戚笼转移目光,盯着这些粘稠的、苍白的人影,越盯越觉的恶心、反胃,眼中的人影越来越多,像是要挤裂眼珠而出,甚至精神都有一定的混乱趋势。

  然而随着眼中魔光汹涌而出,这些人影都迅速陷入无边苦海之中,永世沉沦。

  戚笼低头思索了一下,轻咦一声:“欲界?”

  贪狼道:“在你我之上,那些真正的大人物们,关系是复杂而难以想象的,比如这条人工龙脉,一半是戾皇所炼,另一半则是从烛龙身孕育而出,而烛九阴之所以能够被你背后的那位大人炼成存于此界的分身,波旬大人在背后出了不少力。”

  在无数人影蚂蟥的钻入下,‘九幽之身’越发臃肿,越发被月亮所压制。

  戚笼淡淡道:“怪不得八难会在此地集结,原来是这样,但波旬最终还是背叛了烛九阴。”

  “并非如此,波旬大人也是大破灭的一员,如果说,破军、七煞和我,代表的是大破灭之力,那么波旬大人,便是大破灭之影,在大破灭后,与天地一起,化身寂灭,《佛经》之中,不也有这种说法么。”

  “生老病死、成住坏空,生住异灭,”戚笼喃喃道:“所以说,我们现在是到了坏劫。”

  贪狼怪笑道:“没错。”

  戚笼虽然不读佛经,但附身死神僧那一段时间,也对佛教中经典的四劫论有所了解,顿时,关于坏劫的念头纷至沓来。

  ‘饥馑灾起,道德沦丧,福报享尽。’

  ‘杀生偷盗,秽乱邪淫,怪贪嗔患,愚痴狠妬。’

  ‘指虹唾星,混秽井灶,咒誓呼神,违愿犯戒,妄解圣论,轻泄天机。’

  ‘五谷尽没,稊稗充饥、天不降雨,大地寸草不生,白骨遍野。’

  ‘佛法灭尽,诸佛寂灭,末法时代。’

  随着戚笼言语,这些种种灾难,道道绝望幻象,全部浮上心头,无数道呐喊与惨叫声从耳边响起。

  同时一道浅浅的黑光从戚笼身上浮出。

  欲破其身,先破其心。

  当年的死神僧都没扛过这一遭。

  贪狼笑容更盛,缓缓道:“大破灭从来就不是我们三个人的事,还有更多——”

  “是不是还有三刑四杀,七伤八难,海神侵扰之厄,加上九幽地狱,三途五苦。”

  戚笼抬头,两眼血丝,露出一个狂热的笑容。

  “麻烦你们搞快一点,这么有意思的世界,老子都有些迫不及待了。”

  大破灭的黑光瞬间褪去。

  贪狼也是表情一滞,世上竟然还有这种疯子?

  戚笼露出一个冷漠的笑容,“欺善怕恶不是戚某人的作风,但普渡众生同样不是老子的宏愿,倘若佛经中的大劫真的来临,人人为恶,全员恶人,那老子可终于不用束手束脚了,对你们的大恩大德,绝对是感激不尽。”

  贪狼深吸了口气,突然怪笑,笑的弓下身子,眼泪都快冒出来了:“原来是个法外狂徒。”

  “彼此彼此,按照‘杀、破、狼’的风水说法,贪狼星善恶不一,心性偏激,喜怒无常,只是我很好奇,向你这种贪性极重的人,是怎么忍受让薛保侯替你吞噬龙脉,这位薛侯爷可不是什么良善角色。”

  戚笼不动声色的道,同时佛心魔念蔓延虚空,无孔不入,一旦对方露出任何一丝情绪上的波动和变化,迎来的,便是戚笼排山倒海的攻势。

  贪狼龇了龇牙,突然感觉周围多了无数佛经念唱,而且不是劝人向善的那种,有道是劝人向善天打雷劈,做为三煞星之一,别说半神佛陀了,就是真佛降临,他也不屑一顾。

  但是这些经文是完全混乱而颠倒,比如叫人向佛为恶,让人拜佛杀生,混乱的教义,佛理颠倒的传教,比邪教还要道貌昂然的僧侣行道,尊佛反佛,丧心病狂,这就勾的人心痒痒了——搞的贪狼特别有加入其中的冲动。

  贪狼面色微变,纯黑色的毁灭之气瞬间覆盖全身,顿时将这些佛念隔绝,而纯粹的毁灭气场也抵挡住了戚笼的佛心魔场。

  双方眼神对视,都是汹汹黑光,只不过一个是纯粹的毁灭,另一个则是深不见底的魔光,二人的交锋也不再局限于拳脚上,而是精神,乃至意志。

  目前来看,双方战了个平手,或者说,从小局上,戚笼微微占据上风。

  但大局依旧对他不利,因为薛保侯在疯狂的吞噬龙脉,意图很明显。

  就是要借贪狼之手,拖到龙脉被完全吞噬干净。

  “很简单,他接受了大破灭的考验,如果他能通过考验,他便是破军,既然是自己人,那就无所谓你我他,如果他失败了,龙脉也无法保住他的性命,照样会落于我手。”

  戚笼心中一动:“怎么,杀、破、狼三位中,破军还未出世么?”

  贪狼面色一黑,两人纯粹心灵上的交锋,任何一方意志动摇,都会导致精神上的大溃败,同样,任何一方想要转移话题,或者是欺骗对方,都会难上千百倍。

  他一不留神,就被戚笼抓住话头,泄露了一点秘密。

  不过戚笼也没有穷追猛打,只是咧嘴一笑,“既然来都来了,不如参观一下,有人可是想在我们眼皮底下搞事呢。”

  贪狼目光不经意的向上一瞥,同样掀起鲜红的牙口,“好,我也想看看,传说中的诛神录,到底记载了什么东西。”

  无论是天空上的烛龙双眼,还是二人精神上的直面交锋,都已经无限趋于白热化,虚空之中,甚至诞生了各种光怪陆离的影像,但在现实中,二人却是笑容满面,把臂而行,说不出的友好。

  两极秘窟中,前五层各有一件镇压的神道兵,第六层有蛟龙蜕变槽和旧神庭遗址,第七层是两极总枢和戾王宫,都可以说机关重重,宝物也不少。

  唯独第八层,即不是龙脉所在,也没有历史建筑,但它的重要性却仅次于龙脉。

  它叫诛神录,或者按照戚笼的理解,应该反过来读,录、神、诛。

  根据烛龙眼记载,这一件宝物记录了当年烛九阴制造龙脉,回溯历史片段,刻录的,致使古国灭亡的真凶。

  真凶一共有七位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