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两百二十三章 诸神录 诛神录(下)

第两百二十三章 诸神录 诛神录(下)

  自三百年前,五阀先祖寻找帝国宝藏开始,到两极秘窟现在这种状态,绝非是一人,或者说是一股势力造成的。

  戾妖皇建立人工龙脉计划。

  明妖皇,也就是那位神秘的皇长姐重明儿,曾来到此间,拿走神庭。

  烛九阴在一众巨头手中夺得龙脉,并孕育龙脉,开创夺龙局。

  监察者曾在这里出没,波旬在这里留了一手。

  还有神秘莫测的诛神录。

  在这般错综复杂的局面下,这一场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夺龙局,或者说,凡是夺龙局,都包含着千丝万缕的利益纠纷,没有一场是单纯的。

  第八层,龙脉腹部的位置上,竖着一座高大的无字石碑。

  饿鬼难的身影出现在此间,周身旋转着六颗充斥着魔光的魔种,并随着魔种缓缓旋转,五蕴迷离的光芒照射下,无字石碑表面的粉尘‘簌簌’滑落,显露出两个人名。

  天星主、刑五官。

  两道名字出现在了墓碑之上,单是名字,都充斥着恐怖的气势,大地在震颤,周围龙气开始疯狂咆哮。

  而且文字之上,竟显现了恐怖的画面,一尊周身星光组成的巨人从云端探出脑袋,同一时间,滚滚白云之中,无边无际的金甲神将从天而降,迅速淹没了古国的天神兵军团。

  而在刑五官的文字上,则呈现了另一副画面,一尊跟当初黑山山头的血嫁夜枭女差不多,却更加恐怖的血衣怪物出现在河道上,祂站在沧澜江上,缓缓推开了一扇黑门。

  随着黑门被推开,沧澜江湍急的江水迅速被抽干,而细细看之,每一滴江水,其实都是一道人影。

  第三个人的名字还没显出,但是画面却已露了出来,只见一位无比高大、深穿铁衣的道人,正和另一群道人斗法中,那铁衣道人手一指,一座座千丈钢城拔地而起,将滚滚风水镇压在城下,然后又将手一招,无数巨大傀儡拔地而起,与上百尊尸王战作一团。

  跟前两位相比,这一位并非是摧枯拉朽,尤其是在所有道人最前面的,打扮极其奢华的老道,手中铜杖一点,便有一尊神兽破裂虚空,降临现世,或是虎首百翼、或是形似鲲鹏,气势只比王族血脉的神兽差上一丝丝。

  那领头的老道士筋肉虬结,鸦面尖鼻,十根手指上各自套着宝戒,每一口戒指,都充斥着神道兵的神光色彩。

  而他背后的钦神监道士团也颇为强力,在几十位金丹道人的指挥下,颠倒地脉,驾驭龙脉,不断粉碎虚空,将一座座钢城轰塌。

  不过战局突变,钦神监的一伙黑衣道人突然反戈,几十尊尸王转而攻击老道士座下的高塔,那钦天监首领猝不及防,直接被打成重伤,化作原形,竟是一只巨大无比的夜枭。

  随着这座无比恢弘的高塔坍塌,战局渐渐回到了铁衣道人的掌控中。

  第三道人名也正式浮现——道真天师。

  而就在第四道名字即将出现之时,饿鬼难猛然转身,六颗魔种魔光大亮,化作浑浊的河水挡在面前,面具下的双眼极其警戒。

  而在他对面,两道人影好整以暇的看着他。

  “继续啊,我还没看够呢。”

  “是你们!”

  面对这两位在宗师境都可以说是佼佼者的怪物,饿鬼难哪敢怠慢,哪怕他有六颗魔种,本身也算是初步踏入宗师境。

  单单对付一人,或许还可以说是勉勉强强,但是面对这二人,他连逃跑都难。

  戚笼饶有兴致的道:“波旬需要这些人名做什么,祂不是这七人中的一员?”

  “道理很简单,波旬大人需要古国毁灭的真相,而通过真相,祂才能推演出,随着千年古国陷落,残存于钟吾古地的古佛佛意到底藏在哪里;我还听说,当年的亡国七灾中,有几位直接重伤沉睡,波旬大人要是得到了这几人的法身,便是强行降临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  “我说的对吗?马志尘,承天堡堡主的爱徒。”

  “贪狼!!”

  戚笼冷眼注视着二人,可以看出,贪狼故意这般说,二人的关系绝对不算好。

  贪狼耸了耸肩:“不管怎么说,我们和波旬大人都是同一阵营的,以前的矛盾归以前,不如现在合作一把,你帮我赢得夺龙局,至于这亡国七灾和这座诛神碑,我都可以给你带走。”

  马志尘冷笑一声,反而转头看向戚笼:“世聪辩智难,你如果愿意真正成为八难中的一员,将意念融入尸行图中,我愿意帮你一把,你若是不愿意,我也可以两不相帮。”

  戚笼目光转动,看的出来,这马志尘应该是吃了贪狼不小的亏,居然转而想联合自己。

  意念融入尸行图,那是几乎不可能的事,波旬还不立刻把自己生吞活剥了。

  至于两不相帮,戚笼看向在这座诛神碑,忽然露出了诡异的笑容,“来的正好!”

  戚笼双眼如鹰隼,电光一闪,马志尘六颗魔种所化的滚滚浊浪突然溅出一朵浪花,而在下一瞬间,戚笼已经欺身入马尘志身前三尺,恐怖的精神气场化作了狂暴的力量,从四面八方拉扯住这饿鬼难。

  然后下一瞬间,龙形鞭腿扫出,脚影过处,竟显出狂暴的龙吼之声。

  这一次,十二条大筋在戚笼脚上鼓起,巨大的血管伴随着的,是类似心跳一般的声响。

  这般举动,不仅出乎了贪狼的预料,就连马志尘也万万没想到,对方会在这种重要关口对自己出手,这不是有百害而无一利么。

  在熊罴营布下的神级阵法之中,戚笼已经证明,哪怕单纯靠肉体力量,他也能达到半神的门槛。

  更别提在魔种的作用下,无边的精神气场可以源源不断转化为力量,戚笼脚影未至,那恐怖的撕扯力量,已经压的马尘志心脏停滞、呼吸停滞,筋骨合炼的强大肉身,在这种力量的压迫下,几乎一点反抗力都没有。

  严格来说,半神和宗师的差距,其实是要远高于宗师和一流高手的差距。

  马志尘艰难的动了一下手指,下一刹那,六颗魔种的化作浊浪,与戚笼的右脚撞在了一起。

  恍惚之间,那浊浪似乎化作了一道俊美到难以想象的男子,长发披肩,同样是一脚,以脚对脚,两股恐怖的精神直接进行深层次的碰撞。

  六颗魔种合一,竟能化出一丝波旬魔念。

  当初戚笼面对这股恐怖的魔王意念,几乎没有一丝还手之力,但士别三日,当刮目相看,如今的戚笼,再次面对这股魔念,已经能以硬碰硬了。

  加上肉身的力量,一脚之威,竟把这股波旬魔念再一次轰成滚滚浊浪。

  趁这功夫,恶鬼难终于摆脱戚笼的意念掌控,周身骨节猛的一摩擦,大大小小的筋骨转动声连成一片,而他的右手指节之上,突兀冒出一团血火,火光像是气血浓缩千倍万倍,爪影一闪,竟抓破空间,直接出现在了戚笼的脸前。

  面对这天地五行中的火系拳术,加上一丝丝饿鬼难吞噬众生的气息,戚笼也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威胁。

  就跟当初施邪儿用水系拳术施展徒手剑影一般,五行拳术对于半神还是有一定杀伤力的。

  更别提戚笼严格意义上,还不算是半神,他连火烧身一关都没过呢。

  恶鬼难有三,业最重之饿鬼,长劫不闻浆水之名。业次重之饿鬼,唯在人间伺求荡涤脓血粪秽。业轻之饿鬼,时或一饱,加以刀杖驱逼,填河塞海,受苦无量。

  这一爪中,便于蕴含着第二业的饿鬼之力,在人间伺求荡涤脓血粪秽。

  几乎一瞬间,无数血泡戚笼周围此起彼伏,爪影猛吸之下,戚笼浑身气血鼓荡,像是随时要剖皮而出。

  他曾用这一招,一下子将一头大象的血吸了干净。

  果不其然,戚笼在一刹那间,浑身溅血,然后在气劲风暴之中,被恶鬼爪抓了个正着,他甚至可以感觉到,五爪插入颅骨的那种痛快感。

  不对!

  眼睛可以说谎,耳朵可以说谎,触觉可以说谎,甚至连武人的直觉都可以说谎,唯独不可能说谎的,便是应天地五行而炼就的火系拳术,这股天地之力没有一丝一毫的消耗。

  六颗魔种瞬间化作一道黄光,破裂所有杀人幻象,却见一张人皮裹在在自己手臂上,火系拳术凝成的超级血火被人皮所遮,竟然一丝一毫的热气都没散出去,而人皮又巧妙的封住了爪劲。

  同时头顶爆裂气劲声响起,劲力之爆,竟将空气震荡的白茫茫一片,同时一尊巨大的佛影照面而来,强烈的震慑感甚至惊的马尘志脑中一片空白。

  皇天如来!

  然而在下一刻,六颗魔种再次凝出波旬的幻身,佛魔相会、拳与掌交,余波化作一片精神光海,镇的马尘志五官流血,形如饿鬼。

  贪狼再也忍不住,脚步化作龙影,雷吼声大作,直接向戚笼攻来。

  而戚笼嘴角一挑,要的就是你来!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