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二百二十五章 夺龙局(中)

第二百二十五章 夺龙局(中)

  在薛保侯的感应中,那一道气息不强,甚至连一流高手的境界都没达到。

  但对方却又同时给他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。

  照灯笼剑光一闪,直接刺向他胸口,薛保侯闪避,却发现龙气居然不听使唤,像是见了克星一般,疯狂溃散。

  好在最后关头,他凭借着宗师的本能,强行转动身躯,避开要害,剑光插入肩头,留下一朵血花。

  他感觉肩上的每一寸皮肉都在快速蠕动,抽出肉芽和骨芽,并向全身扩散,好似有了怪异的灵性。

  薛保侯当机立断,气血爆炸,右臂带肩同时炸成血雾,血水包裹着龙气,有着武神血的八成威力,如电如矢,铺天盖地向照灯笼射去。

  照小爷瞬间被打成筛子,消失在昏暗之中。

  ‘幽冥世界跟欲界不同,是小千世界中的死界,怎么会有大活人!’

  薛保侯咬牙,炸裂的骨肉又蠕动着,然而在蔓延到肩头时,却怎么也再生不起来。

  给他的感觉,就像他天生缺了一个肩头一般。

  “不对劲,好奇怪的剑术,怎么会让我有天生残疾之感,难道是幽冥世界诞生的怪物?”

  薛保侯脚步一晃一晃,这是肩头不平导致的身形不稳。

  他急着去救人,也没时间去探查这人形怪物的生死和性质。

  然而随着深沉的雾气缓缓拨开,薛保侯瞳孔一缩。

  放眼望去,眼前是一道道苍白的身影,有四肢,没有五官,无边无际。

  ‘魔王波旬的手段?不对!’

  他知道波旬惯于玩弄人类的七情六欲,并制造出种种匪夷所思的效果。

  但是这不一样,薛保侯可以清晰的看到,这些人影的苍白并不是肤色,而是皮肤表面缓缓燃烧着的火焰。

  明亮、灼热、却不刺眼。

  火光之中,照灯笼的身影再一次从光焰之中走出,低声一笑,嘲讽道:“侯爷,你怕是没见过,真正的草民是什么模样。”

  照灯笼的剑很奇特,剑身细而长,剑光转动间,如一汪春水,不像是杀人剑,而是唱戏耍的那种花剑。

  “无火炙地眠,半夜皆立号。冷箭何处来,棘针风骚劳。霜吹破四壁,苦痛不可逃。高堂搥钟饮,到晓闻烹炮。”

  寒者愿为蛾,烧死彼华膏。华膏隔仙罗,虚绕千万遭。到头落地死,踏地为游遨。游遨者是谁,君子为郁陶。”

  照灯笼拧身扭腰,像是舞台上翩翩起舞的女娇娥,剑光一闪,每一道苍白的人影化作一根燃烧的枯草,铺天盖地,朝他射来。

  ……

  同一时间,戚笼睁开了双眼,人佛合一,拔地而起,直接冲向门内。

  同一时间,门上的铡刀刀光一闪而逝,像是天际的一缕白色虹光,斩向戚笼。

  戚笼的身影重重叠叠,而每一道重叠的身影,都被虹光盯上,继而斩杀。

  人影混在赤身党中,被刀光一刀枭首,人影成了大佛,被刀光剖开佛肚,人影拿着刀,刀影相交,人影崩溃;人影出现在奈何桥上,被连桥带人劈碎,人影出现在未来,被斩杀在未来……

  根据戚笼的推算,这一口铡刀在第十二万九千六百零一次变化中,会出现一个微妙的转折,而能否把握住,戚笼自己也不知道。

  所以他二话不说,直接上了。

  倘如知道了生死胜负,这一场夺龙局就实在太无趣了。

  赌钱的乐趣不就是在一个赌字嘛,这钱换成命也是一般。

  戚笼通过‘未来佛王’之念,直接穿越欲界,从无间地狱开始,一路横冲直撞,‘灯灯具燃’,留下一道道灯影,去消耗刀光的变化。

  最后冲出无边苦海,冲上须弥金山,冲入欲界六天中。

  四大王天、忉利天、夜摩天、兜率天、化乐天、他化自在天。

  而仅在第一天中,便有四尊天神拦道,刀光一闪,人头落地,血流如喷泉,从第一殿开始,一路杀到第二十殿。

  每破一层殿,就像是打破了一个小天地。

  而第二十殿不仅在山半腰,而且是在忉利天中,殿前有七宝金阶,殿中有帝位,坐着一尊高有万丈的诸神主宰——帝释天!

  帝释天轻咦一声,“何方神圣,来本侯领域?”

  帝释天伸出遮天蔽日的手掌,往‘未来佛’方向捞去,那远超半神的恐怖意念,像是一个世界,手掌所握之处,一切事物都在无限缩小之中,这似乎是掌中佛国的手段。

  根据《佛经》中的说法,在佛陀升于忉利天时,帝释天手持宝盖,与大梵天一左一右,任佛陀之侍从。

  所以这家伙在佛教之中的业位极高,相当于佛祖的护法神。

  然而戚笼最不怕的就是佛门变化,‘世智辩聪难’的混乱佛法稍一扭曲,佛念便通过燃灯变化,穿越到未来。

  同时刀光一闪,直接把帝释天的巨掌斩断。

  刀光之中,冒出一道庄严声音。

  “能天帝,你也配称天帝?”

  能天帝是帝释天的一个绰号,意思是‘天界诸神的主宰者’。

  帝释天不以为意的笑了笑,身影节节缩小,最后化作了一位矮而壮的身影,端坐在帝位之上,一节手腕空空荡荡。

  “好一口断刀!”

  戚笼带着这口刀光一路横冲直撞,遇神斩神,见佛斩佛,什么天人、阿修罗、夜叉,更是斩了一路。

  当然,这些都不是戚笼下的手,他最多算是一个带路党。

 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,欲界六天中,真正像是帝释天一般,有意识的一天主宰,目前戚笼只见到这一尊。

  这是不是说明,像是欲界六天这种小千世界,除了忉利天和他化自在天外,其它四天都无主?

  换一个角度,也就是说,其它四天还能诞生四尊真神?

  等冲入兜率天时,一股难以言喻的气息便铺天盖地而来,像是无数佛子在祈求着佛主降临。

  戚笼迟疑了下,换了个方向,直接冲入欲界最高层,他化自在天。

  无边无际的黄泉苦海和五蕴迷离之中,一尊琉璃宝座高居其中,但不知为何,魔王的身影却是消失不见。

  ‘还想着让魔王大人给我挡一刀呢,这家伙跑哪里去了?’

  证就了未来佛后,虽然在单纯的力量之上,戚笼远不是波旬的对手,但若是单纯的意念交锋,戚笼还是有一定把握逃离魔手的。

  戚笼所化的佛影一闪,出现在宝座之上,一屁股坐了下去,双手架在扶手上,黄泉之气滚滚,好似这无边无际的琉璃海主宰。

  “来砍我啊!”

  下一刻,刀光闪过,琉璃宝座直接被削了个顶。

  “你等着,魔王大人不会放过你的!”

  戚笼无比狗腿的叫嚣道。

  一人一刀,一追一逃,在将整个欲界都溜遍之后,这第十二万九千六百次刀术变化终于耗尽。

  说实话,要不是背后这口刀斩神灭佛,戚笼还真不敢在这小千世界到处溜达,毕竟这里有些怪物的实力不亚于半神,诡异之处尤甚。

  未来佛念能推演出,在第十二万九千六百零一次刀术变化中,会出现一个转折点。

  但这转折是好是坏,谁也说不好,譬如这刀术威力突然大涨,一刀砍死他,这也是有可能的。

  现实中,戚笼的精神无比专注,而天门关的毁灭刀光,已经延伸到了脖颈处,形势危如累卵。

  然而就在下一刻,所有人都没想到的变故发生了,只见这座天门关由内到外,被缓缓推开。

  一个红衣飘飘的漂亮女子,笑吟吟的站在大门口,满眼爱意的看着他。

  红姑是不喜笑的,哪怕二人最恩爱的时候,也很少见她的笑容。

  一笑倾人国。

  “戚郎,还不动手。”

  戚笼眼角一抽,强行镇压心头的惊涛骇浪,单手猛的一抓,那被刀光封堵住的巨大龙首,便被无边无际的吸力吸引,天空之上,一条巨大的无首龙影乍现。

  人龙相合,恐怖到极点的精气无止尽的注入他的肉身。

  戚笼怪吼一声,奉龙甲状态自动开启,身影节节高涨,一丈、两丈、三丈,两层厚的龙鳞开始覆盖全身……

  同一时间,无首龙尸的断头处,皮肉蠕动,一条真龙猛然从中钻出,与其它龙脉不同,这条龙脉浑身充斥着难以数尽的裂缝,从龙爪到龙筋、龙角,看上去就像是被活活缝上去的。

  人工龙脉的每一片鳞片上,都留存着一尊神物的血气与腥味,人工龙脉顺着断裂口越长越大,最后也化作千丈长短,同时嘴巴缓缓张开,粘液滑落之中,露出一口层次不齐的牙齿。

  同样,这些牙齿千千万万,也像是由一尊尊不同类型的巨兽牙齿拼凑而成。

  然后这些牙齿猛的张开,猛的咬在了‘无首龙尸’的尾巴上,喉咙口节节扩张,将龙尾吞没了大半。

  像是蛇吞尾。

  不对,应该说是龙吞尾。

  一副荒诞、邪异、却又堂皇霸道的画面显于虚空。

  独行而不改,周行而不殆。

  两股庞大的龙气彻底融为一体,并融入了戚笼的肉身之中。

  这场夺龙局,戚笼终是摘取了最后的胜利果实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