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二百二十六章 夺龙局(下)

第二百二十六章 夺龙局(下)

  人工龙脉跟其它九种龙脉都不同,祂没有纯粹的意识,取而代之的是良好的适应性。

  所以他最终能与无首龙尸完美融合。

  而戚笼的身影已经高涨到了五丈,好似巨人一般,猛的仰天长啸,恐怖的气势震慑全场,而浓郁的龙脉之气甚至在体表形成了黑色的火焰,火焰之中,倒映着各种神兽的冤魂厉魄,看上去戾气十足,桀骜烧天。

  红姑眼神微眯,自言自语:“戾皇的焚神戾焰,重明儿,你的计划失败了!”

  这焚神戾焰是古国最后一任妖皇戾妖皇举全国之力,抽取诸神族血脉,练成的一种顶级神通,对任何神物都有克制之能。

  当初八王之乱,戾妖皇能以一己之力,抗衡八位半神王族,最后战而胜之,这种神通的能力功不可没。

  狼狈从幽冥世界脱身的薛保侯、好不容易控制住尸行图的马志尘,包括施展大破灭之力护身的贪狼,都在一瞬之间色变。

  ‘不可能!’

  ‘完蛋了!’

  ‘第九位龙脉之子出世了!’

  戚笼现在爆发出的气势,那种震撼整个天地的雄浑气场,几乎跟传说中的龙脉之子一般无二。

  或者说,戚笼所差的最后一步,就是将迦楼罗与龙脉合一,并与冥冥中的某股大气运相融合。

  戚笼金眸垂下,三人几乎同时感到汗毛一竖,一种强烈的危机感诞生。

  然后在下一瞬,戚笼从天空中砸下,地面寸寸崩裂,三人固若金汤的气血都在震颤,三魂七魄在颤抖,这与胆量无关,而是高层次生命对于普通生命带来的极致压迫。

  没有什么存在,能比孕育人道运转的龙脉还要强大。

  尤其是戚笼身上还不只一条龙脉,准确的说,是一条半。

  残余的半条由于一直被戚笼抽血,几乎很少有露脸的机会。

  戚笼伸手虚抓,刹那间,恐怖的压力传到了薛保侯全身,体内龙气疯狂冲击着皮肉,想要破壳而出。

  龙首藏龙魂,而与龙魂合一的戚笼才是真正的龙脉主宰。

  “快走!”

  贪狼率先出手,一丝丝破灭之气裹遍全身,脑袋在大破灭之力的笼罩下,化作一颗狼首,猛的一吐,滚滚黑烟冲破龙脉封锁,同样淹没了两极秘窟第九层。

  可迎来的却是戚笼隔空一拳,拥有龙脉之力加成,戚笼的佛心种魔大法威能大涨,一拳之力,汇聚了两极秘窟,甚至是古战场中的所有死气,落在贪狼眼中,便是戚笼的身形无限扩大、扩大,再扩大,最后与天平齐。

  “杀破狼!!!”

  被逼迫到了极限,贪狼也使出了压箱底的本事,三道爆裂的黑影从背后飞出。

  ‘贪狼,怎么回事,好强大的气势!你夺龙成功了?不对,就算是你成功了,也不可能有这么强大。’

  ‘别废话了,七杀,快点助我一臂之力!’

  其中一道黑影的双眼猛然张开,口念七杀歌!

  “天生万物以养人,人无一物以报天,杀杀杀杀杀杀杀!!!”

  每一个杀字吐出,便是一道纯粹杀意的半神意念爆开,七道杀意合为一体,竟然化作了一道恐怖的黑潮,向那道巨大的身影淹去。

  贪狼同样口念咒语。

  “天发杀机,移星易宿;地发杀机,龙蛇起陆;人发杀机,天地反覆;天人合发,万化定基!”

  黑潮之中,充斥着无数动荡与变化,战争、瘟疫、灾荒、屠杀、星宿移位,亡国灭种,尽在其中。

  若在真正的大破灭时代来临时,贪狼、破军的实力达到巅峰,杀破狼合一,覆盖范围扩张到万倍、十万倍,甚至半神被卷入其中,都会烟消云散。

  哪怕是现在,普通的半神也抵挡不住二人合力的所制造的大破灭潮。

  然而迎来的只是戚笼不屑的一声轻喝。

  迎接黑潮的,却是无边无际的阎浮苦海,不对,应该是汇聚古战场所有杀气而形成的无边黑海,一颗阎浮宝树吸收数量恐怖的杀气,剖海而出,暴涨而起,挡在了大破灭潮之前。

  树枝树叶疯狂生长,竟将黑潮的大破灭之力吸入其中,最后整颗大树树叶凋落,树身枯萎。

  ‘毁掉对方的半神佛念了?’

  就在二人如此想之时,树身之下,一座佛影突然出现,杀气和毁灭之气汇聚,最后凝成寂灭之力。

  大寂灭!

  这是阎佛寺佛法的最高成就,而佛影双掌拍出,刚刚的所有煞气、杀气、毁灭之力,同一时间,冲入二人体内。

  七煞所化的黑影连半点声音都没发出,直接被轰爆。

  至于贪狼,虽然有大破灭之力附身,但在戚笼一拳之下,照样被锤的口喷鲜血,重伤砸地,脑袋中只有一个念头。

  ‘这么强!?’

  他知道龙脉附体,被附体者可以借助龙脉,演化种种风水,进而扩张自己的精神,改造自己的肉身。

  但没想到会有这么夸张啊!

  一拳之下,整个古战场风起云涌,杀气尽数冲入贪狼肉身,倘若没有大破灭之力附体,怕是整个肉身都会被瞬间冲溃。

  他并不认为自己会是一个‘龙脉之子’的对手,他的所作所为,只是为了给薛保侯争取时间,只要对方能逃掉,身上保存了一部分龙脉,那么这一场就不算输到彻底。

  然而当他望向薛保侯之时,差点没气晕过去。

  只见薛保侯正在疯狂的攻击戚笼,意图再夺龙脉。

  “我不服!”

  “我不服,凭你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!”

  “还我龙脉,还我龙脉!!!”

  诚然,薛保侯在入关之前,就是距离半神只有一线的宗师高手。

  而且他修炼的拳术,补空道、隔空拳意,都是接近半神的拳术手段,甚至自创的‘幽神之影’,已经是彻彻底底的神性变化、半神拳术。

  但现在已经不是这个时候了啊,侯爷!

  虽然薛保侯恐怖的劲力震荡虚空,人影重重叠叠,几乎把戚笼团团围绕,那诡异的幽冥气更是顺着各种隐秘通道,钻入戚笼的精神之中。

  但戚笼的笑容却越发旺盛,甚至不加掩饰。

  龙脉各个部位之间,其实是有共鸣的,而随着薛保侯的疯战,这种共鸣越发高频。

  然后就在薛保侯爆发到极点,整个虚空都被搅成一团的时候,戚笼悍然出手,而且一出手就是绝杀。

  伴随着‘噗噗噗噗’声,戚笼的手臂突然蠕动拔射出无数‘小蛇’,每一条小蛇都是一条筋,每一条筋都裹着实质化的龙气,还有‘焚神戾焰’,从四面八方裹向对方。

  同一时间,金光大亮,薛保侯身体不由自主的爆开,体内龙脉之气狂泻,被蛇群疯狂的吸吮,戚笼一步踏出,手掌便包裹在了他的脑袋上,一身的记忆,尤其是武道记忆,被活生生的抽了出来。

  薛保侯的整具身躯都被活活抽干。

  时来天地皆同力,运去英雄不自由!

  薛保侯脑中莫名的闪过这一道念头,从入关的意气风发,一步一步,到最后的身不由己。

  “我早在黑山城,就该动手除你!”

  事实上,薛保侯若是这么做,还真有可能做到,斩出最后一记‘斩天刀寇’后的戚笼,只是一个靠佛身勉强挤入一流之境的半残人士。

  若是薛保侯在被精神刀意劈晕,醒来后使用所有手段,尽搜全城,乃至整个兴元府,戚笼还真不可能像现在这么活蹦乱跳。

  他不知道斩他一刀的,可能是赤身党魁首吗?

  他不知道对方很危险吗?

  他都知道,但他更想尽快处理一切,然后去夺龙。

  所以他失败了,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,戚笼这个吸纳了半条龙魂的变数,实力增长何止百倍。

  随着龙脉彻底合并,两极秘窟开始轰塌。

  “想走!?”戚笼眼中魔光一闪,暴喝出声,顿时恐怖的龙气疯狂扩散,并化作种种风水阵势,拦截对方。

  原来马志尘趁这机会,七颗魔种合一,化作一道魔光,钻出两级秘窟。

  戚笼一声暴喝之中,竟然蕴含着薛保侯隔空拳意的冲击,这位饿鬼难顿时一口血水喷出,伤势不轻。

  不过这难得的机会他把握住了,身影瞬间消失不见,而戚笼目光一转,却发现贪狼的身影也消失不见,顿时眉头皱起。

  对方竟然能在自己眼皮底下,无声无息的消失?这种手段——

  ‘算了,这些都是小事,薛白和戚小骨还在蛟龙蜕变槽中,得把他们弄走,而且根据烛龙眼的记忆,这两极秘窟中,可是有好几件威力相当不错的神道兵……’

  戚笼下意识的望向天空,却见红姑,还有那天门关,都已不见了踪影。

  幽冥世界中,贪狼艰难的坐起来,戚笼的一拳,把他十根肋骨打断了八根。

  “为什么救我?”

  贪狼面前,是浑身是裂口的照灯笼,照灯笼咧嘴一笑:“救你?你是不是想的有点多了,在这幽冥世界之中,你的毁灭力量可发挥不出来。”

  贪狼色变,果然,他的大破灭之力怎么也凝不出来。

  “你想怎样?”

  “你死了,下一个贪狼随时都会诞生,但是你活着,有可能,我就是下一个贪狼。”

  滚滚幽冥之气渐渐覆盖贪狼全身,无数道白影再次出现。

  “你是照家后人,你——”

  “没错,诸神录上的灭国七灾,可都是我照家的历代目标,能得到你的力量,距离复仇,也就进了一步……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