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二百二十七章 红思愿

第二百二十七章 红思愿

  风吹草地现牛羊。

  一夜之间,古战场上怨气尽消,加上两极秘窟的毁灭,阴阳生机趋于平衡,各种植物在一夜长满大地。

  草地之上,野餐、烤肉、酒水,残存的七十二大寇哈哈大笑,推杯换盏,鸟不飞混于其中,笑的最灿烂。

  一座草丘的背后,戚笼收回了眼光。

  “真的不见?”

  “我已经不是赤身党的魁首了,现在你才是赤身党魁首。”

  红姑眼角弯了弯,挽起长发,坐了下来,脑袋靠在戚笼的肩膀上。

  “你知道吗?这条龙脉其实是四年前我准备送你的礼物。”

  戚笼看了看晴朗的天空,一如当年。

  红姑张开手掌,一扇天门关的虚影在此间乍现,散发着强烈的波动。

  “我记得你跟我说过,你出身于承天堡?”

  “承天堡是重明儿一手培养的势力,一直在为这位长公主复活做准备,曾经的祭品,就是我的女儿。”

  戚笼迟疑了下:“扣儿是不是——”

  “是。”

  戚笼温柔的摸了摸红姑的脸蛋,岔开话题,“薛白是注定的宗师,半神可期,扣儿的资质经过改造,至少在入一流境前,不会有多少阻碍,还有那个小僵尸,已经是七纹尸了,成为尸王不成问题……”

  “你这是补偿吗?”红姑平静的打断了他。

  “不,是礼物。”

  戚笼叹了口气:“你知道,你我都不是舍己为人的性子。”

  “我很喜欢你,我可以把我最重要的东西给你。”

  “但如果我违心和你在一起,你还会喜欢这样的我吗?”

  红姑沉默了会儿,轻轻摇头。

  戚笼自嘲一笑,“所以这就是问题的所在了,你和我都喜欢最好的,但最好的,却不是在一起的状态。”

  “你说过,杀你父母的仇人在关外,报仇雪恨后,你的心,会不会静下来?”

  戚笼沉默了许久,才缓缓道:“我复仇之后,肯定会回来看你的。”

  “这几日留下来陪我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“不许想别的女人。”

  “我没有别的女人。”

  “我那个新闺蜜就很想成为你别的女人。”

  “没那回事。”

  “她可是个寡妇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入夜,看着红姑绯红的脸蛋,戚笼悄悄下了床,走出帐外,屋外,两个小姑娘正肩并着肩,一起在看星星。

  戚笼笑着摇了摇头,他本来是打算用戚小骨对付马尘志,小僵尸的尸王身,配合魔种,夺走八难的可能性不小。

  谁想人算不如天算,小僵尸一复活,就在本能的驱使下,去找小尼姑去了。

  这算什么,爱江山更爱美人?

  “戚小骨,”戚笼认真道:“我有一项任务交给你。”

  戚小骨上下四颗尖牙磨了磨,歪了歪脑袋。

  “我不在的时间,你要保护好红姑,能做到吗?”

  戚小骨深深皱起了眉头,虽然有血脉压制,但是不情愿是写在脸上的。

  她想和自己老爹一起走!

  “能做到吗?”

  面对戚笼的提问,戚小骨最终不情愿的点了点头。

  戚笼自嘲一笑,他自诩从不迫人行事,这是自己打自己脸了,不过尸王这种战略武器,外加已经晋升超一流的薛白,还有红姑本身的能力,就算是半神,怕是也能阻挡一二。

  他又看向小尼姑,菩儿有些畏惧的看着他,戚笼沉吟了下,缓缓道:“我用我的能力,再给你凝结一颗魔种,这样一来,就算是波旬,也查不到你的气息了。”

  戚小骨的不满之色顿时减去了七八。

  戚笼在这已经变成大草原的大杀漠一共待了十天,白日和红姑游山玩水,晚上则男欢女爱、翻云覆雨,其它人也有意识的给二人制造空间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红姑不愧是白三娘口中的妒妇,轻描淡写间,就让白三娘一点汤头都吃不到。

  而每次深夜,等红姑睡去之后,戚笼就会安排后事,他这一次去关外,甚至要远赴敌国,什么时候回来,能不能回来,那都是未知数。

  期间也把从两极秘窟中取得的三件神道兵查看了番。

  一枚漆黑的戒指,一张血修罗面具,一块四四方方的红玉,这三件宝贝若非有戚笼的精神镇压,散发的风水波动能扩张到方圆百里。

  根据他这个前刀匠师傅的眼光,很快就辨别出了这三件宝物的属性及来历。

  百鬼夜行戒【神道兵】

  重一两五钱,外表是紫玉骷髅,在戚笼的普通状态下,戴在小拇指上正合适。

  神通1:百鬼夜行,通过精神,能召唤封印入此间的一千三百六十二种鬼类,精神足够强大之下,甚至能召唤出一支鬼道大军。

  神通2:五鬼镇神(鬼者,无形之至灵者也,虚焉神寂而莫识,其妙焉若谷应而不流)

  借天之力,招摄五方五鬼(东方五鬼、西方五鬼、南方五鬼、北方五鬼、中央五鬼)进行神级镇压,其威力相当于金丹高手全力出手一次。

  禁忌:五鬼封神,一日一次,五方鬼不得同时招摄,否则有暴走之患

  神通三:天鬼合一

  化作五方天鬼之外,一切小灵精魅之宗,无影无形,或有或无,魔精难范、鬼神难测。

  戚笼带上这枚戒指之后,顿时感觉有上千鬼物在不怀好意的窥视着他,仿佛稍不留神,就会被鬼物寄身扒皮。

  无数鬼物的意念甚至在天空上形成了一张巨大的黑色面具,隔绝天地人神,戴上了就摘不下来的那种。

  对此,戚笼直接用六道轮回印给众鬼超度了下,值此,天下太平。

  ‘神道兵跟道器相比,最大的不同,就是这股灵性凝成实体,成了鬼怪,也不知道这些鬼都是重明儿从哪里收集的。’

  没错,根据戚笼的探查,这只鬼戒正是当初皇长姐重明儿手上带的那一只。

  皇家修罗王【神道兵】

  钟吾皇庭第一大内高手所佩戴之面具,并与这位高手的一部分精神合一。

  皇家武道一:天皇九刀

  皇家武道二:千千万万猴形变

  皇家武道三:十二天炼法

  皇室武道四:九气神龙变

  ……

  皇家武道九:三皇修罗

  感应着面具上的强大精神力量,戚笼有些皱眉,他带这张面具时,眼前便会浮现出一位戴着面具的紫衣人。

  对方不愧是皇家第一人,在纯粹精神的交锋上,双方斗了个平手,而在拳脚交锋上,戚笼更是处于绝对下风,十场交锋,能赢两场都是侥幸。

  这面具人的功夫,已经处于武道中的返璞归真,一招一式,能有天地风雷之力,虽无龙脉加持,但却比龙脉之子还要有气场。

  而且戚笼莫名的有些眼熟,他想了又想,才明白这种眼熟感是来源于陈万道,倘若陈万道彻底晋升半神,怕也是这种层次的高手。

  而且皇家内卫这种组织,在古国没有崩溃之时,可是相当强大的势力,薛白的老祖宗,不就是出身于这个组织么,而且薛家的半神武学《九气御皇道》,其原形就是这皇家修罗的第四套皇室武学《九气神龙变》。

  带上这面具,简单来说,就相当于给一位普通高手加持‘佛心种魔大法’,绝对是一步登天的那种。

  但可惜的是,这面具并非记载着九套皇室武学,更接近于一种神通变化,带上面具,便能使出,而摘了面具,却是什么都记不得。

  而且要想得到获得面具的加持,最重要的,是让这位皇家内卫第一人的精神做主导。

  对于戚笼来说,这就很无趣了。

  好在最后的神道兵给了戚笼不小的惊喜。

  确切的说,这块红玉并非完整的神道兵,而像异刀狰一般,只能算是神道兵的雏形。

  它是一块玉玺的雏形,所有龙气在经过它后,会变的更加精纯,而且速度会更快。

  虽然只有这一个功效,但对于戚笼来说,这却是此行之中,除了龙脉之外,最大的收获。

  “受命于天,既寿永昌,”戚笼自言自语。

  于他来说,所有外物,包括神道兵,得之有益,没有也无甚可惜。

  但这块玉不是外物,它是龙脉的伴生物,它很重要!

  古国镇压龙脉的传国玉玺,也是这一类型。

  这种伴生物可不是任何一条龙脉都有的,至少黑山那条双首龙就没有。

  “总感觉把那位重明儿的机缘给夺走了。”

  这几件宝物,应该都是那位皇长姐留给她自己的。

  “灭国七灾中的明妖皇,到底是哪一位明妖皇,会不会跟重明儿的复活失败有关?”

  十日中的最后一日,戚笼和红姑手牵着手,一起在花草满地的风景中散步,二人都有些沉默。

  你喜欢我,我也喜欢你。

  但我不喜欢屈了意志的你。

  你也不喜欢手段用尽的我。

  这就是别离的理由。

  红姑四年前挽留过去一次,造成兄弟阋墙,赤身党分崩离析。

  这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依旧挽回不了你的心。

  红姑犹豫了下,张嘴欲言,可惜一尊比树还高的青铜怪物坐在对面,大煞风景。

  “你很没眼色,”戚笼皱着眉头道。

  “是啊,”罗武皇大大咧咧道:“老子是来找你比武的。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