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丹劲

第二百二十八章 丹劲

  戚笼上下打量着对方,道:“你打不过我。”

  “哪怕你练出了百变金身,”他补充道。

  “咦,你怎么知道的?”罗武皇纳闷道。

  “你的肉身会说话。”

  罗武皇闻了闻腋下,更加不解,道:“它还会说话?”

  “等我一柱香时间。”戚笼温柔的对红姑道。

  “好。”

  红姑朝一处风景好的地界走了过去。

  “来吧,直接用你最强的本事。”

  罗武皇扭了扭脖子,肚皮忽然鼓起,变成赤金色,皮肤变成青铜色,每一步踏出,都是‘轰隆’一声。

  铜皮铁骨金腰带!

  “金系拳术居然能被炼成这种状态,某种意义上,你也是个天才。”

  罗武皇龇牙,‘夔牛劲’发动,好似有上百面人皮大鼓被人骨大锤同时敲打。

  不同于戚笼五大雷音同炼,罗武皇将虎豹雷音炼到了极点,一拳之下,便是百道雷音。

  罗武皇那比脑袋还大的拳头,一拳轰上了戚笼的脑门。

  戚笼避也不避。

  空气炸裂,一片白茫茫。

  “靠!”

  饶是预先有所准备,罗武皇也忍不住骂了一声。

  这也太夸张了!

  ‘哼’‘哈’二声同时从其嘴巴和鼻子吼出,气息之大,直接化作两条手臂粗的白气,上下一撞,电花闪烁。

  罗吾皇身影再长一截,有两层楼那么高,一记鞭腿踹出,直接将戚笼的腰身覆盖。

  又是一记轰响。

  戚笼脚侧,半边地面轰然塌陷。

  但是戚笼依旧没有躲避。

  “我要动手了。”

  戚笼话音说完,直直一拳打向罗武皇腰间,‘崩’的一声,好似金属断裂声。

  罗武皇面色一白,倒退几步,两条大象腿在打着摆子。

  “还能打吗?不能打就让开,我的时间很宝贵。”戚笼认真道。

  罗武皇牙齿都咬裂了,“再来!!!”

  二人就像是血气上头的小混混,你一拳我一脚,不闪不避。

  然后罗武皇就被硬生生打跪了。

  按照武行话来说,下盘不稳,内分泌失调。

  “《骨头书》上的五大炼法,你都炼圆满了?怪胎!”罗武皇咬牙切齿道。

  “你们罗家的横炼法不错,很好炼的,”戚笼认真道。

  “没事的话,我去陪别人了。”

  “等等,老子这次来,不是来挨揍的!”

  “不是吗?”戚笼打量着鼻青脸肿的对方,一脸问号。

  罗武皇深吸了口气,像是吸入一缸气,皮肉‘咕嘟’‘咕嘟’直响,身形削弱,皮肤苍老,头发花白,最后竟变成一个老人家。

  不过戚笼还是认了出来。

  “陈万道。”

  “大玄武!”

  罗武皇话音一落,一尊上百丈的玄武虚影浮现,玄武内部,是无穷无尽,不断循环的劲力旋转。

  “有点意思,”戚笼目光一亮。

  而罗武皇在此时沉腰坐胯,单手握在肚脐眼上,形成一个抱丹的姿势。

  ‘丹田气打?可是以对方的拳术层次,完全不需要啊。’

  以罗吾皇现在的横炼档次,任何一招,都是刚烈暴猛的全身之劲。

  戚笼正疑惑间,罗武皇突然出拳,拳影一闪而过,瞬间击打在了戚笼的小腹上。

  戚笼猝不及防,连退三步,体内气血反噬己身,嘴角一缕血水流了下来。

  “戚郎!”

  戚笼摆了摆手,示意远处的红姑不要担心。

  血水流在下巴上,瞬间就被下巴上的毛孔吞噬干净。

  不过刚刚那一拳,就连佛心种魔大法都没查出痕迹,对方是怎么做到的?

  他看向罗武皇,却见罗武皇发丝上白气溢出,热气能把四周空气都烤熟,看样子轰出这一拳,对他来说,也是吃力不小。

  “这是什么拳?再来一下!”

  “你以为这一招不要钱么,想来就来?”

  话虽这么说,但是罗武皇依旧做了抱丹的姿势,只不过劲力隐而不发,顿时,丹田部位越来越红,虽然不稳定,但隐隐约约,呈现出一种圆满、通透,同时又无坚不摧之感。

  “这是金丹?”

  罗武皇坚持了半晌,突然泄了气,大汗淋漓,落入雨下。

  “这是老头子最后留下的东西,凭借肉身记忆,我也只能做到这么多了。”

  戚笼揣摩着刚刚的劲力变化,喃喃自语:

  “把拳劲变化与人体奥秘完全相融,看似是金丹,实则周身无漏,转生机、夺造化,换性命,这是怎么做到的?这是什么!”

  戚笼两条龙脉加持的天赋,依旧没有完全看明白。

  “老头子没说,但按照你的说法,就叫它丹劲吧,”罗武皇磨了磨牙,“我想把它交给你。”

  “传给我?”

  “老头子一辈子就留了这么点东西,我想找一个能把它发扬光大的人,反正那个人肯定不是老子,我看你小子就很合适。”

  “丹劲,丹劲,拳法劲力的最高成就——”

  戚笼突然陷入顿悟之中。

  无论内外家,炼拳出劲是一种成就。

  但别说不同的拳法,就算是同一种拳术,炼出的劲力也未必完全一样。

  明劲、暗劲、长劲、短劲、寸劲、化劲、争劲、合劲、问劲、走劲、沉劲、听劲……

  武行是一个行当,里面是百家百劲。

  但是戚笼从未想到过,能有人将所有劲力融为一体,创造出一门武道之劲力。

  没有哪一种拳术招式能够做框架,容纳这种劲力变化。

  而只有武道,才能做为这‘丹劲’的前缀。

  戚笼长长吐了口气。

  “这名字取的好,金丹本就是道人的最高成就,这丹劲自然也可做为武道的最高成就。”

  罗武皇问道:“你好像参悟出了什么?”

  戚笼笑道:“我的大武行体系,终于能打入地桩了。”

  罗武皇直勾勾的盯着他,最后转身就走。

  “老鬼一辈子都没入半神,希望你能够将这门手艺发扬光大,最好让那些半神知道,什么叫真正的武道之神!”

  “我会做到的,”戚笼承诺。

  “老子最讨厌的就是天才,老子一辈子都弄不明白的事,说明白就明白,说做到就能做到,干!”

  “虽然已经打不过你了,但是大家都是宗师,下一次再见面的时候,希望你和我都是半神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罗武皇摆手,一道白光甩了过去,戚笼伸手一接,是一口锋锐的八斩刀。

  “还有,这个拿刀的人死了,老子安葬了他的尸体,拿回了他的刀。”

  “我明白。”

  戚笼闭目,感受着刀上残念,然后松了口气。

  是无比痛快的感觉。

  ……

  时间永远都是女人最大的天敌,至少红姑是这么觉的。

  她正温柔的替戚笼整理着衣领,戚笼背了一个大包,除了换洗的衣物外,还有一根龙爪。

  “扣儿还在沉睡,送不了你了。”

  “我明白。”

  “你身上的焚神戾焰只是最初阶段,它需要吸收不同的神物血脉壮大,尽量去炼化,把它炼到最强,连半神的血脉都能烧化。”

  “明白。”

  “承天堡掌握鬼庭力量,碰上承天堡的人,不要动用龙脉之力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红姑沉默了下,“顺路的话,帮我杀一个人。”

  “谁?”

  “承天堡主,程天凶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红姑抬头看向戚笼,突然问道:“我们认识多久了?”

  “十七年四月零二十八天。”

  “此生有你,真好。”

  戚笼把对方揽入怀里,轻声道:“我也是。”

  ……

  “别看了,三嫂这么英明神武,可御可柔,不也没收服三哥,你的那点小心思,还是烂在肚皮里吧。”

  “关你屁事!”赤罗刹的声音带着一丝哽咽。

  “是不关我的事,只不过谁让某个人担心自家小妹妹被人欺负,又怕留情,借我之手给人送礼物呢,搞的鸟爷有能耐给人弄到神道兵似的。”

  鸟不飞调转马头,同时丢过去一个盒子。

  赤罗刹连忙接过,打开一看,一张血色的,冒着金光的修罗面具,正摆放于盒子中央。

  赤罗刹把盒子紧紧抱在怀里。

  “别愣着了,赤身党再立,事多了去,二哥还拖着大哥的尸体到处溜达呢,还是早点送他和大哥去下面团圆比较好。”

  “再碰上老二,我要亲手剐了他!”

  赤罗刹调转马头,驾马奔行,脸上换上了新的修罗面具,看起来更加凶恶。

  鸟不飞嘴角一挑,紧随其后,“喂,六妹,现在六天王就剩咱们两个了,要不咱们改名叫雌雄双煞怎么样?”

  红姑一直看着戚笼的背影消失在地平线,突然面色一白,捂住了嘴巴,掌心是一丝血水。

  从无法生孕,到悄悄生下扣儿,这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
  ……

  戚笼离开大杀漠后,他的面前,出现了三个人。

  血麒麟、老祖宗、照灯笼。

  戚笼看向照灯笼,道:“贪狼在你手里?”

  照灯笼眉头一挑,然后嘿嘿一笑:“你发现了,也对,这世上会转神道的,除了我,就是你了。”

  “也好,”戚笼自言自语,手中忽然多了一物,是薛保侯的人皮。

  至于‘换头术’的秘籍,则是赤身党清理战场时找到的。

  “有了这个身份,出了关,活动也能方便一些。”

  戚笼的气质、筋骨皮肉,都在不断蠕动变化。

  最后将手拿开,一个气势更加强大的‘薛保侯’诞生了。

  狸猫换太子,戚爷变侯爷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