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一章 大杀僧 小兔女

第一章 大杀僧 小兔女

  三百年前,神国陆沉,九道崩乱,魔邪四起。

  日月星宿皆自灭绝,诸地梁纲无有根宗。

  然七大督护府横空出世,卫戍边疆,杀魔禁邪,禁诸疫鬼。

  百载过后,外道势力无法入侵九道,虽有兵祸,幸无天灾。

  是故,七大督护府又被称之为七大国柱,得大义之名,分守关外七方,以应大敌。

  天牢关、大宣府、小钟吾府、赤炼府、大鸠府、武平军府、山海关便是这七大之名,实力之强,不亚于古国时期的诸侯国。

  更有传闻,这七大督护府,本身就是古国王族所创,为了在合适关头,扶天纲,重立国祚。

  然而十年前,不知发生何故,大鸠府失守,致使铁锈战线被破,东荒大草原上,无数妖邪入侵关内,承天堡、护国神庙、赤炼军等关中守护频频号召武人集结,诛戮妖魔。

  一时间,几处关中门户都成了绞肉机,尸横遍野,百姓流离失所,哀嚎遍野。

  “快走!”

  “这条小道应该没有妖魔。”

  “等到了承天堡内,我们就安全了,堡军会接应我们的。”

  乱糟糟的行商行伍中,没有一个敢于点火把,都在摸黑爬山,若是掉队,那就只好自求多福了。

  “何大叔,我弟弟他——”

  一位姓何的行商头领身边,一道娇小的身影突然窜了过来,麻布包裹的小脑袋上,几缕汗湿的秀发紧贴皮肤。

  虽然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,但五官精致,一股魅惑动人的气场已然显露。

  “你跑出来干什么!不是让你们藏在最后面嘛!”何商人大惊失色,赶紧把对方头上的麻巾往下拽了拽,眼看四下无人,低声骂道:

  “你疯了吗,这里的人都杀妖邪杀疯了,你找死别拉上我!”

  虽然脑袋被遮的严实,但细细一看,还是能发现对方的眼珠子上,一抹淡淡的红色闪过,这是妖相!

  “可是,我弟弟他高烧不止,看样子是撑不下去了——”少女畏惧又担心。

  “那就扔了,这年头死人这么多,不差你弟弟一个。”

  何商人猛的甩开对方小手,断然道,本来只是善意偶发,路过救下这对兄妹,没想到救的竟是个祸星!

  少女抿了抿嘴,被人群撞的跌跌撞撞,白皙的腿上却是血痕,她咬了咬牙,逆着人群冲了回去,冲到一颗树下,一个穿着破旧麻衣,跟少女有着几分相像的少年正大口大口喘着粗气,脸上、手臂上,是不正常的红晕。

  “弟弟,你、你——”

  少女是个没主见的,一路上都是孪生弟弟主导,好不容易撞上‘大善人’,没想到依旧是这个下场。

  少年清醒过来,同样是淡淡的红眼,但眼中凶横之意却是极浓,一把握住少女手腕,摇了摇头,低声道:

  “姐姐,我那个又发作了,前方有‘同类’!”

  少女‘啊’了一声,捂紧了嘴巴,又连忙道:“那我赶紧通知何大叔他们,让他们绕道。”

  谁知少年眼中冷酷之意一闪而过。

  “姐,姓何的没安好心,我暗中打听过了,这姓何的仗着有几分拳脚,做些走私买卖的生意,好喝酒,他婆娘就是他酒后打死的,还好色,男女通吃,我们姐弟落在他手上,绝无好下场。”

  他顿了顿,又道:

  “百来口人,够前方那‘同类’吃上一顿,我们乘机逃走。”

  “可是那大叔毕竟救了我们啊——”少女有些不情愿,“至少我们只会他一声再走。”

  “呵呵,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,姐姐,我们一路北上逃亡,那些被斩首、被抽筋扒皮、被蹂躏致死的同类,可都是死在人类的手上,人家要你的命,一个馒头就把你收买了?走!”

  少年硬扯着姐姐往山沟险道上爬去,哪里枝桠多,哪里脚下无路,便往哪里钻,值得一提的是,二人手脚灵活,动若脱兔,爬山的本事倒是不差。

  少年爬了一会儿,终于支撑不住,跌倒在地,翻了个身,鼻尖忽然粉红了几分,长吸了一口气,迷醉道:“好浓厚的血腥味。”

  少女鼻尖同样粉红了些,对于空气中的血腥味,露出了明显的厌恶之色,她从怀里摸出了个破馍馍,又找了片树叶接了些山间露水,喂给对方。

  那少年吃喝之后,就沉沉睡了过去,少女抱膝而坐,两眼全是迷茫。

  又过了一个时辰,少年清醒过来,重烧竟莫名减了几分。

  “走,我们回去!”

  “回去?”

  少年露出一个冷森森的笑容:“那‘同类’若是吃人,这百来人也足够它饱了,我们从原道走,反而安全。”

  “若是还撞上它怎么办?”少女依旧担心。

  “那不正好么,直接投靠它,然后跟着这些大虫子去关外谋生。”

  他又想到了之前的一系列遭遇,眼中煞气满满,“等我成了大妖虫,入关要食百万人!”

  少年少女又顺道摸了回去,深夜无月,只有不见五指的黑,而浓厚的血腥气却无时无刻不在周围环绕,少女吓的浑身发抖,而少年却乐在其中,不时捏起一块碎肉,翻了翻残破尸身,摸来一些银钱。

  “虫有五类,嬴鳞毛羽昆,吃肉也嚼骨,看来我们那个同类是个大毛虫。”

  妖邪、妖魔,都是唐国传过来的说法,而事实上,三十六东荒虫族,才是这些入关妖魔的真正名目。

  “嘶~”

  姐弟二人都有夜视之能,很快在群尸的尽头,发现了一尊大块头。

  这大块头堵在山道上,像一块巨岩,似虎豹剥了皮,又像是长了四足的大虫,柔软且滑腻的皮肤缓缓起伏,脑浆却已流了满地。

  “吊睛大虫,这说法还真没错,”少年嘿嘿一笑,三下两下爬到了它的身上,低头一看,脸色才严肃了起来。

  “弟弟,怎么了?”

  少女躲在十丈开外的一颗大树后面,怯生生的问。

  “这同类死了,被一掌拍死的,脑袋大的掌印姐姐你见过没?”

  “是程天堡的堡兵,还是那些诛妖的武人?”

  “都不是,他们没有这个手段,一掌能把这大家伙打的骨节寸寸崩裂,我看一流武人都做不到。”

  少年的最高眼界就是一流武人,拿着诛妖刃,一刀劈下,能斩钢断铁,但他刚刚试了下,这大毛虫裸露在外的骨头跟金属差不多硬。

  上万斤的身子,至少有五千斤都是‘钢铁’。

  而这大毛虫的骨头寸寸崩裂,软的跟烂泥似的,这种掌力,少年难以想象。

  他咬了咬牙,“我倒要看看,谁有这种本事!”

  姐弟二人继续往前,很快,一只又一只体型巨大的妖虫毙于道上,都是一掌而亡,有些甚至比之前所见的‘吊睛大虫’还要大上数倍,而哪怕是死了,残余的气势都冲的兄妹二人气血翻滚、头晕眼花,不得不绕道数里,才能继续前行。

  终于,一座大山立于道路之前。

  “啊!!!!”少女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声。

  这是一座由妖魔尸体组成的大山,高有百丈,血流如瀑,无数妖虫的尸体堆叠其上,死状凄惨,其中不乏已经化作人形的‘同类’。

  但诡异的是,这些数以百计的尸体,一丝一毫的气势都没露出。

  若非二人都能夜视,差点就真以为这是一座大山。

  山顶之上,一个满脸横肉,脖子粗大的和尚正在念经超度,每念一句,脖子上的骷髅串便就转动一圈。

  大和尚低头,声如响雷,吐声如浪:“两个小妖虫!”

  强烈的风浪将二人头巾吹散,露出两对兔耳朵来。

  “原来是两只小兔虫。”

  少年面如土色,手脚颤栗,而少女却不知哪来的一股气力,张开双臂,挡在了他的身前。

  “大师傅要杀我们吗?”

  大和尚摇头:“贫僧只斩恶,不斩妖。”

  少年回过神来,颤抖道:“那它们是怎么死的?”

  “吃人为恶,当以杀止恶,南无阿弥陀佛。”

  大杀僧从尸山中站起,涉阶而下,然后头也不回的道:“走。”

  “去哪儿?”

  “肚皮饿了,弄点吃的。”

  兄妹二人对视一眼,犹豫半晌,才吊在这怪和尚后面。

  ‘我看这和尚不是什么好人,我们找个机会,偷偷溜走。’

  ‘不,我觉的大师是个好和尚,他不是说了么,只斩恶,不斩妖。’

  ‘善恶由他定,他当他是谁?吃人是恶,杀人就不是恶了?’

  兄妹二人心灵相通,正在口语交流。

  “侵暴他人为恶、不义取财为恶、扰乱国政为恶、嫉贤妒能为恶、曲解佛法为恶、妖言荒语为恶、淫行色欲为恶、叛道入邪为恶、轻秽圣贤为恶——”

  大和尚顿了顿,又道:“凡我恶者,皆为恶。”

  “恶即斩!”

  少年差点没晃到,感情说到最后,只要你看不爽的,皆是恶人。

  少女连忙插嘴道:“大师怎么称呼?”

  “贫僧法号,大杀僧。”

  大杀僧带着兄妹二人一路下山,在午时左右,终于赶到了一座荒庙前,推门而入。

  庙内生有两团篝火,两个男人,一左一右正烧火取暖。

  中间一个美若天仙的女人,正端坐佛座之上,闭目修行。

  气氛有些诡异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