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二章 君非君 民不鸣

第二章 君非君 民不鸣

  一个项下骷髅九只,浑身染血的凶和尚,一对半妖姐弟,不管怎么看,这都挺引人注目的。

  但庙中三人却没一人动弹,甚至目光都没转动一下。

  大杀僧面色微微变化,跨过门槛的脚又缩了回来,伸手,拦住了姐弟二人。

  “怎么——”

  少年张嘴欲言,却发现舌头软趴趴的,居然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漫漫长夜,竟有人道对战佐餐,大善!”

  大杀僧在门外盘膝坐定,手掌张开,风声一卷,一只兔子从草丛中吸来。

  和尚手指一扭,便拔了它的脑袋,往后一丢,然后抱着兔身就是一顿啃,兔身瞬间鲜血淋漓。

  少女看到这一幕,两只兔耳朵吓的抖了三抖。

  而在庙内,一种高层次的战斗正在上演。

  只见两个男人身前的火堆摇曳不定,散发着一种难以想象的变化。

  左边的火堆上,火苗分成千万,好似无数人影在其中晃动。

  右边的火堆上,火堆聚成一团,表面似抹了一层金光。

  左边的男人将袖子一挥,金光顿时黯淡,无数裂口复现,好似百姓暴动,冲入王都,扯其官帽,脚踏士大夫,掀翻王座。

  “这是革命!”左边男人一字一句,却又好似千万人齐声开口。

  “天地革而四时成,汤武革命,顺乎天而应乎人,圣人出世,天下乃定。”

  右边男人猛的一捏,所有裂口扩大,最后合在一起,更加浓烈的火光从中溢出。

  “圣人不死,大盗不止,人人皆可为尧舜。”

  左边男人拔剑,剑光一闪,金光一分为二。

  “天下井然,何来大盗。”

  右边男人背后刀光突兀出鞘,与金光合一,好似一天一地。

  二人接下来各阐大道,或深奥,或浅显,或引经用典,或出口成脏。

  而整座荒庙内的气机受此影响,发生种种诡异莫测的变化。

  大杀僧坐在屋外,却感觉置身于一条滚滚大河之上,二人的话语,看似是一朵朵小浪花,但谁知道会不会改易河道。

  “没想到在这荒郊野外,竟能遇到两位奇人。”

  大杀僧当然明白,拳术再高,哪怕是半神,也只是过河卒子,只能靠性命去破劫,这是最下等的破劫之法。

  而那些天外的幕后巨头们,靠着扶持龙脉之子抢夺机缘,虽然算计深远,最终也脱不开俗物的瓜葛,只能算是中层的手段。

  而最上层的斗争,便是人道之争,路线之争,一旦破灭大劫的演化被转化,一切棋子、棋盘、谋划都会破产。

  这是最顶层的争斗。

  当然,这是从层次来说,而从武力来说,一旦幕后巨头下界,第一个要做的,就是捏死这二位‘奇人’,相当轻而易举。

  所以二人的危险程度,跟龙脉之子差不多。

  然而龙脉之子可以改弦更张,但是人道路线的抉择,一旦选定,便是不死不休,前方无论是朋友、亲人、父母,只要挡了路,就必须一脚踢开。

  这二人看样子已经做出了选择——正如他一般。

  照灯笼见迟迟压不住对方,勃然大怒,直接起身,“你当你是谁,大破灭劫降临之际,若不庇佑众生,待众生灭尽,长夜沉魂,只会是大人物摘取了最后的果实,你、还有你挑选的明主,拿什么来镇压乾坤。”

  血麒麟淡淡一笑,眼神之中,却透着极端的冷漠与理性。

  “天道无亲,常与善人,众生灭尽,再造众生便是,长夜沉魂,吾主自会重整乾坤、再开日月;这期间,你可不要挡我的道,照家的后人,你祖宗做不到的事,我不觉的你能做到。”

  “枉照小爷还觉的你麒麟一脉都是祥瑞,有悲悯之心,没想到你居然是个异端!”

  “悲悯之心我自然有,圣人出,沧澜清,只有五百年一出的圣人,才能与那些真神角力,才能安定乾坤,一群草头民能顶什么用,莫说那些界域外的怪物,就算是你我二人,想杀多少不就能杀多少。”

  “自打八王之乱后,王族血脉断绝,你我可都是草民出身,焉知之后不会有千千万万个你我。”

  “你有这个时间吗?距离破灭大劫只剩不到十年,你还能做什么?”

  “所以我需要你那道门——”

  “长的丑,想的美。”

  二人争论不休,完全没有注意门外多了三人,然而却在同一时间,轻咦了声。

  人道的争斗,就算是半神,没有足够强大的理念也无法参与,甚至完全看不明白。

  但被二人交锋的余波波及,这姐弟二人精神先是一片浑浑噩噩,继而若有所思,最后随着交锋程度的上升,气势突然暴涨,眼中皇者之气一闪而逝。

  照灯笼与血麒麟这才惊醒,同时转头,打量着三人。

  ‘又是和尚?’

  ‘宗师级,不,半神级别的和尚?!’

  血麒麟做为曾经的地军王族,和地军的所有半神都打过交道,眼前这和尚给他的感觉,比这些半神还要深不可测。

  可是半神又不是大白菜,哪来这么多强大的和尚!

  大杀僧挡住了兄妹二人,咧嘴一笑,露出焦黄的牙齿,“两位施主,天黑夜寒,能否容许贫僧在此寄宿一晚。”

  “无主之地,大师请,”血麒麟不动声色的道。

  大杀僧带着二人走了进去,找了一片空地坐下,这凶猛的和尚手掌按在地面上,不过片刻,掌下两块青砖便冒起了青烟,然后‘嘭’的一声,燃烧了起来。

  “这是什么法术?!”照灯笼脱口道,虽然他继承了照家的剑术,在某些方面可以说尤其强大,但在正统武道上,就是个标准的二流角色。

  “用火系拳术改变了物体的性质,大师好手段,”血麒麟赞道。

  “小小燃火掌,虽然很强,但不足挂齿。”

  照灯笼冷哼一声,收剑入鞘,闭目养神起来。

  场面一时安静下来,虽然彼此之间相当好奇,但戒备之心同样严重。

  血麒麟目光越过这和尚,上下打量着这对姐弟。

  他可以肯定,刚刚二人爆发的气势绝对是皇者之气,而且不是一般的皇气,至少他做为曾经的王族,皇气可没这对兄妹强大。

  异族,内藏皇气,还有一位半神和尚守护,有意思。

  以血麒麟的目光,自然能看出,虽然姐弟二人对所有人,包括这大和尚都十分警戒和害怕,但是这大和尚却在隐隐约约保护着二人。

  这应该不是陌生人的关系。

  大和尚生了火后,这才把目光转向庙内最后一人的身上,突然目光一凝,豁然起身,一字一句,煞气腾腾道:

  “钦神监的余孽!”

  照灯笼和血麒麟二人几乎同时握住了剑柄(刀柄),大杀僧一站起来,整座庙中,煞气几乎凝为实质,尸山血海般的恐怖佛念排山倒海而来。

  墙壁上、柱子上、门上,一尊尊佛影浮现,手持钢刀,好似把三人包围了般。

  就连火光的影子上,也显化出了一尊佛陀影像,倒提着两人头。

  这和尚哪来这么强大的杀意!?

  这得杀多少人才能积累这么多的杀意?

  杀一人为罪,屠万是为佛,杀得百万人,是为佛中佛!

  大和尚脖子上的骷髅眼同时亮起,幽森森的眼神盯向佛座上的天仙。

  天仙老祖宗受此刺激,眸子微微一颤,缓缓睁开了眼。

  兄妹二人眼见这天仙望过来,下意识的面红心跳,这好似源于本能,源于人类对于美好的爱慕。

  然而天仙姑娘很不开心,寒烟眉一皱,很是不满的道:

  “谁打扰老祖宗我睡觉,这不是有病吗?”

  敢情您刚刚只是在睡觉啊!

  大杀僧眼露犹疑之色,好半晌,才缓缓闭眼,二十只眼珠同时闭上。

  “抱歉,是贫僧认错人了。”

  “我很不喜欢你,”老祖宗眉头一扬,又道:“不过你是谁啊。”

  大杀僧面色一凛,道:“小僧前苦行者军团,三罪佛使,杀僧人一,敢问佛友是何称呼?”

  老祖宗哼了哼,道: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。”

  “佛友和恶道宗转生道人是何关系?”

  “我不认识他呀。”

  “那不知道佛友在何处高山修行?修的又是哪种法统?”

  “法统是什么,能吃吗?”

  老祖宗一脸呆萌,完全是一问三不知的状态,可大杀僧通过他心通,居然没发现对方在说谎。

  然而血麒麟却是心头微惊,苦行者军团,不是传闻之中,大鸠镇的王牌佛兵么,而且三罪佛使,更是传说中古佛一脉的传承者。

  大杀僧还想追问,一股阴风忽然冲入庙中,‘呼呼’两下,将火堆吹灭,同时此起彼伏的喋喋怪笑声从外面响起。

  一张又一张男女老少的轮廓,从窗外挤了进来,在纯粹的黑暗中,只有一张张散着冷光的脸蛋时而清晰,时而模糊。

  姐弟二人浑身发抖,恐惧让他们思维变慢,他们甚至看到,彼此的五官在缓缓流出浓浆,彼此两眼一白,直接晕了过去。

  “哦,没事,是那家伙在炼拳,”照灯笼轻松道。

  大杀僧看向窗外浓郁的阴气,脖子上的骷髅佛串像是被人为拨动一般,缓缓转动着,突然,这凶和尚面色一变,大喜道:“二师兄!”

  “二师兄?”

  照灯笼眨了眨眼,还没等他询问,这和尚已经冲出了门,搞的他一脸问号。

  ‘戚魁首不是麻匪出身么,什么时候跟秃驴戗行了?’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