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三章 二师兄 三师弟

第三章 二师兄 三师弟

  黑夜给了你黑色的眼睛,你可千万别用它来看鬼。

  越是靠近关外,鬼魅魍魉就越多。

  但绝没眼前那么多。

  只见漫山遍野,全是苍白的人影,苍白并非颜色,而是精魅之气所化。

  大大小小、男女老少、蛇身人面、妖娆风骚。

  大概因为前任主人是女子的原因,这些鬼类多半为女子,千娇百媚,行似生人。

  然而此时此刻,这些女鬼都像是嗷嗷待哺的雏鸟,张大了嘴巴,盖过五官,一条条黑炼从中吐出,化作阴风鼓荡。

  而在山顶,一位黑甲将军正在盘膝坐定,一吸一吐,全身上下的死气凝成一道黑烟,竟比在场鬼物都要浓。

  这将军黑袍罩甲,皮革护臂,秘银手甲,浓眉大眼,双眼一睁一闭之间,好似一口铡刀落下,凝而不散的威风充分展示了什么叫‘生当做人杰,死亦为鬼雄’,搞的四周女鬼眼神迷离,脸颊通红。

  此人正是假扮薛保侯,直奔关外的戚笼。

  而此时,他的《古版死佛气》正修炼到了最紧要关口,即将与《八万四千佛虫变》一般,成为他第二门贯通的阎佛寺至高武学。

  过程无惊无险,有着死神僧的体验感悟,加上强大的佛道修持,他即将突破第二十层。

  等把这一门武学修炼完成后,他便可以按照设想,将阎佛寺、薛家炼气法、罗家横炼术、五大雷音、五大内家境界等一身所学融合。

  而这融合的基础,便是武道之劲,丹劲。

  “二师兄!!!!”

  戚笼一身死气如狼烟黑柱,死气滚滚,正要孕育出一点纯阳之气,然后阴阳合一,借死转生。

  然而这一吼,就好似一尊气血大炮当面轰鸣,轰的戚笼头晕眼花,还差点晃了腰,原本精纯到极点的死气,被这佛陀巨吼一声喝裂,七天七夜的苦功,一瞬间白费。

  “哪来的鬼魅魍魉,竟敢困我师兄!”

  大杀僧双臂张开,做罗汉捶状,两条手臂上的血管像是大山流淌的小溪,交错一锤,天塌地陷,戚笼脚下的小山头硬是被一捶为二。

  ‘轰轰轰轰’声中,硬是有上百道鬼影被活活锤爆。

  “二师兄,我来救你了!”

  “救你老母!!!”

  戚笼如魔神一般从天而降,咬着牙口,隔空一拳轰出,好似光明撕裂的黑暗,以拳面为核心,大片的白色裂痕从黑暗中绽放,恐怖的震荡之力如同排山倒海,向这和尚席卷而来。

  《阎浮大千掌》混合薛保侯拳气合一、补空道的手段,都有塌陷虚空的拳力,尤其是《阎浮大千掌》的核心便是模拟如来之力,踏破大千世界。

  戚笼这一拳,方圆百丈的虚空像是开裂的鸡蛋壳子,那裂缝所制造的空间之气,粉碎一切,割裂一切,向大杀僧绞来。

  除了他之外,方圆百丈的一切事物,已经被殛灭成糜粉了。

  “二师兄好手段!”

  大杀僧不闪不避,双手一合,一嘴黄牙张合。

  “众生皆杀,十方俱灭。”

  他竟不闪不避,完全硬吃了这一击。

  大杀僧的外衣被切割的宛如碎布,而碎布之中,对方强壮的筋肉显露出来,每一道能斩裂金身的伤势,最终缓缓缩小,形成一颗戒疤般的小黑点,烙印在身上。

  ‘这是什么古怪手段,居然能把攻击中的杀意完全吞噬,并封印在肉身中,他不知道一旦这些杀气全部爆发,就算这和尚实力再高,也会瞬间毙命么。’

  戚笼一眼望下去,只见除了裸露在外的脑袋、手脚外,对方浑身上下,全是密密麻麻的戒疤,从脖子覆盖到脚脖子。

  硬吃了戚笼精神所化的磅礴杀气,这一拳让大杀僧血水如帘,从嘴里滑落,但从表情上来看,他居然还在笑。

  戚笼眉头一扬,烈烈作响的黑袍缓缓沉了下来,不过依旧有些恼怒。

  “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?”

  “我是你三师弟啊,二师兄!”

  戚笼嘴角抽了抽,见过认爹的,还没见过认师兄的,他眼中魔光闪烁,上下打量着对方,无孔不入的魔念钻入对方毛孔时,对方脖子上的骷髅突然大亮,九道黑色佛影连成一圈,硬生生挡住了他的魔念侵袭。

  ‘九尊半神级别的和尚脑袋,好古怪的法器。’

  戚笼轻咦一声,在最古老的一道佛影身上,他感受到了一点熟悉的气息,杀气顿时减了五分,淡淡道:

  “你跟古佛是什么关系?”

  “二师兄,我是古佛座下三弟子的第十世转世,”大杀僧指着脖子上的一颗颗骷髅脑袋,恭敬道:“这些都是我的上一世,也是我自己,每隔七天,师弟都要用净水洗涤自己的尸身,还要用美酒、美食供养,第九世喜欢吃鱼、第八世喜欢吃红烧蹄膀、第七世喜欢喝烈酒……”

  戚笼目光又扫向对方的手臂,只见在对方右手腕上,套着一串佛珠,共有五颗,骨白如玉。

  ‘舍利,五颗?不应该是十颗么——’

  戚笼打断了他,道:“你之前受伤了?”

  “是,逃往关内的途中,被钦神监的余孽伏击了一次,用掉了我的五颗舍利。”

  “这是什么?”戚笼目光扫向对方身上的戒疤。

  说到这个,大杀僧露出了一个难以理解的狂热笑容。

  “这是戒杀之誓,杀人是为罪,师弟我一直期待自己服罪当诛的那一刻。”

  “你说的二师兄,应该是死神僧吧,不过我并非他的传人,只是机缘巧合,得到了他的燃灯念,你认错人了。”

  戚笼张开手掌,顿时,一道明亮的烛光从掌心亮起,明亮却不耀眼,很温暖。

  大杀僧则同样伸出手掌,同样一点光亮,却充斥着无边无际的杀意,仿佛人间的所有杀戮之念,尽汇于此。

  “好浓烈的杀性!”戚笼赞道,他杀人最多最狠的那一段岁月,杀性也比不上这一点火光的万一。

  “以杀止业,业火如来,这是师弟的毕生追求。”

  大杀僧又道,“不过三师兄却是错了,当年师尊寂灭之前,分别点化我师兄弟三人三条救世之道,让我三人坚定信念,其中,大师兄证就的是红莲念、二师兄你证就的是燃灯念、而我证就的是杀生念。”

  “非有其念,无燃佛火,二师兄能与燃灯念合一,便等于燃灯念承认了二师兄,所以师兄即是师兄,并非是死神僧才是我师兄,而是贯彻燃灯之道的,都是我师兄。”

  戚笼没搭理这神神叨叨的和尚,反正他遇到的和尚都挺神神叨叨的,他转过头,只见召唤的鬼类直接损失了一百多个,顿时心疼的直抽抽。

  虽然这些鬼类死后还能从戒中再次召唤,这枚戒指相当于它们的本体,但是一下子死了这么多,这得消耗多少精气才能把它们补好。

  “二师兄,罪孽当斩!其鬼当诛!”

  大杀僧杀气腾腾的看着这些女鬼,半神的恐怖气场,吓的这些鬼类浑身发抖,‘叽叽喳喳’不停。

  “你想找死吗?”戚笼在背后幽声道。

  “不,我不想,二师兄。”

  戚笼念头一动,群鬼归巢,化作一道道白气融入戒中,大杀僧看到这戒指,面色微变。

  “师兄,这枚戒指从何而来?”

  “捡来的,怎么,你见过它?”

  “实不相瞒,受友人相托,此行正是为了寻找这枚戒指的主人转世。”

  戚笼轻咦一声,“你说的是古国末代公主重明儿?”

  “正是。”

  “你认识她?”

  “回师兄,我的上一世,曾经追求过这位长公主殿下,”大杀僧指着脖子上缺了一颗门牙的骷髅脑袋,一本正经道。

  戚笼嘴角抽搐了两下,决定忽略其中细节,直奔主题,“然后呢,你找到那位长公主殿下了吗?”

  大杀僧难得露出一丝苦恼之色,摸了摸光溜溜的脑袋瓜。

  “找是找到了,问题是,找到了两个!”

  ……

  戚笼是和大杀僧联袂归来的,半神脚力极其强大,一去一回,不过盏茶时间,便过了百里。

  照灯笼迷惑的打量着二人,好奇道:“将军,这一位和你是什么关系?”

  戚笼叹了口气,“算是熟人吧。”

  “不是熟人,是师兄弟,这位施主是我二师兄。”

  “乖孙子,我饿了,有没有带吃的?”天仙老祖宗百无聊赖的道。

  戚笼招手,顿时,通过五鬼搬运,之前在酒楼中顺来的鸡、鸭、鱼、鹅等大菜一一摆上了佛台。

  老祖宗顿时大快朵颐,且相当没有淑女风范,叉开腿蹲着,一手拿鸡腿,一手拿鸭腿,嘴巴塞的鼓鼓的,像是松鼠,很可爱,吃的眼睛都弯了起来。

  “你们也去吃吧,”血麒麟微笑道。

  二人畏惧的看着眼前威风凛凛的黑甲将军,咽了咽口水,腹部‘咕咕咕’直叫,终于忍不住口腹之欲,奔了过去。

  而戚笼的魔念早已钻入二人的精神海洋中,半妖、孤儿、奴隶贸易……无声无息之中,越发深入心灵,终于,他‘看’到了两座虚幻的神庭,以及神庭之外,复杂奥妙的禁制。

  戚笼不动生色,悄悄收回了魔念,照灯笼突然开口,“将军,出来聊聊,有点事想跟你说。”

  “恩?”

  戚笼眼神莫名的看了照灯笼一眼,缓缓点了点头。

  二人出了荒庙,走了数里路,这种距离,就算是半神,也无法无声无息偷听二人讲话。

  “戚爷,那个和尚有问题!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