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五章 侯爷镇堡(上)

第五章 侯爷镇堡(上)

  距离关中门户越近,大城就越少,坞堡倒是多了起来,这类坞堡像是防御形的宫殿,墙壁都是精钢打造,堡内家兵的数量虽然不过几百,但个个都是精锐,这些部曲、家兵吃的关外的妖兽肉,饮的是风水宝地凝结的冷泉水,五大阀的精锐也不过如此。

  而且关中门户是关外的候补兵源,一流高手在这里只能算是高级兵种,跟在关内开宗立派的地位截然不同。

  翡翠先生一袭绿衣,两撇小胡子,一双眼睛看起来极有智慧风采,他巡视了一遍后勤,自言自语,“呵呵,三十六堡的堡主供给的物资比之前少了一半,这是要造反了吗?”

  “先暂且忍他,等侯爷归来,再行算账。”

  正在这时,有人来报,说是小宛夫人请先生一晤,翡翠先生眉头一皱,暗道了声不好。

  果不其然,等他到了二夫人的闺房前,就听得如泉水般,涓涓细流的声音。

  “先生来了,来人,把信件交与先生。”

  翡翠先生连忙躬身,接过信件,上下一扫,顿时皱眉道:“侯副都督又在催促侯爷回府?”

  “没错,侯爷这位干爹心思深沉,掌管武平军府几十万大军,就算是侯爷也不得不听命行事,之前还可以用军粮未至来推诿,如今听说三征的粮秣军械已经顺利入府,再想拖延,怕是困难了。”

  “怕是拖延不得,军令如山,当初武平军府一位宗师郎将在前线因为战事不得不迟了两天回府,那位侯副都督当场就让他下狱,第二天问斩,同时斩杀的,还有那位郎将的五百心腹,那可都是一线强军啊,跟我们都相差无几。”

  屏风内的夫人也微微踌躇,他也知道那位侯副都督权势滔天,而侯爷虽然强大,但也只是他的众多义子之一,一旦得罪了他,瞬间就会被剥夺军权。

  翡翠先生迟疑了下,忽然道:“小人倒是有一法子,或许可以拖延一二,只是此事需借助侯爷军印,而且此事只能我与侯爷知晓,夫人这里……”

  小宛夫人心中一奇,反问道:“莫非是侯爷在哪里还有什么红颜知己,那位红颜知己又是某个重要人物的女儿?”

  “呃——”翡翠先生额头上闪过一丝冷汗,“大、大略如此,不过侯爷的家事,小人实在不敢多舌,还是等侯爷回来,夫人亲自去问吧。”

  “好,小月,你去拿侯爷的军印。”

  “对了,夫人,还有一件事,耶律小蛮公主到承天堡闹事了!”

  “什么,胡闹,你怎么不赶紧禀告!!”

  小宛夫人虽然温柔如水,但是一旦喝问,却平添一股天然的威势,甚至几道强大的法术波动在屏风内闪过。

  翡翠先生头深深低下,心道不愧是连侯爷这种桀骜难驯的人都管的服服帖帖的二夫人,平时如春风化露,一旦爆发,却自有一股深沉气势。

  他手捧军印,赶紧解释道:“下面人哪敢得罪这位公主殿下,更不敢通风报信,也只有等公主殿下离开后,才悄悄的禀报小人,我得到消息,便赶紧致信承天堡主,堡主素来与侯爷友善,想必是不会多加为难公主殿下。”

  小宛夫人叹了口气,“我这小妹妹在草原中作威作福惯了,又是火摩国国王的爱女,脾气爆裂,旦又不顺,便就杀人出气,家中的婢女被她杀了没有几十,也有一百位了,侯爷一去去那么久,她能忍到现在才发作,已经是出乎预料了,随她去吧。”

  大草原上,有无数小国,而这火摩国便是其中之一,国土面积大约有一道之地,国人有一半都是奴隶,国王权威极重,动辄便屠杀取乐,这耶律小蛮,便是在薛保侯一次出阵塞外的战争中撞见的,对其一见倾心,然后纳作三房小妾,纳公主做妾,在当时可谓是惊动一时。

  正在小宛夫人与翡翠先生都头疼局面的时候,突然下面人激动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  “侯爷!”

  “侯爷回来了!”

  “快打开城门,迎接侯爷!”

  “先生速去,妾身稍后就到!”

  “小人明白,”翡翠先生连忙道。

  而等这位军师赶到坞堡门口,果然看见了那道熟悉的,从骨子里就充斥着霸道与桀骜的高大身影。

  红衣血甲、烈火枪、混血魔驹、赤焰令旗、斩钢剑、牛毛弩、黑鬼面甲。

  从城门中蜂拥出来的兵马,像是燃烧着的血浪,将为百兵之魂,薛保侯这支先锋卫,每个人的眼中都充斥着狂热的野心。

  行如风,静如松,这里每一个兵卒都套着近十口道器的超级豪华兵马,就是薛保侯辛苦十几年的成果,就算是出征关内,都让他们守在关中门户,舍不得消耗。

  翡翠先生和十几位营将直接躬身小跑,然后半跪在地,激动道:“见过侯爷!”

  坐在神血宝马上的高大身影冷冷看着几人,寒光闪烁的眼睛使人不敢直视,手中马鞭‘唰’的一下,抽打在翡翠先生的背部,抽的衣衫裂开,皮肉开裂,响声像是钩子,勾的人胆中酸水都往外吐。

  十几个营将,都是不亚于四豹将的一流战将,而翡翠先生更是有大神通的道人,像是家犬一样被抽打,居然一丝异议都没有。

  只能说这关外等级森严的程度,远超关内人的想象。

  “好了,起来吧。”

  翡翠先生颤抖着站了起来,满头大汗,拱手挤出一丝笑容,道:“恭喜侯爷回归。”

  迎面而来的,便是‘薛保侯’的一记冷哼声。

  “知道为什么抽你吗?”

  “小人无能,没有管好兵马,任人欺辱。”

  事实上,这支千人兵马是真不缺物资,不仅有承天堡从关外运来的神风米、百露水、各种衣物,附近三十六座坞堡,更是供给了自家堡内九成的物资。

  而之所以被‘欺辱’,也只是由九成变成了五成。

  薛保侯冷笑一声:“通知三十六堡堡主,一个时辰内,若不是负荆请罪,那就提头来见吧。”

  顿时,三十六位传令兵拍马而出。

  无人敢有疑意,哪怕这三十六座坞堡的力量合在一起,可能有近百位一流高手。

  “侯爷才刚回来,火气怎么这么大啊,要不先入堡,妾身给您沏茶去火。”

  话语间,一顶小轿子被抬了过来,一位面裹轻纱,身穿鹅黄色长裙的美人缓缓走出,一双美如白玉的手掌温柔的捧住了‘薛保侯’握着马鞭的粗粝手掌,秀媚含情的丹凤眼透着无限爱慕,望着对方。

  看到戚笼小心肝一颤,又是个寡妇!

  翡翠先生,四十二岁,阴神高人,关外碧华宗叛徒,十年前被薛保侯收服,贴身心腹。

  赵小宛,武平军府第一名妓,八年前被薛保侯看上,当场动手,击退八名强敌,强纳门下,后来得知,此女是皇城司左监副使,倚为臂助,多年来一直替他暗中谋划,让其脱离侯副都督掌控,自立门户。

  薛保侯是被打死后,戚笼才开始吞噬记忆的,所以得到的记忆不多。

  所以他才会以暴怒姿态登场,因为在记忆中,只要这位薛侯爷一生气,动辄杀人分尸,无人敢招惹——除了眼前这位。

  赵小宛的柔荑轻轻抚摸着戚笼的手背,虽然不至于让他心猿意马,但也总不能让她一直摸下去。

  念头一动,忽然一把把这美人抱上马,邪邪一笑,隔着面纱,对着眼前美人轻轻一吻,龙脉之气毫不掩盖的释放出来,顿时间,天空乌云汇聚,巨大的龙影在云中若隐若现,恐怖的气势震的所有人浑身颤抖,浑身上下,每一寸皮肉,都在畏惧,在降伏。

  就连端庄如赵小宛,也激动的珠泪盈眶,颤声道:“侯爷、侯爷真的成功了!”

  ‘薛保侯’握拳,刹那间,整个虚空都好似凝成一团,他猖狂大笑道:“本侯与龙脉合一,本侯才是真命天子,日后本侯征战天下,顺昌逆亡,尔等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,如何做本侯的开国功臣!”

  所有人都目光狂热起来,什么样的将军养什么样的兵卒,先锋营的每一个兵卒,都是百里挑一的野心之徒。

  “走吧,本侯倒要看一看,这些小小的地头蛇,到底有何勇气,来阻挡本侯。”

  “侯爷,这几位是?”

  赵小宛美眸一转,注意到了戚笼背后的几人,有和尚、有刀客、有小孩、还有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。

  赵小宛眼一眯,这莫非又是侯爷寻花问柳,所找来的姐妹?

  老祖宗可不管‘薛保侯’英明神武那一套,她正在马上打着瞌睡呢,嘴巴一鼓一鼓的,像是个可爱蛤蟆,口水都流成一条线。

  戚笼干咳一声,“这些是本侯招揽的手下,你去把他们安置好,待本侯问罪归来后,再做安排。”

  赵小宛温婉的道:“好,都听侯爷的。”

  ……

  而在承天堡,一个坐在轮椅上,没有双脚的老人睁开了眼,两条白眉缓缓皱起:

  “怎么会是薛保侯得了龙脉,贪狼呢?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