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六章 侯爷镇堡(中)

第六章 侯爷镇堡(中)

  三十六堡堡主,是相当强大的一股关中势力,其实力,比山北道军阀联盟至少要大上十倍;做为关外的候补兵源,不是精锐,根本无法入选。

  除此之外,他们还是钟吾各地大商人支持的对象,每年通过他们走私的利润高达几百万两。

  要人有人,要钱有钱,背后又有人撑腰;在薛保侯入关之际,照样被驯的服服帖帖。

  无它,薛保侯是关外大将,拥有屠魔令的大将,本身又是宗师级中的顶级高手。

  然而此时,一道道兵马迅速汇聚,一流高手的气血堆叠在一起,让四周空气都好像燃烧起来。

  放眼望去,上万顶级战兵拉成成排成列,全身披甲,像是磨牙吮血的野兽。

  同一时间,一座座大阵拔地而起,‘乾坤驱魔阵’‘万象防御阵’‘金山银刀阵’‘火焰八卦阵’‘后天万箭阵’等十几座阵势,虽然比不上关外的神级阵势,但也是神级阵法下第一流的水准,光芒此起彼伏,风水之气凝为实质。

  就算是一群千年妖魔,也不是不能阻挡一二。

  更别提大阵前方,上百位一流高手组成的精英团,就算是宗师高手陷入其中,恐怕也脱身不得。

  哪怕即将到来的敌人是宗师中的强手,他们也相信,只要合力之下,击败对方是理所当然的。

  这是武人对自己的绝对信心。

  然而在后方,这几十位堡主们就不是如此想了,做为某一股势力的代理人,平衡术是很讲究的。

  大家还要留存实力赚钱呢。

  如今,把那一位惹毛了,谁的损失?当然是大家的损失!

  “沈堡主,是你提议给薛保侯断一部分补给的,是你信誓旦旦的保证,就算是薛保侯归来,必然元气大伤,现在怎么办?”

  沈堡主有苦难言,他背后那一位的确是这么说的,甚至说薛保侯很可能已经死在关内,他这才撺掇大家动一动手脚,想要试探一番。

  天见可怜,他怎么知道薛保侯会在此时归来,更没想到这一位会如此霸道,直接让他们提头来见!

  “好了,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,就让我们会一会这位风头正盛的薛侯爷吧,”一位头戴兜鍪,手持斩马刀的老堡主淡淡道。

  关中坞堡有相当一部分,是分封给关外有功将士的,这些立了功的将士们实力自然不容说,往往都是几十年征战的宿将,虽然愿意对薛保侯立礼敬三分,但要说对这毛头小子有多佩服,也不见得。

  实在不行,大家马上见见真功夫,老子砍宗师的时候,你估计还没成出生呢。

  “放心吧,这么多人在,那位薛侯爷不会真的要各位脑袋的,真要有这本事,等他做了武平军府的都督再说吧。”

  “不过恐怕放血的难免的,不过今年特殊,等来年,来的就只是普通校尉了,说不定还是咱们某家的后辈。”一位瞎了一只眼的中年堡主大笑道。

  有这些主战派安慰,其它堡主心里多多少少安定了些。

  毕竟关外七府,就像是七座大山,虽然如今大山少了一座,但大山依旧是大山,从山上掉落的一块石头,砸死自己不成问题。

  “他来了!”

  “走,我们汇汇他去!”

  “小辈!”

  从一众堡主中,十个或是白发苍苍、或是断臂少腿,但是气势雄厚的老人拍马迎了上去。

  这些人中的大部分,曾经也是将军。

  以他们眼光,看着从不远处缓缓杀来的先锋卫,也忍不住目光一亮。

  “好有气势的兵马!”

  “气场能激气飞沙走石,血气连成一片,厉害!”

  “装备好强。”

  两股老堡主互视一眼。

  “几流水准?”

  “二流上。”

  “算上主人,准一流吧,不过距离王牌还有不少差距。”

  二人都在督护府王牌兵种中服役过,眼光自然是有的,这先锋卫虽然凶焰滔天,个个嚣张蛮横,悍不畏死,跟随薛保侯也算是身经百战。

  但跟真正的督护府王牌,能狙杀宗师、抗衡半神者那种兵马相比,还是差了不少,气质有些飘了,缺了点底蕴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这一流二流的水准,是指关外的水准,而非是关内。

  在关内,像是熊罴营这种二流兵种,在不遇到宗师的前提下,都能横扫一切军阀势力。

  戚笼眼中光芒微微闪动,看着迎面走来的十位老堡主。

  鲁、韦、黄、马、公孙、吕、董、宇文、闾丘。

  这十姓在三十六堡中算是实力派,而且堡主都在关外服役超过二十年,虽然不是高层,但在督护府中,也算是说的上话的那种。

  能对付督护府的,也只有督护府中人。

  戚笼保持着薛保侯桀骜狂妄的风格,下巴微微抬起:“各位都是督护府的老人了,也该知道,做狗就要做狗的态度,我们这些养狗人养了你们,是让你们看家护院的,不是来绞毛的。”

  公孙堡主大怒,他在退役之前,可是跟薛保侯现在的官职一样,也有将军头衔,根本不觑对方。

  “黄口小儿,你——”

  戚笼眼中龙影一闪,公孙堡主脚下那只老战马突然一声嘶鸣,四肢一软,直接跪倒在地。

  得亏公孙堡主机警,一个鹞子翻身,有些狼狈的转身下马。

  “你看,养马和养狗是同一个道理。”戚笼嘲笑道。

  这十位老将都是见多识广之辈,立刻感觉到,这薛保侯跟过去不同了,气势更加内敛,而且有一种说不出的威严。

  这种威严他们只在大督护府前三品官员中见到过。

  “你——”公孙堡主喘了几口粗气,“你征用了沈堡主的坞堡,强迫我们供给粮草,我们只是少提供了不用提供的那一份,你难道真要因为这个理由,跟我们内斗,杀个血海滔天?”

  “那倒不是,本侯来此,是因为沈三山受了程天凶的指令,让他暗中调查我,若是我迟迟不归,甚至会找机会瓜分我的部下,所以我才要他的人头。”

  “程堡主要对付你?”

  “不可能,你不是半年前,才和程堡主结拜为兄弟吗?”

  “程堡主驻守承天堡五十载,你们没有利益冲突!”

  “不信?”戚笼歪了歪脑袋:“那你去问问沈三山,程天凶请他的千年银雪茶好不好喝?”

  十人面色一变,其中一位二话不说,驾马飞奔,直接奔向沈三山,直接扯着他的领子质问,沈三山的脸‘唰’的一下苍白了。

  性质变了。

  以前大家是抱团对抗横征暴敛的薛保侯。

  如今却是截杀督护府使者的帮凶。

  而且对方还是有屠魔令的游骑将军!

  这不是找死是什么!

  “我们可以做主,把沈三山交给将军你,还指望您——”

  戚笼打了哈切,漫不经心道:“我说要你们提头来见,你们就必须提头来见,不守信用,日后本侯还怎么带兵?”

  “不过话又说回来,若是成了自家人,人头提来的同时,人也可以过来。”

  吕堡主皱眉道,“将军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很简单,本侯在关内损失了一部分人手,想在你们身上补回来。”

  “你想未经督护府许可,私征兵马?”一堡主不可置信道。

  “话不要说的那么难听嘛,你们也可以理解为,你们族中子侄仰慕本侯的王霸之气,主动依附。”

  公孙堡主皱眉道:“薛将军,吾等子侄将来入的都是督护府的直系兵马,让他们当您的私兵,怕是不合适吧。”

  “呵,各位还真把自己的这点兵马当块宝了,要不是本侯需要用兵,还不一定看上各位的子侄。”

  戚笼洒笑道,狂妄的语气让这几人更加火大,而未等众人开口,他又接着道:

  “这样如何,我们赌一赌,各位既然觉的自己兵强马壮,有谈判的本钱,若本侯以一己之力,破你这近万人马,我们是不是能谈一谈了?”

  “倘若真是这般,让我等俯首称臣都可以。”公孙堡主断然道。

  要以一己之力破万人之阵,而且是他们的精锐之师,就算是普通半神,怕是也不可能。

  若对方真有此实力,自己这些人还真可以说是高攀了。

  “那就麻烦各位稍等片刻,本侯去去就回!”

  戚笼扭了扭脖子,脚步一拍马首,便凭空出现在万人大阵前,悬空而立,像是魔神降临。

  十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同时发起了攻击的号令。

  刹那间,无边箭矢像蚂蝗一般铺天盖地而来。

  箭是上等的破妖箭,能把千年妖虫的皮都射穿的那种。

  而戚笼既然在扮演薛保侯,自然也只能使用他的手段,两眼凶光闪烁,气血合一,整个身子燃烧起了汹汹血火。

  这是燃身火,是根据烧身火推演出的武道神通,能在短时间内,将武人气血的威能激增十倍。

  “隔空拳意!”

  戚笼猛的一拳,空间像是锤裂的镜面,‘崩崩崩崩崩——’,一连串的箭矢爆裂声。

  这些能穿钢破铁的神箭,居然全数被拳意定在空中,眼前黑压压的一片,这得是多么强大的拳意,才能化虚为实。

  在众人惊骇的眼神中,戚笼哈哈一笑,燃身火猛然从空间中溢出,这数以千计的箭矢,在下一瞬间,被烧了个干干净净,恐怖的热浪铺天盖地。

  天上火烧云,地下薛保侯!

  :。: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