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七章 侯爷镇堡(下)

第七章 侯爷镇堡(下)

  戚笼以魔神之姿一举震慑了所有人,他的目光一扫,实质般的眼神一一扫过去,无人敢于直视,按照戚笼的推演,吞噬龙脉的若真是薛保侯,也应该是这种层次。

  通过龙脉壮大己身,在未经过火烧身的前提下,实力提升至半神。

  戚笼的目光扫视一圈,三十六堡的压箱底牌,这近百位的一流武人精锐团一个个的,瞬间被激发起了气势,各种神性光芒混合着气血乍现,并在与人身相印,多出现于拳脚之上。

  武行有一大拳系,称作象形拳,以模拟野兽习性做杀人手段,正所谓‘耕夫习牛则旷,猎夫习虎则勇,渔夫习水则泳,战夫习马则健,万物皆可为我’。

  而关外武术最神妙的,便是将人之拳术精神与风水异像相融合,神性入拳,演化出种种神兽幻影,洪小四的煞神将便是此类,那地军的血脉秘术也能算这一类。

  一旦炼出这类神性拳,拳意较之普通拳意,威力一个天,一个地,差距大概就相当于神兽与普通野兽的差距。

  然而这些堪称恐怖的拳意随着戚笼目光一一扫过,竟然都有崩裂的架势。

  论起气势,谁赶比龙脉这种神异之源要强。

  “我要动手了!”

  戚笼冷冷一笑,两手虚抓,空气被扯出了十道白痕,双手猛的交叉划过,顿时,好似同样万箭齐射,前方一排一流武人,几乎在一瞬间被射成了马蜂窝。

  一位黑色厚甲的一流高手咬牙,手持钢枪,脚下骑着一座近一丈高的黑皮耗牛,人骑合一,‘轰隆隆’的杀向戚笼,踏步如踏山,每一步都是一道雷声。

  牛是异种耗牛,也是关外异兽,虽然比不上神兽禀日月星辰而生,但也是受风水之气的滋养,诞生的异类灵兽,能与人心灵相通,且刀箭不入,力达万斤,气血堪比超一流高手。

  此时此刻,异种耗牛的巨大心跳声和武人心跳擂动声合为一体,气血近乎实质化的从枪尖捅出,化作流质血光,罩向戚笼。

  战场瞬息万变,但这血光却是独家秘术,号称兕牛枪,无论对方多强,都能定人一瞬,而这一瞬之间,便能分出生死。

  《山海经》:‘兕在舜葬东,湘水南。其状如牛,苍黑,一角。’

  这一枪中,藏着帝王坟墓的气息,所以又称葬帝枪。

  然而戚笼的身上,却反卷出更强烈的神性血光,反罩向对方,这位黑甲高手顿时感觉,好似有无边无际的神兽潮向他淹来,其中一尊正是黑兕。

  戚笼则诡异的出现在他的右侧,两腿半弓,双臂似扛日,臂上肌肉像是游走的剥皮大蟒,一上一下抗住牛身,低吼一声,双掌猛的一撕,巨大的牛身瞬间四分五裂,血水所化的冲击波在一瞬间冲到后方,化作无数口钢刀,瞬间将后方五人斩成肉块。

  薛保侯也初步形成了自己的大武行体系,叫做‘万胜之师’,是军中搏杀之术、战场用兵之道、加上自身一些炼体、刺激气血的手段,合并而成,爆发性极强,一瞬之间的爆发,有如千军万马的征伐。

  比如刚刚这一招,便叫做‘裂神锁’,是战场上专门用来对付神兽种的手段。

  戚笼得到了薛保侯的一部分记忆,发现这薛侯爷从小就是在一处叫‘阎王屋’的地方培训出来的,和他一起训练的,还有来自不同地方的三千名孩童,教官用各种血腥残忍的手段,传授他们杀戮武道,并让他们互相残杀,最终,从‘阎王屋’中走出来的只有三名孩童,而薛保侯便是其一,而且还是排名第一。

  而在十位堡主眼中,‘薛保侯’方一下场,便就大杀特杀,短短瞬间,这一百名一流武人便损失了二十位,不,现在成了三十位。

  若非四周的异兽重骑兵、灭妖弓弩手、还有随军道人同时加入围攻,替这些一流高手们分担压力,死伤只会更多。

  然而‘薛保侯’轻描淡写的一招一式,却有近乎撕裂虚空的力量,意境堪比宗师的‘天之五行’,而且是无止尽、无间隙的‘五行拳术’,这就超级恐怖了。

  在场的堡主虽然没有人达到过‘宗师境’,但有几位在年轻时,也曾触摸到宗师的门槛。

  比如那位手持斩马刀的鲁堡主,当年一口千斤斩将刀在关外也是鼎鼎大名,就是一次断后任务中,硬杠中山国的蛮荒神兽,伤了内腑,这才突破不成,转回关中养老。

  “关键不是这个,而是薛保侯的肉身——”公孙堡主喃喃道,哪怕万人大阵中的滚滚血潮,都无法阻止‘薛保侯’的气势无止尽的上升,天上的乌云也越发浓郁,甚至隐有雷光。

  他在一众堡主中,并不以武力见长,但他曾经在皇城司附庸部队,‘不死营’中服役过,知道很多秘密,他亲眼目睹‘薛保侯’身上长满了金色鳞片,并且身高也在节节高长,这让他不由想到了某种传闻,以及传闻中的‘真龙天子’!

  “不和你们玩了。”

  在哈哈大笑声中,戚笼猛然拔地而起,而天空上的乌云受其召摄,滚滚而下,拳与雷合,云与身合,一拳轰出,九匝雷云从天而降,恐怖气势让下方所有人都无法抵御,滚滚气浪铺天盖地,一尊又一尊神兽幻影爆裂,一个又一个一流高手五官流血,直接晕厥过去。

  而等戚笼落下之后,在场之中,除了鲜血和尸体,就只剩下惶恐不安、甚至惊惧到极点的一众堡兵。

  良久,一位堡主才喃喃道:“这就是为什么,只有神级阵法才能阻挡半神。”

  单纯的半神意念轰击就是一道天堑,任何人都无法闯过的那种。

  戚笼悠然走在兵荒马乱的战场上,缓缓走到沈三山的面前。

  “跪下。”

  沈三山面色一红一白,毫不犹豫的就跪了下来,除了他之外,还有其它十几位堡主。

  不过没等这些人开口,戚笼忽然猛的一挥手,然后掉头就走,头也不回。

  “本侯不大喜欢跪着的人。”

  下一刻,十几颗人头拔地而起,胸腔之中,血水喷涌如泉。

  ……

  “侯爷真是英明神武,一举降伏三十六堡中人,想必一到明日,消息便会传遍关内关外,以一敌万,妾身真是与有荣焉呢。”

  夜晚,小婉夫人正以灵巧的手法帮戚笼沏茶,白素的手指在茶雾之中好似谪仙人拨弦,不得不说,单论皮相,这位小宛夫人比起白三娘、红姑还要出色,不仅有沉鱼落雁之容,闭月羞花之貌,并且气质如瑶宫仙子一般飘渺。

  美人奉茶,戚笼淡淡点头,轻轻抿了一口。

  “本侯不在的这段时间里,关外是个什么情况?”

  小婉夫人声如清泉,一点点把薛保侯经营的势力、产业、乃至各方势力的变化,一点一滴吐露出来。

  不听不清楚,没想到薛保侯在关外经营的势力居然这么大,甚至有些隐秘产业,包括铸私银、铸私兵、乃至与中山国的走私买卖,每一笔都高达几十万两的灵银流水。

  或许这位薛侯爷早就起了自立之心。

  再往深里想,或许这也是那位侯副都督刻意放纵的结果,毕竟一旦薛保侯夺龙失败,被贪狼吞噬,这些势力必然树倒猢狲散,直接接手都没问题。

  毕竟是名义上的干爹嘛。

  小婉夫人又小声问道:“夫君,沈三山背后真的是程堡主?那小蛮妹妹岂不是麻烦了,要不让隐卫——”

  戚笼摆摆手,冷笑道:“不用,程天凶也是笃定我夺龙会失败,哼哼,本侯那位义父,怕也是这么想的,而本侯一旦夺龙成功,这些人必然会换一张脸,我看我那亲爱的义父知道这个消息后,怕是连最心爱的紫玉鎏龙碗都要砸了吧。”

  “但这些人表面上,却必定会更加倚重侯爷,他们没有别的选择,”小婉夫人若有所思。

  整场夺龙局,戚笼把自己参与那一部分剪掉,只说薛保侯发觉‘螳螂捕蝉、黄雀在后’的局面,先杀李伏威,再杀贪狼。

  小婉夫人自是笃信无疑,脸色微微泛红,小声道:“既然侯爷如此有把握,那妾身就不担心了,天色不早了——”

  戚笼干咳一声,连忙道:“夫人先休息吧,翡翠先生还有事向本侯报告。”

  小婉夫人眼中闪过一丝失落,但仍躬身行礼道:“那妾身就先行告辞了,只是小蛮妹妹那里,侯爷得多上心。”

  “放心便是,本侯明日便去承天堡,把她领回来。”

  小婉夫人告辞后,翡翠先生紧随而来,先是行了一礼,然后把一些重要军务向戚笼汇报,自打得知‘薛保侯’吞噬龙脉后,这一位变的更加恭敬顺服,两眼看向‘薛保侯’时,充斥着狂热。

  “侯爷大气运在身,洪福齐天,那侯老狗奸计失败,也是命中注定的事,也辛亏侯爷及时赶回,不然小人差一点点,就要动用那最隐秘的那层关系了——”

  ‘最隐秘的关系,那是什么关系?’戚笼心中纳闷,他的确吸收了一部分薛保侯的记忆,但主要却是武道方面的记忆。

  “唔,本侯知道了。”

  戚笼打断对方,敲了敲桌子,沉吟道:翡翠先生,关于恶道宗转生道长一事,你知道多少?”

  翡翠先生一愣,迟疑道:“不是特别清楚,只是依稀有传闻,当初转生道长转世失败,似乎并不是修行上的问题。”

  “恩,你帮本侯调查这件事,记住,要保密,对夫人也要保密。”

  翡翠先生顿时想到,白天看到的那个美若天仙的女子,他未必能看出谁是半神,但是对于道法的高深程度,他是隐约有所感的。

  臣不密则失其身,他连忙低头道:“属下明白,此事必不会有第三人得知。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