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九章 承天堡(三更)

第九章 承天堡(三更)

  戚笼要去承天堡,表面是把他喜爱的小妾,耶律小蛮要回来,实质上,是为了探一探堡内,为刺杀关中第一高手,程天凶做准备。

  红姑很少,不,应该是从未要求他做任何事,所以这个要求戚笼说什么也要做到。

  薛保侯喜欢骑马,但是戚笼这一次坐的却是轿子,轿子本身就是一座大型道器,唤做六十四抬神王封禅轿,是由三十二匹神血宝马,外加三十二位炼体高手拉动,轿身本身由元金灵银、珍珠玛瑙、紫玉翡翠雕刻而成,奢华到了极点。

  关键是意义,六十四位的规格,这可是封禅的规格;自古以来,钟吾古国封禅的只有妖皇,少数几位,要么是权势滔天的王族,要么是对古国有着天大贡献的将军。

  而在礼乐崩坏的如今,能够坐这种六十四抬轿的,只有正一品的大督护府都督,薛保侯的野心可想而知。

  不过这倒也方便了戚笼,毕竟这么大的地方,可坐可躺,有美酒,有水果,有美食,就差美人了。

  然后一道娇小身影一下子就窜了进来,直接挂在了戚笼身上,顿时,一股淡淡的血香味传入了戚笼的鼻中。

  血是臭的,这是毫无疑问的事,如果血很香,那只能证明对方炼体境界极强,炼气养髓,骨髓造血。

  因为只有通过骨髓孕育,而不是五脏吞吐的精血才是‘先天血’,是不沾染任何杂质的。

  再往上,便是由‘先天血’与半神拳意融合,诞生的武神血。

  这二炼大成的女人,便是薛保侯最大的底牌,掌握薛保侯麾下所有势力的耳目,隐卫首领雪瞳。

  戚笼低头打量着怀里的女人,五官纤细,脸色是不正常的苍白,似乎是跟其本身血脉有关,腰很纤细,在他怀里蠕动间,骨骼甚至有些膈人。

  当然,若是脱了衣服,入眼必然极佳。

  根据戚笼为数不多的经验,想要肉感,身材就必然有些微胖,反之亦然。

  眼触和身触,只能二选一。

  在薛保侯的记忆中,这个雪瞳是他从‘阎王屋’中脱身,无意间救下的孤女,打小便相依为命,是他最信任的人,比翡翠先生和小婉夫人还要信任。

  “好了,起来吧,正事要紧。”

  戚笼念头一动,身上燥热顿消,雪瞳则听话的跪坐在他对面,双手按膝,腰上挂着短剑,标准的杀手姿势。

  “你干的不错,没有你,我还不知道沈三山居然与程天凶勾结在一起。”

  雪瞳听到夸奖,冷漠的眼睛眯了一下,这是她开心时的小动作。

  戚笼敲了敲桌子,“我让你打听的消息,如何了?”

  雪瞳从怀中摸出一本小册子,递了过来。

  这杀手女不是哑巴,她只是不喜欢说话,若非对面是‘薛保侯’,她连表情都不会有变化。

  戚笼打开扫了一遍——

  程天凶:关中第一人,三大炼的顶尖高手,精通拳、枪、刀,最强拳术是天狼爪、恶鬼纵。

  有一妻一妾,花黎夫人、百媚夫人。

  程家四子二女:大公子程三楼、二小姐程离、三公子程啸天、四小姐程卿、五公子程书、六公子程肆然。

  其中,大公子程三楼是程天凶与老妻之子,老夫人病逝,而这位大公子据说也体弱多病,目前管事的是堡主与如今的正妻,花黎夫人所生之子,也就是三公子程啸天。

  这一位统领承天堡军三万,且掌管四大铁神卫,每一个铁神卫都是宗师级高手,可以说单论兵马,关外三品以下的将军都比不上这位。

  至于其本人,虽然出手次数有限,但应该也是宗师级高手。

  雪瞳所给的资料中,还有几人的画像,其中,程天凶垂垂老矣,两位夫人绝色天香,程三楼温文尔雅,程啸天虎视鹰眸,其它几位也各有各的特点。

  根据资料,四子二女中,大公子和三公子都有妻妾,四小姐程卿招了个入赘的,而且这上门女婿还算是个熟人,曾经吕阀十将之一的先锋使唐宁。

  戚笼眉头扬了扬,又翻了一页。

  五公子程书(已故),有妻(疑似)。

  “什么叫疑似?”戚笼皱眉问道。

  “有,但没人知道,所以疑似。”

  “那是怎么知道有的?”

  “五公子故居,有嫁衣。”

  雪瞳的声音很沙哑,这是长时间不说话导致的,但其实非常好听,咬字很清晰,像是水滴滴入清澈的湖中。

  但戚笼可没功夫关注对方的声音,追问道:“嫁衣是什么颜色的?”

  雪瞳木讷道:“红色,不,深红,血一样的深红。”

  做出了准确的描述,雪瞳自我感觉满意,眼睛又悄悄的眨了一下。

  戚笼张了张嘴,吐了口气,又张嘴,斩钉截铁的道:“程书和他的妻子,给我调查清楚,不惜任何代价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雪瞳离开后,戚笼罕见的失了神,这位五公子的妻子,有相当可能是红姑。

  这或许是为什么,他怎么也打听不到红姑过去的原因。

  红姑不是关内人,她来自关中。

  严格意义来说,在古国还在的时间节点,是没有关中这种说法的,而在七大都督府建立后,关中便是第二道防线。

  倒也没有固定的区域划分,而是根据关外走煞的蔓延程度,就像是大海与陆地之间,潮起潮落的那一片区域。

  有个很明显的特征,走煞强的季节,外族入侵的频率就会越高。

  大鸠府都被外敌攻破了,所以这一次走煞范围极大,还没走多远,轿外便是白茫茫一片。

  嬉笑声、吵闹声、甚至窗子外面都有人影来回走动。

  这种场面一般只出现在阴气深重的孤坟荒冢中。

  关外五大仙还是挺有名的。

  “呱噪。”

  戚笼闭着眼睛,小拇指上的戒指却微微亮起。

  闹市中,一位贩梨小贩正声嘶力竭的叫卖着,忽然,一座豪华奢靡的青楼门口,一位头戴峨冠的美人伸出五指,笑眯眯朝他招了招手,红裙微提,露出白花花的大腿。

  贩梨小贩心头一热,摸了摸钱袋子,瞬间凉了下来,人活着,钱没了,这大约是世上最惨的事。

  谁知那美人又捂嘴一笑,指了指那筐梨子,左手伸出了五根手指,右手伸出了一根手指。

  还有这好事?自家梨有这么鲜嫩吗,都赶的上牝价了,难道是因为刚上市的原因?

  小贩认真的思索了会儿要不要涨价,然后就屁颠颠的走了进去,心道若是服务好的话,大爷再赏个犁也不成问题。

  先是愉悦的叫声,然后是痛苦并欢乐的呻吟声,最后就变成有气无力的鸭子叫……

  没过半晌,一具干瘪的黄鼠狼尸体便被丢了出来,皮肉干瘪,浑身长满了红斑,而两筐梨也翻倒在地,化作一颗颗人头。

  魔魂吞尸精,形如二八女子,丹脸朱唇,绿眉红颊,目澄秋水,体凝脂膏,好著翠蓝,服顶以蛾华冠,人见之多认为仙女。化成楼宇,以妖气变化宫廷,惑生人成疾患——《神机鬼藏·艳鬼篇》

  而在闹市的街上,一个蓝脸大肚的恶妇人,正一只手揪着一个羊角小童,一边拽着,还一边骂。

  “叫你哭!叫你哭!叫你哭!再哭把你塞回肚皮里去!”

  没多久,一大一小两道身影便消失在了街道上。

  女叉精,状如粗恶妇人,著青衣,于夜间多著小儿腹内,以盗小儿之魂魄,令小儿夜啼是也——《神机鬼藏·猛鬼篇》

  还有一更夫白日打更,响锣闹市一敲,‘咣当’一声巨响,周围人都安静了,个个表情怪异而扭曲。

  而细看之,这个更夫其实是个大美人,高高的更夫帽子,其实挽了三个燕尾。

  春琼泉,状若二八女子,三髻,黄衣长裙,赤足,多执火夜行,不过数步自灭矣。乃万年金苗之精也——《神机鬼藏·五行鬼篇》

  还有扭着蛇身的艳妇人、身前身后跟着四个青衣奴仆,蹦蹦跳跳的小丫头,以及吐着水汽的怪尼姑……

  这些古怪的女人出现在了闹市中,嬉笑怒骂,言行与常人无异,而没过多久,闹市就变成了鬼市,而坐在轿内的戚笼自言自语。

  “这下不就安静多了。”

  煞气也安静了下来,像是正常白雾一样,在轿外缓缓游走着,静谧、安宁,像是古寺外的空气。

  终于,一座巍峨大城呈现在雾中。

  戚笼在一瞬间,至少感受到了十道以上强大的气息。

  他眼中的强大,那至少也是超一流的水准,只能说,不愧是连接关内关外的关中门户,城中高手就是多。

  戚笼掀开窗帘,目光扫过承天堡的大门,唔,果然跟红姑的承天之门极像,有一种淡淡的诡异气息。

  鬼庭么。

  也不知道有没有人惦记薛保侯身上这条龙脉。

  若有人认为,‘薛保侯’的最大倚仗是龙脉的话,那戚笼保准让对方比谁都开心。

  出乎意料的,城门门口居然没人。

  而还没等下属叫人,‘吱呀’一声巨响,城门就缓缓开启。

  唔,没有人,倒是有狗的味道。

  戚笼闻到了很多恶犬的气息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