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十章 狗武人

第十章 狗武人

  承天堡不是一座堡垒,而是由几十座战争堡垒连成的超级防御工事。

  每一座堡的用途都不一样,而在主堡上,戚笼看到了秘银火金铸成的防御墙壁、上百口大象腿粗的诛妖大炮、还有成片的,据说有五十人才能驾驭的,神鸟双翅一般的飞天连珠弩。

  这弩箭的目标还真是能飞天的神兽种。

  戚笼感觉,一个半神,如果单枪匹马破城,绝对是死无全尸的下场,两个、三个都不行,因为四面城墙都装了机械履带,除非同时捣毁四面城墙,不然上千战争武器轮转,耗也耗死你。

  而根据戚笼推算,要想给四面城墙极限压力,至少要十六尊半神同时出手,才有可能成功。

  可是十六尊半神——

  你便是把山海九道所有半神都凑到一起,也未必能上两位数。

  在关内,别说是半神了,就算是宗师也能横着走,但是在关外,哪怕只是在靠近关外的关中之地,半神的天敌都有不少。

  关内、关外,两个世界。

  “有意思。”

  戚笼关了窗帘,闭目养神,很快,这顶六十四抬大轿缓缓通过燃烧着烈火的护城河,进入承天堡主堡之中。

  鼻中的犬臭味更重了。

  这座主堡比巨城还要大上五倍,放眼望去,其宏伟壮观到难以想象,好似是用一座大山雕成的城堡,驻形胜之地,卷云入堡,这待遇给个妖皇也不换。

  所以程天凶也有关中妖皇的美名。

  “侯爷,有杀气,”一名轿夫突然出声。

  “恩。”

  戚笼回了一句,便就不在出声,他已经知道来人是谁了。

  说到底,还是薛保侯造的孽啊。

  三十六名轿夫瞬间落轿,同时握刀,眼中煞气一闪,这些轿夫都是军中悍卒,每一个都至少是百人斩,握刀的瞬间,恐怖的杀气以轿子为中心,向外蔓延。

  顿时周围传来野兽磨牙的‘呼噜噜’声音。

  野兽多是四足,长尾,直脊通喉,不像人的呼吸,到喉咙口有一个弯曲弧度。

  而道家吐纳呼吸,顶天门、立地户、搭鹊桥、金浆玉醴等等;本质上,其实是通过特殊呼吸、唾液吞没,将原本弯曲的喉道卷成直线。

  所以从道家、乃至武道的角度,野兽是没有横骨的,人才有‘横骨’,将‘横骨’炼化,才能入劲。

  像猫狗豹之流,一踩尾就炸毛,这便是所谓的‘一条劲路通古今’,是天生的拳架子,劲力从尾巴窜到喉咙口,然后咬牙切齿,嘴巴才会‘呼噜噜’作响,一旦爆发,虎豹一流,扑杀人的速度凶且快。

  三十六名轿夫,顿时感觉四周充斥着无数大号野兽,黑影此起彼伏。

  然后,一道身影猛然窜出,直奔轿中,靠窗的六名护卫瞬间拔刀,刀光凶狠残辣,而且是同一套刀术的六种招式。

  这套刀术叫《迎门六斩》,是以剁、崩、撩、挂、扎、劈为核心的六道杀招,也是杀戮武道的一门刀术,此刀一出,杀气封闭六感六门,上、下、左、右、前、后,刀光在一瞬间,斩在了来敌六个要害部位上。

  几乎一瞬间,这‘野兽’血水喷涌而出,激射入窗中,洒在了桌上。

  戚笼端起茶碗,看着这千年雪峰茶由碧绿混合着血色,激起一颗颗浑浊的茶泡。

  戚笼抿了一口,咂咂嘴:“刚刚就觉的茶水淡了,现在就刚刚好。”

  戚笼手下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悍卒,饶是如此,他们也是眼角一抽,只见死于他们刀下的,竟然是一具武人。

  武人不稀奇,这武人手脚套着镣铐,脖子挂着项圈,像是家犬一样。

  越来越多的‘家犬’窜出,像轿子扑杀而来,人形的拳术,兽形的动作,这是逆炼象形拳,人性转兽性。

  这是——狗武人!!!

  三十六名护卫同时感受到了侮辱,关外阶层森严,但不管怎么说,武人的刀和拳,都是打破阶层的利器。

  尤其是在先锋卫中,没有野心的人,是要遭受排挤的。

  但这些被训化的狗武人却在告诉他们,不管你拳术多强,狗就是狗,你就是狗!一辈子都是狗!

  ‘薛保侯’的护卫,都是百里挑一,每一个都有二流巅峰的实力,三十六人合在一起,布下刀阵,杀气、煞气、刀意三合一,至少能抵挡十个一流高手的围攻。

  然而随着狗群的不断冲击,不断有人受伤,退入阵中,刀阵范围越来越缩小,甚至连轿子都庇护不全。

  至于三十六匹神血宝马,早就被狗武人撕扯的鲜血淋漓,有些直接被扯的血管爆裂,倒地而亡。

  这也难怪,这里的每一个狗武人,都相当于一位象形拳大成的大师,而且悍不畏死。

  你恐怕难以想象,在关内能开宗立派的拳术大师,会给人跪下当狗。

  而且不是一只两只,而是放眼望去,全是肌肉发达的人犬!

  “咳,退下吧。”

  戚笼掀轿而出,环顾一周,淡淡道。

  “是,侯爷!”

  三十六名护卫惭愧的低下了脑袋,护人不成,反而要让侯爷庇护,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耻辱。

  十只狗武人察觉到空隙,同一时间扑杀而来,顿时间,无数道兽形劲力从各个角落轰杀而来。

  不仅有野兽的直觉,还有武人的高深技巧,一瞬间,戚笼至少看到了五六种不同的拳术风格,‘虚实相生’‘分间击白’‘绞靠劈重’‘长刁冷抽’‘发头手、打二手’等等。

  十位象形拳大师同时发杀招,周围空气都在疯狂鼓涨、压缩,像是野兽的腹部,戚笼就是待消化的血肉。

  然而面对这种恐怖的袭击,戚笼所做的,只是轻轻一挥手。

  ‘噗嗤——’

  十声爆响连成一声脆响,十颗脑袋同时爆炸,血珠像反方向喷洒而出。

  戚笼单手一握,所有血珠同时改变方向,比弩箭都快,射向狗武人的各处要害。

  内家拳大师全力以赴,能‘滴水穿石’,就是用一滴水通过指劲,击穿一块石头。

  而戚笼所做的,就是成千上万的滴水穿石。

  一刹那间,戚笼前方十丈范围的扇形区域,躺满了尸武人,浑身满是水珠大的裂口,哪怕他们生前,都是能在关内开宗立派的大师,现在就冰冷冷的躺在地上。

  武道就是这么残酷。

  而更残酷的却是人心。

  戚笼望向街道尽头,握着狗链的骄慢少女。

  青衣少女气的牙齿咬的咯咯响:“你敢杀我的狗!”

  “你敢伤我的人?”

  戚笼掌心虚按地面,眼中龙影一闪,手心一翻。

  地面猛然炸裂,像是凭空撕开了一道裂缝,‘轰轰’声中,裂缝越来越大,直接卷向对方。

  而在少女手上的七条狗链子上,两条最粗的链子猛然一扯,一公一母,两尊身披毛发的狗武人四肢落地,八道裂缝直撞前方巨大裂口。

  两两相撞,那能把整条街道一分为二的裂口轰然止住,两侧房屋因为余波瞬间塌陷,烟尘四起。

  气血如山,镇地如峰,两个超一流档次的狗武人?!

  你能相像罗武皇和薛白这种高手给人当狗吗?

  至少戚笼不能。

  罗武皇你别说打裂他的膝盖,就是把他一身铜皮铁骨拆了,也不可能给人看家护院。

  薛白就不好说了,万一他哪天发现做狗比做人有意思,说不定他就不做人了。

  但是不管怎样,对于这种有可能成为半神的种子选手,一旦心灵上屈服了,这辈子都不可能突破半神了。

  火烧身就足够烧死你!

  戚笼动了,这一动,便似千军万马,滚滚烟尘,同时淹向对方。

  那少女大惊,连忙倒退一步,“狗大狗二,保护我,狗三到狗十,咬他!”

  两个超一流水准的狗武人一左一右,庇护少女,而剩下七位一流档次的狗武人,脖间狗圈在解开的同时,便就冲杀进去。

  与其他狗武人不同的是,这七位装备精良,无论是手掌上的钢爪,还是腰间的短匕,都泛着道器的光芒。

  这也变相说明,这几只狗武人被训的有多忠诚,主人竟然都给配武器了。

  少女面色微白,上一次见面,这讨厌的家伙似乎还没这么厉害。

  她身上,至少有五件心灵防御的神异物同时亮起。

  恍惚之间,这滚滚黑烟凝成一条恶龙,张牙舞爪,牙齿缝口喷烈火,直接咬向了她。

  “啊!!!”

  少女尖叫一声,念头好似都僵住了,紧随而来的便是脖子一痛,然后耳边风声滚滚,等风声乍止之际,身子已被甩到一座亭台上,‘嘶拉’‘嘶拉’几声,肩头,背上,都被瓦片划出了数道伤痕,衣衫撕裂,香肩半露,看上去颇诱人。

  “第二次见面了,程离小姐,你好像总是喜欢显摆你那点可怜的优越感,是吗?”

  “你、你你——”

  程离惊恐的看向眼前这个身材近丈,冒着烟气,浑身长满黑色鳞片的怪物,连连倒退,两眼对视,更是双腿一紧,她吓的有尿意了。

  “把人当狗养,很好玩吗?”

  程离咬牙,颤抖的站了起来:“这里是我家,你敢——”

  “跪下!”

  戚笼的声音充斥着无比的威严,像是一座高山压在对方身上。

  而程离腿一软,膝盖砸在瓦片上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