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十一章 程天凶

第十一章 程天凶

  眼前这个模样俏丽,短发齐耳的少女,便是程家二小姐程离。

  而和薛保侯的恩怨也很简单,薛保侯看上她,她没看上薛保侯,结果双方差点打起来。

  若只是如此,戚笼是不会跟他计较的,哪怕她张牙舞爪,找一大堆帮手围堵他。

  大鹏鸟若是眼界只有麻雀大,那它活该去死。

  但问题是,她触及了戚笼的底线,这底线就是武道对于武人的恩赐。

  对,是恩赐,而不是其它。

  这世上若无武道,别说报仇了,以戚笼宁折不弯的性子,八代贫农的家底,早就被人活活打死了。

  但他没死,以前是因为他的刀很快,现在他的拳更猛。

  所以他很感激,他没觉的老天爷不公平,他觉的老天爷还挺公平的。

  至少,武道给了某些人搏命取胜的机会。

  但是现在,一个少女,只是因为家世,就能把武人当狗,甚至是超一流的高手当家犬。

  这很让戚笼厌恶,而好就好在,薛保侯本身就是桀骜霸气的性格。

  他不需要掩饰自己。

  程离眼眶都红了,她在承天堡是公主,所有人宠着她爱着她,谁敢于这么折辱她。

  “我要杀了你,我要杀了你!我一定要杀了你!”

  程离从怀中拔出短刀,疯狂刺向戚笼。

  短刀也是精品道器,能斩钢断铁,但插在龙鳞上,却只有‘叮叮咚咚’的火花声。

  戚笼任由他这么做,十息过后,屈指一弹,指头对着对方肩头轻轻一按。

  程离在一瞬间又被按跪。

  骄蛮的小姑娘一而再、再而三的爬起,疯狂攻击,戚笼任由她这么做,只是每过十息,就轻轻一点,当众把她按跪在地。

  二人近在咫尺,有龙脉的精神气场镇压,狗武人也不敢冒进,只是龇牙咧嘴,在四周逡巡不前,生怕戚笼撕票。

  终于,在再一次被戚笼按跪后,程离彻底崩溃,披头散发,‘哇哇’大哭。

  “既然你的尊严如此重要,那为什么喜欢折辱别人呢?”

  戚笼平静道,然后他忽然闻到了一股尿骚味,顿时嘴角一抽,貌似有点玩过了。

  “小女无知,还望老弟你看在老哥的面上,放我女儿一码。”

  戚笼猛然抬头,只见天空之上,忽然浮现了一道巨大的黑影,黑气滚滚间,构成了一张沟壑纵横的老脸。

  ‘鬼庭之力?’

  戚笼心中一动,表面却是哈哈大笑,龙脉之力全数展开,顿时,近一丈高的身形再度高长,血水流淌的声音像是激流,而肌肉则像是雄起的大山。

  当然不是说戚笼真的如山一般高大,而是其气势就像是连绵巍峨的山脉。

  程离看在眼里,彻底吓呆了,这是什么怪物?

  承天堡内,有一个算一个,一流高手全数压趴下来,而只有超一流高手才能在这种气势中保持意志,并且保持的十分艰难。

  “好恐怖的气势,这是谁人?”

  “关外薛保侯,他不是宗师吗?!”

  “宗师,不,绝对是半神,钟吾古地有新的半神诞生了!!”

  单论程度,或许比不上半神火烧身之后的纯粹,但论起气势和范围,龙脉不做第二想。

  八百里连峰,巍峨耸立,数风流人物,尽在今朝。

  “老哥,许久不见,咱们练一练!”

  戚笼一拳轰出,虚空寸寸崩裂,竟一拳打出一条虚空之龙。

  这是‘薛保侯’极限状态,补空道与龙脉合一,施展十二分的大杀招。

  “老弟客气!”

  半空中的那道面孔,嘴巴猛的一张,尽将虚空之龙寸寸吞噬。

  最后,随着龙影消失的同时,那张脸也消失不见了,只剩下烈烈狂风,吹荡在天地之间。

  而在程离的心中,深深烙住了这霸道无比的身影,当然,是深仇大恨!

  “老弟,老哥哥在堡中设宴,请务必参加。”

  “哈哈哈,小弟必定参加。”

  而在堡中,老人面色一白,猛然折断了扶手,咬牙切齿,“小人得志!”

  ‘龙脉之力直接消耗了五成,鬼庭果然能克制龙脉,但是程天凶本人却是宗师,不,应该说是前半神,我能感受到他精神上的伤势。’

  ‘所以要先杀他,要么把他引到承天堡外,不让他借用这股力量,要么就近身刺杀,让他在使用这股力量前,就被杀害。’

  ‘程天凶至少是宗师,以他的地位,应该不缺神道兵,传说中的天子神兵或许都有,而且堡内守卫力量严密,四大铁神卫也是宗师,刺杀他,普通半神都是有去无回。’

  ‘不过我例外,我的道心种魔大法可以强控他的精神,只要争取到一瞬,打出五成的丹劲,轰杀他的肉体……’

  两个时辰后,程天堡内,一间无比奢华的客房中,戚笼表面上是在闭目养神,其实佛心种魔大法无时无刻不在运转,去探索这堪比皇宫的宫殿。

  鬼庭之力固然能克制龙脉,但对于戚笼这种只有真神能压制的精神气场,却无多少用处。

  地形、暗道、机关、兵力分布、一些重兵把守的场所,戚笼一一牢记在脑中,也渐渐感受到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气场。

  人站在坟堆和闹市,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感觉。

  如果说生气对应的是死气,那么承天堡给他的感受,便是在无止尽的奢华豪富之中,那种一点一滴的腐烂、堕落。

  就像是潮水退干净的那一片水域,干净、死寂,且充斥着腥味。

  ‘咦?’

  戚笼的精神魔念虽然诡异莫测,但对于重重风水之气保护的区域,还是无法深入。

  龙脉之气倒是能渗入,但估计一动用龙脉,那位程堡主就会有所感应。

  不过在精神蔓延到一间偏僻的闺房时,戚笼却‘看’到了无比香艳的一幕。

  两条光溜溜的身影正纠缠着,无论男女,都陷入极度欢愉之中。

  女人张开嘴,粉红的脸颊、流转的眼眸、鼻尖的汗珠、桃绽似的唇,无一不彰显着国色天香。

  至于男人,或者称之为少年,细皮嫩肉的脸上,正陷入某种狂热……

  戚笼表情怪异,他认得这两位,六公子程肆然和程天凶的二夫人百媚夫人。

  英俊的少年、貌美的后母,这,程老哥真不容易啊。

  戚笼古怪一笑,正打算收回精神,然而在下一刻,那沉醉于男女之欢的百媚夫人突然柳眉一皱,眼中黑光一闪,直直望向戚笼方向。

  那黑光之中,好似藏有一重又一重的地狱。

  然而戚笼心中早有预警,借助‘未来佛念’,精神直接跳入未来,避开了对方的窥视。

  “怎么了,母亲?”少年喘着粗气道。

  “不,无事,我们继续。”

  ……

  ‘灾厄地狱!’

  戚笼认出了对方施展的手段,跟黑山山头的夜枭女、以及亡国七灾中的刑五官很相似。

  那种人为制造小地狱的手段,十分危险。

  ‘也即是说,那位亡国七灾中的刑五官,也在这里落子,他的目标也是鬼庭?’

  ‘当年的亡国七灾,应该都被封印,或是离开了吧。’

  就目前来看,唯一在人间的真神是地军之主神侯。

  戚笼正思索间,忽然一座高大的身影挡在了门口,“侯爷,宴席开始了。”

  戚笼目光一扫,这种盔甲的样式,像极了在鱼冀郡主记忆中,看到的天神兵款式。

  而在甲缝之中,一丝丝灰气缓缓溢出,灰气之中,好似有无数黑色颗粒,而每一颗颗粒,像是缩小百倍的心脏、肺部、肾、肝……

  这是浊气,土系拳术应浊气,所以这是土系拳术大成的宗师。

  “怎么称呼?”

  “铁神卫,五脏冥王。”

  从厚甲面具中,传来麻木的声音,像是机器。

  有意思,土系拳术不是‘天之五行’中,最难突破的一关么。

  血气、骨气、浊气、生气、死气,其中血气和骨气有形,生气和死气无形,唯独这浊气,介乎于有形无形之间。

  人体无时无刻不处在新陈代谢中,器官也好、皮肉也罢,都是不断在替换、在消耗,比较玄学的说法是,今日之你,并非昨日之你。

  而土系拳术若想大成,便是不断积累这些被人体排泄、消耗、更新换代的力量,演化出浊气。

  而这股浊气是一切精神力量的克星,除非像半神拳意那般凝成实质,不然一切精神气场都能被化去,其中也包括龙脉提升的精神力量。

  这是专门来监视自己的呢。

  戚笼大摇大摆的跟在对方身后,穿过复杂而奢靡的宫殿群。

  主堡中,除了程家一家,便没有外人了,就算是一流高手也没有定居权,所以并没有数量众多的民居,取而代之的,是园林、亭台、赏景阁、还有人工湖泊、人工岛屿、人工瀑布……

  数万奴仆专门服侍这一家子,自然是要什么有什么。

  在一座湖边的雅亭中,戚笼见到了第一次见到了程天凶,是一个坐在轮椅上,看上去极为衰老的老人。

  二人对视一眼,表情都微微一僵。

  程天凶突然豪迈的一笑:“二弟,识别三日,当刮目相看啊!”

  戚笼露出‘薛保侯’式的嘲讽笑容:“大哥多日不见,也不见衰老啊!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