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十二章 联姻

第十二章 联姻

  “哈哈哈哈,我老弟来了,快来,快过来坐!”程天凶毫不见外的招呼道。

  见戚笼走来,亭中五人同时起身,向他问好。

  戚笼扫了一眼,大公子程三楼、四小姐程卿、六公子程肆然,还有二夫人百媚夫人。

  似乎是得了程天凶嘱咐,这四人对戚笼都极为恭敬,似乎两个时辰前的那场街头堵人,全不知情。

  戚笼目光扫过面色苍白的程三楼,还有挽妇人髻的秀丽小姐,最后把目光定在六公子与二夫人的身上,目光闪过一丝玩味。

  “肆然公子是吧,我老早就听说了,你是个极孝顺的孩子,今日一见,果然如此。”

  俊美少年愕然,似乎没想到这位穷凶极恶的将军会跟自己搭话,连忙低头道:“不敢,小侄不像大哥有文采,也没有三哥武艺超凡脱俗,只有在父母身边略尽绵薄之力,不敢说是孝顺。”

  可不孝顺,都伺候后母到床上了。

  戚笼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,大摇大摆的坐在了主位上,转而便与程天凶攀谈起来,似乎刚刚那一幕,只是顺口一说。

  大公子眼中精光一闪,面色一白,捂嘴干咳两声,轻轻抿了一口茶水。

  “好了,既然人都到齐了,老弟,那咱们就开宴吧。”

  “等等,既然是家宴,大嫂和我侄儿侄女怎么没来?”

  “呵呵,姐姐近来身子有恙,来不了,老三在外带兵,老二正和老爷赌气呢,小孩子,小叔切莫管他,妾身给您斟酒。”

  百媚夫人给戚笼倒酒,眼神扑闪扑闪瞟他,弯下身子的时候,胸前闪过一丝白腻。

  戚笼目光一扫,便按照薛保侯的风格,放肆的笑了起来,“大哥好福气,有二嫂日夜服侍,怪不得下不来椅子。”

  “你——”

  程肆然压抑不住怒气,刚要说些什么,程三楼眼疾手快,连忙按住了他,小声道:“六弟,长辈们说话时,咱们做晚辈的不该插嘴。”

  程天凶倒是不以为然,摆摆手:“老了,不行了,也就只能过过眼瘾了。”

  戚笼笑而不语。

  很快,一位又一位美婢端碗上碟,各种奇珍佳肴放入桌上,都是戚笼没见过的。

  “这是什么?”戚笼筷子上夹着一块水晶般的粉肉,淡香扑鼻,其中还夹杂着药草的清香。

  “回小叔,这是道人养的守山鹿,有百年道行,以山珍为食,这是鹿腰肉,肉质清香带甜,极其美味。”

  “我尝尝。”

  戚笼大快朵颐,什么火骆驼的驼峰、仙鹤的烤双翅、关外三鱼鲜、莽荒兽的烤红腿等等,不仅味道极佳,而且吃了之后,肚皮传来一丝丝热气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温暖五脏六腑。

  传说中,关外的庖厨,能把妖兽的妖力封印在佳肴上,食之还能提升炼体修为,很快,戚笼的身前便就堆碟堆碗,他一个人的食量,顶的上十个壮汉。

  这般饕餮的吃相,让其它几人面面相觑,那最守仪态的四小姐,眼中甚至闪过一丝鄙夷之色。

  程天凶笑呵呵道:“能吃是福啊,侯爷在关内看来是受了不少苦。”

  “可不是,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差一点就回不来了,”薛保侯斜眼看向对方:“程老哥不知情?”

  “呵呵,知道是知道一点,只不过老弟啊,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,你也要体谅老哥的难处啊。”

  “呵呵。”

  戚笼冷笑两声,继续吃喝。

  程天凶给了百媚夫人一个眼色,这位千娇百媚的大美人顿时提起酒壶,凑到戚笼身边,顿时,一股淡淡的花香带着湿气传了过来。

  戚笼顿时感到,有一手掌按在大腿上,轻轻捏了两下。

  这算什么,美人计?

  戚笼不动声色,手掌往对方臀部抚过,同样轻轻按摩了两下,那百媚夫人只是千娇百媚的嗔了‘薛保侯’一眼,一点脾气都没有。

  戚笼又扫了六公子一眼,果然,这位俊美少年城府不到家,脸都绿了。

  要绿也轮不到你绿啊。

  戚笼哼了一声:“我女人呢?”

  百媚夫人连忙道:“回小叔,小蛮郡主正在堡中玩耍呢,等宴席开完后,妾身把她给您带回去。”

  ‘薛保侯’是色中饿鬼不假,但绝对是彻彻底底的枭雄,跟百媚夫人稍稍耳鬓厮磨后,便就立刻正经起来,转而对程天凶道:“老哥,我的兵马最近多了不少,正缺装备——”

  “哈哈,你我兄弟谁跟谁,回头你把单子给我,老哥这就给你配齐。”

  “那就多谢老哥了。”

  ‘薛保侯’气顺了,说话也不夹枪带棒了,程天凶看到这一幕,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气,脸上笑容更盛。

  老实说,就算对方是一尊半神,他程天凶做为‘关中妖皇’,最多也只是平辈论交,完全不可能像现在这般卑躬屈膝,他镇守关中百载,便是七大督护府的大都督,他也是听调不听宣。

  但时代不一样了,不到十年,大劫便要开启,原有的势力格局必然会被颠覆,而像‘龙脉之子’这样的大劫主角,则是所有势力的争取对象,他也不例外,近水楼台先得月。

  程天凶哈哈一笑道:“大家都是家里人,这次家宴,主要是有两件事宣布。”

  什么时候,我也成你家里人了?戚笼心里嘀咕一声,也放下了筷子,等着对方开口。

  “第一件,便是我那女婿在关外铁锈战线立下大功,即将调往武平军府,做游击将军,我女儿过两日就要和女婿汇合,同赴武平军府,老弟,这可是你的地盘,你可要帮我照应着点。”

  “好说,好说。”戚笼敷衍道。

  游击将军,这不是从五品下的军职吗?要知道关外的军衔中,五品是个大关卡,破了此关,才算是能真正带兵打仗的军官,他薛保侯也不过是从五品上的游骑将军,这是立了什么大功?

  “叔父,我那夫君在铁锈战线数次险死还生,差点被妖虫杀死,这才被调到了武平军府,身受重伤,还要请叔父帮一帮忙,谋个清闲官职。”

  程卿恭恭敬敬的行大礼,挪动几步,脑袋磕在地上,很诚恳的道。

  铁锈战线、妖虫,那就是大鸠府失守的一战咯,据说为了保住大鸠府,六大督护府都派了强军支援,原来如此。

  “本侯明白了,小事一桩,等回头,本侯向义父支会一声便是。”

  戚笼摆了摆手,不以为意。

  并不是能带兵打仗,就算是入了都督府的核心圈子,像对方这种,只能算是高级炮灰。

  真正进入权力圈子的标志,便是在督护府封爵,比如说,洪小四是排名第十一的武大夫,而薛保侯自己,则是排名第八的关内侯。

  所以外人称他为侯爷,而不是将军,这才是真正的尊称。

  不挂爵的校尉或是将军,在关外比比皆是,宗师都有,只有挂爵,才算是入了大督护府体系,在这一点上,就算是程天凶都没办法。

  眼看着戚笼一口答应,程卿大喜,甚至抛开矜持,亲自倒酒,给自家‘叔父’敬了一杯酒。

  “还有一件喜事,”程天凶顿了顿,“由于我这老弟和我女儿程离一见钟情,我打算在老弟离开承天堡前,将我二女儿程离嫁给他,做他的第九房小妾,择日完婚。”

  戚笼少见的闪过一丝惊愕,连放在嘴边的酒都忘喝了。

  他脑袋里瞬间闪过两个念头。

  一个是,这程老鬼睁着眼睛说瞎话啊,两个时辰前,我才把他女儿打尿了。

  另一个是,这又是老弟、又是女婿的,辈分该怎么算,贵圈这么乱,加上我岂不是乱上加乱。

  不过等戚笼冷静之后,却瞬间明白了对方的意思,政治联姻么。

  在大督护府背景深厚,吞噬龙脉的强人将军+关中第一势力承天堡的二小姐。

  单从背景来看,双方不是一般二般的合适。

  “老弟,你要明白,你现在今时不同往日了,有些事能放下就放下,你学学老哥我,对不对,你做了我的女婿,我和侯副都督,那都会全力支持你的。”

  戚笼眯了眯眼,突然哈哈一笑:“老哥教训的是,保侯我自罚三杯。”

  二人推杯换盏,加上百媚夫人、大公子的劝酒,宾主尽欢。

  搞政治的和学拳的不一样,武人可以狠辣、可以残暴,但最好的武人,一定至情至性,但像是程堡主、侯副都督这种老油条,政治属性绝对是盖过人性的。

  前面能派人杀干儿子,但在薛保侯吞噬龙脉后,也绝对能把干儿子当成亲儿子。

  而程天凶的支持也不是光嘴上上说说,光是程离的聘礼数量,就足够戚笼目瞪口呆,更别说还有四大铁神卫之一,一位宗师高手,加上一万精锐护送程离小姐北上。

  这是军事上的支持。

  很快,戚笼就喝醉了,被搀扶着来到一间闺房,推门一看,一位碧目高鼻,露出腰肢的异域美人正撅着嘴,百无聊赖,看到戚笼,顿时目光一亮。

  而戚笼二话不说,直接把她扑到了床上,顿时,剥了外衣,百艳争春……

  就在‘云消雨歇’之后,戚笼眼中魔光忽然收了回去,而这位耶律小蛮郡主,正衣衫完好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呢。

  政治联姻,那是政治家的做法。

  而武人的做法是,当晚做掉岳父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