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十三章 刺杀

第十三章 刺杀

  老话说的好,对象是不是女人,上了就知道了。

  而岳父是不是仇人,杀了就知道了。

  杀错了怎么办,没关系,回头给您老人家多生几个孙子。

  隐卫的调查还在持续当中,但这与戚笼刺杀程天凶并不矛盾,红姑的目标是他,所以他就该死。

  天色微黑之际,戚笼看着床上的野性美人,手腕一抖,‘刷’的一下,对方从外衣到肚兜,全被脱了个精光,衣衫一件件洒落在地面上,同时随着魔光大涨,这关外小公主表情迷离,两条大长腿相互磨蹭,好似正处于跟‘薛保侯’的好事中。

  戚笼五官恢复了原样,皮肤变的漆黑,衣服也改了样式,像是套了一层夜行衣。

  佛心种魔大法开启,四周的侍卫,甚至包括宗师级高手五脏冥王,都隐约能听到大大小小、长长短短、间杂草原俚语的愉悦叫声。

  按照大草原的习俗,男人比时间长短,女人比声音高低,这能体现夫妻的恩爱程度。

  按照这声音高度来看,二人相当恩爱。

  程天凶最大的错误是,把他误认为是薛保侯,而对薛保侯有效的监控,对他就不那么管用了。

  毕竟戚笼的精神比半神还要强大。

  按照早先探测的路线,戚笼往程天凶的后宅探去,一路无惊无险,毕竟再危险的机关,被事先查出方位,都能安全避过。

  在一座又一座高大豪奢的宫殿间穿过,突然,戚笼轻咦一声,只见在此起彼伏的宫殿群中,坐落着一座不起眼的尼姑庙,而在精神魔念的探测下,他居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。

  戚笼身影一闪,尼姑庙外,近百位明哨暗哨没有一丝感觉,五位一流高手的精神气场也没有一丝波动。

  戚笼出现在一座墙壁对面,两眼魔光大亮,视线穿墙而入,正好看见了一位雍容华贵的中年妇人,和哭的两眼发肿的二小姐程离。

  “我不要嫁,呜呜……我不要嫁给那个魔王……娘你帮帮我,你去求爹爹,你不知道那个人有多疯狂……”

  贵妇人一边叹气,一边摸着她的脑袋:

  “傻孩子,像你这种大家族的儿女,婚姻之事,必然是身不由己的,而且离开这里,在为娘看来,也不是什么坏事。”

  “娘,你怎么了?是不是爹好久没来看你,你伤心了?我回头就让爹过来。”

  贵夫人,也就是花黎夫人面色微变,强笑道:“傻孩子,说什么胡话,你娘入道门这么多年,哪还能再沾惹凡俗,你爹,你爹他也不是当年那个他了。”

  “哼,百媚那个贱女人,十几年前迷的我爹五迷三道的,最后还不是一代新人换旧人,被那个月姬抢去了风头,”程离通红的眼神中,带着一丝快意。

  花黎夫人面色骤变,低声喝道:“你若是还把我当娘,以后这种话千万不要说出去!”

  “娘,你怎么了,当初就是对百媚那个狐媚子,你都没有这么……”

  程离话说到一半,就被对方暴怒的眼神给吓的脸色一白,再也不敢多说什么,只得拉着对方的手,一边撒娇,一边哀求道:

  “娘,你帮帮我,我真的不想嫁给那个魔王!”

  “别胡说,为娘的打听过了,那位薛将军年青有为,不过三十,就是宗师,你说他是魔王,不就是因为他杀人如麻吗?但哪个将军手上不沾兵血,你姐夫也是将军,在外面杀的人还少吗,不照样和你姐姐恩爱这么多年,你这刁蛮的性子是该改一改了,伏低做小,他还能真怎么样你?”

  “可是,可是,”程离俏脸一红,结结巴巴道:“我听说那薛保侯是个色中饿鬼,府上姬妾足有百名,见到美人就必定弄上床,每日大开无遮宴……”

  ‘胡说八道,哪有百名,明明才八十九名,也不是每日都开,隔三岔五才开一次的好不好。’

  戚笼虽然不是薛保侯,但他觉的有必要替对方辩解一番。

  然后便是家长里短,絮絮叨叨,戚笼就不耐听了,身影一闪,直接消失在了尼姑庵。

  程天凶竟然还有第三位夫人?有意思,那个月姬是何许人也?他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。

  戚笼的精神魔念全数展开,笼罩方圆上百座宫殿,无孔不入,譬如,他‘看到’了六公子躲在暗室里,一个人,一边喝酒一边流泪,他也‘看到’正在跟丫鬟一起,嘲讽薛保侯粗鲁的四小姐程卿。

  宗师之下,无孔不入,半神之下,无知无觉。

  这就是戚笼如今的精神层次,避开少数几个被风水阵势严密笼罩的地方,戚笼终于从丫鬟仆人的记忆中,找到了程天凶的所在。

  那是一座叫风吟小筑的三层竹楼,碧绿一片的竹林随着微风微微晃荡,小溪边上,一座汉白玉雕成的座椅上,断了腿的程天凶正坐于其上,狂热的看向对面的女人。

  女人坐在一块太湖石上,两眼空洞的看着小溪对面的藤萝,身穿月白色的内衣,内衣很薄,近乎不穿,肉眼一扫,便能看到几处敏感部位。

  而程天凶一边摸着对方的小手,一边贪婪的偷窥着对方的酮体,浑身发热,各处部位都发热。

  戚笼藏在暗处,嘴角微抽,老哥你不是说自己不行了嘛,看上去不是还挺行的嘛。

  同时,他也微微疑惑。

  程天凶给他的感觉,那是标准的老枭雄,别的不说,让自己二夫人当面色诱他,那也是老狠人了,而且疑似知道自家二夫人和儿子通奸的事情。

  说的不好听些,如果戚笼生冷不忌,以合作条件要求那位百媚夫人服侍自己,他相信对方转头就会把自家夫人洗的白白净净,送到自己床上。

  为什么?为了自身的荣华富贵,为了权力,为了利益,而有了这些东西,什么女人找不到。

  而眼前的程天凶,却让戚笼想到了那位疯狂迷恋后母的六公子,而且不是演技像,而是那他捕捉到的情绪,就是彻彻底底的爱恋。

  老家伙发第二春了?

  程天凶迷恋的看着月姬,像是在看自己的此生挚爱,甚至眼神中还有一种朝圣的感觉。

  不是玩物?

  那怎么穿这么少?

  程天凶的话也证明了这一点,他很认真的在跟对方说话,语气甚至有些恭敬:

  “夫人,那薛保侯自大猖狂,本来倒是不足为虑,但不知怎么就夺了龙脉,成了龙脉之子的候选,贪狼到现在都没消息传回来,估计是凶多吉少了,想必此时,关外那几位大都督会很头痛吧。”

  “按照他们的计划,十三位龙脉之子,他们会想办法断绝其中四道传承,而剩下的九道,他们会选择其中三道,让破军、贪狼、七杀各自继承其中一道,这样一来,一旦大破灭劫降临,他们就能保全自己,灭世三龙再加上新神庭计划、天变会、封神榜,万无一失;可惜人算不如天算,如今最有把握的灭世三龙却出了岔子,呵呵……”

  “好在薛保侯毕竟是边镇的人,还有弥补的余地,不过我看那薛保侯从关内回来后,沉稳了许多,怕也不是任人摆弄的角色。”

  “关外的大人物们其实也投鼠忌器,他们背后的幕后巨头们为了封印亡国七灾,在灭国之际舍弃了真身下界的机会,结果换来的却是监察者的崛起,那口刀可是六亲不认的……”

  “他们如果不能把大劫一步一步,按照他们的方向去运转的话,那么那些幕后巨头或许就要放弃他们,解封亡国七灾,呵呵,老夫是棋子,他们其实也是棋子,所以当您复活的时候,他们才会想尽一切办法,去除掉您——”

  程天凶继续目光狂热的道,“我当初为了您,废了这一对腿,我现在依旧可以为了您,放弃我所拥有的一切……”

  戚笼越听越不对劲,对自己的姬妾用您来称呼,这女人到底什么来头?

  他在暗中细细打量着对方,丹凤金瞳,小巧精致的脸上,竟然偶尔闪过一丝威严。

  这座承天堡曾经的主人,长公主重明儿?

  戚笼顿时否决了这个念头,肉体的鲜活程度是说不了谎的,这女人最多不过十七八。

  而无论是八百年前的明妖皇,还是三百年前的长公主,都不可能是这个年纪,就算是转世投胎,大杀僧手下不还有一对兔姐弟嘛。

  正当戚笼迷惑之际,这个深穿单薄月衣的女人,突然转过头,两眼金光暴涨,看向戚笼的方向。

  在这一瞬间,戚笼感觉整个天空被一分为二,像是老天爷睁开了眼皮。

  ‘被发现了?好强大的气势,绝对超过半神!’

  就在这道念头闪过之际,戚笼哈哈一笑,在天眼睁开之前,大踏步而出。

  这一步踏出,好似踏在未来之地,直接跳出了对方的意识轰杀。

  同时他身影暴涨,肚皮大涨,头发缩入头皮层,竟在一瞬间,变成了一尊身高一丈、大腹便便、浑身赤金,笑口常开的人间佛。

  就在程天凶惊愕之际,戚笼单手罩向对方,这一刹那间,天地俱黑,乾坤俱灭,只有无穷无尽的恒河流沙,绕着对方缓缓转动着。

  无量寿、无量光、无量过去、无量未来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