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十四章 程堡主之死

第十四章 程堡主之死

  戚笼不出手则已,一出手便是天塌地陷、日月无光,恒河流沙像是一颗颗旋转的小星辰,从天而降,浩浩荡荡,无边无际。

  传说中,庇护古国千年气运的沧澜江,本是天河的一条支流,而戚笼在尽得阎佛一生修行成果后,更是推成出新,借模拟天河之象,将无边无际、无有彼岸的苦海化作恒河流沙。

  苦海只是人的一世浮沉,最终还是要进六道轮回,这也是为什么阎佛寺拳意会从‘阎浮宝树’转到‘地藏王’。

  但戚笼的拳意更高一筹,借由燃灯掐灭过去之念,未来佛王阻截未来之道,用天河无边无际之意展开。

  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,过去无亮、未来亦无亮。

  就是半神一不留神中了这一招,怕是也很难逃脱,而程天凶固然是关中妖皇,曾经也是半神强者,但他毕竟受了重伤,两条腿都断掉了,又是被戚笼偷袭,那一颗颗星辰伟力顺着天河而降,近乎粉碎虚空的力量疯狂冲击他的精神。

  程天凶头顶一尊神祇幻影刚一浮出,就被瞬间轰碎,然后又是一尊神祇浮出,再度被轰碎,一连十二次,几乎没有半点反抗之力。

  而程天凶早已震骇到了极点。

  ‘不可能,老夫肉身损伤,但是精神经过这十几年的调养,已然恢复了九成,我的半神拳意又是皇家武道核心六丁六甲神将,怎会如此不堪一击!’

  这程天凶当年修炼的,可是皇家拳术的集大成者,六丁六甲护国神将,能一瞬间召唤甲神六位:甲子、甲戌、甲申、甲午、甲辰、甲寅,丁神六位:丁卯、丁巳、丁未、丁酉、丁亥、丁丑,一共十二位丁甲神将相助。

  这十二位神将身高十丈、神光浓郁,手持擎天之刃,每一尊神将都相当于半神级别的意念,配合默契,更能甲乙合一,借助神庭之力,是当年大内第一高手紫衣人的绝学。

  虽然他没有修炼到当年紫衣人的最高层次,但也可以连续不断的招摄十二道半神意念,论起持久力,在半神之中绝对能排名前三,然而就是这般,在这‘恒河流沙’冲刷下,依旧摇摇欲坠。

  “天子弑虎,虎噬神刃!”

  程天凶大吼一声,拍案而起,竟然凭空站立起来,同时地面寸寸崩裂,头顶金光一闪,一口虎咬巨刃显化而出,长三丈、金背白刃,一丝丝至高的霸皇之气四溢,刀光一闪,直接落于最后一尊神将之手,神将大吼一声,双手握刀,大象粗的手臂竖斩而下,刀光千丈,竟硬生生将一颗彗星斩成两截。

  ‘好浓郁的帝王之气,果然是神道兵,而且是当年霸妖皇贴身佩戴的武器。’

  霸妖皇在众多妖皇中,实力绝对能排名前三,一口虎噬刀也是大名鼎鼎,据说当年曾凭此刀一刀砍碎天柱,现在看来,传言并不作假。

  如来之力,是佛家超越彼岸的力量,虽然弥勒佛比不上现在如来霸道,也不如过去如来坚守,但却以多变而闻名,因为谁也不知道未来是怎样的。

  而且兜率天与魔王的它化自在天仅隔着一个化乐天,传闻中,波旬惦记这道佛门业位也不是一日两日了,却始终无法得手,这也是为什么在《未来星宿劫经》的记载上,大寂灭后,弥勒佛领导千佛出世,而波旬却无法阻止的原因。

  戚笼这一手,是用魔种吸收欲界之气,模拟小千世界的演化,然后用‘未来佛’创世之念加持,可以说已经有着‘粉碎虚空’三成的力量,对付任何一尊半神都是绰绰有余,但在这帝王之刃虎噬刀下,却依旧无法的手。

  不过戚笼早就料到了,做为承天堡主、关中妖皇,怎会没有一口神道兵护身。

  既然从精神层面无法摧毁你,那就从肉身上毁灭你!

  戚笼大喝一声,一刹那间,右臂暴涨,十二条龙蛇交错起伏,手臂卷过之处,层层虚空炸裂。

  阎浮大千印!

  戚笼这一手,不仅拥有死神僧巅峰时期的掌力,还添加了‘佛前佛后难’的变化,一时间,虚空佛力混乱而扭曲,毁灭大千世界的掌力中,甚至还夹杂一丝丝魔道的变化。

  仅是掌风,就将这方圆千丈的竹林炸的粉碎,叽叽喳喳声、佛音念唱声、天魔诱道声,五大雷音此起彼伏。

  仅是掌风,就把程天凶震的浑身炸血、五官扭曲,两眼呆滞,曾经的关中妖皇在戚笼手上,就像是没牙的老虎,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。

  然而受到掌风刺激,程天凶从不离身的轮椅瞬间炸裂,露出真容来,金光璀璨,神气滚滚,龙纹龙鳞熠熠生辉,庞大的龙气甚至在冲破大气云层,让戚笼这种准龙脉之子都精神一滞。

  这是——龙椅!?

  神道兵,或者说皇家神道兵上,九道龙气同时爆射而出,编制成一张巨网,恐怖的掌劲冲击在上面,搅的虚空层层爆裂,却始终冲不破这张龙脉大网。

  历代妖皇屁股底下坐着的玩意,居然在程天凶手中!?

  老实说,就算是程天凶一下子掏出三五件神道兵,戚笼都不会如此吃惊,但这种跟古国皇室的宝物,怎么会在他的手上?

  就算在,不也应该是在某个末代皇族手中么。

  二人战斗的余波几乎无法掩饰,几乎一瞬间,四股恐怖的宗师之气疯狂向这边逼近,而此起彼伏的高手气息也从堡内各处窜出。

  一百位,两百位,三百位……

  戚笼从没想过,能够在同一个地方看到这么多的一流高手,怕是关内,至少是山四道所有一流高手加在一起,都未必有承天堡这一地之多。

  弥勒佛念一刹那显示了未来的画面。

  三息之内,若不杀掉程天凶,这位关中妖皇会手持虎噬刀冲出‘恒河流沙’。

  四大宗师会堵住自己的退路,而随着堡内各种封堵半神的机关一一开启,戚笼必然无法突围,被活活耗死。

  ‘有意思,神道兵,我也不是没有!’

  戚笼小拇指上,百鬼夜行戒突然大放黑光,同时五尊巨大的鬼影从地面浮现,高近百丈,模样怪异,似僧、似星辰、似大海、似神将。

  鬼气之中,均蕴含着强大的神性,其鬼若神!

  ‘是长公主吗?’

  ‘殿下召唤吾等所为何事?’

  ‘僧吒鬼拜见妖皇……’

  中央五鬼者,一曰僧吒鬼,二曰尾星鬼,三曰海杀鬼,四曰六丁鬼,五曰六甲鬼。此五鬼亦随天神,亦从五狱,追取死人、送变祸福者,其鬼状若神形,并居中央镇星之位也。

  戚笼淡淡道:“别管你们前任主人,先替我做事吧。”

  戒指上黑光大亮,五鬼猛的咆哮一声,五合为一,竟然化作一片黑色幕布,往龙椅上裹去,中央五鬼合一,竟隐隐化作小妖庭的轮廓。

  同样是神道兵,或者说同样是皇家神道兵,两种力量撞在一起,顿时把密封的金网扯出一丝空间。

  千钧一发之际,戚笼背后突然凶光一闪而过,只见一条长长的黑影抽向戚笼的背部,一道深深的戾龙之气撕裂空间。

  这是——

  戚笼头不回便感觉到,这跟李伏威的龙爪手一样,都是由真龙的某个部件构成的大杀器,前者是龙掌,眼下这一鞭,便是龙尾,受这一击,跟被龙脉抽打一记差不多。

  这一鞭的威力,粉碎山岳、断截江流,不在话下。

  杀敌之前必纵胆!

  戚笼眼中疯狂之意一闪而过,背部猛然高鼓,这是混合了横炼法,《白骨长桥身中架》的一记贴身靠。

  这一靠在通背拳中又叫倒转死人碑,意思是一靠之力,能把碑中死人都震活了。

  戚笼的浑身气血,都借助这一靠之力逼出,整个背部毛孔都在发‘孔窍神雷’,在五大雷音中,孔窍神雷又被称之为雷神劲,是爆发性最强的一种雷法。

  脊椎如大铁锤,群雷秘发,戚笼后背的筋肉凝成一块大铁板,猛的撞在了龙鞭之上。

  一声天塌地陷的暴响,空气扭曲,气流爆裂如风暴,僵持片刻,‘嘶拉’一声,戚笼的肉身四分五裂。

  然而手握龙尾的月姬眼中却闪过一丝迷惑。

  戚笼的肉身零件砸落在地,栩栩如生,然而内部没有任何器官血肉,也没有一丝血水流出,就好似空空荡荡的躯壳。

  同一时间,龙椅散发的九龙劲瞬间消失,程天凶浑身呆滞,跌坐在地,表面没有一丝一毫的伤痕,然而月姬明白,他内部所有器官都被搅成烂泥,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
  月姬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,像是在发呆,而在一瞬间,一丝黑气从程天凶脑后一闪而过,黑气之中,好似蕴含着重重叠叠的地狱气息,裹着虎噬刀影一闪而逝。

  下一瞬间,四大铁神卫几乎同时赶到。

  ……

  ‘薛保侯’的大门猛然被撞开,守卫刚想说些什么,就听到一声暴喝,“滚出去!”

  隔空拳意一闪,两颗一流高手的脑袋直接炸裂,而剩下的人竟然余势不减的冲了进来,就见赤着胸膛的薛保侯,以及被他抱在怀里的耶律小蛮郡主。

  郡主并不在意春光外泄,还痴痴的笑着,舌头舔着薛保侯的胸膛,一副疯狂小野猫的姿态。

  好在‘薛保侯’在被人闯入之前,就裹上了被子,外人只能想像被子中的旖旎画面。

  “老夫天堡营老署官,何防,拜见侯爷。”一位眉发皆白的老署官向‘薛保侯’行礼,手握刀柄,态度相当不客气。

  ‘薛保侯’皱着眉头看向眼前这个老宗师,承天堡除了堡主,就属九大老署官权势最大,他们掌握着承天堡内,九个实权衙门,维持整个关中战线的运转。

  “刚刚是怎么回事?堡内怎么会有半神交战的气息。”

  何防毫不掩饰的打量着薛保侯,平静道:“堡主被人刺杀。”

  “哦,你怀疑本侯?”

  ‘薛保侯’赤身下了床,露出一身精炼完美的肌肉,浑身上下,像是一个人形的赤铜豹子,充斥着恐怖的爆发力。

  “现在呢?”

  ‘薛保侯’恐怖的气势爆发,排山倒海而来,何防老脸一白,宗师也会老的,气血比起巅峰时期,至少弱了一倍,自然扛不住这种恐怖威压。

  然而面对这近乎半神的压迫,这老宗师却是松了口气,摇了摇头:“那人不是侯爷。”

  “那就滚出去!”‘薛保侯’冷冷道。

  “是,侯爷。”老宗师拱了拱身子,一脸恭顺。

  “等等,我那老哥怎样?”

  “凶手没得逞。”

  “那就好。”

  何防关门的同时,‘薛保侯’至少听到近千只硬弩下弦的声音。

  “怎么了,我的金刀驸马?”

  耶律小蛮也下了床,迷恋的抱住了薛保侯,她的口音有些草原腔,沙哑又惑人,草原的女人爱慕强大的男人,从无例外。

  戚笼笑了笑,摸了摸对方波浪长发,不再说话,而他背上,一道巨大的伤痕这才缓缓浮现。

  而在精神海洋中,大滩血水覆盖了海面,海水翻开,首衔尾的千丈龙脉,差一点被一鞭子抽裂开开。

  何防匆匆赶到主堡,而在主堡之中,四大铁神卫、两位夫人、五位公子、九大老署官,几乎全部在场。

  “怎样?”花黎夫人紧张道。

  “应该不是薛保侯,”老署官何防摇了摇头:“薛保侯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伤痕,那刺客可是被活活抽裂了一张人皮,这就说不通了。”

  “而且杀死爹是佛门掌法,薛保侯背后是恶道宗,双方是死敌,不可能会这种苦行僧拳术,咳咳——”程三楼干咳两声,冷静道。

  “会不会与大鸠府叛逃的和尚有关?堡主之前不是说,大鸠府的灭亡,是很多人背后捅刀子的结果,他也参了一笔。”

  “很有可能,那群和尚杀性重,报仇不过夜。”

  “关键是现在该怎么办?”

  百媚夫人两眼通红,似乎极为哀伤。

  一尊拼凑的弥勒佛人皮像,还有程天凶的尸身,就摆放在众人中间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那位月姬,似乎被众人遗忘了。

  “现在关键是,必须马上选上新堡主,维护周边关系,没了老堡主的威慑,关外六府,对于我们可是虎视眈眈,”一位老署官突然道。

  “要不,先让三公子带兵回来?”

  话音一落,空气顿时一僵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