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十五章 赴宴

第十五章 赴宴

  承天堡就像是一座巨大的战争机器,伴随着程天凶之死,全力运转起来。

  阎浮大千掌、恒河流沙佛意、过去佛念,随着越来越多的证据被挖掘出来,凶手是大鸠府残党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大。

  毕竟整个钟吾古地,只有大鸠府得到了古佛一脉的传承,半神级的武僧也不是说有就有的。

  而大鸠府被破,也牵扯到关外边镇间的算计与矛盾,有人说,这和尚是为了给古国皇室遗脉报仇,也有传闻,是大鸠府的高层,对其它势力的一个警告,甚至还有传闻,是三公子为了上位,悄悄做的局。

  总之在谣言漫天飞的关口,薛保侯的怀疑反倒是越来越小。

  因为无论从利益、还是手段来讲,薛保侯都不大可能是凶手。

  一个动荡的承天堡,对他来说能有什么好处?

  当然,就算在这云波诡谲的关口,程天凶死去的消息,依旧在小范围内传播,而对外的宣称,则是程堡主被刺重伤,仍在养伤之中。

  戚笼双膝盘坐,身前一道又一道龙影浮现,每一道龙影中,都充斥着无边无际的霸气,但这股霸气却又被巧妙的控制在一定范围内,绕身而转,像是旋转的金轮。

  龙脉之气不像气血,能够靠药补、食补恢复,不过一条完整的龙脉,也有着自我修复的能力。

  只见那一道道龙影显化而出,在半空中凝成金色圈影,首吞尾,尾衔首,或正或反,相互旋转不休,而随着龙影的旋转,一丝丝龙气从中溢出,重新注入戚笼的精神世界,修补之前的创伤。

  龙脉有九种,每一种都有着独一无二的能力,譬如镇地龙、蛟龙、鱼化龙、行龙、九纹龙,便是五行龙脉,一位宗师如果拥有五道龙脉中的任一,立刻便能使对应的‘天之五行’圆满。

  而剩下的四条龙脉,也各有各的能力。

  戚笼原本以为‘人工龙脉’是蜃龙,对应的是水性,后来才明白,这水汽乃是沧澜江所化,跟龙脉无关,反倒是由于焚神戾焰的关系,火性更重一点。

  虽然没有其它龙脉的特性,但人工龙脉却有一种别的龙脉都没有的可塑性,戚笼可以感受到,这条龙脉本身温顺的像是孩童一般,在好奇的窥视着这个世界。

  所以戚笼更能以自己法子塑造祂,让祂与自己更完美的融合。

  眼下这一招,便是他参考奉龙甲、九气御皇道、佛门金身法,推演出的龙脉修补大法。

  而在精神海洋中,这条龙脉化作一尊身高五丈、浑身鳞甲的巨人,正演炼着薛家的九气御皇道,一招一式,都能掀起滔天巨浪,而每一招使出,都有成百上千的龙形劲力融合在一起,化做一条恐怖的巨龙,或冲天而起,或是搅海翻浪,又或是与马形、蛇形相应,演化出种种玄奥变化。

  借助龙脉之力,戚笼很快就完全掌握了薛家血炼、气炼二道合一,并以皇家武学为基,开发出的半神级武学《九气御皇道》。

  ‘有意思,这套武学应该是当年薛家老祖和鱼冀郡主合力所作,这套武学的核心,居然是一套卦象。’

  戚笼心念一动,人身化作龙身,龙身同样分裂,在半空中凝成四个古篆大字。

  元、亨、利、贞

  四个古篆大字再一次演化,演化出了七个卦象。

  初九:潜龙,勿用

  九二:见龙在田,利见大人

  九三:君子终日乾乾,夕惕若,厉无咎

  九四:或帮在渊,无咎。

  九五:飞龙在天,利见大人

  上九:亢龙有悔

  用九:见群龙无首,吉

  卦象上下交爻,越发神奇玄妙,戚笼好似看到了山河破碎,又看到了山河重铸;看到气运衰弱,也看到了龙脉藏在气运中的爪牙。

  最终,七大卦象融成了九三卦。

  君子终日乾乾,夕惕若,厉无咎。

  这句话的意思是君子自强不息,发奋有为,并且日夜小心谨慎,心存警惕,这样才能避免灾祸。

  整个‘九气御皇道’最终浓缩而成的,便是这十二个字,但其中的造化奥妙,千字万字都难以形容。

  ‘有意思,根据鱼冀郡主的记忆,当年古国晚期,其实皇族早就意识到了国运衰颓,并且采取某种救国手段,人工龙脉便是其一,但最终,护国行动失败了,是不是正是因此,鱼冀郡主才把这一卦象,融入到拳法之中,以警惕子孙。’

  ‘七种卦象,莫非对应的是七套皇家武学?若是凑齐了,会有什么结果?’

  戚笼感受着龙脉的伤愈程度,稍稍松了一口气,自己和体内龙脉都已今非昔比,不存在一鞭之下,就受到难以愈合的伤势。

  只能说,这真龙武器,无论是龙爪也好,还是龙鞭也罢,对于龙脉都有着伤害加成的作用。

  戚笼睁开双眼,顿时,房中亮如白昼,戚笼体内的精气浩荡如江海,哪怕普通的举动,都会造成种种异像。

  屋外响起密集的刀声,戚笼推开窗户,只见这位草原公主正手持弯刀,演练着一套凶悍的刀术,刀光闪过,鬼哭狼嚎,每一股刀劲都像是一条咆哮的恶狼,在扑杀撕咬,周围奴婢丫鬟们吓的脸都白了。

  ‘不错的刀术,跟薛保侯麾下四豹中的羊赤枕差不多,跟没参悟出天刀境的洪小四一个水准,二流的身手,一流的刀术,爆发之下,能斩一流高手。’

  这草原公主身上的杀气很重,死在她手上的性命绝对不下百条。

  但也仅此而已了,戚笼收回了目光,眼中魔光一闪,竟在床上复制了另一个‘薛保侯’,若非达到宗师之境,并且用精神全力探查,断然不会察觉这个‘薛保侯’只是幻象。

  眼耳口鼻舌身意皆改,不是真的,也是真的。

  戚笼绕过屏风,走到一间书房,双手伸开,层层叠叠的精神屏障张开。

  戚笼伸出右手,手臂上诡异扭曲的佛经一一浮出,并且像是长了腿一样爬上了书桌,并顺着书桌落在了后面的那张太师椅上。

  然后下一瞬间,太师椅解体,一座长约一丈的巨大龙椅现身,滚滚龙气一下子宣泄而出。

  皇道九州金座【神道兵】

  重一千二百三十一斤,通体由沧澜江源头一块神石雕琢而成,历代妖皇请能工巧匠用金线、宝石、神玉雕琢,经十代而成。

  神通1:九龙护体,宝座中各藏着一道龙脉分身,危急关头,能自动庇主。

  神通2:神道昭昭,拥有册封国内诸神之能,若是你非一国之主的话,这种能力切勿动用,同样,你拥有剥去任何神族血脉(除王族)的能力,只要你能承受住它的消耗。

  神通3:天干帝王之气,天干为十,这金座之中,拥有着钟吾古国前十尊妖皇的意念,找到它,炼化它,便有驱使十王意志,帝气附身。

  神通4:九州图,这座宝座上,拥有着关于大劫更深层次的奥秘……

  并不是说,这座皇道九州金座一共有四道自带神通,而是以戚笼铸器大师的能力,只能解析出其中四道神通。

  哪怕只是如此,它也比‘百鬼夜行戒’要强大不少,每一种神通,都可以说是达到神道兵的上限。

  然而当你真正拥有它的时候,你会发现,除了‘九龙护体’可以动用外,其它三种神通,都是能看不能吃。

  而第一道神通也是非金座主人不可动用。

  神道兵择主,除非像是‘百鬼夜行戒’一般,主人早就死了不知多少年了,意识主动溃散,不然外人哪怕得手,也无法使用。

  戚笼的手掌摸上去,可以清晰的感到一股抗拒意念,更怪异的是,这股意念竟不是程天凶本人,非要计较的话,反倒有点像是那位月姬。

  那位三夫人在他刺杀程天凶的过程中,表现的也很奇怪,以她展现的精神修为,绝不在戚笼之下,然而她表现的却像是在应付差事一般,让戚笼顺顺利利完成了刺杀。

  戚笼越发怀疑,这一位跟当年的长公主重明儿有关系。

  而随着戚笼用龙气注入金椅,龙椅排斥性越来愈小,但这最多让他能够坐在上面。

  而当戚笼一屁股坐在这很多妖皇屁股待着的地方,顿时,视野无止尽的上升,下面是一道道模糊的身影,自己好似居于九天之上的帝王,在注视着人间,那种感觉,好似万事万物都掌握在手中……

  戚笼拍了拍屁股,站起身来,一脚踩在金椅上,把鞋带系了系,然后掉头便走。

 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。

  戚笼推开门,天空稍显灰暗,那是因为无数阵法已经把天空封闭,就算是半神,也进不得,出不得。

  不过只要不怀疑到自己,戚笼倒是不介意在这里待上几日。

  而且随着精神魔念的探开,从一个个丫鬟、仆人、守卫记忆中搜寻到的情报,戚笼发现了很有意思的一点。

  那就是,关于新任堡主的人选,承天堡的各方势力还在激烈争讨之中。

  这一点,光从各家主子最近到处拜访的频率就能看出。

  ‘按照惯例,立嫡立长,程三楼是不二人选,但他是老夫人之子,老夫人据说百年前就死了,应该没留下什么势力给他,更关键的是,这位嫡长子实在是没什么实力,气血还不到二流,这不该啊,做为关中妖皇的长子,就算是头猪,堆也能堆成一流高手,难道是什么天生疾病?’

  并非是所有人都适合练武的,骨质脆弱者、心志不坚者、天生残疾者,都不是练武的好材料,而且还有好几种罕见的天生疾病,譬如天生气血不足、天生心肺不全,这是再怎么补都补不好的怪症。

  戚笼怀疑这位大公子便是得了此类疾病。

  ‘那么目前来看,最有可能继承堡主的,便是三公子程啸天,巅峰宗师级的战力,军中人脉深厚,数次出征塞外,都斩获极多,是位大将之才,承天堡这股关中势力要想保持相对独立的地位,一位手腕足、实力强的领袖必不可少。’

  ‘不过也说不准,按照话本中的说法,老大和老二争皇位,最后平平无奇的老三上位也不是没有过,更何况,他不是孝顺嘛。’

  戚笼回想起,那位百媚夫人背后,隐隐有着亡国七灾中,刑五官的背景。

  百媚夫人、黑山山头的夜枭女、刑五官,这一股势力跟他可是有着极大的仇怨。

  他们挑选的龙脉之子,可就是因为自己而夺龙失败。

  而龙脉被斩,那一位最多像自己一样,得到部分怨龙戾气,而没有完整的龙脉,是无法和神兽血脉融合,成为真正龙脉之子的。

  这种夺大机缘的仇怨,根本无法化解。

  正在这时,一位堡中仆人突然凑了过来,恭敬的递上一个帖子,“侯爷,我家公子有请。”

  戚笼扫了一眼,似笑非笑:“本侯这几天收的帖子可是不少,许的条件一个比一个大,唯独你们家公子,说请本侯饮茶,还就真请本侯饮茶,一点条件都不提?”

  仆人低头道:“能说到做到的承诺才是承诺,现在这个关口,不管是什么条件,谁又能保证一定能做到呢。”

  “说的好!在前带路吧,我倒想看看,大公子准备请本侯喝的什么茶?”

  做为现在堡内的最高战力,戚笼的一举一动,都会被人为放大,而‘薛保侯’赴大公子宴的消息,瞬间传遍四方。

  百媚夫人所在的天香阁中,六公子程肆然正在演练一套刀术,手上的大刀刀光焰焰,像是燃烧了一般,脚步每一次转动,踏在地上,都踩出一记漆黑冒烟的脚印。

  最后刀光一闪,腥风恶嚎,前方的一根巨大石柱,竟然拦腰而断,一声巨响,烟尘四起。

  程肆然喘着粗气,浑身粗筋缓缓收入皮肉中,不可致信的看着自己制造的杀伤,自言自语:“我竟真炼出了刀罡,好强!”

  他举起大刀,白金刀身,金虎吞口,神光浓郁,竟是程天凶的神道兵虎噬!

  ‘啪啪啪——’

  一连串的鼓掌声响起,百媚夫人娇笑道:“乖孩儿,你果然继承了你爹的天赋,短短两天,就炼出了刀罡,你注定是承天堡的传人!”

  “可是,娘,我真的——”程肆然依旧有些不自信。

  “神兵择主,你爹这口虎噬刀都落在你手上了,你还在担心什么?别忘了,你还要代替你爹,掌握这座堡垒的真正权柄,老大、老三,注定是你的手下败将!”

  程肆然两眼渐渐被狂热取代,忽然大吼一声,飞沙走石间,一道龙影从其背后暴起,血气森森,骨肉淋漓,两眼好似红灯笼,但那庞大凶戾的气场,分明是龙脉无疑。

  百媚夫人正满意的打量着自己的杰作,忽然一位女仆匆匆来报,顿时让她面色微变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