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十七章 长公主之谜(上)

第十七章 长公主之谜(上)

  戚笼这下终于明白,他之前感受到的怪异来自何方。

  这月姬明明有着不亚于他的精神境界,却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气血。

  哪怕是普通半神,在他面前都做不到这一点。

  现在他明白了,原来人家是人造半神,跟人工龙脉是一家的。

  而做为人造半神,能够掩盖气血波动,这毫无疑问是改造的能力之一。

  这可是比‘畜生难’更加完美的作品。

  这种技术,跟龙脉绝对一档的。

  这下戚笼可以肯定,对方绝对跟那位末代公主重明儿有关。

  没有古国皇室的改造技术,是不可能人工创造半神的,七大督护府也做不到这一点。

  戚笼吞下的血水重新化作血液,流入人体血脉系统,而对方脸上的裂口,也在下一瞬间愈合。

  仅这一招,二人斗了个不分胜负,这还是戚笼佛心魔种大成后,第一次面对半神。

  而且是尊人造半神。

  戚笼看向对方,又看向程三楼,忽然笑了起来,“有意思,乖侄儿,你这么想叔父走,你想要干什么?”

  程三楼也恢复了平静,微微躬身道:“回叔父,侄儿只是想承天堡的传承,不受外人影响。”

  “本侯算是外人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戚笼目光盯着月姬,突然道:“本侯可以答应你,不参与这场堡主之位的争夺。”

  程三楼大喜,“多谢叔父——”

  “不过这是有条件的。”

  “什么条件?”

  “本侯对于你们程天堡的铸器手艺很感兴趣,十天时间!十天之后,本侯必走。”

  程三楼目光犹疑不定,承天堡的独门铸造手艺,是可以跟七大督护府媲美的底牌,就这般交代出去,说是出卖祖宗夸张了些,但绝对是大出血了。

  “十天,只有十天!”

  程三楼犹豫半晌,咬牙道。

  “那本侯就等着乖侄儿的好消息了!”

  哈哈大笑声中,戚笼猖狂离开。

  等戚笼离开之后,程三楼反而平静下来,自言自语。

  “十天,足够了,只要我继承了鬼庭,程啸天也好,程肆然也罢,都不会是我的对手。”

  “娘,你会帮我的,对不对?”

  月姬木然的脸上,微微点了点头。

  ……

  “叔叔、叔叔慢走!”

  六十四抬神王封禅轿在城门口被一顶花轿子堵住了。

  好似千年狐狸精下凡的百媚夫人掀开窗帘,笑容妩媚的道:“叔叔走的那么快作甚,妾身还没好好招待你呢?”

  戚笼上下打量对方,笑道:“二夫人打算怎么招待?”

  百媚夫人垂下身子,又长又红的眼线半阖,露出胸前大片白皙,沙哑道:

  “叔叔想怎么招待,就怎么招待。”

  “哦?你是想招待六公子那般,招待本侯吗?”

  百媚夫人面色微变,但转而恢复正常,甚至娇笑道:“叔叔若是想,妾身自然愿意像对待自己儿子一般爱护您。”

  戚笼哈哈一笑,淡淡道:“我和程老哥既然做了兄弟,就没必要再做连襟了,而且跟小辈抢食,也凭白丢了身分。”

  百媚夫人咬牙:“不知大公子给了您什么好处,妾身可以加倍给您。”

  “有些人爱美人,有些人爱江山,但像本侯这种正人君子,即不夺人妻女,也不抢人家业。”

  “只是本侯突然对铸造一道起了兴趣,所以乖侄儿孝顺,让本侯在贵堡锻器阁参观十日,除此之外,本侯不参与任何事情。”

  戚笼手指敲了敲窗沿,顿时,三十二位护卫低吼一声,巨大而奢华的神王封禅轿再一次移动起来。

  百媚夫人一直目送对方离开承天堡,脸上表情阴晴不定。

  ……

  事实上,打一开始,戚笼就对下一任承天堡之主是谁不感兴趣,也无意参入其中。

  程天凶跟薛保侯不一样,他能取代薛保侯,最主要的原因是龙脉。

  而夺龙成功,‘薛保侯’心性有了变化也是自然的。

  程天凶则不然,就算自己刺杀了他,承天堡依旧是关中第一势力,不会轻易更换门庭,得手难度要大上百倍。

  而且根据红姑的提点,他也了解,鬼庭之力和龙脉之力天然排斥,二者只能选其一。

  戚笼自然选择更有前途的龙脉之子。

  杀了程天凶,完成了红姑的嘱托,除了想对红姑的过去有所了解外,别的都是细枝末节。

  唯一让他感兴趣的,便只有承天堡那可能源于皇室的铸造手艺了。

  把耶律小蛮带回先锋卫驻地,拒绝了这位草原公主开小型无遮宴的提议,召来翡翠先生,询问了一番军情后,便就打发对方,直接去找他的‘背叛者联盟’。

  结果出人意料,照灯笼和血麒麟都在闭关之中,大杀僧在调教这对皇家姐弟,至于那位老祖宗,听说最近和小宛夫人打的火热,这位小宛夫人精通庖厨之道,最近有事没事,就投喂这位老祖宗。

  想到这一位跟薛白相似的心性,戚笼顿时有些头痛,脚步一转,便来到大杀僧所在的‘禅房’。

  这座‘禅房’本是一座木料房,本来他有更好的住所,但却被这和尚拒绝了。

  事实上,若非为了这对姐弟,大杀僧根本不会住人宅之中。

  他的观点一向是‘苦众生之苦,杀众生之所恶’。

  而在木料房中,这对兔妖姐弟正在打木人桩,基础的架势没什么好说的,倒是这些木人桩,被雕刻成了十八罗汉,栩栩如生,握拳捏掌,正在佛意的驱动下,不断转动方位,一旦走桩失败,迎来的,便是木罗汉的拳打脚蹄,打的姐弟两抱头鼠窜,惨叫连连。

  “罗汉洗身,你倒是大度。”

  以戚笼的眼光,自然能看出来,这一位正在消耗佛意精神,借助十八罗汉之意,给姐弟两洗炼肉身。

  这样日后练武,便有十八罗汉之力加持。

  一个半神的意念,对于这对初学者来说,提升是巨大的。

  “二师兄。”

  戚笼点了点头,坐在这大和尚身边,淡淡道:“接下来有何打算?”

  “按照长公主的委托,师弟要去一趟承天堡,去取回殿下的遗物。”

  戚笼想了想,把在承天堡见到的一幕,重点是月姬与长公主的可能关系说出。

  听了之后,大杀僧粗眉毛深深皱了起来,“我那旧友虽未明说,但是长公主留下的遗宝中,该有一具半神肉身才对。”

  “月姬、加上兄妹二人,三个重明儿?有意思。”

  戚笼反问道:“和尚,你口中的旧友,到底是谁人,和长公主又有什么关系?”

  “回师兄,师弟旧友,乃是东荒三十六妖族领袖之一,月兔妖师,也是当年古国的护法国师之一,与师弟第八世乃生死之交。”

  ‘月兔妖师,东荒大草原中,唯二的半神之一。’

  戚笼眼中光芒一闪,顿时想到某个传闻,大鸠府被破,是有叛徒里应外合。

  自己这个师弟,貌似也不单纯啊。

  “师兄,师弟有一想法,”大杀僧顿了顿,面不改色道:“想必师兄也能感应出来,这二人身上各有封印,而且两道封印隐隐有着联系,相互感应,相互强化,破一成空,破二着相,便是师弟我,一时半会儿也难以突破。”

  “所以呢?”

  “师兄,你的燃灯念是未来希望之源,而我的杀生念又是诛恶之大灭绝,你我二念合一,便能达到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之境,再化作般若波罗蜜多虹光,穿破色空二相,突破封印,这样一来,长公主的转世谜团,便能解开了。”

  “哦?”戚笼反问:“这对我有什么好处?”

  “师兄身上这条人工龙脉,不就是长公主留下的宝物之一么,师兄难道不想知道,长公主还留了什么其它宝贝?”

  “有意思,我应了。”

  大杀僧手掌一挥,十八罗汉顿时退却,姐弟二人顿时瘫软在地。

  “你二人过来。”

  半妖姐弟咬咬牙,又惧又怕的来到二人身前,二人的念头在戚笼面前,被一览无遗。

  ‘大师傅接下来又要训练什么,小秋好累啊,小秋好想休息啊。’

  ‘这个关外将军是个威胁,等我练成了大和尚的本事,第一个要做的,就是杀了他,大和尚若是敢挡我,也杀了!’

  戚笼指着兔妖弟弟,哈哈大笑:“这小子适合继承你的衣钵。”

  大杀僧认真点了点头:“杀气不小,但还有戾气需要化解。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