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十八章 长公主之谜(中)

第十八章 长公主之谜(中)

  般若波罗密多,又称彼岸之道,‘般若’指的是‘智慧’,‘波罗’指‘彼岸’,‘蜜’指‘到’,‘多’语音词,这句话的意思是,智慧达到彼岸了。

  如来对应的是正神境,降临彼岸和破碎虚空也是同级,所以‘般若波罗密多’本质上来说,是一门精神层面的如来法。

  单凭大杀僧当然做不到这一点,但是加上戚笼就不同了,红莲念、燃灯念、杀生念,本来就是古佛点化的三条救世之道,都有晋升如来的潜质,燃灯念与杀生念合一,便等于三分之二条如来之道。

  虽然理念不同,注定要走上歧路,但是短暂的融合还是不成问题的。

  大杀僧也是念头一动,突发奇想,想要借此检验出重明儿的真身。

  这杀气深重的凶和尚在兔妖弟弟惊恐的眼神中,一把捏住了他的脑袋,嘴巴张开,做杀生吼。

  “吼!!!!!”

  顿时,难以言喻的剧痛传出,兔妖弟弟好似整个人都被扭成了麻花,五官六感被强行挤压了出来。

  “一切有如法,如梦幻泡影!”

  大杀僧背后忽然幻化出了重重叠叠的佛影,五狱罗汉、六罚尊者、七戒菩萨、杀戮比丘、罪孽禅师,每一道幻影都是杀生道的一种成就、业果,最后融合成一体,化作一尊长约十丈、沾满血肉、手持戒刀的杀戮佛陀。

  那口杀猪刀一般的戒刀上,一丝黑光直射兔妖弟弟眉心,兔妖弟弟两腿一抖,两眼一白,裤裆直接被尿液沾湿。

  而兔妖弟弟丹田处,一尊神庭的幻影浮现,神庭模糊不清,十三种不同的古篆文字包裹其中,祝融一脉的鱼虫鸟篆只是其一。

  黑光被十三种文字所挡,迟迟进入不得,而大杀僧的表情也凝重起来。

  “二师兄!”

  戚笼向胆战心惊的小兔女笑了笑,掌心捏人道印,轻轻按在了额心,暖暖的,柔柔的,小兔女脸色一红,凭白对眼前这个将军多了几分好感。

  而与大杀僧背后浮现的恐怖佛影不同,戚笼背后的地藏王虽然也正大庄严,但却充斥着悲天悯人之意,掌心所化的六道轮回忽然化作一道光桥,两道佛影渐渐重合,同时射出两道佛光,击在二人丹田核心。

  十三种文字中,有十二种文字直接被化去,而剩下的一种却是大放金光,这是古钟吾皇室的皇道金文,看上去就像是一条条游走的龙影,与佛光抗衡,不落下风。

  两处丹田,两种金文,似乎正是钟、吾二字,两字合起来的意思,便是‘我的精神像无边星空一样璀璨’。

  “二师兄,单纯的色空变化,似乎还无法穿破封印。”

  戚笼念头一动,地藏王的肚皮突然鼓胀起来,好似吞噬了亿亿万万的恶鬼,同时灰色金身变成钝金佛身,嘴巴哈哈一笑,气势更上一层楼。

  “未来彼岸,彼岸未来,二念合一,色不异空,无我无间。”

  几乎瞬间,原本介于有色无色、有形无形的佛光,直接消失不见,而没了佛意压制,二人丹田部位的神庭同时消失不见。

  兔妖弟弟两眼泛白,直接晕了过去,而小兔女却好似什么事都没有,好奇的左摇右看。

  戚笼和大杀僧同时盘膝坐定,双眼紧闭。

  一切有如法,如梦幻泡影;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。

  大杀僧只能参透前半句的意思,但是后半句,却只能明其意,而不能感同身受,这也是佛家的知见障,又名智障,是三障之一。

  然而大杀僧在戚笼的佛法包裹下,却一下体验到那种刹那芳华的力量。

  短暂到极限,是绚烂。

  “看来二师兄的佛法,是要远在我之上啊!”

  大杀僧深深感慨,然后毫不犹豫,迈上神庭的九千九百九十九座台阶,一直走到尽头,在那张皇道九州金座之上,坐着一位身穿紫色皇袍,头戴紫色妖皇冕的女皇。

  “陛下!”大杀僧语气带着一丝激动。

  “三罪国师,你终于来了。”

  在珠帘的遮挡下,女皇看不清面目,但是声音婉约温和,让人一听就心生好感。

  “陛下,罪臣有负重托!”十道声音同时道。

  大杀僧的左右,同时浮现了九尊和尚幻影,高矮胖瘦,无一不有,但相同的是煞气腾腾,穷凶极恶。

  而接下来,这些恶僧都是同一个动作,跪倒在地,一脸愧疚。

  这是杀僧的第一世到第九世。

  “这不怪你们,致使护国计划失败的真凶,其实是本皇,”女皇语气中透着一丝丝无奈。

  “请殿下莫要自责,天意如此,吾等也只能尽人事,听天命。”

  妖皇沉默片刻,突然拿下了冠冕,露出一张国色天香的脸蛋,缓缓走到九位‘大杀僧’面前,盈盈拜倒。

  “是重明儿对不起三罪佛使,对不起古佛一脉的所有支持者。”

  国师是封号,而三罪佛使才是法号,用法号称呼,说明重明儿的郑重。

  事实上,三罪佛使并不是一个人的法号,而是三个,是古佛三大嫡传弟子的共享称谓。

  只不过随着大师兄抛弃古佛之道,二师兄死神僧又一去不归,这法号才归于大杀僧一人。

  “殿下,恕老臣不明白!”第七世杀僧是个眉须皆白的老和尚,若不看他绿油油的眼神,还真以为他是个慈眉善目的佛门大师呢。

  “佛使,您应该知道,重明儿是明妖皇的转世。”

  “老臣自然明白,陛下窃天机的转生仪式,还是老臣支持的,就是为了让陛下在最后关头,转世重生,补天阙,挽国运!”第七世激动的道。

  重明儿更加愧疚,她叹了口气,两眼泪光莹莹,“可终究是一场空。”

  “非也,是肃河卿、是天官冢宰,是他们叛国,先勾结外人,刺杀了横天都部大元帅,然后又在古国晚期,坏了殿下的护国计划!”第九世杀僧一脸激动,他活着时,重明儿还是长公主,所以他称呼为殿下,而且这一世与重明儿的关系是最亲近的,是爱慕者。

  “不,不是这样的,肃河卿和天官冢宰都是忠臣,只不过他们效忠的,只是‘我’而已,”重明儿苦涩一笑。

  “而刺杀横天都部大元帅的密令,正是‘我’发布的,包括之前的龙脉泄露事件,以及护国行动的失败,都是‘我’在幕后操纵,我才是亡国真凶!”

  九世杀僧全都愣住了,过了好半晌,这一世的大杀僧才思索道:“陛下,你非你,明妖皇并非重明儿?”

  “的确如此,事实上,‘我’还在位时,便就意识到,古国大劫必不可免,如此多的真神同时出手,想要挽回国运的可能性几乎没有,而当时的明妖皇认为,人运即国运,只要她在,便是国破家亡,众生沉沦也不重要。”

  “所以才有了转世计划,所以敌人才能顺利潜入军中,所以大元帅才会在毫不提防的前提下,被刺客刺杀身亡,这一切,都是‘我’放纵的。”

  “而当我转世之后,记忆并没有完全恢复,但天赋却已经彰显,在一众皇子之中名列前茅,所以弃妖皇、戾妖皇两代妖皇顶着骂名,苦心孤诣的护国计划才会交到我手上,但问题是,等我成年之后,‘明妖皇’的记忆渐渐复苏,也无时无刻不在侵袭我的神智。”

  “当年钦神监风水一脉的背叛,我是幕后的主导者,威德正法大法师在最后关头被逼尸解,包括国都被焚,皇室血脉断绝,最后一丝王国气运断掉,重明儿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!”

  大杀僧惊呆了,谁能想到,弃、戾两代声名狼藉的妖皇,却是保护国祚的最后一道防线,而号称钟吾国最后一代明君的明妖皇,却是古国最大的背叛者!

  “那陛下您的转世出了差错,本质也是您和明妖皇的争斗?”

  “是,当年古国灭亡,像我这种皇族血脉必须断绝,而重明儿早已准备了第二次转世,这一次转世过后,她便可以成功抛弃皇族身份,甚至按她的谋划,调转枪口,成为站在国家尸体上食死肉的恶鸠。”

  重明儿深吸一口气,继续道:“当时我万念俱灰,只想着和她同归于尽,后来在承天堡,我终于找到机会,借助‘重明儿’的身份,发布了几条特殊命令,成功破坏了她的计划,导致她转世失败,魂魄一分为二,肉身也被她座下程姓老奴,用妻子亡魂占据。”

  “那么殿下遗留在承天堡内的遗产——”

  “程天凶应该没有完全得手,不然就会知道,鬼庭其实也是一道龙脉,而且是九龙脉的克星,死亡龙脉。”

  重明儿深吸一口气,缓缓站起,直视大杀僧,道:“大师,我已经不配做妖皇了,甚至也不是那位曾经的皇长姐,我没有资格对你提任何要求,但现在还不是绝望的关口,还有最后一搏的机会,我想请您和我一道复国!”

  每一代的杀僧都笑了,口念佛语,淡淡道:“重明儿施主,当年古佛的宏愿,便是在三界崩乱的关口,于人间开辟一处净土,我佛慈悲,杀僧虽无慈悲之心,但亦有复仇之念。”

  重明儿感动之色一闪而过,瞬间恢复了当年雷厉风行的作风,直接道:“我们必须马上行动,大师,根据我的感应,重妖皇已经暗中通知了肃河卿和紫衣人——”

  “紫衣人?大内第一高手,当年你的疯狂爱慕者?”大杀僧面色怪异。

  第九世的他,就是在一次挑战中,被这位紫衣人活活打死的。

  重明儿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,犹豫了下,道:“他只是迷恋曾经的明妖皇而已,大师,紫衣人他、他就是横天独部大元帅的转世。”

  “阿弥陀佛,今天得到的消息还真是令小僧大吃一惊,”大杀僧忽然面色一变,道:“既然封印在这具半妖体内的是您,那封印在另一只半妖肉身的——”

  “没错,就是真正的明妖皇。”

  大杀僧沉默片刻,突然道:“殿下,那位明妖皇要是被打死,您不会有事吧?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