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十九章 长公主之谜(下)

第十九章 长公主之谜(下)

  戚笼望着九千九百九十九座台阶之上,直插云端的神庭,咂咂嘴,转身,一屁股坐在了第一层台阶上。

  这一坐,就坐了好久。

  “怎么,你不进来吗?”终于,殿中人忍不住,开口道。

  “我在等你邀请我啊。”

  “……”对方沉默片刻,突然道:“本皇若是不邀请你,你是否打算一辈子都这般坐着。”

  “那倒不是,重明儿是吧,我对你留下的遗产很感兴趣,但戚某人已经金盆洗手多年,老实说,再干一些打家劫舍的买卖有些师出无名,得找个理由,我觉的招待不周便是个极好的理由,殿下觉的呢?”

  “本皇觉的,自己还是招待很周到的,客人。”

  戚笼肩头忽然被一只手掌按了按,一股摄人的芳香钻入鼻间,戚笼抬头,只见一位身穿紫色皇袍,头戴平天冠的女妖皇,朝自己妖媚一笑,很是亲切。

  戚笼仰头,转过去看了一眼,赞道:“哇,大美人啊!”

  “没错,八百年前钟吾国第一美人!”

  女妖皇掀开平天冠,一头漆黑如墨的秀发洒下,凤眸紫瞳,高贵典雅的一张脸,眼角眉都心荡漾着笑意。

  “你是这一代杀僧的转世?你是来救本皇的?”

  “那倒不是,真正的和尚在隔壁呢,”戚笼咂咂嘴,他见过的美人不少,但有着这么天然高贵气质的,还是第一次见。

  “坐。”

  戚笼拍了拍第一层台阶,毫不客气的道。

  女妖皇也毫不见外坐了下来,两只小脚交叉着,还一转一转的,漂亮的腮帮子鼓了起来,然后又泄了气。

  “麻烦了,本皇的那个转世一点都不乖,偏爱与本皇做对,这下子杀僧和尚肯定不会帮本皇了。”

  “转世,你到底是谁?”

  “当然是明妖皇啊。”

  “那对面那个是谁?”

  “长公主重明儿,本皇转世。”

  戚笼‘唔’了一声,道:“原来是这么一回事,你也是蛮拼的,居然自己做自己曾孙女,我认识一个喜欢乱认祖宗的晚辈,你们或许能聊的来。”

  明妖皇脑袋一转,也乐了,“还真是这么回事,本皇的辈分一下子就降了下来,更年轻了!”

  戚笼上下打量着对方,不愧是当年的古国第一美人,妖皇的高贵身份,绝色的皮相,加上平易近人的性格,哪怕只是一道神念,也足够让人心生好感,怪不得传闻之中,这位女妖皇的追求者能从皇宫排到皇城之外。

  “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不如聊一聊,当年的明妖皇,是怎么沦落到亡国七灾的,我对这段历史很感兴趣。”

  “亡国七灾?谁取的外号,好难听,”明妖皇下巴一抬,“还有,钟吾国是灭亡在本皇的手上的,谁敢跟本皇比贡献!”

  戚笼乐了,啧啧感慨:“我个人很欣赏你的无耻!那你到底做了什么?”

  “也没什么啦,只不过借助妖皇的身份,悄悄吞噬龙脉,顺带捧杀了一部分忠臣,在位期间,为日后的八王之乱种下了祸种,以及破坏了皇子皇孙的护国计划而已。”

  明妖皇耸了耸鼻子,一脸小小成就,不值得夸赞的模样。

  戚笼倒吸了一口气,好半晌才感慨道:“幸好我不是皇室子孙,不然我绝对把你挫骨扬灰,打死一百遍再一百遍!”

  “哼,这个国家是我祖先创立的,是祖产,本皇毁了自家产业又怎样,外人有什么资格说本皇,况且本皇又没卖国,本皇只是想在那些真神降临之前,提前抽出龙脉,将国家毁去而已,可惜啊可惜,没人理解本皇的想法,为山九仞,功亏一篑!”女妖皇扼腕道,一副壮士百战死,功德无人知的悲壮感。

  虽然戚某人道德淡漠,生来就无国无家,对国破家亡也没什么特别的感受,但也忍不住道:“你似乎很骄傲?”

  “当然了,举个例子,假如有一伙强盗来你家抢东西,但你又打不过他们,你会怎么办?”

  “怎么办?”

  “当然是把家中值钱的东西先收拾起来,然后跑路了,可惜举世皆浊,本皇独清,”明妖皇用力拍着戚笼的肩膀,一脸的惋惜。

  “子孙不孝啊!都读书读坏了脑袋,尤其是本皇那个转世,本皇一身的智慧,她居然半点都没学到,就剩脑子不好使了!”

  “所以你认为,钟吾国是你一人的!”

  明妖皇对着太阳伸出双臂,狡黠的眼中,居然满是认真,一字一句道:“朕即国家!”

  然后她凤眼一转,便开始讨好戚笼,给戚笼捏肩:“这位小哥,你看本皇多真诚,把一生的光荣史都跟你讲了,你这个拥有半神佛念的假和尚,来帮本皇如何?你帮重明儿,人家最多给你一声感谢,但是你帮本皇,本皇可以把家产跟你分一分哦,你不是就想要这个吗?”

  “等等,”戚笼推开对方小手,上下打量着她,“先别管这个,我很好奇,你转世失败的原因是什么?据我所知,你的一具半神肉身,已经落在程天凶的手上。”

  “什么!?可恶!早知道本皇就宁与友邦,不与家奴了,程天凶这个老奴才,居然敢背叛本皇!”

  明妖皇紫色眼珠子一转,又道:“假和尚,你为什么会对这段历史感兴趣?”

  戚笼面无表情的道:“你说,我听。”

  “也无甚好说的,本皇谋划许久,进行第二次转世,三魂七魄就衰弱到了极点,那个蠢货转世就趁机发难……”

  “怎么发难的?”

  “本皇在承天堡有几个忠心的属下,其中一个叫红嬷嬷,她有一个收养的女儿,后来好像与程老狗的一个儿子结婚了。”

  “那养女有些天赋,肉身能收容一道鬼庭之力,那程老狗的儿子修行皇家武学,身上也养出了一道龙气,二人生下的子嗣,便就兼具了阴阳枯荣体质,蠢货转世暗自培养她,就是为了用她来对付本皇。”

  “后来,本皇转世需要血祭,那蠢货转世就借我的口吻,让程老狗把孙女献上,程老狗哪里敢拒绝,那蠢货就借助龙脉与鬼庭之间的相生相克,坏本皇的大事!”

  “所以程天凶的孙女是被你杀死的?”戚笼平静的道。

  “是也不是,当时本皇正值转世的重要关口,哪有功夫对付这小丫头,那蠢货倒是附了她的身来对付我,只不过那蠢货却没意识到,我和她乃一体两面,便是魂魄也是共享,伤本皇便是伤她,最后在鬼庭之力彻底混乱的关口,本皇和她都陷入了沉睡,关键时刻,本皇用秘法,直接放弃半神肉身,转世投胎。”

  “至于那个少女,应该在鬼庭之力的冲击下,烟消云散了吧。”

  明妖皇狐疑的打量着戚笼,连忙补充道:“假和尚,那少女不会跟你有什么关系吧,本皇真的没对她下手,不信的话,你找那蠢货转世问一问——”

  “我和她没关系,”戚笼淡淡道,起身便要离开。

  “喂,假和尚,咱们的交易怎样,本皇可是在鬼庭藏了好多宝物,你不想要吗?”

  “时间未到。”

  “那什么时候时间才到?假和尚,要不,你留个联系方式给本皇啊!”

  眼看着戚笼的身影消失在封印之中,明妖皇那张美艳绝伦的脸上,露出玩味的笑容。

  “有意思,这个面首,本皇预定了。”

  戚笼以佛意精神突破封印,显化在此间的模样,自然不是薛保侯,而是他用魔种改造后的长相,混合着霸道与邪道的妖异面孔,自然勾的明妖皇心痒痒。

  这位美人妖皇除了以贤明而闻名之外,好色也是闻名的,人送外号,后宫三千美人皇。

  ……

  大杀僧和戚笼几乎是一前一后睁开了眼,大杀僧做的第一件事,便是转头看向戚笼。

  ‘杀生念’和‘燃灯念’的传承方式并不一样,每一代杀僧,都是本我,只是多了一世的记忆,而每一代的‘燃灯念’,传承者却是性格各异,甚至其中还有女性。

  但戚笼跟他记忆中的所有‘二师兄’都不一样,哪怕佛意大成,但那骨子里透出的冷漠,却让大杀僧明白,凡是挡在他面前的,世间万物皆可杀。

  他怕戚笼为了长公主宝藏,直接把那位明妖皇给锤爆了。

  “二师兄,怎样了?”大杀僧睁着凶神恶煞、黑白分明的眼珠,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  “不错,聊的很好。”

  “很好是哪一种好法?”

  “很好就是很好。”

  戚笼一手抱住已经昏昏欲睡的小兔女,大步离开。

  “之前说好了的,明妖皇遗宝见者有份,所以她归我了。”

  大杀僧张了张嘴,却找不到反驳的理由。

  明妖皇和重明儿一体两面,但这转世投胎后,双方之间的联系到底还有多深,就连她们自己都不清楚。

  一夜无话,天明时分,‘薛保侯’一身黑衣玄甲,冷酷霸道的脸上面无表情,随着战鼓声响起,六千先锋卫像是一口口尖刀一般,杀气冲霄而起。

  自从关内归来,‘薛保侯’还是第一次正式校验兵马,三十六堡出身的新兵,同样是第一次拜见这位薛侯爷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