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二十一章 无间四卫(下)

第二十一章 无间四卫(下)

  一间空置的房间之中,叶铃儿、巫名、侯仲、宇文跋盘膝坐定,或大或小的龙气绕身而转,或是化作千万条,顺着毛孔钻入,在皮肉之间来来回回,或是直接张开血盆大口,一口将四人身子吞没。

  每一次吞入吐出,都会伴随着龙气的刺激,污血从体内溢出,新的生机诞生,弥补肉身的亏空。

  杀戮武道的修行,最大的问题是会给肉身带来不可逆转的伤势。

  而龙脉不仅能够弥补肉身亏空,甚至治疗精神的损伤,以及提高血液的活性、筋肉的坚韧、穴道的数量,对肉身潜力进行再一次挖掘。

  它比任何灵丹妙药都管用。

  叶铃儿,武平军府武将世家,叶家四小姐,擅长拳术战功拳、护英拳、虎豹身、锦八手,刀术:马飞双刀、魁星点斗、梁家女雄八刀,枪术:烈火枪、小径枪、梁家雪龙枪。心性强势,野心勃勃。

  明明是一个面目姣好的女人,却剃了个板寸头,半张脸上还纹了个杀字,看上去就十分狰狞,四人之中,属她的皮肉创伤最多。

  巫名,本无名,东荒大草原血肉活祭的一名肉奴,薛保侯出征塞外,杀死大祭司后,将其发配充军,因整张人皮被活剥下,不得不以绷带示人,但肉身却获得一定程度的变异,修行武道极快,自创拳术:血肉道、肉糜针、夺劲术、巫门术数,心性:沉默寡言,阴郁。

  侯仲:侯家外支,曾入影子督护府修炼过一段时间,拳术:战争拳术分支,外魔战法,游龙八刀,心性:外表心高气傲,内心心思深沉,在军中搞小派系。

  宇文跋:宇文堡主亲子,神族宇文一族传人,拳术:十玄劲,古法内劲,性格沉稳,意志坚定。

  “侯爷,您是不是对这四人太好了些?”翡翠先生轻声道:“有些人,可是脑生反骨啊。”

  戚笼知道对方说的是谁,侯仲,这个修行杀戮武道的少年,是侯副都督安插在他身边的棋子,明恭实倨,心狠手辣,天赋又足,倒像是小一号的薛保侯。

  “放心,”戚笼意味深长:“修炼我的拳术,他们会敬我如神。”

  阿鼻道大法,是他以佛心种魔大法为基,参考了薛家《九气御皇道》、薛保侯的杀戮武道、阎佛寺的菩提魔念,外加无间地狱的感悟,综合而成的一套诡异强大的拳术,能够在短时间内,大幅度提升一个人的武力。

  虽然没有魔种,也没有燃灯念,更不可能让他们无间地狱走一遭,但此法修炼到极限,能有佛心种魔大法七成的威力,再加上筋骨皮肉四道,二炼大成的积累,足有五成把握度过火烧身。

  这哪怕是在半神武道之中,都是一个颇高的比例。

  这也是戚笼自创大武行体系的一个雏形。

  他需要有人验证他的推演,也需要在短时间内,提升这支兵马的战力,去关外,没有足够强的势力,在群狼环伺之下,就算是半神都不一定站的住脚。

  “侯爷,这些使者,您要不还是见上一面?”翡翠先生试探性的道:“使者团中,不止有侯副都督的人,还有皇城司的使者,正在规劝小宛夫人,您看,是不是考虑——”

  戚笼冷笑一声,“急什么,侯老狗急,本侯就更不急了,耗着便是,本侯有一条龙脉,足够有很多人向我们伸出橄榄枝了。”

  “皇城司和恶道宗的人,能见还是该见一面的,尤其是恶道宗,得到他们的支持,侯爷就不用担心影子督护府的那群保皇党了。”

  “你不是和恶道宗有仇吗?”戚笼斜了对方一眼。

  翡翠先生面色一正,“一切以侯爷的大业为准!”

  “四品的官衔,就想让本侯摇尾乞怜,太小瞧本侯了,”戚笼沉吟了下,道:“让夫人把那位老祖宗藏好,可以去向恶道宗稍稍试探一下转生道长一事——”

  翡翠先生点头,若有所思,“小人明白了,不一定非要得到恶道宗的支持,我们也可以成为恶道宗的一部分。”

  “去吧,待龙脉洗身完毕后,本侯正式传他们阿鼻道大法。”

  ……

  而就在戚笼传法的关口,在承天堡内,一场秘密会议同样在召开。

  “不能不放啊,三公子毕竟是老堡主最信任的儿子,老堡主去世,他得回来治丧啊。”一位老署官犹豫道。

  “可是他带回来的,除了三万在关外的堡兵,还有大宣府的五千苍甲兵、小钟吾府的五千神教军,他不是来治丧的,他是来夺权的!”百媚夫人冷笑道。

  “更有意思的是,父亲被刺身亡,我们明明封锁了消息,到底是谁传出去的?”程三楼平静道:“我可是记得,承天堡诸堡早就不允许自由出入了吧。”

  一干承天堡高层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表情都有些诡异。

  “夫人您的意思呢?”天堡营老署官何防咬咬牙,看向花黎夫人。

  可不管程离怎么跳脚,花黎夫人依旧平静道:“妾身也认为,这个关头,啸天此举有些过度了,不管如何,自家的事,不该让外人参与,在这一点上,三楼就做的很好。”

  程三楼轻轻一笑,百媚夫人则一咬银牙。

  见程家人对外统一了口风,这些高层也不好说些什么,只是一位身材高大的老署官道:“有两件事,还需几位夫人和公子定夺。”

  “其一,承天堡最大的贸易伙伴,蜘蛛贵族向我们询问,今年的蜘蛛舞会,能否在堡内顺利举办?”

  “其二,四位神道长吏来到本堡,以天兵司的名义,想要借助我承天堡的乾坤窥界镜一用,去搜查一个女人,这个女人是天兵司最大的钦犯。”

  程家人稍作商量,便就由大公子开口道:“请回告各位蜘蛛族长,承天堡一向是关中最安全的地方,过去是,现在也是,今年的蜘蛛舞会,一定会顺利举办。”

  “第二,乾坤窥界境是承天堡重宝,若是为了搜查钦犯,我等义不容辞,但也请天兵司保证,堡中一旦发生战火,有外敌入侵,四位神道长吏要站在我们这一边,且要以心魔大誓做担保。”

  ……

  而在承天堡防线外,黑压压的兵马几乎遮天蔽日一般,一个跟程天凶有着三分相像,但气势却好似皇者般光耀夺目的青年看向堡内。

  “爹,你的心老了,所以你死了,你忘了这关中妖皇的称号是怎么来了的,没事,你死后,我将继承你过去的意志,成为下一个关中妖皇,而我的目标,却不只有一个关中!”

  “当然,主人,您的目标当然不会只是一个关中,您可是我们赫连家族挑选出来的主子,在未来,您可是要成为新的皇族的。”

  一个老蜘蛛贵族笑呵呵的道,两只宝石耳朵十分的注目。

  “等蜘蛛舞会开启后,我的兵马借助你的人掩护,偷偷夺堡,没有问题吧?”

  “放心,老奴一切都准备好了,只是主人,鬼庭可是克制您身上这条镇地龙的——”

  程啸天断然道:“这你不用担心,当年我父亲暗夺重明儿的基业,我是唯一的帮手,父亲死了,我是唯一一个知道如何继承鬼庭的人,鬼庭之力只会为我所用。”

  伴随着话语,地面似乎都有了变化,一条巨大的土龙在动荡着板块,山脊是它的脊椎,山峰是它的骨刺,随着地面‘轰轰’晃动,仿佛随时会裂土而出。

  而在远隔千里的关外,一条大河从天而降,河水是黑色的,是实质的煞气所化。

  河面之上,两道人影一站一坐,坐着的是身穿古钟吾国官袍的老者,站着的,是个看不清面目的紫衣人。

  老者呵呵一笑:“终于感受到陛下的气息了,是不是很激动啊,横田。”

  紫衣人没有话语,只是无边无际的霸气带来粉碎虚空的波动,将方圆百里的妖祟一一碾压、震碎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