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二十二章 拼龙图

第二十二章 拼龙图

  传下阿鼻道大法后,戚笼再一次来到承天堡,不过不是主堡,而是副堡之一的神兵堡,说是堡垒,其实是一座座道器兵工厂组成的铸造基地。

  临近半晚,夕阳缓缓落下,给大地蒙上一层鹅黄,而在城门口,承天堡的使者早就等候多时了。

  “侯爷,您来了。”

  马上的‘薛保侯’倨傲的点了点头,淡淡道:“前面带路。”

  “是,侯爷。”

  阿二笑眯眯的牵过马绳,好奇地看了薛保侯怀中的小女孩一眼,一边走,一边跟戚笼介绍着这关中最大的道器铸造基地。

  “侯爷,这里归天兵署管理,老署官天器老也是关中最厉害的铸造大师,到目前为止,天器署能铸造的道器已经多达两百三十一种……”

  戚笼打量着四周,这跟承天堡有一点相似,路上都没什么行人,更没什么民居,就算偶尔有行人穿过,也或是皱眉,或是思索,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一行人。

  “这里可真是匠师的天堂。”

  戚笼感慨了一声,莫名产生了一种亲切感,段大师若是能在这里铸刀,怕是会乐疯了。

  阿二莫名其妙的看了这位将军一眼,来到了一座纯钢铁制造的阁楼门口。

  “这里闲人止步。”

  两个足有两层楼高的盔甲武士双戟一架,强烈的风声迎面传来。

  “我有大公子的令牌!”阿二有所准备,掏出一面程三楼的亲令。

  盔甲武士拳头大的漆黑眼珠扫了一眼,收回了大戟,闷声闷气道:“天器老吩咐,只能允许在前三层参观。”

  “前三层有着天器署所有的道兵、神道兵图纸,以及每一代铸造大师的手册秘籍。”

  “侯爷,您看?”阿二问。

  戚笼没有回答,只是饶有兴致的打量着眼前堪比妖兽体型的盔甲武士。

  “这是你们承天堡的特产承天武士?通体由精铁和妖兽魂魄打造,拥有一流巅峰的气血强度,而且从里到外,都是各种奇异金属,只要气血源头不断,便可以持续作战?天器署也有它们的铸造方法?”

  “有的。”阿二点头,“不过侯爷,天器署里的所有秘籍,侯爷都可以观看,唯独不能带出去,侯爷记忆超群,或许能记住很多道器,甚至神道兵的铸造手艺,这对于侯爷大业帮助极大。”

  戚笼嘴角勾起,这便是他不参与承天堡堡主之争的甜头。

  “除了这天器署三层之上,其它所有地方,我都能去参观吗?”

  阿二一愣,按照他的设想,十天之内,这位侯爷怕不是吃喝拉撒都要待在这里,这里对于任何一方势力来说,都是一座宝藏。

  “侯爷想去哪里?”

  “四处转一转,学习学习。”

  “既然侯爷愿意,这自然没有问题。”阿二断然道。

  然后足足五天,戚笼都在外面晃荡。

  一碗煮的烂糊的面端在了小兔女的面前,小兔女小眉头深深皱起,不满道:

  “你就这点水平?”

  阿二有些不好意思,挠了挠头,“第一次煮,将就着吃吧。”

  小兔女无奈的接过,翻了个白眼。

  阿二心中一动,坐在她身边,不解道:“你们侯爷是啥意思?嫌我们的礼物不够足?”

  小兔女皱着眉头吃了一半,然后打了个饱嗝,叹了口气,“你真笨。”

  阿二好笑又好气的看着这个半妖少女,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他笨。

  “道器有用吗?对于他来说,神道兵都未必管用吧。”

  小兔女斜了对方一眼,道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的什么算盘,珍惜矿石的矿藏,进货渠道,甚至是大师级的铸造手艺,能卡脖子的地方多了,侯爷就算记住了你们的所有制造方法,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最多成为你们的代理商。”

  “让我们侯爷给你们赚钱,想的美!”

  “好个牙尖嘴利的小丫头,”阿二心中一动,“那你说是为了什么?”

  “因为侯爷大姨夫来了!!”

  “哈!?”

  小兔女拍拍屁股起身,“走吧,陪我逛一逛街。”

  “逛街?”

  阿二看着烟尘缭绕的街道,这小丫头搞什么鬼!?

  一处破落的刀匠铺中,戚笼眨也不眨的盯着砧板上的锤痕,或是皱眉,或是若有所思。

  在这铸造技艺十分辉煌的神兵堡中,这间纯手工刀匠铺尤其难得。

  “有意思,大师级别的手法,从有形有质之兵,铸到无形无质之器,这不是大师,这是宗师手段。”

  在戚笼看来,天兵署中的一切技业,都比不上这套砧板上的手艺,这套手艺是有灵魂的。

  也就是说,用这套手艺铸成武器,这武器是有灵魂的,而有灵魂的武器,最低也是神道兵的档次。

  “这绝对不是神兵堡的流水线产业,而是古代技业——”

  戚笼一路过来,通行无阻,但见识最多的,不是铸器的师傅,是各种精密的机关和火炉,是各种铸造技术,甚至可以说,任何一个匠师来到这里,都能学上一辈子。

  但这顶多能称之为手艺,而不是技业,而能有技业的匠师,最低的要求是宗师。

  只有接触‘天之五行’的宗师,才能将天地道理注入兵器之中。

  只是用宗师做铸器师,恐怕就连最豪富的蜘蛛贵族都做不到吧。

  正当戚笼沉浸于这座砧板的锤痕时,戚笼背后的影子渐渐有了变化,人影开始拉长,长出无数细须,尤其是两眼部位,一个极暗、一个极昼,随着两眼睁开,戚笼眼前一花,仿佛一下子便出现在了一个冰天雪地、又幽暗恐怖的国度。

  “哦,我大姨夫来了。”

  戚笼的肉身也渐渐拉长,皮肉层下长出金鳞,五指变粗变大,每一条筋脉都有血管粗。

  他变成了一条千丈金龙,而他的对面,是身形足有千里的幽暗龙神,一目为日,一目为月,剩下的身子,是环绕整个国度的屏障,双方体型的差距大概有一百五十倍,对方呼吸之间,苍白的长须像是挂在天际的帘子。

  这是一条环绕世界之龙!

  戚笼叹了口气,“果然还是来了。”

  自打吞噬人工龙脉后,烛龙双眼就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沟通的意念,那种疯狂的、让人歇斯底里,把脑袋都要冲爆的低语,无时无刻不在脑中回荡,甚至在每一个毛孔中膨胀。

  洪小四所受到的折磨跟这相比,绝对是小巫见大巫。

  好在戚笼精神魔念大成,凭借着诡异莫测的魔功,还能够压制这种感觉。

  然而这种感觉就像是女人来月事一般,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特别严重,戚笼从吞噬龙脉开始,从关内一直到关中,好几个月下来,终于憋不住,一泄如注。

  “大姨夫,你来啦,”龙脉貌似轻松的打了个招呼。

  “烛龙使者,你好大的胆子,竟然吞食龙脉!”

  烛九幽一觉醒来,发现怎么也联系不上祂的棋子,好不容易联系上了,却又发现,自己安排的裁判变成了夺龙局中的胜者。

  这感觉,就像是一觉醒来,小弟变继父一样不可思议。

  而且‘烛九幽’跟‘不周’不同,‘不周’没有降临这个世界的分身,然而‘烛九幽’却有烛龙这一条分身,哪怕祂重伤,残余的真神威压却像是北极寒冰一般,在疯狂冻结龙脉的生气。

  戚笼双目一凝,龙脉的每一片鳞片上,纯黑色的火焰蒸腾而起,一瞬间,龙脉变成火龙,化冰烧雪。

  最初阶段的焚神戾焰没多少杀伤力,但对于神性的压制已能体现。

  烛九幽比谁都知道焚神戾焰的威力,当年八王之乱背后的主导者就有祂,没有戾妖皇的临死反扑,祂也不会在之后的龙脉争夺战中,重伤复发,不得不陷入沉睡。

  只是一切都为他人做了嫁衣,这种恼怒可想而知。

  “把龙脉交出来,本王可以放你一条生路!”

  烛九幽发怒,天塌地陷。

  戚笼打了个哈哈,根本不屑回答。

  “把龙脉交出来,本王可以酌情给予你一定补偿。”

  烛九幽传来一股意念,确切的说,是一张清单。

  天子神兵,九道鼎

  神道兵,蜃龙剑

  火工头陀、炼器菩萨

  天子神兵:幽冥剑

  真神神性、吞噬腾蛇

  ……

  戚笼看花了眼,口水都要流出来了,不过依旧淡定道:“我拒绝。”

  “那你就只好做本王的走狗!”烛九幽的语气十分嫌弃。

  戚笼叹了口气,果然,你不能指望每一个真神都像不周那么好说话。

  现实中,戚笼猛然拿起铁锤,朝着影子的脑袋砸去,‘嘭’‘嘭’‘嘭’……

  虚幻的西北幽冥国度,被他硬生生砸碎。

  烛九幽疯狂的呐喊声在耳边响起,方圆百丈,任何建筑上,恐怖的划痕和诡异的符号同时出现。

  “在所有幕后巨头中,烛九幽都是排名靠前的强人,得罪了他,可不是个明智的选择。”

  戚笼可惜的看着砧板上的敲打痕迹被白痕取代,头也不回道:“你不是一般只在夺龙局中才现身吗?”

  ‘刷’的一下,不周笑眯眯的打开巴掌大的折扇,道:“所以,新的夺龙局开始了。”

  “新的夺龙局?”

  “确切的说,应该叫拼龙图。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