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二十三章 蜘蛛舞会

第二十三章 蜘蛛舞会

  戚笼转身,盯着整个女扮男装,一身大红袍,俊美而霸道的幻影,皱眉道:

  “拼龙图,什么意思?”

  “并非所有龙脉都是完整的,事实上,大多数龙脉都不是完整的,你得到的这两条,便是在龙脉之中也是顶级货色,是像烛龙这种强势人物给自己亲信准备的宝物。”

  戚笼心中一动,烛九幽毫无疑问是强力角色,能在一众幕后巨头手中夺得一条龙脉,哪怕被围攻沉睡,但反过来说,被数位真神级别的高手围攻,也只是重伤沉睡,而没被打死,这也是实力的一种象征。

  至于黑山山头那一条双首龙,更是牵扯到亡国七灾中的刑五官,千年古国都亡在他们七人的手上了。

  “龙首、龙角、龙爪、龙鳞、龙筋、龙尾、龙眼、龙髓,一条龙脉,是由这八种部位汇聚而成的,大多数风水形盛之地,最多只能诞生这真龙八部之一。”

  “而正常的龙脉之子路线,是通过不断拼凑这些部位,积蓄实力,待八次蜕变过后,加上最后吞噬王级的神兽血脉,进行第九变真龙变,化身真龙。”

  “这样做的好处是,可以通过不断磨砺,将龙脉的力量开发到极限,而坏处就是,必然曝露身份,不能像你这般,做一个轻松自在的黑户。”

  戚笼伸出手掌,不用施展‘奉龙甲’,厚厚的鳞片便把皮肉层覆盖,像是纯金色的手套,掌心一捏,空气发出一丝低沉的撕裂声。

  “龙气完全实质化,这是第四次蜕变后才有的表现,但你现在连第一次蜕变还没经历过。”‘不周’笑道:“眼下就有个好机会。”

  “什么机会?”

  “蜘蛛贵族的这一次蜘蛛舞会,表面上是十三支直系每年一次的聚会,但实质上,却是在山四道、海五道中,将所有蜘蛛贵族培养的龙脉之子候选聚集在此处,通过这场血腥的盛宴,培养出一到两位,能够达到第七次、第八次蜕变的龙脉之子。”

  “而你要做的,便是趁此机会,将你身上的龙脉进行至少三次蜕变,第三次蜕变是一个门槛,一旦蜕变成功后,就算是烛九幽,也不能夺走你身上这玩意了。”

  ‘不周’说的是身上,望的却是胯下,还啧啧有声。

  “龙性贪淫,能放大人的欲望,对女人,尤其是少妇,你得注意点。”

  戚笼像刀一样的眉锋一竖,‘不周’顿时岔开话题:“小心,这一次很危险,蜘蛛贵族这一次可是玩了一把大的,不愧是那群老阴阳人的后代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用好你手上的小丫头,最好夺走她的一部分死亡权柄,还有,小心一对兄弟。”

  不周的身影越来越淡,眼瞅着就要消失。

  “一个是波旬,得了七颗魔种之后,祂已经能分念下凡,祂会来找你的。”

  “还有一个是邪龙皇,他是域外龙庭这些年培养的,对付神侯的暗手,是未来的化乐天之主,也是波旬的弟弟。”

  “这对兄弟,他们……”

  不周的声音越来越模糊,然后戚笼再一次感受到比他还锋锐的刀光,同样是一闪而逝。

  “天有天规,地有地法,违规犯法者,当斩。”

  这是一道含糊、沙哑,甚至带着一丝丝走腔滑调的声音。

  刀光一闪,戚笼身后的铁毡‘唰’的一下,一分为二,重重砸落在地。

  戚笼眼角一抽,面色一黑,牙齿似乎磨出了刀鸣。

  ……

  “蜘蛛贵族的人进堡了。”

  “这他娘的真是有钱人,我看看,那是什么,哗!那是万年蚕丝编织的绸缎吧,人家用来铺地?”

  一个憨厚少年战战兢兢的走在华贵的绸缎上面,破旧的茅鞋上,还透出一支脚丫子。

  “主子,您别怕,这都是为您准备的。”一个瞎了眼的老蜘蛛贵族嘿嘿笑道。

  “这得值多少钱啊,我娘编竹筐子才三文钱一个,让她知道了,又得骂我败家了。”少年嘟嘟囔囔道,不过也不敢反驳老瞎眼的话。

  “湖里家族的长辈,这就是你挑选的那一位?”一个坐美人轿的蜘蛛贵族诧异道。

  “是,这是我家主子,赵匹夫。”瞎眼的老蜘蛛贵族淡淡道。

  “你、你好!”

  赵匹夫看着那个蜘蛛贵族脚下,脱的光溜溜的美人奴隶,脸色‘唰’的一下通红,两条鼻血直喷出来。

  蜘蛛贵族诧异的看了他一眼,推荐道:“要不,您挑一个回去暖暖身子?”

  赵匹夫嘴巴张了张,眼一翻,直接晕过去了。

  “酒是穿肠毒药,色是刮骨钢刀,大业未成,小主还得戒色戒毒,”瞎眼老人直接把对方拖走了。

  蜘蛛贵族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,好半晌,才喃喃道:“活久见,真是活久见。”

  驶往承天堡的河道中,一座巨船几乎覆盖了整个河道,黑色的巨舰,齐天高的黑帆,十九层的船楼,船头之上,一个个穷凶极恶的海盗哈哈大笑,磨刀霍霍,有些人眼中还爬出蛆虫来。

  而在甲板之上,一些蓬头垢面的人影跪倒在地,有老有少,个个畏畏缩缩,满嘴的宝石牙齿都被活活掰了下来。

  “趁这个机会,杀入关中,抢钱、抢粮、抢美人!”

  不知是谁吼了这么一声,顿时间,几十座大船,上万海盗,同时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声。

  水面一晃,几艘大船突然猛的一晃,甲板上的货物直接砸到栏杆上,华贵的礼盒被撞开,全是火药、炮弹、还有一些血淋淋的令旗人偶。

  “扯你鸟,老子们讲阳间的乐子,你们这些淹死鬼激动个鬼啊!”

  一个海盗对着江面大骂,一口吐沫直接吐在了江面上,砸到了一个骷髅脑袋上,骷髅摸了摸脑袋,黑洞洞的眼眶望向天空,还以为要下雨了呢。

  而在浅浅的河床之下,是一片密密麻麻的浅白色,无数衣衫褴褛的骷髅扛着龙骨,一步又一步,将大船往前方拖去。

  “什么龙脉之子,老子天生盗命,就算要争天下,那也做一个海盗皇帝,凭什么要听你们这些老阴阳人的指挥!”

  坐在主舰的船楼顶端,一个赤着上半身的小巨人哈哈大笑,他的皮肉筋络上,充斥着黑色的纹路图案。

  长着九颗骷髅脑袋的脊椎骨,下半身是鱼、上半身是龙的扒海恶鬼,倒吊着的水姆娘娘,扎入海中的巨大锁链。

  十几股邪神气息交爻在一起,把一条龙影硬生生架在餐桌上,每一尊阴影中的邪神,都在切割着龙肉,然后放入嘴中用力咀嚼。

  而在奴隶之中,一张蓬头垢面的脸探出,死死的盯着这个海盗皇帝,正是当初在巨城之中,顺服戚笼的闫灵凤,而他身边,却没有了他姐姐闫灵凰的身影。

  而在承天堡外,两道身影正疯狂的纠缠着,一位龙眼、龙爪、龙鳞、龙尾,看上去就像是一条人形龙脉。

  而另一位身上则没有一点点龙形态,只是拳头爆发之际,大筋鼓胀,隐隐透着金色。

  拳与爪交,汹涌的龙气撕扯纠缠,却是不分上下的结局。

  “古月河,这一次拼龙图,本王一定会抢在你前面,进行第八次蜕变,到了那时,你可愿效忠本王?”

  古月河古朴好似顽石一般的脸上,没有一丝变化,只是淡淡道:

  “小王爷,这一次蜘蛛会,高手如林,天下之大,也并非你我二人,别的不谈,单是那位程堡主的三子,便是以宗师之身,纳了一条半成形的镇地龙,据传蜕变程度至少也是第六次的水准,还在你我之上。”

  小王爷不以为然,“你我都是古国贵族后裔,掌握着龙脉秘术,对于龙脉力量的吸收,也远在那些凡夫俗子之上,你我之间,必然会诞生一条真龙。”

  古月河露出一丝笑意:“那就祝王爷马到成功。”

  小王爷冷笑一声,忽然低吼一声,身子拉长,变成一条似蟒似蛟的蛇状怪物,几个起伏便就消失在古月河的视野中。

  古月河看着地面上深深的蛇道,自言自语,“小王爷,你在我眼中,可也只是凡夫俗子一个。”

  “侯爷,最后一日了,你看好了没有?”

  神兵阁中,小兔女在戚笼身边蹦蹦跳跳,而戚笼也放下了一本《古兵灵铸谱》。

  这是一本教授如何用灵性铸剑的。

  十天时间,戚笼前五天四处溜达,后五天也只待在第一层,这让阿二大松口气的同时,也更加不解。

  神兵阁前三层,第一层摆放了道器的铸造谱,第二层是神道兵的制造工艺,第三层则是承天堡历代大师的秘籍。

  按照他的想法,若是为了培养军中制器大师,他肯定是直扑第三层,而若是为了铸造神道兵,第二层是首选,谁知这位爷就在第一层逛荡,而且看的也不是正经的道器铸造,是什么《神匠残篇》《古工六法》《神性与剑铸小解》,这种古国关于铸剑的一些偏方杂解。

  戚笼拍了拍下甲,头也不抬道:“十天已过,本侯也该走了。”

  阿二顿时松了口气,客套道:“侯爷也不用如此着急。”

  “也对,那本侯就再待两天?”

  在阿二惊恐不安的眼神中,戚笼哈哈一笑:“放心,本侯明日便出发,听说今夜是蜘蛛贵族的舞会?本侯正好肚饿,且去混一顿吃的再说。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