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二十四章 鬼庭现

第二十四章 鬼庭现

  戚笼郑重的将这些刀匠谱分门归类,然后头也不回的道了一声:“这几日叨扰了,多谢招待。”

  神兵阁几处机括动转动了几下,发出了机械摩擦的声音。

  “铸天子神兵,最好用烧身火。”

  阿二面色瞬间一变,这几天,他之所以不担心对方会找机会探查神兵堡的秘密,最主要的原因,便是整个神兵阁,外加神兵堡,其实都是一口古代神兵,而且有了自己的灵性,乃至人性。

  这人性便是天器老!

  可薛保侯是怎么发现的?他要干什么,铸天子神兵!?

  “现在应该怎么称呼你,小兔女,还是陛下?”戚笼一边走,一边道。

  小兔女眼珠子一转,稚嫩的脸上,露出狡黠的神色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  “明妖皇做为亡国七灾之一,至少也是真神级别的实力,哪怕和自己的转世同归于尽,真神级的意念也是有的,突破区区封印,岂非轻而易举。”

  小兔女想了想,“这具身躯有个名字,钟毓秀。”

  戚笼望向前方,依旧不语。

  钟毓秀两眼直直的看着对方:“今晚大杀僧必出手,替重明儿夺回鬼庭之力,你会帮我吗?”

  “会的,这是交易的一部分。”

  “为什么,你和大杀僧是师兄弟,只要你想,帮他们,获得的也许更多。”

  戚笼沉默了一会儿,道:“道不同,不相为谋。”

  “哦?那么你与我是同道之人?”钟毓秀笑颜如花,美的让人惊心动魄。

  戚笼奇怪的看了她一眼,突然放肆的笑道:“收起你那一套吧,我只是忌讳与人有恩情纠葛而已,对于你,我们是纯粹的利益关系。”

  “那我们也可以发展成纯粹的肉体关系嘛,嘻嘻,我这具肉体,可还没跟男人同房过呢~”

  阿二急匆匆追了上来,道:“侯爷,我来带路!”

  “带路,你认得路吗?”钟毓秀翻了个白眼。

  阿二一愣,还没来及说些什么,便是眼前一黑,不知从何而起的黑雾瞬间覆盖了承天三十六堡,并且迅速往关中其它区域扩散,建筑、人、山河,无物不吞,简直就像是一条胃不见底的黑龙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两点亮光从黑暗中升起。

  戚笼一身龙鳞,从头裹到脚,龙鳞长出、化去,长出,再化作金粉,最后形成了一个平衡。

  钟毓秀一身紫色皇袍裹身,紫光罩体,表情也严肃起来。

  “鬼庭比我想的打开的更早,那群不安分的东西!”

  戚笼看向地面,阿二的尸体已经化作纯粹的黑雾,烟消云散。

  “一流巅峰的气血都挡不住鬼庭之力的吞噬,龙脉化去了九成,这就是一切龙脉的克星吗?”

  钟毓秀打量着戚笼,目光一亮:“你果然是龙脉之子,本皇对你越发欣赏了!”

  “带路吧。”

  “我不认识路。”

  戚笼目光阴沉的看向对方,钟毓秀也不甘示弱,目光认真的看向眼前这个男人。

  戚笼深吸一口气,“你不认识路?”

  “鬼庭可不是我一个人的,带路,你找它啊!”钟毓秀嘟了嘟嘴,对着戚笼小拇指上的百鬼夜行戒。

  戚笼往戒指上一抹,一刹那间,一团白雾升腾而起,化作一个峨冠道袍,道袍内却真空包装的美艳道姑,见到钟毓秀,微微一愣,连忙施礼道:“见过主人,见过陛下。”

  “云玉真,嘻嘻,好久不见,上次本宫送你的十个童男,感觉如何?”

  云玉真下意识的舔了舔舌头,胸前颤颤,“味道相当不错。”

  王玉真,形状如小女,带峨冠华服,骨秀颜姿丽,青衣朱履,常领侍女两三人,其鬼多处空宅,石崖、围坛、深山人寂之处,以魅少年之君,十有九死;好歌曲,善诗词,以至昏暮好惑生人之心,今之山谷中甚有焉。其精本出于三千年白蛇之精也——《神机鬼藏·艳鬼篇》

  钟毓秀道:“百鬼夜行,重不在鬼,而在夜。”

  云玉真打量着戚笼的胯下,目光一亮,道:“主人要去哪里?”

  戚笼咂咂嘴,“先去找点吃的。”

  ……

  “这、这是在哪里啊?”赵匹夫满头大汗,一下子惊醒过来,满脑子都是女人白色的脂肪。

  等他醒来之后,却不见他那干爹,更不见之前所见的任何人,他下了楼,推门一看,只见黑黑的天空下,一座巨大的城门拔地而起,门上,一口钟‘咣’的一声响。

  “崇天门下百业兴,亮灯喽!开火喽!”

  赵匹夫盯着‘崇天门’金钩银划的三个字,目瞪口呆的看着从大街小巷走出来的各种人影,卖糕的、煮面的、打卤的、唱戏的,总之两个字,热闹。

  赵匹夫下意识走了进去,走到一处煮面的摊铺前,看着蒸腾的雾气,闻着面香,肚皮不争气的‘咕噜噜’一阵叫。

  “龙须面,客官来一碗?”

  赵匹夫忙不迭的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,道:“我没钱。”

  “没事,吃面不要钱,”摊贩抬头,露出一张凶横的脸,点了点对方脑袋:“你头上这颗龙角就不错!”

  “角可不换,”赵匹夫连忙道。

  “老板,上面!”

  “来喽!!”

  两根筷子灵活的一卷,一大碗金汤面被端在了桌面上,金黄汤汁,面拉的极细,泡在汤里还微微卷曲着,十分诱人。

  赵匹夫咽了口唾沫,十分嘴馋。

  “这面不错,又香又有嚼头,”客人吃了满嘴流油,抬头看了赵匹夫一眼,皱眉道:“老弟,不是老哥说你,来人家店里吃面,带酒带菜都有个说法,但带主食可就不合适了。”

  客人除了一张嘴外,其他部位都已经化作骷髅。

  赵匹夫吓了一大跳,含糊不清的应了几声,掉头边走,正好撞上了一个挎篮的少女,少女‘哎哟’一声,跌落在地。

  “呀,你没事吧!”

  “唔,没事,哥哥,你买糖吗?龙须糖。”少女抬头,干瘪的双眼盯着对方,惋惜道:“原来哥哥你脸上已经有糖了。”

  少女一蹦一跳的走了。

  赵匹夫一愣,摸了摸下巴,两条长长的龙须正挂在下巴上呢。

  龙须、龙角、龙尾,三相具显。

  赵匹夫瞬间吓出一身冷汗,他环顾四周,只见猪肉摊上贩卖的,是一条条水缸粗的‘蛇肉’,裁缝铺子中,老夫人正用骨针穿着金鳞,假药摊上,那壮阳药都好大一根!

  “小子,四城门、四营门、营门十四、外城门十五,三十七扇鬼门关,十九个阴集摊子,卖的都是死猪肉,你一个小肥猪大街上乱跑,打的什么心思,急着下锅吗?”

  “我、我想出去!”

  “那就跟我赌一把,赌赢了,我就什么都告诉你!”赌档老板嘿嘿直笑,手里赚着的,是一对金色招子。

  ……

  小王爷走在黑暗之中,眼前忽然响起了车马声,借着零星的白光,他看到一群猿猴在拖着一辆马车,猿猴共十只,一个个皮开肉绽、血肉淋漓;一旦其中一个走不动,轿中的鞭子便会抽上去,抽的其中一只猴子脑壳开裂,倒在地上,化作人形,背上一条龙筋四分五裂。

  剩下的猴子一拥而上,将人尸分食干净。

  马车每走一段时间,都会抽死一只猴子,猴子化作人形,而剩下的猴子每分食一具人尸,体型便高涨一两分,猴毛褪去三分。

  而等马车赶到小王爷身边时,十只猴子只剩下一只,而最后剩下的猴子早已齐人高,浑身猴毛褪去,只是低头擦着嘴角的鲜血。

  小王爷冷笑道:“天干有十,地支有十二,十皇族守内,十二王族御外,二者之间的关系,便好似树干与枝桠,树干是一根,枝桠可以有很多,而树冠便是妖皇一脉,当这一脉没有足够的能力庇护古国,自然会有新的天干出世,长成树冠,成为新的妖皇,猴子可以死,但是皇族不会灭!”

  小王爷忽然感觉嘴角流出了什么,他擦了擦,目光一缩,居然是血迹,他回头的同时,鞭声响起。

  他成了那只蜕毛的猴子!

  ……

  马车过后良久,古月河的身影才缓缓出现,皱着眉头看向地面上的猴毛,抬起头自言自语。

  “阏逢、旃蒙、柔兆、强圉、著雍、屠维、上章、重光、玄黓、昭阳。”

  这是原始十天干之号,分别对应着甲、乙、丙、丁、戊、己、庚、辛、壬、癸。

  “戊土城墙堤岸同,振江河海要根重;柱中带合形还壮,日下乘虚势必崩。力薄不胜金漏泄,功成安用木疏通;平生最要东南健,身旺东南健失中。”

  马车声响起,古月河身影一纵,便消失在东南方向,黑暗中,每一个方向都有马车驶过的痕迹,独独在东南,却只有‘淅淅沥沥’的水声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