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二十六章 北水神剑

第二十六章 北水神剑

  剑影闪烁,拳影穿梭。

  齐玉琼剑光如雾、如河、如江、如雨、如群鱼,如水下万物;剑重意,非以杀伤见长,所以在武行之中,只有一流高手才能使出剑的真正威力,因为一流高手气劲外打,可以弥补剑的质弱,同样,剑意与拳意相融,一招一式,能对对手造成强大的精神压迫。

  正所谓,愚者使剑杀身,圣人使剑飞神,便是如此。

  然而这对戚笼并不管用。

  他的爪影穿破‘层层雨帘’,直接抓到剑身上,齐玉琼手掌一抖,便要把对方手掌削断,无论对方用的是内家绝学‘牛卷舌’还是‘蛇抱蛋’,他这可是神道兵!而且是与他水系拳术相统一的水系神道兵。

  然而剑身上水系光芒一闪,却伤之无物,趁此空隙,戚笼身影像是鬼魅一般,突兀平移三尺,钻入空门,同时提肘钻胸,其肘部迅速锐化,像是鹰喙,又像是蛇牙。

  齐玉琼心中警觉大起,背后白毛大氅忽然贴身,变成纯白色的贵族袍,袍上的花纹变成了各种防御性的符文。

  然而戚笼胸前的黑衣同样一转,显出各种诡异莫测的佛文,两两相抵,齐玉琼胸前神光一暗,紧随而来的则是凶狠一锥,‘咔嚓’一声,对方至少有四根肋骨被打断裂。

  同一时间,齐玉琼无数毛孔喷射出难以尽数的水线,水线之上,燃烧着汹涌的神火。

  ‘又是这一招。’

  戚笼忍住下杀手的冲动,身形一转,‘王八缩头’,连头带四肢,是真的缩入胸腔之中,同时皮肤变成一具人皮袈裟,包裹着肉球‘呼噜噜’向后转去,能斩金断铁的高压水线喷在上面,却只化作助力,一下子把他推出老远。

  每一次戚笼下杀手,对方的神道兵便现威能。

  “这么快就摸出鬼庭封印的破绽了,真是聪明。”钟毓秀蹲在地上嘀咕道。

  鬼庭之内,不出拳劲,封印拳意,等于把戚笼最强的手段给封住。

  但这种封印的根本,却是鬼庭之力自主的运转,就像是一处死气沉沉的池塘,任何活物放在里面,都会被迅速消化。

  但龙脉之力可以抵挡这种消化,所以在龙气之内运转劲力,使劲力藏于龙中,便能恢复一部分实力。

  说的简单,但要在短时间内,把龙脉之力这种风水之气的顶峰,与拳术变化相融合,其难度不亚于当场创作出一套顶级拳谱。

  钟毓秀的目光又转向已经显出三龙形的齐玉琼,淡淡的水光在其体表流转,又悄悄嘀咕道:

  “北水神王的后代,那群人在哪里找到的这小子,八代之外的族谱,几十代的分枝散叶,不愧是宫内人后裔,螺蛳壳里做道场的手艺真是一流。”

  北水神王,十二王族之一,逆王八乱的主谋之一,被弃妖皇,也就是她第一世的儿子、第二世的亲爷爷诛戮八代,几乎断绝传承。

  而北水神王又名——玄冥!

  玄冥,太阴之神——《礼记月令》

  若乃严冬惨切,寒气凛冽,不周来风,玄冥掌雪——《大猎赋》

  戚笼游刃有余的现出身形,手掌缓缓张开,鲜红的筋络像是毛须一样在掌心跳动着,刚刚就是它们击打剑身,让齐玉琼误以为戚笼握剑,从而露出破绽。

  齐玉琼缓缓起身,惨白的风雪映衬着惨白的脸色,两眼杀气闪烁,玄水剑、无色帘氅两件神道兵燃烧的速度较之前快了十倍。

  戚笼迅速感到四周潮湿起来,眉头一挑。

  “剑域?”

  刀有刀境,剑有剑域,只是不知道对方燃烧两件神道兵,施展的到底是哪一种剑域。

  “我没想到,第一场碰上[第八区 ]的对手,竟能把我逼迫到这个份上,我一直以为我是天命所归,真龙天子。”

  “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说自己是真龙天子,而我不一样,我是专门屠龙的。”

  齐玉琼一只玉靴猛的一跺,刹那间,佛场寸寸崩裂,恐怖的水汽铺天盖地。

  水汽,不对,是虚空扭曲!

  是以涉有物之域,虽复罔两,未有不独化于玄冥之境者也——《剑章》

  这句话的意思是指抹杀差别,取消是非,不分彼此,自满自足。

  整个佛场陷于昏昏沉沉的玄冥之境,风霜雨雪同时降临!

  “阿鼻道法!”

  戚笼两眼魔光一闪,浑身的皮肉,从脚底开始,一直蔓延到头顶,浑身上下,像是起疹子一样,覆盖了密密麻麻的漩涡,这些皮肉漩涡像是能吸收光线一般,竟在短时间内突破鬼庭的压制。

  而在他的身上,竟然散发着一种让钟毓秀都感到恐怖的气息。

  大矣无间之墟,而为地狱之轴。

  无间无我!

  漫天灰色的水汽水浪之中,戚笼身裹魔光的身影倏忽消失,再一次出现时,额前半寸,一道剑影若隐若现。

  “这是什么剑?”

  “万剑归宗!”

  “有意思。”

  钟毓秀缓缓起身,面色凝重起来,在她眼中,这座佛堂的所有水汽,都化作了人,也化作了剑,无处不在的人,驭无处不在的剑。

  这绝对是传说级的剑域,而且是由两道神道兵催动的剑狱,剑与人的间隙,是水色透明的汹涌神光。

  “居然初步领悟了玄冥之力,以剑悟出的太阴之道么。”

  然而钟毓秀的注意力大部分却是落在戚笼身上,戚笼的模样已经隐约不可见,只有偶尔在空间之中,一闪而逝的诡秘魔影,才彰显了他的存在。

  剑山水海之中,剑影无处不在,而魔影好似存在于任何一个角落,又好似消失在任何一个角落。

  ‘波旬的琉璃魔气,不,应该是寂灭级的佛意,也不对,’钟毓秀眼中妙光闪烁:“不是佛,也不是魔,他已经走出了自己的路。”

  剑光戛然而止,停在了戚笼的额前三寸,然而齐玉琼的手掌已经颤抖的快要握不住剑了。

  “看来是我赢了。”戚笼笑道。

  “是吗?”齐玉琼突然勾起一个诡异的笑容,“大恶人!”

  二人所战的位置,一前一后,戚笼的目光,可以看到佛堂对面的大门,而齐玉琼的目光,则能看到佛堂最后的那盏九幽黄泉灯,以及从灯光中走出的高大的佛影。

  血腥、残暴、手持滴血的戒刀。

  斩恶当斩心——斩心尊者!

  此地并非佛场,而是一时刑场!

  齐玉琼目光越发明亮,他亲眼看到,有两人高的巨大佛影提起门板大的戒刀,刀光凶蛮而爆裂,刀光闪过,血腔之中,喷血如喷泉。

  齐玉琼脖子一凉,视线一阵天旋地转,目光转过佛堂顶上的十八地狱图,目光翻转,看到了一具站立的无头尸体。

  然后他又看到了戚笼。

  哦,原来死的那个是我。

  我原来不是真命所归啊。

  带着淡淡的遗憾,齐玉琼眼前一黑。

  “是啊,是我赢了,”眼看他宴高楼,眼看他人头落地,戚笼重复道。

  齐玉琼的无首尸身,带着两件神道兵,同时燃烧起了汹汹烈火,火光如水,透骨严寒。

  斩心尊者盯着戚笼半晌,忽然虔诚的跪地叩首,在其背部,诡异而邪恶的佛经,完全扭曲了他的教义。

  搅恶为善,转恶法为善法,逆恶业为善业,骂佛讽佛但我即是佛,这便是世聪辩智难。

  在斩心尊者眼中,戚笼就是十世善人,外加满心慈悲、救苦救难的地藏王菩萨。

  火光烧尽,留下四件物品,一张全是龙鳞的人皮,一条粉红色的龙筋、半截龙尾,以及一根水色的骨头。

  ‘第三次蜕变的龙脉之子预备役。’

  不用戚笼动手,在本能的驱使下,戚笼的右臂直接拉长,五指化作利齿,手心伸出舌头,直接将龙鳞、龙筋、龙尾吞入体内,顿时,一股精纯如水的龙气传遍全身。

  同时在鬼庭的压制下,戚笼体表的金光再涨两分,隐现龙鳞,同时体内筋、肉都似乎化开了三分。

  戚笼早已炼筋大成,增益的顶多是状态,但消化了龙尾之肉后,浑身凡肉却有三分变成了一种精纯的物质。

  肉中70%是水,但现在凡水化作了灵水。

  如果说十分代表着炼肉大成,那么只这一下,戚笼就已增涨了三分。

  ‘不愧是拼龙图,仅是一场争斗,便能达到寻常武人苦炼十年都达不到的效果。’

  戚笼把目光落在了最后一节水色肋骨上,还没琢磨出名堂来,手臂忽然被小小的柔软包裹,转头,只见钟毓秀正妩媚而天真的看着他,两眼之中,透着崇拜的光芒。

  可戚笼绝对不会把它当真,刚刚的撕杀几乎毁灭了半个佛堂,但对方一点影响都没有。

  甚至齐玉琼这个三次蜕变的准龙脉之子,都没发现这一位的存在。

  “嘻嘻,你好厉害啊,刚刚那一招是什么?感觉比我皇族的皇家武学都要强上几分呢。”

  “我自创的阿鼻道身法、无间拔步。”

  见戚笼正在打量着手上的玉骨,钟毓秀目光一转,道:“这可是玄冥王骨哦,是玄冥的一丝神性所化,这可是比真神血还宝贵的东西,炼兵时加入其中,能有脱胎换质的奇效,炼丹加入其中,有四成可能,继承玄冥血脉。”

  “玄冥,北水神王,王族血脉。”戚笼自言自语。

  “嘻嘻,我也没料到第一次就会碰上这么麻烦的家伙,放心,等下一次,到下一个鬼门关,我保证,绝对不会碰上这种狠角色。”

  钟毓秀讨好的将九幽黄泉灯一摘,放入戚笼手上。

  “快走吧,镇压物没了,鬼门关要重启了,很危险的,你可要保护好我哦。”

  戚笼定定的看着对方,好半晌才道:“我说到做到,至少在此地,我们是一路人。”

  他顿了顿,一脚把齐玉琼的脑袋踩爆,踏血泥而出。

  “而且,这远远谈不上狠角色。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