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二十七章 旧时代的遗毒

第二十七章 旧时代的遗毒

  “诸位爷,这鬼庭外城门十五,是一道槛,营门十四,又是一道槛,四门楼,还是一道槛,不过自打四大营撤番之后,就算是咱们爷们,也不知道这鬼庭里面是个什么模样。”

  “爷们,我的好爷们,天下大势,若是尽在我们掌握之中,那咱们也不用苦心孤诣,扶持主子们上位了,兄弟阋墙、九龙夺嫡,这算什么,爷们们要玩就玩把大的,十三家族,一百零八位龙子龙孙,您们说说,这么多主子,相互残杀,相互吞噬,总能长出几位称霸天下的狠角色吧。”

  “那可不一定,鬼庭咱们探索了三百年,其中的难度咱们自个儿门清,一百零八位主子,能有一半进外城,十位进内城,那就真的是祖宗庇佑,咱们老宫家就有奔头了。”

  “不管如何,现在唯一能确认的,就是鬼庭力量在削弱,当年国运昌盛,神庭高居九天之上,气运绵延,哪有鬼庭的诞生机会。”

  “而三百年前,神庭殒落,天下大乱,民不聊生,鬼庭也达到了全盛期,铁庄稼割了又长,长了又割,那可真是咱们的好日子。”

  “如今眼瞅着圣人出世,肃清天下,重造乾坤,这铁庄稼没了,莫说咱们蜘蛛贵族如火如荼的气运,族人能不能存身都不一定;往前三百年,古国灭亡,咱们暗地里推了一把,古皇族容不下我们;往后三百年,咱们又是旧时代的流毒,是杀了祭旗的货色,金山银海都保不住咱们的小命。”

  “所以说呀,与其等死,不如搏上一把,没有主子护咱们,那咱们就自己捧出一个主子,吃了咱的饭,总不至于砸了咱的锅吧,想砸都不行,在外人眼中,咱们是遗老遗少,那您就是遗老遗少的主子,您只有一条路可走,也只能跟咱们一路。”

  “吞了鬼庭,继承了这番因果,您就是旧时代的残党,没人能容的下您,但您放心,咱们会帮您的,当年亡国七灾受灭国的大罪孽缠身,不得不殒落一次,咱们会帮您找到他们,让他们跟咱们一路,建立一个新的钟吾王朝。”

  “嘿嘿,曾经咱们最期待的主子是长公主,谁知人家只想甩掉过去,一个人潇洒自在,完全不顾咱们这些奴才的死活,咱们也没法子,只能暗地里下手脚,让她老人家转世失败。”

  “要想得到泼天的富贵,就得冒泼天的风险,这事她老人家怎么就不明白呢!没了钟吾这块招牌,她老人家就算做神仙也没牌头啊,老话不是说了,天上大天庭,地下小妖庭,宁为鸡头,不为凤尾!”

  “开始吧,都别墨迹了,能不能保住咱们未来五百年的富贵,就看这一遭了!开宴!”

  十三位,不对,是十二位蜘蛛贵族领袖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同时咬牙,把上衣一扒,露出一身精心保养的细皮嫩肉,但细看之,却隐隐透着腐烂气息。

  每一片皮肉都皮开肉裂,然后挤压出一张老脸,下巴顶着脑袋,脸颊挤着脸颊,浑身上下,都快挤不下了。

  “时辰到了吗?”

  “成为下一个时代的铁庄稼。”

  “蜘蛛贵族的百年大计,铁打的奴才,流水的主子!”

  “快开始吧,那日家族的这一代家主!”

  每一张苍老、阴冷的老脸,都代表着蜘蛛贵族的一代家主,蜘蛛贵族重血脉,尤其是他们直系遗传下来的病态血脉,缘由就在此。

  传承,便意味着不灭亡。

  蜘蛛会,正式开始!

  空气沉郁的像是能拧出水来。

  然后黑暗之中,传来吸管吸水的声音,保养良好的皮肉迅速瘦骨嶙峋起来,空气之中,散溢出一种恶臭味。

  那一张张老脸,也越发褶皱,被不知名的存在吸入腹中,但他们化去的五官上,却显出病态的狂热,有些甚至还在喋喋怪笑。

  “咱们注定是下一个时代的铁杆庄稼、世代贵族,铁打的帝王将相,流水的咱们,王朝不灭,我们不灭,改朝换代,咱们便在下一个朝代吮血吃肉!”

  “头如鸡,割复鸣;发如韭,割复生。小吏不可畏,小民从来不可轻!”

  一声巨响,监栏院的破旧大门被重重踹开,一道发着白光的人影一手持长剑,一手握灯笼,直扑而来。

  “各位长的不美,想的倒挺美!”

  “快阻止他,他是照家后人!”众人惊叫,这般秘密的聚会,是怎么被人发觉的?又是怎样闯过严密的封锁?

  浓郁的黑光像章鱼触手一般,向他卷来。

  “你们想做赵家人,偏偏小爷我姓照不姓赵,偏爱下九流,今日提剑起,专斩官人头!”

  照灯笼冲入其中,身影灵巧的避开其中几道,剑光一闪,说也奇怪,原本可以化消万物的鬼庭之力,却顺利的一分为二,同时一颗人头落地。

  照灯笼牙龈一撮,往虚空之中猛的一斩,刹那间,黑暗空间直接被撕扯开来,无数蜘蛛贵族的惨叫声响起。

  “你们做铁庄稼,谁来当韭菜,难道非得是小爷这种下九流!?”

  照灯笼连斩带砍,血水喷洒,很快,蜘蛛会就变成了血宴会。

  十二位老蜘蛛,他砍死了八位,还有剩下的四位‘赴宴成功’,浑身皮肉被抽干,魂魄消失在黑暗之中。

  “照家人,记住,我们不会放过你的!”

  空气之中的怨念依旧不绝。

  “小爷等着,有本事现在就来!”

  这些在外界的大人物们,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死去了八个,当然,再加上祖辈,就远不只八个了。

  人头滚滚间,照灯笼‘呸’了一声,抓起了这些祭祀之器,这些祭祀器皿模样不一,有戒指、有手镯、有项链、还有一颗牙。

  照灯笼掂量了两下,满意的点了点头:“有这些玩意,又能发展八个同志了。”同时他将腰间的一块玉佩摘下,放入其中,光芒混淆在一起,居然难分彼此。

  “幸好小爷的一个同志是蜘蛛贵族,得了他的消息,小爷我趁着闫灵家族大乱之际,偷到了闫灵家的转生之器,不然哪能这么顺利就摸进来,旧时代的遗毒残党想要混入新时代,问过小爷我没有!”

  照灯笼甩了一个剑花,自言自语,“只不过接下来救人就麻烦了,那一位同志可是被海中邪神所抓,我照家的剑术,善于杀龙,破鬼庭也可,斗邪神可就不好说了,毕竟不是同一体系,可顺序不对啊——”

  “三刑四杀,七伤八难,海神侵扰之厄。九幽地狱,三途五苦,转还福堂。”

  “如今三凶星、八难先后出世,七伤道、四罪杀还没露头,怎么是海神先出世了呢。”

  “七伤道对应的是亡国七灾;四罪杀,应该跟四极有关,海神,难道不是指海上邪神?奇哉怪哉。”

  照灯笼摇头晃脑,手中灯笼光芒亮起,清越的唱调再一次从黑暗中响起。

  “事无两样人心别。问渠侬:神州毕竟,几番离合?汗血盐车无人顾,千里空收骏骨。正目断关河路绝。我最怜君中宵舞,道:男儿到死心如铁。看试手,补天裂!”

  ……

  鬼庭几乎覆盖了整个关中,然而总有一些地方,是就连鬼庭之力都覆盖不到的区域。

  血麒麟就出现在其中一处。

  有道是山南道多山多河,九江一渠,山北道多古战场、多坟场,而到了关中,便是多河坑、江坑。

  三百年历史变迁,沧澜江与火都的具体方位已不可考,各种遗址最后都已证明是伪造,但独独有一点确认无疑,便是上古年代,沧澜江从天而降,降落的地点便是这片关中土地。

  江水冲刷的地面已经化作了各种高原,而高原的水坑,向来是出神异的所在。

  经常有武人潜入其中,挖出珍惜材料,或是古代兵器、或是神异物,当然,导致上古妖兽现世,葬身妖腹的也不在少数。

  血麒麟的所在,便是关中最大的一处江坑,方圆百里,尽是旋涡裂土,一圈又一圈旋转;反倒是在坑底,呈现出与土质完全不同的晶状镜面,站在此处,倒影栩栩如生、纤毫可见,好似站在江面之上。

  血麒麟一屁股坐在地面上,‘锵’的两声,两口刀插在脚下,脚下的影子随着镜面拉长,形成一尊血肉淋漓的麒麟幻影。

  “躲了那么久,终于现身了,麒麟儿!”

  “你与神侯决裂,又坏了龙庭的大事,你应该知道,这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。”

  “小麒麟,你本来与我们一样,都有资格成为半神,可看看现在的你,神血化尽,精气神消耗一空,你还剩几年寿命?”

  “半神也好,宗师也罢,若是在未来的大劫找不准自己的定位,与路边的杂草无异,我说的对吗?几位领袖!”

  “呵呵,路边的杂草可不会杀人的,麒麟儿。”

  镜面之中,滚滚彩云铺天盖地,一尊足有百丈的七彩巨人身形隐现,周身绕云七匝,单是一只手,就覆盖了河坑表面,同样也覆盖了整只麒麟。

  血麒麟顿时感到强烈的窒息感,这是高层次的神威对低层次神威的压迫。

  “瘟太师!”

  从云山中探出的巨臂遮盖了大地,然而这只手臂却是由蜘蛛、毒蛇、蚂蝗、蜈蚣、毒蝎等数以百万计的毒虫组成,恐怖的毒雾也从四面八方涌来。

  血麒麟头一晕,他能感觉到,有更多肉眼看不见的蛊虫,在向自己涌来。

  血麒麟悍然拔刀,刀光亮如白昼。

  上善若水!

  天刀!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