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二十八章 半神集会

第二十八章 半神集会

  五大传奇刀境,上善若水和天刀位列其二,而恰好,这两者都是戚笼点拨出的。

  这一位虽然发誓弃刀证道,但是对于这种凶器的喜爱只增不减,而传刀,则是他最好的消遣。

  血麒麟两口刀光拔出,先是天空好似一分为二,然后空气之中透明的蛊虫被刀锋一卷,化作龙卷风暴,毒性绕身而转,甚至在体内钻入钻出,但是对于这些致死毒性,血麒麟脸上却一点变化都没有。

  “咦神乎奇迹,居然把瘟太师的百蛊毒瘟给斩死了,有意思”

  又是一尊庞然大物映照在地面中,那是一颗无比巨大的树,与古佛证道的那颗菩提木不同,这一颗树木高达千丈,纯金色的树枝和树叶,雍容华贵,生机勃勃,每一篇树叶上,更是肉眼可见的热气生出。

  被这股热气一撩,血麒麟顿时感到死气沉沉的身体中,像是喝了一杯热水,通体舒泰。

  一只青鸟从天而降,人首鸟身,鸟羽有剑长,锋锐无比,但是脖子上却长了一个小女孩般的脑袋,纯真可爱,唯一能显示她年龄的,怕是只有满头白发结成的小髻。

  “句芒老祖。”

  “不用这么客套,王族血脉传承者,相互之间只以神名相称,”小女孩老成的扇了扇翅膀,顿时,成片花草开始覆盖整个高原。

  句芒,少白皋氏之子,曰重,木官之臣,木德之君;圣神继天立极,先有功德于民,故后王于春祀之礼记月令

  这一位在地军所有领袖中,是年岁最长的,她曾经是弃皇时代的春官,也是天、地、春、夏、秋、冬六天官中,唯一没有反叛妖廷的天官。

  “可是我已经不是麒麟血脉,”血麒麟自嘲一笑。

  “不管你是不是,刀使的不错,”一位老者从黑暗中走出,两眼狭长,浑身散发着的,是一种恐怖到极点的锋锐。

  “完整的上善若水,三分之一的天刀,离开我后,你的确学到了很多。”

  天刀、地刀、人刀、五行刀、斩龙刀、大猎刀、破荒刀

  任何刀客都能在他的身上,感受到最恐怖的刀意。

  这也是当世唯一一位,贯穿了五大传奇刀境的半神级刀客,穷奇

  少嗥氏有不才子,毁信废忠,崇饰恶言,靖谮庸回,服谗搜慝,以诬盛德,天下之民谓之穷奇左传

  “师父”血麒麟恭敬道。

  “老朽不是你师父,老朽只是在你小时教过你刀而已。”穷奇恶声恶气道。

  “呵呵,小穷奇还是这么口不应心,”句芒环顾左右,突然提声道:“狻猊,你不下来”

  在黑暗的天空与茫茫的鬼雾之中,巨兽正在吞云吐雾,对龙脉都有极大的压制性的鬼庭之力,对祂而言似乎是个享受。

  穷汗漫之大荒,当昆仑之南轴,铄精刚之猛气,产灵猊之兽族龙九子狻猊。

  “海蛮道领袖瘟太师、海荒道领袖穷奇,我管海混道、狻猊管海沌道,加上你这个麒麟儿,可惜厌火公这厮自大意失荆州,被天兵司的人逮了去,不然六位王族齐聚,就算是在古国年代,这种场面都极难得,一般只在祭天大典上才能看到。”

  句芒饶有兴致的道。

  “钟吾国早就灭亡多年了,没有谁在意这种老黄历”瘟太师不耐烦的道。

  “呵呵,你和厌火公还真是一个脾气,怪不得一见面就要打生打死,”句芒笑道:“我的意思是,刨除战死的那几位老家伙,当年建立神军的人齐了。”

  五个王族,四尊半神

  若非有鬼庭阻挡,恐怖的神性气息几乎撕裂虚空,饶是如此,血麒麟也能感受到空气中传来的百兽、千兽、万兽狂疯狂呼喊、咆哮。

  超过六位王族血脉的汇聚,量变就会引起质变。

  十皇族、十二王族,皇族对应的是天干,王族对应的是地支,都与古国,乃至整个钟吾古地,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。

  “麒麟儿,你算是最晚的一代王族了,神军的历史,你知道多少”

  “神军前身是护,是十二王族中的句芒、应龙、饕餮所创,为的是与外域大军战斗,救亡图存,而随着应龙、饕餮先后战死,护在相当一段时间内,陷入萎靡之中。”

  句芒眼中闪过一丝恍惚,轻轻一笑,“那可真是一段难熬的岁月。”

  “后来,七大督护府建立,一部分护选择投靠,而剩下的一部分护,与督护府中的王族残党分道扬镳,自此之后,护改为神军,又被外人称为地军,这地军的地字,便是十二王族的地支之意。”

  “那我们为什么与御皇子那些人分道扬镳”

  血麒麟迟疑了下,道:“钟吾国是上古年代的最后一个国度,现在很少有人知道,古国的古,并非是指灭亡,就算在国运昌盛的年代,神族人依旧以古国自称,这似乎事关乎上古年代的一个大秘密。”

  “而为了得到这个秘密,那些域外真神才会窥视这个神州的边陲小国,不断降临,用各种手段摧毁这个国度,而我血脉中的记忆告诉我,这种争斗,并不是从古国晚期才开始的,而是持续了整整千年。”

  “所以我们把这一段历史叫做千年圣战战争持续了千年,我们只是最后失败了而已。”

  句芒突然间情绪激昂,然而除了她之外,其它人却是一脸漠然,包括血麒麟。

  古国已经亡了,从古国灭亡之后诞生的,都是无国无家之辈。

  句芒深吸一口气,自嘲的一笑,“算了,说一些你们感兴趣的吧,你们这些人,按照古国的说法,不是皇亲国戚,就是王子王孙,应该多多少少明白,古国气运从衰亡,到彻底绝迹,其实分为两个阶段。”

  “从亡国七灾率领域外大军灭亡古国,灭亡的只是国度,而不是钟吾,而到了七大督护府确立,分割山海九道气运,这个上古国度,才算是正式灭亡。”

  “简单来讲,如果说亡国七灾是吃人的老虎,那么扶持七大督护府背后的真神们,则是吞腐肉的豺狼”

  瘟太师开了口,语气凝重:“这么说,亡国七灾和第二批真神,他们并不是同一个立场”

  “第一批没摘下果子,然后第二批摘下了”穷奇问。

  “不,根据我这些年的调查,只有第一批是真正想要摘果子的,只是祂们没想到这颗果实的反噬之力这么大,所以祂们陨落了;而第二批,也就是七大督护府背后的真神们,他们这些年的行动更明显,他们想要自己种出一颗果子来。”

  “自己种出一颗果实”

  句芒说这些话时,就连高高在上的狻猊也不吞云吐雾了,沉默的听着大劫的秘密。

  “没错,果实也好,上古年代的机缘也罢,都是在特定的时间,特定的事件中诞生的;所以才有这场大劫,才会有各种各样的夺龙局,目标就是这颗曾经出现过的果实”

  “这颗果实到底是”瘟太师突然醒悟过来,发问道:“古国灭亡所诞生的那颗果实,与这场大劫中诞生的这一颗果实,到底是不是同一颗”

  “这便是最有意思之处了,或许是,或许不是,或许有人知道,或许谁也不知道,”句芒小嘴嘟起,却发出喋喋的夜枭之声。

  “唯一能确定的是,即将复活的亡国七灾,与七大督护府背后的那些真神们,必有一战”

  “这也是我们王族残党的机会,只有借助我们血脉,才能探查出这颗果实的真实性质,所以在无界之隙被麒麟儿偷到手之后,龙庭提出了一个有趣的提议。”

  “他们摘走果实,而果核可以留给我们。”

  “果核,果核是什么”瘟太师紧追着问。

  “半神再往上,便是真神,可是在天地规则已然成形的现世神州,破碎虚空几无可能,所以要想成为真神,只有走另一条路,那就是找到一个小千世界,然后成为这个小千世界的主宰,神侯走的便是这条路,当然,他背后还隐隐有着参杂着佛魔之间的因果,这我就不甚清楚了。”

  “那果核便是小千世界的模子,不管这颗果实到底是属于哪一类,这是不会变的,”句芒嘿嘿笑道:“各位,我们能在此碰面,不是因为我们交情足够,而是龙庭给了我们每人一道真神神性,我话中的真假,你们彻底参悟真神神性后,自然就能明白。”

  “龙庭属于哪一方亡国七灾,还是七大督护府”血麒麟突然道。

  “亡国七灾中的天星主,便是龙庭的星河神将,也是血湖之战的幕后主导者;而七大督护府背后的真神,也肯定有他们的人。”

  “既然两边下注,那他们为什么需要我们”

  “亡国七灾出身各异,目标也各不相同,天星主无法联合祂们,而七大督护府背后的组织,对于龙庭出身的真神也隐有排斥,所以龙庭在这方世界的力量并不强大,不然也不会沦落到,让一个低级神职的土地神来主导破界一事,结果让麒麟儿你钻了空子。”

  “十三位龙脉之子,最后的胜利者跟这颗果实是什么关系,难道他就是那颗果实”

  “想知道吗我可以全部告诉你,但不是现在。”

  句芒咯咯一笑,“你这些天东躲西藏,不就是担心龙庭和我们的追杀吗,就算碰面,也必须在这鬼庭出世,压制了我们神性的前提下,这种情况,又怎么方便你去寻找你心目中的明主,重证你们麒麟祥瑞之名呢”

  血麒麟眼角一抽,自己真正的目标,居然被对方一眼看穿。

  “小子,你们麒麟一脉虽属王族,但跟皇族却是走的最近的,打这个主意的,也不是只有你这一代的血麒麟,所以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,化解和我们的恩怨,此事过后,你就可以自由自在去寻你的明主了。”

  人首鸟身的白发少女终于说出了真正的条件。

  “什么机会”

  “和我们一起,刺杀神侯”

  “什么”血麒麟失声道。

  虽然对古国的辛秘,以及地军的辛秘,他都没有眼前这一位了解。

  但是他很清楚,神侯,就是龙庭专门培养出的,用来领导地军的龙脉之子,而且是现实唯一一位真神。

  刺杀他

  如果不是在之前的沟通中,对方展现出了足够代表龙庭的东西,他都怀疑,对方说的一切一切,都只是为了欺骗他的谎言。

  “不要激动,麒麟儿,说到底,除了我这个老家伙外,你们这些新生代王族,有谁还记得当年的恩怨,又有谁能够放弃长生不老的机缘,只为了给殒落的王朝陪葬,当年我能够和天星主合作,创立神军,你又为什么不能与龙庭化干戈为玉帛。”

  血麒麟冷静下来,“如果你是想要通过我,召唤龙庭真神的真身,恕我拒绝,无界之隙能够召唤真神的机会只有一次,我不会把它用在这个上面。”

  “放心,我们没这个打算,只不过能够进入真神神域的唯一法子,便是你身上这道门,”瘟太师冷冷道:“当然,如果你在刺杀过程中,为了不被真神杀死,主动召唤出另一尊真神保命,那就是你自己的事了。”

  血麒麟持刀的手指捏了又松,送了又紧,好半晌,才缓缓道:“我想知道为什么”

  “亡国七灾且不提,七大督护府背后的真神之所以能够抱团,是因为祂们所需不同,诚然,果实才是最美味的,但有人最需要果皮,有人实力不足,只一片叶子便能满足,有些人则对果树树干有想法。”

  “共同的利益,不同的底线,这是七大督护府背后天变会成立的基础。”

  “但成了真神的神侯,在核心利益上,与龙庭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。”

  血麒麟喃喃自语,“怪不得我最后一次见到神侯,他表现的那么疯狂,居然想要布下万神大阵,颠倒一切风水,粉碎所有成形、未成形的龙脉,人间唯我独尊。”

  “我一直以为他只是想要乾坤独霸,聚所有龙脉为一身,成为新的开国之主,没想到他已经走到这一步了。”

  “只是四个半神,就算我们拥有神兽血脉,也不够吧;神侯的诸神法印,人间最强破坏性武道,你们又不是没有领教过。”

  “没错,所以我们还在等一个人,等一个未来的真神,根据合作条件,只有他挡住最强的法印,我们才会出手。”

  “他是谁”

  “龙庭培养的第二个龙脉之子,邪龙皇。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