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二十九章 邪龙皇(上)

第二十九章 邪龙皇(上)

  鬼庭外城门有十二座,每一座城门后面,有一座阴集儿,两座城门之间,有一处特殊景点,合成鬼门十一景。

  这十一景分别是三水中分、七台环向、溟波浴日、阴艘骈津、浮梁驰渡、广厦舟屯、南麟火影、西淀渔歌、三盘暮雨、古刹晨佛、龙潭浮翠。

  戚笼之前去的地方,便是古刹晨佛,得了一口九幽黄泉灯。

  有钟毓秀母马识途,接下来,戚笼分别去了西淀渔歌、广厦舟屯、龙潭浮翠、南麟火影等四个地方。

  在西淀渔歌,钟毓秀用两枚铜钱跟江边一个奇异老叟换了一根鱼竿,然后钓出了一副蛟龙骸骨。

  在广厦舟屯,戚笼用百鬼夜行戒的鬼物做交易,以一百只恶鬼为代价,换取了一艘夜行龙舟,以及一张古庭城防图,这城防图标注着阴兵出游的时间和地点,是躲开鬼庭怪异的好东西。

  在龙潭浮翠,钟毓秀让戚笼用龙脉之力改变风水地势,顺利唤醒了井中龙王实质是沧澜江龙脉在这龙潭中留下的影像,并通过井中龙王,交易到两株龙血草。

  这种神草能够将人血换做龙血,虽然龙血不在真龙八部之中,但是按照钟毓秀的说法,换龙血的好处,从长久来看,还在一次真龙蜕变之上。

  当然,在这期间内,戚笼还顺路杀了五个龙脉之子预备役,吞噬了他们的真龙八部,顺利将体内龙脉完成了第一次蜕变。

  而第一次蜕变出的真龙部位,出乎预料的是龙眼。

  戚笼本来的眸子是深不见底、诡异莫测的黑色,但细细一看,却多了无数密密麻麻的金线。

  透过这种金线,戚笼可以清晰看到鬼庭之力的真容,那不是雾气,而是一道道重叠的黑色人影,偶尔身边还有一颗人头飘过。

  钟毓秀盯着戚笼的眼珠,脸对着脸,距离甚至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,可戚笼一点表情变化都没有,良久,钟毓秀才戚了一声,不情不愿的解释道:

  “龙眼、龙髓、龙角,号称真龙八部的后三部,龙眼藏神、龙髓封精、龙角镇魂,一般来说,只有蜕变到第四次以上,才能诞生出这种跟龙魂魄有关的真龙部位,你能蜕变出来,我想唯一的原因,便是在蜕变的过程中,你炼化了同样是龙属的一部分精神,我猜的不错的话,那是烛九幽吧。”

  不周的确说过,蜕变到第三层,就不怕烛龙抽龙脉,所以我第一次蜕变吞噬的黑暗精神,是烛龙双眼么。

  戚笼心中一动,没有回答,这反倒让钟毓秀确认了猜测,笑道:“不用解释了,这条龙脉本就是我封印在两极秘窟的,如果我没有沉睡,还轮不到他烛九幽,那条老龙不好打交道吧。”

  戚笼这次倒是开口了,不过却不讲这事,只是问道:“你似乎不急你就不担心重明儿先你一步,取得鬼庭”

  “什么事也比不上帮老爷您更上一层楼重要啊,”钟毓秀嘻嘻一笑,“再者说了,鬼庭可不是一件宝物,以重明儿这小妮子的性子,想要得到那群人的认同,怕是有苦头吃呢。”

  “那群人”

  “好了,戚老爷,好不容易到了南麟火影,此处最宝贵的是那麒麟果儿,这果儿可是个宝贝,能换龙髓的,戚老爷您吞噬了十几个真龙部位,按理来说,这蜕变程度早该在第三次蜕变之上,如今却堪堪进行第一次蜕变,有意思,莫非您身上,还不止一条龙脉”

  戚笼不动声色的道:“不止一条,难道还能有两条”

  “嘿,老爷你别套我的话,我也不套你的话,还是早点摘了这麒麟果,然后去内城吧,按照鬼庭开放的程度,今天晚上进不了内城,便会被鬼庭排斥,走吧。”

  这南麟火影是一座燃烧着的小型火山,山体表面雕刻着各种麒麟纹路,窟巢也多,跟迷宫似的。

  戚笼捡起一块红色的石头,石头的温度很高,像是烧开的水壶表面,五根指头用力,却只是在表面留下了五道指痕,一点石头沫子都没掉下来。

  “好材料,有强大的韧性、防水防火、内藏金属的锐性,若是打造武器,至少也是道器的档次。”

  对这块石头,戚笼比对钟毓秀热情多了。

  “怎么,戚木头,您还对打铁感兴趣”钟毓秀头也不回道。

  戚笼环顾左右,从刀匠的眼光中,这里是一处天然的矿藏,不比黑山那一座小;而在龙眼之中,这里散发着一种与龙脉极为亲近的气息。

  “这里曾经殒落了一尊麒麟神兽”

  “是。”

  戚笼捏了捏石矿,把它往黑黝黝的通道中一丢,过了许久,才响起乒乒乓乓的声音。

  “不是火麒麟,死去的是水麒麟。”

  “咦”钟毓秀古怪的看了他一眼:“有眼光。”

  按照钟毓秀的说法,这南麟火影的前身正是一具麒麟尸体,只不过那尊麒麟神兽早死不知多少年了,至少她在做明妖皇的时候,这座火山就已经存在了,近千年的时光,就算是是真神,一身宝贝也被化了个干净。

  鬼庭不出现时,这就是一座普通的土山,而只有鬼庭出现后,火麟山才会升腾起火焰,并从火焰之中,诞生出麒麟果。

  当然,这山中的麒麟冤魂和超级迷窟,也导致摘果的难度直线提升,很少有龙脉之子预备役知道此地,又由于摘果的时间,几乎没有预备役会选择停留在此处。

  虽然它是鬼门十一景之一。

  戚笼跟着钟毓秀东折西绕,绕过一个个神级的鬼打墙,火焰越来越旺,就算有一次蜕变增长的龙脉之力护身,戚笼也热力缠身,封存在体内的水汽也在迅速消耗中,感觉四周空气都变成了岩浆。

  水麒麟的血水残余,竟存在着强烈的火性,那火麒麟的神火中,便该有浓烈的水性,天生的水火相融、阴阳交合,不愧是天生神兽。

  “奇怪,”在前面领路的钟毓秀突然皱起了柳眉。

  “怎么了”

  “按道理来说,就算我带你抄近道,避开几处最危险的地方,也必然会有被生人气息诱来的麒麟怨魂,这些怨魂只有神性血脉才能看到,而且最喜欢吸人气血,只要不达到半神铅血汞水、周身不漏之境,都有不小的风险。”

  钟毓秀正要迈出洞口,戚笼忽然双眼一缩,单手一拦,抗风大作,钟毓秀被凭空吸入怀中,同时眼中魔光大作,身形节节高涨,很快就长到一丈左右,浑身龙气实质一样覆盖体表,同时十二条大筋像是大蛇一样在体表乱窜,皮肤被窜的呼啦啦乱响,诡异的佛音密布周身三寸,脚下的影子,更是化作张牙五爪的龙形。

  这是戚笼全力以赴的表现。

  钟毓秀眼神询问对方,同时手中黑光微闪,隐约化作一处黑色宫殿。

  “刚刚若是走出去,你我二人,会死一个。”

  如今戚笼的精神境界,可以说是远超秋风未露蝉先觉,能够在一定范围内上,完整的预测未来。

  而刚刚他的未来佛念几乎遭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,大腹便便的弥勒佛像直接在他的精神世界中坍塌。

  这就很恐怖了

  钟毓秀毫不犹豫的将小手按在了地面,黑光消失,这才道:“你我二人,会死一个不是你死,或是我死”

  戚笼嘴角一勾,露出白森森的牙齿,道:“看来那一位,对你和我,都是恶意满满啊。”

  “看你多招人厌,连带着人家也被人讨厌上了。”

  钟毓秀嘻嘻一笑,眼中却是冷如寒霜,转世失败,她顶多记忆封印,刚刚要是死了,那可就真死了。

  “呵呵。”

  戚笼当先而走,直接步入洞中,表面上,自己距离宗师还有一线之隔,但真实战力早已在半神一档,而且不是垫底的那种,他也很好奇,这种能袭杀自己的强力角色,到底是何方神圣。

  在这座火山的山腹内,岩浆并没有落在地上,反而像是血管一样在山壁上游动着,一根根百丈石柱拔地而起,高温火雾绕柱而转,并凝成各种走兽的幻象,虎、豹、豺狼、麋鹿、野熊、山羊、恶犬

  火雾像是水流一样缓缓旋转着,偶尔露出的石柱表面,显出一颗颗手指头大的果子,有的果子青色,像是人死去后的脸,只有少数几颗果子呈现出红色,是滴血的那种红色,表面却有着密密麻麻的鲜血纹路。

  而戚笼的所有注意力,全部放到最高石柱上的黑发男子上,男人看不清面目,黑发垂腰,只有一双眸子,泛着琉璃色的光芒,魔威之盛,一举镇压了所有的麒麟怨念。

  戚笼脱口道:“波旬”

  眼前这个男子,让戚笼瞬间回想起,当初在欲海之上,红尘万丈之巅的魔王。

  而在同时,对面的男子看到戚笼眼中的深沉魔光,也在一瞬间闪过一丝疑惑。

  兄长

  两种精神气场瞬间交锋,戚笼的背后,一尊黑佛幻影拔地而起,脚踏菩提木,越长越高,而在对方身后,无边无际的琉璃海也迅速淹没过来。

  树长一尺,海淹十丈。

  弥勒佛哈哈大笑,一口饮尽苦海水。

  水面又从脖子层面降了下来。

  二人背后的幻影几乎无止尽的增长,几乎一瞬间,就出现在满天星空之上。

  钟毓秀惊愕道:“天星主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