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三十章 邪龙皇(中)

第三十章 邪龙皇(中)

  那位像极了波旬的男子一边与戚笼对抗,一边尤有余力的伸出另一只手。

  一刹那间,一条真龙从其背后钻出,长约十丈,水缸粗细,筋强肉壮,鳞片在火光映衬下,越发显的黑暗。

  更关键的是,这条龙从皮到肉,从筋到骨,竟全是实物,朝着钟毓秀一扑,虚空炸裂,随着龙吼,风水更异,整座火山被一分为二。

  而落在钟毓秀眼中,便是整座火山的风水之气被一下子抽空,化作一颗颗星辰,而一颗颗星辰挂在龙身上,又化作一片片鳞片。

  钟毓秀感觉整个人,从里到外、从筋骨皮肉到三魂七魄,都要被撕裂开来。

  “区区一条龙脉,等你吞了九条龙脉,再来对付老娘吧!”

  风浪之中,钟毓秀艰难的合掌,黑光一闪,一座黑色宫廷拔地而起,紫衣女皇高坐在皇道九州金座上,手掌虚虚一抓,刹那间,无数道锁链从四面八方射出,瞬间捆住这条真龙。

  真龙灯笼一般的血眼与女皇的淡漠眼神对在一起,散发着相似的气势!

  “跟我斗,还有功夫照顾别人,可也太小瞧人了!”

  戚笼缩步成寸,一步之间,横跨近三十丈,出现在‘魔王’对面,平平一印拍出,刹那,浑身龙气倾泻而出,在四周形成了一座座龙气漩涡,或真或假的龙脉之气,几乎练成了一片风暴漩涡世界。

  混劲力于龙力,神龙劲打!

  “呵。”

  ‘魔王’轻笑一声,同样一拳轰出,同样是大大小小的龙气漩涡,只不过其数量是戚笼的百倍,天上地下,更加的无边无际。

  ‘经历过完整蜕变的龙脉之子!’

  戚笼念头一动,嘴角一勾。

  “呵呵。”

  “无我无间。”

  一刹那间,戚笼消失,龙气消失了,光线消失了。

  只剩下排山倒海的劲力,没有半点变化。

  并非只从拳面上感应而出,而是从周身任何一个角落,包括身体要害,眼珠、胯下、肚脐、脑后、包括人体各大死穴上一同传来。

  一拳之力,好似周身无尽之拳力。

  ‘魔王’整个人直接炸开。

  同一时间,那星空上的满天星辰也炸裂开来,化作漫天血水,血水凝聚,又是一位‘魔王’笑吟吟的从中走出。

  “这一拳叫什么?”

  “阿鼻魔印。”

  “哪怕在半神拳法中,也担得起一声诡秘莫测。”‘魔王’赞道。

  “你不是波旬。”

  “你也不是天星主。”

  戚笼与钟毓秀同时道。

  “在下邪龙皇,目前暂替天星主,担任星河神将一职,同样负责善后,龙庭在此地的龙脉收集进度,实在是太慢了。”

  戚笼盯着对方的双眼,终于看出了他与波旬的不同,波旬的眼中,是琉璃光彩,无时无刻不在变化,人间祸福、红尘纠葛、种种恶业,尽在其中,而在邪龙皇的眼中,则是纯粹的琉璃光色,一光一色。

  非要说的话,像是天空。

  “好了,明妖皇,不要试图激怒我,不然你这座鬼庭,保不住的。”

  邪龙皇目光一扫,刹那间,真龙之身爆裂,化作浑浊的祸水,再度被他召回,这些浑浊的神水并不被鬼庭所克,浑浊的水液中,仿佛潜藏着各种各样的细小生物,肉眼看的清,肉眼又看不清,多到让人头皮发麻,径直冲出鬼庭,与其再度合一。

  完整龙脉之子的威压,让二人都大感压力深厚。

  “天星主呢?”钟毓秀面无表情道。

  “被弃妖皇的万神法反噬,不得不回归龙庭,现在我是新的亡国七灾。”

  邪龙皇把目光转向戚笼:“我那位兄长一向把七情六欲玩弄在掌心,很少会有什么执念,居然极其罕见的让我帮他杀一个人,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了。”

  “原来是你啊,兜率天弥勒。”

  “我无欲心,应汝行事,于玉体横陈时,命终之后,生越化地,如是一类,名化乐天,”戚笼冷笑道:“原来是邻居啊。”

  钟毓秀盯着对方绕身而转的祸水,忽然‘噗嗤’一笑,“用祸水吸收万万域外小天魔,来模拟十二王族血脉,你这个龙脉之子可不正宗啊。”

  “呵呵,天星主吃了妖皇你的亏,得了王族血脉‘武丁’的传承,作为一尊天界真神,居然被弃妖皇临死反扑给同归于尽,谁能想到,完整的皇族血脉对王族的压制居然这么严重,我可不能吃第二次亏了——顺带一提,那一位也让我给他报仇。”

  “正好,二位都来了,那就一起办了吧。”

  邪龙皇呵呵一笑,脚尖轻轻一点,一刹那间,浑浊的凶水从山底扑天而来,而天空的星辰再一次炸裂,化作浑浊的暴雨,倾盆而下。

  尧乃使羿杀九婴于凶水之上。

  北狄之地有凶水——《淮南子·本经》

  戚笼与钟毓秀心有灵犀,几乎一瞬间背靠背。

  仅凭刚刚的交手,戚笼便就意识到对方的实力。

  五行圆满,半神顶级

  完整的龙脉之子传承

  这两种力量合在一起,绝不只是一加一的增幅,他必须与钟毓秀合作,才能顶住对方的致命威压。

  滚滚浊水几乎一下子淹没了整座火山,并且呈风暴状向内压缩,雷声轰轰,每一道激射的水流,就像是高速切割的锐利水刀,斩向二人,更别提随着水波运转中,那数以万万的域外小天魔,就是浑浊水浪中的一抹浊色,正迅速侵染着戚笼的精神。

  还是头一次,戚笼在半神拳意的争锋之中,是处于下风,甚至可以说是几乎半碾压的状态,哪怕他的意念不断突破未来,躲开天魔侵蚀,但耐不住魔念穿破虚空,从过去到现在,再从现在编织到未来。

  兜率天、化乐天、他化自在天,这是欲界后三天的排名。

  倒不是说,六天之主的实力是按上下来排序,而是做为未来的化乐天之主,单论意境,怎么着也不会比自己这个假和尚位阶要低吧。

  万万域外小天魔,就像在编织一张大网,哪怕半神意念被其网住,都会被其吞噬、消化。

  这种介子大的小天魔似乎专以意念而食,对半神意念的克制性极大。

  更别提对方在狂涛海浪中的无边魔性。

  “其实我并不想杀你,你死了,我兄长就能够拔出佛界安插于欲界的最后一根钉子,从他化自在天之主晋升欲界六天之主,回复祂在上古年代的业位,但谁让我要求他帮忙呢。”

  慵懒声音在耳边响起的同时,万万天魔已化身毛虫,钻入佛陀肚皮,从嘴巴和眼睛钻出,浑身上下,从里到外,全是毛虫。

  而当弥勒佛再一次钻入‘虚空未来’,浑浑噩噩,竟有精神散溢之兆。

  何为化乐——乐其自变化之五欲境

  何谓五欲:财、色、名、食、睡

  ‘想杀他,问过老娘没?’

  佛身被分裂残食,只剩一颗舍利子射出,悬于虚空,光耀灼灼,佛意盎然,无数小天魔贪婪的扑了上去,几乎就在同时,一座黑色宫殿的幻影浮出,门窗大开,吸入舍利,鬼庭之力所化的黑雾汹涌喷出,将一众天魔吹飞。

  而在现实中,戚笼的身影几乎快到消失不见,在滚滚江水与钟毓秀之间,创造出一道看似狭小,却怎么也突破不了的领域。

  阿鼻道大法——无间拔步

  阿鼻道大法——阿鼻魔印

  戚笼所创的半神级武学,直到此时,才显出了真正的威力,竟在现实虚空之中,靠着掌印与步伐,人为的创出一道小无间地狱,无我无间,无间无我,无形阎罗殿。

  ‘佛门拳术,不到如来境,难入我眼。’

  滚滚浊浪中,一道魔影浮现,并指一点,拉出了一条星河。

  五行混拳——星河魔道。

  星河入无间,无尽对无间。

  苍凉的、沉积的、万年不变的星辰幻象,一下子被拉入星河之中,无尽兴辰砸下,终将无间领域,剪出一道口子。

  “元!”“亨!”“利!”“贞!”

  四道雷音大吼,几乎一瞬间,同样将魔意轰出一道口子。

  “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!”

  一道极其怪异的龙影显身,首衔尾、尾衔首圈住了星河,那坚定不移、千锤百炼、决不放弃的坚定意念混合着九龙劲力,九龙合一,猛的向中间一搅,直接搅裂了星河。

  ‘乾卦第三卦,皇家武道!’

  邪龙皇心念急转,正如完整的皇族血脉对于十二王族有着极大的克制性,练到圆满的皇室武学,也能镇压龙脉。

  而《九气御皇道》的最终奥义,便是乾卦第三卦:君子终日乾乾,夕惕若,厉无咎。

  钟毓秀以鬼庭之力守护戚笼的精神。

  而戚笼则反过来庇护对方的肉身。

  二人合作,头一次让邪龙皇感觉到有些难缠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