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三十一章 邪龙皇(下)

第三十一章 邪龙皇(下)

  邪龙皇延迟参加半神聚会,来此地是为了一件极重要之事,他也没想到,会这么巧合的撞上这两位必杀之人。

  单独面对任何一位,邪龙皇都有把握杀之,但是二人合一,却像极了当年的明妖皇和横天都部大元帅,曾经这二人联手,可是让不少真神都吃了不小的亏。

  魔影拔地而起,与星空合一,并且口吐魔音。

  “北方壬癸,亥子之位。化乐为君,能生万润。光泽荣溢,内应于肾。列女之容,性命根宗。血为水号,抽锁精气。本属是阳,阴中有火,搅乱人世!”

  伴随着话语,那恐怖的无边祸水渲染上了一点血色,同时祸水之中,阴火蒸腾而起,水火合一,烧的万万域外小天魔尖叫疯狂,化作一道道流星横溢,一时间魔音大作,祸水如江河横绕,威力之大,更是搅动虚空混淆。

  五行拳术是武学的极致,也是拳术的极限,再往上,就是超脱当今武道、武学、拳术的概念,将数系拳术融合,与天地奥妙相映衬,道家称之为道武合一,又叫真神之力、武道大神通,有移山、蹈海、断江、换星、降妖、敕神等威能。

  邪龙皇依仗着完整的龙脉之力,施展出真神之威,小天魔的魔性融合在一起,形成种种天魔阵势,瞬间把戚笼的无间领域生裂出道道裂纹。

  戚笼受到的压力一下子大了无数倍,随着星河倒转,每一点星光都化作一尊实质般的魔王幻影,直轰而来。

  风水之气虽然有着种种不可测威能,但毕竟是虚物,几乎无法干扰现实。

  但在对方手上,风水、龙脉、五行拳术,完美的融合在一起,几乎一息之间,戚笼身上的‘皮袈裟’崩裂,肉金身开裂,魔种所化魔光左支右绌,难挡其威。

  戚笼小拇指上的魔戒瞬间亮——五鬼封神!

  五尊齐山高的鬼影拔地而起。

  “东方五鬼…”“罗达之鬼”、“阳明之鬼”、“赤风之鬼”、“孤花之鬼”、“大泉之鬼。”

  “见过……”

  话还没说完,两尊齐山高的鬼影就被轰炸开来,剩下三尊鬼物大吼一声,直接化作一颗万年鬼树,挡在天魔星河与无间领域之间,但随即树身晃荡,若隐若现,眼看着撑不了多久。

  钟毓秀突然传音道:“用百鬼夜行,让鬼庭吞噬!”

  戚笼不假思索这么做,一道道苍白鬼影浮出,行客魍魉之鬼、伏尸刑杀之鬼、门户井轿之鬼,五虚六耗、凶吹恶逆之鬼,童男童女之鬼……

  甲戌日鬼,乙亥日鬼,丙子日鬼,丁丑日鬼,戊寅日鬼,己卯日鬼,庚辰日鬼,辛巳日鬼……

  猫毛神、血尸神、猪角白腹鬼、女叉精、雷声急、束少年……

  千奇百怪的鬼物才一露头,就被鬼庭吸入,落于紫衣妖皇的身前漩涡之中。

  钟毓秀眼中恶气一闪,素白手掌猛的向漩涡中一掏,一条鲜血构成的恶龙生生被拽了出来。

  邪龙皇闷哼一声,嘴角血水缓缓流下。

  “不愧是曾经的妖皇,居然还掌握着转世之道。”

  六道轮回也好、十殿阎罗也罢,都是唐国的舶来品,在钟吾古地,真正掌管死亡权柄者,其实是神庭之主,若非如此,钟毓秀也不能顺利投胎两次。

  然而钟毓秀到底不是曾经的明妖皇,也没有巅峰时期,亡国七灾的战力,只把这条血龙抽到脖子部位,便已经香汗淋淋,小脸苍白。

  就算这样,邪龙皇的星河魔道也在瞬间削弱了七成威能,没有龙脉做后盾,是使不出武道大神通的。

  邪龙皇瞳孔一缩,原来戚笼趁此机会,一拳轰出,那小无间地狱像是擦掉一切的橡皮一般,直向自己抹来。

  ‘有点麻烦。’

  滚滚涛涛的凶水一瞬间回转,巨大漩涡之中,小山大魔猿首级缓缓从江底浮出,毛发又粗又长,像是瀑布,两眼如星辰,凶横暴戾的气势一览无遗。

  淮水魔猿!

  无间地狱的变化轰在对方首级之上,几乎没造成一点波澜。

  “不对!”

  邪龙皇猛然回首,只见一叶黑色扁舟突兀出现在星河之上,舟上有一灯,灯光看似暗淡,但细细一看,却似燃烧着暴戾的佛火,两道佛光同时跳出,化作一尊手持染血戒刀的禅师、一位心脏悬挂在胸前的尊者,两人一左一右,轰杀而来。

  皆杀禅师!斩心尊者!

  “找死!”

  邪龙皇脸上突然化作了两张面孔,一张嗔怒,一张假笑,像极了佛经之中的三面波旬。

  两张面孔的嘴巴都是张大的。

  五境: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

  五欲:财、色、名、食、睡

  嘴巴猛的一吸,光线迅速消失,两尊半神级的愤怒佛念,被对方硬生生吸入嘴里。

  九幽黄泉灯的灯光,几乎瞬间就有灭掉的架势。

  他是未来的化乐天之主,论起业位,仅在波旬之下,人间五欲,包含了佛火,甚至可以说是佛之忿怒的由来,他怎会因为区区佛念而受伤。

  然而同样参悟出‘未来魔主’的邪龙皇,却瞬间感受到了极强的危机感。

  危机?

 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,狭路相逢…刀子锐者胜!

  刀子并不完全指实力,性格、手段、包括这人的本能,这是从兽性中剥离出来,却又很凶的玩意。

  戚笼就有这玩意!

  几乎在钟毓秀吞龙的第一时间,戚笼便起了动作,全力运转阿鼻道魔法,遮盖邪龙皇的感知。

  夜行龙舟:夜行客

  百鬼夜行戒:天鬼合一

  九幽黄泉灯:摄暗、吞佛、佛我皆杀

  一切的一切,都是为了反击做的准备。

  在防御都困难的情况下,戚笼居然还想着进攻!

  不,他只想着进攻!

  天鬼合一的状态一解开,戚笼的手掌就轻飘飘的按在了邪龙皇的背部。

  阿鼻道大法第三式——魔如来!

  世智辩聪,谓虽聪利,唯务耽习外道经书,不信出世正法。

  谁说这一招只能对付和尚的!

  轻飘飘一掌,对邪龙皇的杀伤几乎忽略不计,然而其体内磅礴如江海的魔气瞬间暴走,魔非魔!恶非恶!道非道!

  各种魔经被曲解!

  无数魔道拳术被改易!

  半神级的魔念硬是从良,化身佛陀!

  天众、龙众、夜叉、乾达婆、阿修罗、迦楼罗、紧那罗、摩呼罗迦,一一从其嘴里爬出,威严正大,慈眉善目。

  魔道文字,发出耀眼温暖的金光。

  邪龙皇整个身子、包括浊水、包括星河,一起爆炸开来。

  天散金花、地涌金莲,亿万佛子庄严咏唱,一尊佛陀从魔光之中,冉冉升起。

  化乐天之主,成佛了!

  ……

  “他逃走了!”

  钟毓秀浑身汗湿,毫无形象的瘫倒在地,她的精神倒是没有什么损伤,只是肉身受到余波波及,差一点就崩溃了,她勉强抬起头,表情怪异的看向戚笼。

  “某种意义上,你真是个天才,邪龙皇要想化去一身佛念,恐怕要花上不少功夫,指不定还要读两本佛经,修几种佛门的法义,才能以佛克佛,炼去魔身中的佛念,你搞不好给人留下了一生的阴影。”

  戚笼盯着九幽黄泉灯,灯中烛光越来越暗,不过随着八部天龙的钻入,佛光越来越明亮,只不过光芒浑浊了许多,似魔、似佛,似乎并不纯粹了,但忿怒之意却没有减弱半点。

  盯了半晌,戚笼啧啧道:“不愧是化乐天之主,仅被其吞入嘴里片刻,八部天龙的异像就被魔化了三分,有意思。”

  “你似乎并不高兴?”

  “没什么好高兴的,对方并没有使出全力,被我重创也只是出其不意,五行拳术中,对方只使用了水火二系的武道大神通。”

  钟毓秀愕然,然后突然娇笑起来,“你不会觉的武道大神通是大白菜吧。”

  “那你怎么解释,除了水火二系,对方金、木、土三系拳术根本没有使出。”

  “或许对方来不及施展了呢,”钟毓秀声音弱上三分。

  “那你怎么解释这个?”

  戚笼伸开手掌,一尊拇指大的水麒麟正在其掌心撒欢乱窜。

  “完整的水麒麟元灵,你从哪里弄来的?”

  “最后一招,从对方体内挖出来的。”

  钟毓秀低头,只见所有石柱上面,除了已经成熟的少少几颗果子外,所有的麒麟果儿都干瘪了,包括藤蔓枝桠,都不断的化作黑粉。

  “这缺德货!南麟火影的水麒麟元灵本就不多,与地气、鬼庭之气相融合,每年才能诞生这么点麒麟果,这么点元灵,炼器都不够,他为什么要干这种断子绝孙的买卖?”钟毓秀大怒。

  戚笼若有所思,“王族血脉历代传承,相互之间有所关联,他宁愿放弃杀死我们的好机会,也要得到这点元灵,图谋的——”

  ……

  半个时辰后

  瘟太师、穷奇、句芒、狻猊等候多时的人终于到了,血麒麟睁眼,只见黑暗之中,魔王般的人影从天而降。

  这道人影不是一个,而是两个。

  邪龙皇、以及炼化了七颗魔种的马志尘。

  句芒当即眉头一皱,她从这个人身上,感受到了域外的目光。

  “计划出现了一点小小的变故,所以必须增加人手,”邪龙皇朝血麒麟友好一笑,直接解释道。

  “什么叫计划出现变故?”

  邪龙皇挠了挠眉头,有些不好意思道:“就是跟一个人交手,一不留神,佛化了。”

  佛化?!

  就算以这四位半神的强大见识,也听不懂人话了,什么叫佛化?

  我们只听过魔化!

  “简单来说,我要舍弃一部分力量,镇压成佛做祖的念头,而这股念头,短时间内还驱逐不了,所以只能请外援。”

  邪龙皇放开封印,顿时间,寸寸金身从脚下开始,一直蔓延到腹部,金光熠熠,魔气腾腾,祥和与诡异两种感觉,完美的融合在一起。

  句芒嘴角抽了抽,转过头,看向马志尘,试探性的道:“波旬?”

  其它几位面色一大变,他化自在天魔主的名头,可是声名狼藉。

  “放心,本王的需求跟你们不同。”

  声音好似从天外天传来,飘渺、空灵、非男非女。

  “你要什么?”

  “帝释天的业位。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