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三十二章 邪神入侵

第三十二章 邪神入侵

  “各位,你们到底进还是不进?”

  十五座外城门,随着时间流逝,一一关闭,最后仅剩一扇鬼门,而最后一扇大门之外,还剩下十几位龙脉之子预备役,眼神闪烁,面面相觑,敌意深厚,杀气外露。

  这些预备役一个个看上去灰头土脸,有些伤势不轻,实力也不怎样,最多也只是进行了第二次蜕变,有近一半,一点龙气都不剩了。

  这是拼龙图中的失败者,被夺了龙气,却又没死的。

  “时间不早了,要不,咱们进去再打?”

  一群人你看看我、我看看你,最后一位一屁股坐下,苦笑道:“各位爷别逗了,现在还在这里的,不是失败者,就是废物,而且多数都是没骨头的。”

  眼见有几人发怒,这人直接道:“有骨气的、没实力的,那都死了。”

  “各位难道真以为自己会是最后的胜利者?要不,咱们交流交流,说不定还有合作机会呢,毕竟都是神族后裔嘛,我先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灵寿,就是‘西南黑水之间,有都广之野,鸾鸟自歌,凤鸟自舞,灵寿实华’的那个灵寿,也就是神竹后裔。”

  “竹以宁折不弯而闻名,传到你手上,可惜了,”一人打量着竹竿男,毫不客气道。

  “非也,非也,按照我的理解,宁折不弯的意思是,宁愿趴着,也不愿跪着,所以我碰上一个狠角色,二话不说,不用对方动手,直接就把龙气给对方了,人家还得跟我说声谢谢,我理都没理他!”

  这人被竹竿男的无耻给震惊了,沉默半晌,才道:“我是玉鸡传承者,《山海经》中记载:‘巨洋海中,升载海日。盖扶桑山上有玉鸡,玉鸡鸣则石鸡鸣,石鸡鸣则天下之鸡鸣’,我是海蛮道人,家族在当地也算是大族了,家传玉石剑术,能化铁为石,且有斩鬼破邪之力,本以为是个风云人物,没想到现在看来,只是一只井底蛙。”

  “我是果老石……”

  “我是罔象……”

  “我是画鸡,玉鸡,你应该认识我……”

  “我是青鸟氏……”

  有竹竿男带头,这群人一个个自我介绍起来,赫然发现,居然全是古国神族后裔,而且一个个都是当地大族出身,而且这些大族,都受过蜘蛛贵族的资助。

  “真恐怖啊,传说中的蜘蛛贵族触手,”竹竿男感慨道。

  “依我看,就算选出真龙天子,怕是也逃不脱蜘蛛贵族的掌控。”

  “来之前我就在琢磨,鬼庭和龙脉相互排斥,所以让我们在这里夺龙,必然是有特殊目的,我猜测,蜘蛛贵族是想要借机夺得鬼庭。”

  “一群井底之蛙。”

  一群失败者正相互安慰、互舔伤口,一道格格不入的声音忽然响起,顿时惹了众怒。

  这人也是唯一一位没有自我介绍的,而且伤势最惨,右腿、左臂、右臂五指全部消失,浑身鲜血淋漓,隐约可见心脏的起伏。

  但对方没死,甚至伤口还在肉眼可见的恢复着,伤口处还散发着淡淡的热气,能做到这种地步,只有达到宗师,而且必须达到土系拳术大圆满,才能气与地合、力与天合、骨髓造血、肉身再生。

  皇天护我,厚土养我,只要气血充足,任何伤势都可以回复,这是土系拳术的最大优势。

  宗师,连外城门都没进入的宗师,在一众预备役中倒是罕见的很。

  其中一人突然惊叫道:“你是尚无垢,海混道第一强人,王族血脉‘共工’的传人,当年地军以公爵之位邀请你,这之后你就失踪了,大家都以为你加入了地军,没想到你这里。”

  共工之王,水处什之七,陆处什之三,乘天势以隘制天下——《淮南子·本经》

  共工抽了抽嘴角,抬头,露出一张满红色虬须的脸,脸上满是伤痕,还瞎了一只眼。

  “传闻你以一己之力,曾逼的深海邪神五十载不得入陆,你怎么落的这个下场?”

  尚无垢沉默了片刻,“我失败了,所以便是这个下场。”

  竹竿男示意众人安静,筹措了下言语,道:“溟波浴日、阴艘骈津、浮梁驰渡,这三处鬼景被毁,跟你有关?”

  尚无垢诧异的打量着对方,“你知道的不少嘛。”

  “鼠有鼠道,蛇有蛇路,其实早在一开始,我就知道,像我这种人不会是真命天子,所以我选择另一条路,在阴集中,我的一身龙骨龙筋,可是换了不少有趣的消息。”

  “原来你不是被人击败,夺走了龙气?”

  “宁折不弯嘛,”竹竿男嘿嘿一笑,直接道:“龙气被夺,肉身重创,一生武功不得寸进,我们大多数人对于蜘蛛贵族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,以后最多只能做炮灰,所以,合作,是我们唯一的出路。”

  尚无垢不置可否,只道:“那你打听到了什么消息?”

  “这座鬼庭的真相!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鬼庭,不是所有龙脉的归宿吗?”

  竹竿男环顾一圈,道:“根据我换来的消息,鬼庭的前身,其实是开国妖皇从沧澜江提炼的那条龙脉之王的遗蜕,说是龙脉的归宿也没错,而这龙脉所化的,便是古国的千年气运。”

  “这——”

  “龙脉居然真的能演化国运!”

  “这要多么强大的龙脉,才能做到这一点。”

  竹竿男接着道:“如果没有外力,按照正常历史演化,就算国运消亡,鬼庭也不会诞生,但那场大劫改变了一切,龙脉之王不是老死,而是被斩杀的,我们身上的真龙八部,都是那条龙脉之王的残余所化。”

  “而那条龙脉之王的一部分精神与遗蜕融合,便形成了如今的鬼庭,所以鬼庭之力才会对龙脉有克制作用,因为它曾是一切龙脉的源头。”

  “而之所以变成所有龙脉的归宿,也很简单,因为上一场大劫中,有一些人改变了鬼庭,让鬼庭成了某些人的‘铁庄稼’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‘铁庄稼’是什么?”

  “某些人是指蜘蛛贵族吗?”

  竹竿男望向眼前巨大的黑色城门,平静道:“龙脉之王被斩,千年气运散落各地,这股庞大的力量并没有完全消散,有些人就钻了这些空子,通过鬼庭,改易气运流转,将之依附于家族、个人身上。”

  “这些人便能生生世世,享受荣华富贵,气运加持,心想事成。”

  “蜘蛛贵族为什么能在血脉如此卑贱的情况下,短短几十年,就成了钟吾古地的庞然大物,任何生意到他们手上,都能点石成金,而且绵延三百年,声势如火如荼。”

  “关外督护府的崛起、某些特定人群的机缘、某些阶层的崛起,靠的就是这些‘铁庄稼’。”

  “蜘蛛贵族,是这些人中,背景最浅的一部分。”

  “所以他们要捧我们,因为大劫一旦开始,这些气运,一定会被某些真正的强者惦记上,而只有劫运的真正主角,才能够庇护他们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,我无意间得到恩师夫人的遗物,拜入那位内家大师门下,应该也是气运影响。”

  “怪不得得到蜘蛛贵族资助后,我家崛起的那么顺利,几乎一帆风顺,我还觉的奇怪。”

  “原来我们只是牵线木偶。”

  “十九个阴集摊子中的‘活死人’,便是一半的‘铁庄稼’,各位若是用真龙部位做交易,能换到寿元、福运、姻缘、机缘,乃至天赋。”

  “气运择人,人也供养着气运,但如果现实中的人死了,这些‘活死人’也会死,这就叫人死气消,而只有龙脉之气,能让它们存活。”

  “这就是我得到的所有消息,共工,我觉的我们都应该坦诚一些。”

  尚无垢吐了口气,“三处鬼景被毁的原因很简单,你口中这些铁庄稼,被惦记上了。”

  “这不可能,大劫还未完全开始,只要真龙天子还未出世,铁庄稼就还是铁庄稼,没有人能割掉。”

  “你也说了,不可能有人能割掉,所以我说的就不是人,而是从上百尊海外邪神中,厮杀出来的,十二尊最强邪神。”

  “海中邪神怎么会大举入陆?”一人不可思议道。

  尚无垢摊开双手:“这个问题,你得去问老天爷。”

  “那些邪神就是毁掉三处鬼景的真凶?”

  “是,也不是,应该说,这些邪神依附的那个男人,才是真凶。”

  “那个男人自称海妖皇,曾经是闫灵家族的支持者,具有完整的龙脉之子传承,不知怎么就得了这些邪神的青睐,我的腿、我的手,还有我的共工传承,就是折在他的身上。”

  尚无垢咬牙站了起来,道:“那个男人还告诉我一个惊人的消息,那就是——”

  尚无垢的眼珠猛然睁大,大到盖过整张脸,甚至直接弹了出来。

  “他想要你们死!”

  ‘轰’的一声,最后一座外城门发生了惊天动地的爆炸。

  而等到戚笼二人赶到之时,只看到了满地的肉沫,以及一张满是锯齿的大嘴。

  这幅画诡异、血腥、巨大。

  人站在地上,渺小到极点,还不够塞牙齿缝的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