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三十三章 鬼女豆豆

第三十三章 鬼女豆豆

  戚笼盯着地上那副庞大到不可思议的诡异图案。

  那是一副海洋图,惊涛骇浪往中间汇聚,人在其中,渺小而悲哀,隐藏在一座座浪峰之间的,是小山高的森然利齿,仿佛整个大海都是它的口下之物。

  戚笼感到了一种强烈的毛骨悚然,体内的龙脉突然涌出身子,化作红目怒睛的龙影,朝着海底疯狂咆哮。

  “龙脉陷入疯狂了,”戚笼自言自语。

  “海底邪神,”钟毓秀喃喃道。

  做为曾经的钟吾妖皇,她自然知道很多内幕,譬如古国重兵所屯之地,永远是海五道,防范却不是沿海岛国的浪客海贼,而是这些聚集数十万、百万海底生物意念呓语所化的邪神。

  这些曾经的海洋天灾,在古国中期为祸一时,每一尊能上岸的海底邪神,都拥有着半神实力,手段诡异莫测,比正常半神还要危险。

  “当初古国崩溃,龙脉散溢,我还在怀疑,这些邪神会不会上岸搞事,结果七大督护府全部驻扎在关外,我那位御皇弟似乎也完全不担心,结果在这个关头全部出世,这种默契,让老娘有种不好的感觉……”

  “这些尸体碎片上的生气竟还在。”

  戚笼目光扫过,骇然发现,这些尸体碎片居然还‘活着’,碎裂的手掌漫无目的爬着,脚下的一颗人头朝自己嘿嘿一笑。

  “兄弟,咱们要不要合作一把,我叫灵寿,就是那个西南黑水之间……”

  话语间,五官散溢的黑气开始卷向戚笼裤脚。

  戚笼一脚把人头踩爆,然后回头道:“这里不能再待了,我们马上进去。”

  钟毓秀魂不守舍的点了点头,罕见了失了神。

  随着外城门的大门缓缓合上,整座鬼庭的轮廓缓缓消失在了黑雾之中,只剩下手指、脚掌、头颅,依旧在散发着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。

  ……

  鬼庭之力在城内比城外强大十倍,黑气反倒是比外围更淡,建筑隐约可见,有点承天堡主堡的感觉。

  但戚笼却感觉到一种强烈的腐烂气息,伸出手掌,果然,龙鳞在衰老,点点尸斑浮现在上面。

  “这种衰老是不可逆转的,也就是说,如果不是拼龙图中的胜者,几乎不可能活着走出去,因为龙脉与人的三魂七魄已经完全融合。”

  戚笼眼神示意钟毓秀,谁知这一位愣了片刻,才堪堪回过神来,道:“你刚刚说什么?”

  “没什么,接下来该怎么走?”戚笼收起手掌,淡淡道。

  “去望天门楼,我藏了一些东西在里面,也有好处分润给你哦,嘻嘻,戚老爷,你跟着我,不知有多划算。”

  钟毓秀似乎又恢复之前的模样,但是眉角之间,隐约有着一丝愁意。

  戚笼伸开手掌,戒指一亮,一张地图落在他手上。

  百鬼夜行戒有着藏物纳芥的功能,这还是钟毓秀这个前主人教他的,大约有半个厢房大,戚笼一路来的收获都放在其中了。

  而这张图,则是在‘广厦舟屯’,他用一百只鬼物换取的《古庭城防图》,上面标注着阴兵出游的时间和怪异出现的地点。

  “恩?前面有一个阴集儿,似乎可以换一些东西。”

  钟毓秀不以为然,撇了撇嘴:“戚老爷,您按照我说的去做,比跟那些不三不四东西做交易要赚的多,那些玩意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。”

  “反正是顺路,去看看。”

  真就是顺路,拐个弯儿就到了,四大胡同口,就是这处阴集儿的所在,当然,城内不讲阴集儿,叫鬼市。

  一枚大钱【神异物】

  铜钱重十铢,五铢为阳重,五铢为阴重,是鬼市的一般等价物。

  古钱又名重明通宝,是明妖皇在位时铸的宝钱,天工道人以王朝国运重炼过,蕴含着通鬼通神的财力。

  当然,一枚铜钱也只能打发鬼中的叫花子——前妖皇钟毓秀补充。

  戚笼手指翻动着这枚铜钱,铜钱尤其的冰凉,甚至有一丝丝刺骨的感觉。

  铜钱握于掌心,戚笼抬头,自言自语:“这鬼市还真是够鬼的,怎么连个鬼影都没有。”

  落于二人眼前的,是一片狼藉,感觉就像是被‘市吏’扫过的菜市口,除了杂乱的摊位、箩筐、残籍古本,一道人影都没有。

  二人找了半天,也只找到这一枚大钱。

  “奇怪,我记的这片鬼市是片三儿管的,这小子素来机灵,阴九流里混的最好的就是他——”

  “谁,出来!”戚笼双目一凝,一喝之下,声若惊雷。

  胡同拐角,街灯下的影子缓缓压缩,团成团,钻入街边的一只绣花鞋上,最后钻出一个穿着红鞋的小叫花子,头发像是鸡冠,半短不长,东一块,西一簇。

  “这片鬼市管事的呢?”钟毓秀毫不客气道。

  鬼乞丐耸了耸肩,揉了揉被打肿的小脸,“被抓了呗。”

  “被谁抓了?”

  鬼乞丐嘻嘻一笑,伸出白嫩嫩的手掌:“爷您行行好,咱这里可什么都不剩了。”

  钟毓秀目光一瞪,“小兔崽子,你敢跟我要钱!”

  戚笼拉住对方,笑了笑,“有钱能使鬼推磨。”

  拇指一弹,那枚铜钱便落入对方手上。

  “被镇东营的兵油子给扫了,听说那些兵油子以前是被一个老虔婆管的,老虔婆不知死哪里去了,那些兵油子越发不做人了。”

  鬼乞丐没所谓的道,抬头,吓了一跳,“这位姑奶奶,我说的可是实话,您那么激动干什么?”

  “老娘就是你口中的老虔婆!”钟毓秀青筋直跳。

  戚笼连忙按住钟毓秀,免的这一位暴怒之下,把这小乞丐给干掉。

  小乞丐先是缩了身子,然后又怒道:“那你还不管管你手下的兵,现在你的兵到处抓人,抓了就炮烙,我片三儿哥也是个场面人物,死的一点都不场面!”

  戚笼揉了揉眉头,道:“你见过我这种人吗?”

  小乞丐突然感觉周围一热,只见眼前这个大活人突然变了模样,脑袋变大变粗,长出鳞片长须,同时一条粗大的尾巴从后面探了出来,身影节节高涨,高达百丈,巨人一般吞吐云雾。

  这种感觉一闪而逝。

  小乞丐喃喃道:“奇了怪了,今天晚上见到的大活人,比这十年合在一起都多,而且一个比一个古怪!”

  “这么说,是见过咯。”

  “见过是见过,”小乞丐一挺胸膛,“得加钱!”

  “好。”

  戚笼干脆利落道,同时戒指黑光一闪,一根粗大的肋骨丢了过去,这跟肋骨足有常人大腿粗细,上面包裹着不纯粹的龙气。

  钟毓秀诧异的盯着对方,好似重新认识这个人似的,好半晌才道:“你真大方!”

  无论是她,还是戚笼,都有一百种法子让这小乞丐吐露实情,但戚笼却选择送给对方一根龙骨,虽然只是蛟龙骨,但对小乞丐来说,却无异于天降横财。

  “你不会看上她了吧!”钟毓秀狐疑的盯着对方,却又摇头:“不对,根据我看男人多年的眼光,你应该不喜欢小丫头这种类型。”

  然后她挺了挺平平无奇的胸膛:“我这副身子,可也是小姑娘。”

  戚笼无语了片刻,对眼前这个假小子道:“现在可以说了吧?”

  鬼乞丐喜滋滋的把龙骨抱住,有了这根龙骨,她至少增长十年寿元。

  “有一个人,跟你一样的人,用一条龙筋向片三儿打听鬼渊阁的所在。”

  “鬼渊阁是什么地方?”戚笼问钟毓秀。

  “四大门楼之一,是当年皇族藏宝的地界儿,看来问的这一位,是候补皇族的后代。”

  “皇族还有候补的?”

  “皇族有十姓,元、古、龙、岳、钟、巫、云中、驱山、青皇、戚。”

  “还有姓戚的?”戚笼咦了一声,道。

  “‘戚’姓这一脉,本名‘干戚’,在上古就失传了。”

  “啧,原来不是本家啊。”

  “走吧,其它龙脉之子预备役也在找四大门楼,我们得快上一步。”

  “等等!”鬼乞丐犹豫半晌,才鼓起勇气:“您如果真是传说中的鬼后娘娘,能不能让您手下的兵,放了我们这片儿的人,他们都有钱,能赎身!”

  钟毓秀‘哼’了一声,“你算哪根葱,要求我,有本事你让这位爷求我。”

  “算我求你,”戚笼眼眨也不眨道。

  “你——”

  钟毓秀盯了戚笼半晌,才缓缓道:“这么多年过去,我在四大营的心腹怕是也不剩多少了,有机会,我帮你问问。”

  钟毓秀盯着戚笼,又打量着这小乞丐,把小乞丐的鸡毛头掀开,清秀的小脸上,是一对漆黑大眼珠,没有眼白。

  “小丫头,你叫什么?”

  “豆豆,我叫小豆豆。”鬼乞丐有些畏惧道。

  “她是你女儿,还是你小情人?”

  “我有女儿,不是她,我有情人,也不是她。”

  “那你这么帮她,你跟她什么关系?”

  “她脚上这双绣花鞋挺好看的。”

  鬼乞丐顿时面色一变,后退几步:“这可是我的魂器,给你我就没命了,除非——加钱!”

  戚笼摇了摇头,扫了一眼城防图,突然轻咦一声:“说曹操,曹操到了,你手下来了。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