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三十五章 狂飙猛进

第三十五章 狂飙猛进

  戚笼面色微变,这狂飙猛进的黑潮中,居然包裹着一条条骷髅龙脉,这些骷髅龙两眼泛着死白,跟沧澜老龙的白眼极其相似。

  戚笼凝腰拔步,一手抱着钟毓秀,脚步踏在墙壁之上,飞快涉阶而上,黑水在脚下一浪高过一浪,有好几次都差点沾上他的脚跟。

  等戚笼落入一座四层楼的楼顶时,放眼望去,整个鬼庭已经化作一片汪洋黑海,龙蛇黑影在其中游荡,看上去惨淡恐怖。

  “用船,去十二地支之地!”钟毓秀咬牙道:“顺便去找那个蠢货,只有我们两个合力,才能施展完整的鬼庭权柄。”

  戚笼屈指一弹,戒指上落下一物,越长越大,化作一叶扁舟,唯一奇异的,便是舟身是黑色的。

  夜行龙舟:能在鬼庭之力上游动的异舟。

  二人脚踏其中,小舟像是被无形渔夫划动一般,直接往那天柱一样的龙爪方向游去。

  而猖狂的大笑声也在这时响起。

  “小的们,这鬼庭的水位会无限上涨,会吞噬龙脉,想要脱离这里,只有两种法子,要么杀了对手,迅速填满完整的真龙八部,要么就顺着龙爪来杀老子,不然大家就一块死吧。”

  “看尔等陆地小龙,如何在真正的大海中生存!”

  “别听他的话,他是想诱导我们自相残杀,满足邪神之噬的条件,”钟毓秀迅速补充道:“老龙化身钟吾,天干十,地支十二,天干十合一,化作千年气运,地支十二演化十二王族,拱卫国运,与国同休,但王族在五百年前与皇族分割,所以气运不再受地支庇护,附身对方的十二尊邪神,就是要与地支相融,成为下一个时代的王族,但这需要足够多的祭品。”

  戚笼目光一扫,果然,这十二根龙爪所插入的方位,分别对应着‘子、丑、寅、卯、辰、巳、午、未、申、酉、戌、亥’。

  “残杀不残杀,这已经由不得我作主了,”戚笼淡淡道:“不管对方说的是真是假,鬼庭暴走是真,而这个关口,谁能夺得更多的真龙八部,生机便能多上几分。”

  钟毓秀看着已经发生战斗的战场,顿时无语,按照正常节奏,各个龙脉之子预备役都会先潜伏一段时间,收集鬼庭中的种种至宝,壮大己身,这时候,谁先冒头,谁就会受到所有人的攻击。

  这就叫黑暗丛林。

  而做为掌握最大信息的前女皇,钟毓秀自然能够最大限度的壮大自己。

  但现在这么一搞,所有宝物都被淹没在老龙尸水之中,这可不玩完了。

  钟毓秀咬牙切齿,心痛的不能自已,“老娘藏的那上百件神异物,二十多件神道兵,全部被水淹了!”

  “还有,既然是互相残杀,那肯定是挑选最弱的下手,而在鬼庭的压制下,是看不到气息强弱的,只能以龙脉蜕变程度来划分,”戚笼指了指自己唯一一对发光的龙眼。

  “所以,以蜕变程度来看,貌似我是最弱的。”

  几股庞大的龙气飞速向二人靠近,戚笼抬头,甚至看到一条长约十来丈的插翅飞龙在向自己飞来,身子未至,恐怖的龙气就已经化作淅淅沥沥的金雨,浇在人身上,刺骨的疼。

  天有九龙,应龙有翼——《文选》

  “你想走,可以走。”戚笼头也不回道。

  背后,钟毓秀的眼神闪烁。

  这位前女皇咯咯一笑,道:“戚老爷,你可莫要看不起人家,人家对你可是一片真情。”

  “可你对我没用了,你给我情报,我负责保护你,这是合作条件,现在这个情况,你还能给我什么有利的情报吗,让一个没有共同利益的人站在我身边,你不知道我梦中好杀人吗?”

  钟毓秀还想说些什么,却被戚笼淡淡打断。

  “还有,你的情人应该也来了,他适合给你卖命,我不适合,所以,合作结束。”

  钟毓秀面色一变,最后惋惜的叹了口气:“可惜了,你对我来说,可是有很大价值的。”

  戚笼‘哦’了一声,道:“你也对我有很大价值,尤其是你身上这座鬼庭,我很想要。”

  “哼!戚老爷,那咱们接下来就看各自本事好了。”

  钟毓秀直接往船下一跳,身影迅速消失在了水中,而在同一时间,一闪漆黑的大门在船头打开,大门阴飕飕的,像是有千万恶鬼在其中哀嚎,而一个跟程天凶有着四五分像的年轻人缓缓走出。

  龙首、龙角、龙爪、龙鳞、龙筋、龙尾、龙眼、龙髓。

  至少从表面上来看,这一位已经将真龙八部凑齐了。

  他一出世,那条‘应龙’顿时翅膀一扇,狂风滚滚中,竟是换了一个方向,离开的姿态多少有一两分狼狈。

  “程啸天,镇地龙。”

  程啸天纯金色的眼眸望向他,似乎根本不屑说话,缩地成寸,一手掏胸,一手抓脑。

  两条钢铸铁打的手臂撞在了一起,金火四溅;戚笼两条手臂上,十二条粗筋一圈一圈转成弹簧状,死死抵住对方的龙爪之力,戚笼抬头,露出一双燃烧烈火的眸子。

  “别急嘛,聊一聊,聊聊我是怎么杀死你爹的!”

  一条粗大的尾巴像九节鞭一样劈来,鞭影搅的虚空开裂,一抽之下,把异宝夜行龙舟抽出一个大裂缝,黑水从舟下溢出。

  “我爹是你杀死的?”

  “是又如何?”

  程啸天咧嘴一笑:“杀的好!”

  ……

  龙爪与龙爪的猛烈撕抓,两股龙气撞在一起,像是两座金山相撞,‘轰’的一声,赵匹夫倒飞而起,砸在另一座建筑中。

  而他的对手,古月河却没有趁机强攻,而是若有所思的停下了手,“双首龙。”

  “臭婆娘,把你的龙气借给我,我要和他再打一次。。”

  “别干蠢事,还有,你叫我什么?!”

  “小姨老婆。”赵匹夫的声音顿时降了八调。

  赵匹夫的脖子一瞬间拧转一百八十度,露出眼角眉梢都透着泼辣的赵匹妇,凤眉龙眼瞪着对方,突然轻咦一声。

  “只炼一条龙筋,却蜕变了足足七次,龙脉之子的预备役中,居然还有你这种怪胎。”

  “一体双生,雌雄同体,一条五次蜕变的母龙,一条四次蜕变的公龙,你们没资格说我。”

  “不打了?不打就别妨碍我们去对付其它人?”

  “你闭嘴!”

  赵匹妇大吼一声,直接把后脑勺的赵匹夫吓闭气了,然后才皱眉道:“你想做些什么?”

  古月河伸出手,其腕部忽然高高鼓起,然后一条‘金色小蛇’窜出,小蛇晶莹通透,散发着一股苍老的气质。

  赵匹妇也好,赵匹夫也好,都露出了贪婪的表情。

  “想要吗,想要我可以给你,”古月河平静道。

  “什么!你愿意放弃龙脉之子的资格!?”赵匹妇失声道。

  “为什么不愿意,龙脉之子只能有一个,我不觉的这会是我,而且通过这张门票,我得到的东西已经够多了,”古月河平静道,同时身上神光闪烁,光是神道器的光芒就有三道,而且其中有一种独特的洪荒古老气息。

  “皇族后裔!”赵匹妇在嘴里咀嚼两下,突然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,道:“泥腿子都忙着上位,而真正的皇亲国戚,却在捉摸着如何体面的收场,果然人和人是不同的啊。”

  “那么你的意见呢?”

  “好!”赵匹妇顿了顿,“你的条件的是什么?”

  古月河抬头,望向十二根龙爪,以及四处撕杀的龙脉之子预备役。

  “帮我离开这里,我有离开的法子,但一个人做不到。”

  “好!”

  古月河又盯向覆盖整个天空的苍白龙眼,自言自语。

  “我总感觉哪里不对劲,但我又说不出哪里不对,我想给自己留条后路,因为这场拼龙图拼出来的,很可能是个怪物!”

  ……

  海妖皇让一众厉害人物自相残杀,但不是每个人都是牵线木偶,事实上,他这般做,等于是把自己置身于众人之敌;所有人都知道,造成鬼庭暴动的幕后黑手是他,同样,如果杀了他,或许便能掌握他的力量!

  四股恐怖的气息从四个方向包围了他,而这四位都是龙身,而且都是十分血腥恶心的半龙半人。

  譬如,东边的那一位人首龙身,但龙身像是拨了皮的大蛇,鲜红的皮肉缓缓起伏,粘稠的鲜血不断从中滑落。

  而西边那一位,则是不断换皮的一道人影,由于龙皮蜕的太快,往往五官还没成形,就被摘了下去。

  海妖皇扫过剩下两个同样恶心的人影,凶狠的眼神却盯在了四条龙影后面,那个漆黑的轿子上。

  抬轿子的是个浑身血肉剥离的骷髅,隐约可见‘小王爷’的几分面孔。

  而从轿中发出的声音,却又是小王爷的声音。

  海妖皇猖狂的脸上,头一次露出慎重的表情:“没想到,在这里居然能碰上史前的老怪物。”

  这四个至少六次蜕变的龙脉之子,竟都受到轿中人的掌控。

  “论起寿元,海神在大海之上掀风起浪的日子时,还要远在我之前,我只是上一场大劫的失败者而已。”

  “一个失败的真神,不想着怎么转世投胎,反而在这暗无天日的鬼庭中藏了那么久,这还真是很失败啊。”

  海妖皇背后浮现十二尊巨大黑影,突然凝恶一笑,猛的向对方扑去,身上忽然拔出无数‘章鱼触手’般的怪物,触手的尽头像花苞,而随着‘花苞’缓缓张开,露出的,居然是一只只十二爪的骨状龙爪。

  ……

  程啸天笑的很灿烂,而他的动作比他的笑容还要灿烂,他的动作其实很简单,一拳、一脚、一爪、一勾,混合着‘真龙八部’,直直的轰向前方。

  每一次戚笼与之拳印相交,骨骼都会‘嘎吱’‘嘎吱’作响,肌肉更是被巨力崩的裂了又合、合了又崩,几乎每一拳,都能把戚笼的肉身打的半裂,然后又在魔功的牵引下,再一次将肉身缝合。

  在劲力和拳意都无法使出的当下,能够动用的,便只有拳术层面的技巧,以及肉身的强度。

  而对方七次蜕变的强度,还在戚笼之上。

  戚笼的一身上下,全部化作技巧上的变化,时而化剪、时而化印、时而化拳,每一招都包含着种种虚空变化,像是高速旋转的陀螺。

  而程啸天只平平一拳轰出,拳面之上,八道龙影若隐若现。

  每当八条龙影完全合一之际,金红光芒一闪,戚笼就只能躲其锋芒,又或者使出《九气御皇道》的大杀招,九劲合一,两两相撞与抵消。

  小小的舟身之中,硬是被二人打出了‘掌中佛国’的宽广,戚笼被逼到了舟中角落,然后程啸天拳面之上,四色光芒闪耀,从手指到肩部,同时化作一条龙臂龙爪,金中透红的光芒罩向戚笼,无论是生气还是阴气,又或是各种诡异佛力,都如冰雪消融,无法形成半点阻碍。

  这是‘真龙八部’合一,演化出的‘真龙光辉’,克一切神异力量,而当拳头撞在戚笼身上时,戚笼忽然化作一团黑火,出现在对方背后。

  能在暴走的鬼庭中展开的,除了蕴含着‘乾卦卦意’的皇家武学,就只有焚神戾焰。

  而随着戚笼突然消失,水面猛然分裂,一条百丈骨龙,摇头摆尾钻出,齿如利剑,上下相合,咬向程啸天。

  而随着程啸天拳上,金光一闪而过,这条古龙僵直在了半空,然后寸寸崩裂。

  ‘乾卦六象中,上九、九五、九四三卦,外加第八次蜕变的镇地龙所带来的坤七卦,乾坤合一,合成近乎完整的皇天后土,所以无论我转到哪一个方向,便只能正面迎接对方的‘真龙光辉’。’

  戚笼‘蟒和尚’的大杀招叫做‘皇天如来’,模拟的龙脉的无限之力,但对方可是真正‘乾卦’‘坤卦’合一,施展的‘皇天后土’。

  “怎么,你就这么杀死我爹的么,就这点手段?那合该我当承天堡堡主。”

  “杀人不一定要动手,动脑子也行,”戚笼面无表情,眼中魔佛光芒一闪,竟舍了小舟,重又化作一团火焰,出现在一座建筑上。

  而程啸天这才发现,自己不知何时,出现在了一座漩涡之中。

  “忘了告诉你,这一招,我也会。”

  戚笼张开手掌,顿时一座虚幻‘鬼庭之门’浮现。

  同一时间,舟身之下,一座巨大的大门阴影浮出,而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,同样有四座大门钻出。

  下一瞬间,五扇大门同时开启,一条条骨龙从大门中钻出,嘶吼咆哮,几个呼吸之间,龙影便连成一片,放眼望去,好似由无数骨龙连成的巨龙风暴。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