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刀笼 > 第三十六章 道无鬼神 独来独往(上)

第三十六章 道无鬼神 独来独往(上)

  鬼庭之门,是红姑留给他的杀手锏,而影响人五官六感,这是‘未来佛’的手段,至于引导和驾驭风水变化,则是‘龙脉’的机巧。

  暴走的鬼庭只能镇压力量,但无法镇压一切,尤其是它自己。

  惊涛骇浪消散,黑水依旧涟漪不断,无数骨龙四分五裂散在江面上,程啸天满身是血的再一次现身。

  他狠狠的抬起头,双眼闪烁着凶恶的光芒,身体表面的‘真龙八部’正在飞快愈合,只要给他时间,龙脉之子必然展现出超一流的愈合能力。

  “年轻人,打架要动脑!”

  戚笼的声音近在咫尺,右腿更是像断头铡一样斩下,鬼庭封印了劲力,这就使得他的动作越发难测。

  就算程啸天是半个天选之子,在这种状态下,也无法预料到戚笼的动作。

  危急关头,程啸天只来得及避开脑袋,单手反架,然而在手肘横扫的地方,对方腿刀就像棉花一样软绵无力,顿时暗道一声不好!

  他眼中狠辣之色一闪而过,竟不退反进,单手做刀,一击毒龙钻,直接插向戚笼胸口,摆明搏命之势。

  然而戚笼闪也不闪,整条腿软若无骨似的,一圈又一圈卷在对方手臂上,大腿小腿内侧,挤出了雪白的利齿。

  蟒和尚——蛇菩萨!

  在手刀插入戚笼心脏的前一刻,‘嘶拉’一声,程啸天的一条手臂被活生生撕了下来。

  难以想象的剧痛,让程家三公子发出强烈的惨叫声。

  “好吃!”

  戚笼血腥的一笑,靠身锤、通背掌、尺步拳。

  又是‘嘶拉’一声,一条血淋淋的肉筋被他抽出,直接吸入嘴里。

  抽了龙筋,程啸天浑身瘫软,再无反抗之力。

  “去死吧!”

  程啸天一声狂吼,浑身金光大亮,居然是要自爆。

  “你死了,我可舍不得!”

  戚笼一扯身上黑衣,《八万四千佛虫变》——佛披袈裟。

  黑衣当头一罩,像人皮一样紧紧贴在对方身上,封住对方浑身气血,同时戚笼手如割肉刀,短短片刻,便挖出了龙角、龙麟、龙眼等三个部位。

  然后龙气封印到了极限,二人所在的整个建筑,‘轰’的一声爆炸开来,爆炸的余波使得黑海都炸起一个巨大浪头。

  烟雾之中,一道身影射出,出现在另一个阁楼的楼顶,正是戚笼。

  不过戚笼也有些狼狈,浑身冒着青烟,身上有着十来处烫伤烧伤,最严重的一处在腰间,足足拳头大的血洞。

  好在随着金光像茧一样包裹着戚笼,戚笼浑身上下的伤势开始缓缓复原。

  吸收了程啸天蜕变了七次的‘真龙八部’,戚笼当场进行第二次蜕变,并且直向第三次蜕变开发。

  然而到底没有完成第三次蜕变。

  因为体内有一尊神物吸收了大量的龙气,要出世了!

  戚笼头顶忽然浮出一匝又一匝的云光,百丈,千丈,神光蒸腾;云光之中,一尊金翅恶骨的大鸟幻影浮出,双翅一展,竟将小半个天空渲染成了金色。

  同一时间,所有龙脉之子预备役都感到背后寒毛一竖。

  龙脉的克星要出世了!

  此鸟以业报之故,得以诸龙为食,于阎浮提,一日之间可食一龙王及五百小龙——《观佛三昧海经》

  戚笼突然感觉自己十指指尖发痒,目光一扫,指甲凸起,呈黑色钩状,同时两肩胛骨肿如头大,还在向外鼓胀;最终,伴随着戚笼一声戾吼,‘嘶拉’一声,两扇肉翅从肩膀扑扇而出,同时猛的一抖,一口口骨剑从皮肉层下射出,金色的骨剑连在一起,构成了层层叠叠的金色羽翼,用力一扇,戚笼的脚尖直接离开了地面。

  “骄人多慢、瞋心布施,堕金翅鸟中,常得自在。有如意宝珠以为璎珞,种种所须,皆得自恣,无不如意,变化万端,无事不办。”

  戚笼感受着身上几乎无止尽的戾气,嘿嘿一笑:“大梦三百日,一醒变鸟人,这到哪儿说理去!”

  血脉深处,传来了金翅大鹏鸟不满的怒吼声。

  吞噬了足够多的真龙部位,迦楼罗,不,此时应该唤作金翅大鹏鸟,出世了!

  大鸟出世的第一瞬间,与戚笼肉身合一,按照地军的说法,完成了第二次血脉蜕变。

  “走,食龙去!”

  戚笼那对两丈长的巨翅猛的一扇,风暴炸起,数息之间,飞腾百丈,电射向天空中那一条应龙。

  ‘应龙’跟其它王族血脉不同,祂是唯一一种,能在未完成第八次蜕变的状态下,就能让血脉和龙脉相互融合的存在。

  而这一代的应龙也自豪于此,然而现在,应龙却头一次感觉,拥有龙属血脉并不全是好处,也有相当大的破绽,譬如说,碰上龙类的克星,这就会造成双倍的恐惧,乃至于双倍的伤害。

  戚笼张嘴,实质化的金气吐出,像是尖锐的鸟嘴。

  一声似鸟非鸟,却又极其尖锐刺耳的音波,直接炸在了应龙的耳边。

  像是大炮在耳边轰鸣,连绵不绝,应龙一身龙血都恐惧的僵住,差点没有稳住身形。

  而趁此空隙,戚笼双翅一扇,滚滚金风猛的罩向对方。

  此鸟所扇之风,若入人眼,其人则失明——《经律异相》

  应龙双眼被一片金色覆盖,像是没头脑的苍蝇,到处乱钻。

  而落在戚笼的眼中,可以清晰的‘看到’应龙身上龙气的分布,‘真龙八部’的收缩胀起;以往深奥复杂的龙气变化,如今却是破绽十足。

  翅膀轻巧的一闪,化作重重叠叠的幻影,每一道幻影都出现在龙气最弱的部位,很快,大量的鲜血和尸体残块洒落,最后,随着一颗开裂的龙首砸落在江面上。

  戚笼舔了舔嘴角的鲜血,满足的道:“味道好极了!”

  做为十三蜘蛛贵族支持的准·龙脉之子们,其实相互之间多少有所了解。

  像程啸天这种,宗师加上第七次龙脉蜕变的强人,单论实力,至少能排入前三,也是成为龙脉之子的大热门之一,自然受到很多人的关注。

  但他竟然死在了一次蜕变的弱鸡手上!?

  而戚笼也用实力证明,他不是弱鸡,他是大鸟,金翅大鹏鸟!

  短短片刻,就有三位准龙脉之子死在他的手上,能进入内城的,至少都是五次蜕变、六次蜕变的狠角色,本身的血脉也强,但落在戚笼手上,没有一个扛得住十息。

  这固然是因为‘金翅大鹏鸟’复苏,戚笼实力百尺竿头、更进一步,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,便是‘金翅大鹏鸟’,是十二王族之中,唯一一位克制龙脉的血脉。

  在夺龙局中,拥有这种血脉,能直接提升近乎一半的胜率。

  ‘咦,那是什么?’

  正当戚笼准备狩猎下一个目标时,眼光却是扫到黑海海面之上,似乎漂浮着什么,体型巨大,且闪烁着金属的光泽。

  在鬼庭之力的冲刷下,就算是神道兵也撑不住一时半刻,但是那座好似颇为巨大的东西,似乎一直闪烁着微光。

  戚笼轻咦一声,双翅一展,便从高空中飞落,这才得见真容。

  那是一尊堪比佛陀像的巨大雕像,但不是任何的神魔妖怪,而是一座奇异的机械体,人形状态,从头到脚是旋转的齿轮、隐约可见内部有一些金属锤子、还有大大小小的细碎零件,虽然大半个身子已经被水淹没、化去,但是戚笼依旧认出了对方的真身。

  天器老!

  曾经告诉他,炼天子神兵,最好用烧身火的天器老。

  可他怎么会在这里?

  据他所知,要想进入蜘蛛舞会,参与这场‘拼龙图’,至少要有两个条件,一个是蜘蛛贵族的请帖,第二个是身藏龙脉。

  对于所有普通人来说,鬼庭根本就不存在。

  天器老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  戚笼扫过对方的身形,叹了口气,“你对我有指点之恩,可惜你体型太大,我帮不了你。”

  这座巨大的机械雕像似乎听到了戚笼的声音,‘嘎吱’‘嘎吱’的仰起头来,没有五官的面孔缓缓分裂开,露出一个只有人小腿大,但几乎一模一样的机械小像。

  面孔依稀是个老人,但模样却是个孩童。

  戚笼刚要抓住对方,忽然目光一眯,只见水波荡漾间,一座宫殿的幻象隐现,一道黑光袭来,来不及闪避,意识就被摄入其中。

  ……

  一座宫殿的正门,人声鼎沸。

  老实说,这不是戚笼第一次来到这里,当然,这不是同一个地方;上一次去的地方,是明妖皇的神庭,而这一次来的地方,则是重明儿的神庭。而在大殿门口,汇聚了大量阴集和鬼市中的怪异。

  “卖寿元了,一条龙筋,一甲子寿元,欲购从速!”

  “有没有人出售‘真龙八部’,龙髓龙首最好,龙爪龙鳞也不嫌弃。”

  “财富、名声,有没有人要换这些玩意啊,大甩卖啊!”

  戚笼的裤脚忽然抖了抖,然后一双红色小鞋从中抖了下来,鞋中,一团黑影挤出,化作一个鸡窝头少女。

  “豆豆,是你吗,豆豆!”一个无头老人突然激动道:“老朽莫非看花了眼。”

  “荷儿爷,还有三凳子、狗不理!你们居然还活着!”豆豆大叫道。

  “是殿下劫了法场,救了我们!我们四大胡同口的鬼都在呢!”

  “太好了,我太高兴了!”

  戚笼瞥了对方一眼,直接走入神殿,而那荷儿爷扯了扯小豆豆,低声道:

  “这位爷什么来头,凶气远超鬼神,偏生又有大气运,这不是枭雄,便是杀神。”

  小豆豆挠了挠鸡窝头,一脸不解道:“我也不知道他是谁,不过他对我挺不错的,没有他我早被淹死了,难道他是我在阳世的爹?”

  “想的美,隔壁陈瞎子不是给你算过命了么,你爹早死了。”

  小豆豆摸了摸脑袋,“这我就不知道了,总不可能是后爹吧,我也没见过他啊。”

  ……

  “二师兄。”大杀僧合手。

  “被揍的挺惨啊。”

  戚笼打量着对方,只见这和尚铁塔一般的身子上,鲜血浠沥沥的往下流,脖子上的十串骷髅头少了七个,表面金身裂纹密布,一身气息,直接降到宗师之下。

  “重明儿见过戚先生。”

  戚笼看着这国色天香,与程三楼老娘极为相似的长公主,淡淡点了点头。

  “不知公主殿下找我有什么事?”

  “二师兄,不得对公主无礼!”大杀僧面色微变道。

  戚笼瞥了对方一眼,没搭理他。

  “大师傅不用这般,重明儿如今也不是什么公主了,只是为了钟吾国众生,想请戚先生助我一臂之力。”

  “不帮。”戚笼干脆利落道。

  “这——为何?”重明儿还是第一次碰上回答这么干脆的人。

  “众生没管我吃,众生没管我喝,我老爹老娘小时候被人活活砍死,也没见众生中的哪一位提着刀给我老戚家报仇。”戚笼顿了顿,“所以,众生死活,与我无关。”

  “可是戚先生明明得到了燃灯念的承认——”

  “我不知道这燃灯念有没有承认我,但如果因为我得到这燃灯念,就必须听你们皇族人的话,那你可就要失望了,你们大可以动手抢回来。”

  重明儿深吸一口气,“戚先生,我并非求你舍己为人,这对于任何人都是极难的一件事,而是大劫将至,众生沉沦,戚先生也是众生之一,我希望和戚先生一起,寻得一条活路。”

  戚笼沉默了片刻,“不好意思,我依旧拒绝。”

  “为何?!”

  “这世上有懦弱之人,有自私之辈,有见利忘义之徒,我不会把我的命,交到他们手上。”

  “但戚先生,这世上依旧有大仁、大爱、大义、大勇之辈,先生难道不愿意与他们一道?”

  戚笼抬头,目光幽幽的看向对方,好半晌,才道:“道不同,不相为谋。”

  重明儿还待说些什么,戚笼已经转身就走。

  “逆天难,逆本心易,但人活一世,无非争命而已,能争便争,争不得便死,于我而言,结果并不重要,本心屈服与否,才是胜败关键!”

  “道无鬼神,戚某一向独来独往。”

看过《刀笼》的书友还喜欢